• 【第一百二十二章】旱海森狱,神秘水潭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564字

    【第一百二十二章旱海森狱,神秘水潭

    撇撇如刀点似桃,横比虹桥竖擎霄;笔走游蛇狂龙舞,文章锦绣我逍遥…

    明知前路是死,可对于我来说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这里以前应该有人住在这里,脚下的毛毛道不可能是野兽踩出来的,而且在林海的边缘处还似乎被人竖了一块石碑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跟前,将缠在表面的藤蔓和枯枝扯到了一边,露出了石碑的全貌,岁月的侵蚀,在光洁的石面上留下了道道细密的裂纹,还有斑驳的苔痕。

    旱海森狱!

    四个我并不认识的斗大篆字,铁笔银钩,虬劲有力,可是我却明白是什么意思,没有什么其他,我就是知道,就好像知道我有几根手指一样,自然而然,天经地义。

    “谁?!”正看着这偌大的石碑有些发呆的我,突然余光处一道人影一闪而逝,钻进了林海的深处去了。

    有人,既然这里不止我一个人的话,那么这里一定就有出去的方法,哪怕退一万步的说,就算短时间内找不到回去的路,那最起码也可以找到一些吃的,不至于被困在这里,活活的渴死、饿死,生的希望又开始在我心里腾起。

    我记得一飞曾经跟我说过,人生在世当要随遇而安、遇事不乱,因为事情就在哪里,不消失也不会延迟,你着急也没有用,那为什么不保持个好心情呢,也许它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我当时就深深地被他的话震撼了,感到眼前突然一片光明,对呀,这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又何必自寻烦恼呢,那样岂不是成了傻子一枚,不划算的很。

    既然有了人踪,我当然就是一个字-追!

    我把链子枪缠在手腕上,一弯腰就朝着那道人影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倒是要看一看这旱海森狱究竟是个什么去处。

    树海里湿度很大,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还有粗壮的藤蔓,本来外面还有些做装饰用的夜光石提供了些光亮,可这一进了这里,是真的一点亮都没有了。

    而且我还发现这里的环境似乎对我的功体也有着极大的限制,无论是速度还是夜视能力都大幅度的降低。

    这里一定藏着什么秘密,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的怪异。

    我心里暗自盘算着,脚下却并不做停留,依旧是一路疾奔,蹿纵跳跃,不仅要小心地上的树枝还有根茎,而且随着我的深入,不时还有一些小蛇跑了出来,其中还有一条就差一差咬在我后脖子上。

    如此一来,我的速度自然降低了不少,再加上我对这里面的地理根本一点都不熟悉,所以,跟着那个黑影,不到几里地的距离,我就跟丢了…

    这可怎么办?我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真的已经快要进到这树海的深处了,在树海边缘的树木也就有一个成人怀抱的粗度,也算是正常的范围,并没有什么震世骇俗的。

    可到了这里却不同了,目之所及,最细的树也要三四成人合抱才可,最粗的那个恐怕还没有直径十米?

    这是什么?

    满目的沧桑中突然一抹水红,顿时引起了我的注意,缓缓地靠了过去,枪尖一挑,那抹水红飘落到了我的手中。

    嗯?这是一片素白的布片,只是因为上面沾染了很多的血迹就变成了水红的颜色,边缘毛糙,应该是被什么人从衣服上撕下来的。

    什么人会在这里?

    我轻轻地捻了捻手里的布片,血迹已经完全干掉了,看起来时间最起码也要有半天的时间了。

    难道我刚刚追的那个人就是这片布的主人,还是是那个人伤了什么人?

    管不了这么多了,还是先找人要紧,这里古里古怪的,到处都充斥着危险的味道。

    危险,的确很危险,而且还十分的不禁念叨,我的脑袋里刚闪过危险的念头,突然余光里一道匹练般的刀光就奔着我的脖颈砍了过来。

    “啊!”仓惶间我一声尖叫,身子前扑了出去,顺势侧翻,缠在手腕上的链子枪一抖手就打了出去。

    “叮!”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后,一个矮小的小人站在了我的面前。

    准确的来说这个小人他的确是个小人,身高也就只有一米二左右,干瘦干瘦的,如同一只瘦皮猴子,身上胡乱的披着些兽皮和树叶,手里拖着一把开山刀大小的乌黑长刀。

    “你是谁?”我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滋泥的小人儿。

    小人儿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朝我呲了呲牙,那一口的黄牙,就跟我家晾干的老玉米一模一样,而且有丝丝缕缕的腥臭味道传了过来。

    看来眼前的小人儿就算是个人,也绝对是个野孩子,在这古怪的深山老林里长大,没有受过人类的教育,他学会的应该只有大自然的优胜劣汰还有弱肉强食。

    抓住他也许对我会有些好处,我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手里链子枪抖动间,反扑向了这个野孩子,不过并没有下杀手,我要抓活的,死的对我来说没有半点用处,而且还要挖个坑埋了他,划不来的。

    我的举动倒是把野孩子吓了一跳,“吱吱”叫了几声,也是挥舞着手里的长刀劈了过来。

    转眼间,我们两个就斗在了一起,不得不说,这个看着也就只有十来岁的野孩子实在是一个难缠的角色,出刀角度刁钻,而且速度奇快,虽然没有什么套路和招式,可越是这样却越是凶险,再加上他身体灵活,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一只山猴子,在这树林里就跟在他家一样,蹿纵跳跃。

    打着打着,我不仅没有沾到半点便宜,而且还被他在胳膊上划了个口子,虽然已经自己愈合了,可这个郁闷却是无处发泄。

    周围树木藤蔓实在是太密了,我的链子枪受了很大的束缚,越打心里火气越旺,一招白蛇吐信逼退了野孩子后,直接灌力单臂,链子枪抡圆了横扫一片,把攻击范围内的所有阻碍都打倒扫烂,人如疯魔。

    野孩子被我逼退后看着发疯似的我,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已极的东西,“吱吱”尖叫着掉头就跑,那声音里的慌乱,有点儿智商的动物都能听出来。

    怎么了,莫非我吓着他了?

    野孩子一跑,我也就停了下来,跟在他的身后发足狂奔,虽然不能追上他,可至少不至于再跟丢了。

    这越跑,我越是心惊,前面那个野孩子越跑越快,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这也太不正常了,你要是高速奔跑十来分钟我还可以理解,他这倒好,我们这一跑一追的足足快一个消失了,我感觉自己的肺都快炮炸了,可前面那个孙子还撒丫子跑的欢快,这不科学呀!

     “吱吱…吱…吱吱…”我要看着追着野孩子就跑到了这树海中的一片空地,野孩子紧蹿了几步,然后突然纵身一跃就跳进了空地中央的一个水潭里,咕嘟咕嘟的冒了几个气泡就不见了踪影。

    “不…不是吧?”我跑到水潭边也实在是跑不动了,两只手按着两肋,弯着腰大口喘着粗气,看着气泡消失后又恢复了平静的水面。

    “我回去一定要学会游泳,一定!”看着都到手的野孩子给跑了,我气就不打一出来,也是太累了,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往地上一躺,尽量伸展自己的四肢,调息运气,好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还是那句话,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可就在我刚要入定的关节,突然一阵水浪翻滚的声音,随后大地抖动,起风了,很大、很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