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三章】百鬼夜行,群魔乱舞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634字

    【第一百二十三章百鬼夜行,群魔乱舞

    金乌欲飞夜渐白,韶华更迭鬓毛衰;点点追思点点泪,穷尽辞海难表怀…

    我叫张巫,是一个有些不平凡经历的平凡人,在一次意外中,我掉进了人民公园的小湖中,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旱海森狱。

    我平躺在地上,仔细感觉着自己的身体状况,抓紧时间休息,一定要尽快出去,不光是因为这里实在凶险,还有就是我实在放心不下外面的风老还有穷酸他们,尤其是笑蕊那个小丫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躺的地面突然毫无预兆地猛烈抖动起来,而且还刮起了风,很大、很腥,是一种血腥还有肉质腐败后混合在一起的腥臭味道。

    “我去!”虽然现在的我很是疲惫,不过这些日子以来的锻造,我已经可以很好的用自己的理智战胜惰性,在第一时间一轱辘从地上站了起来,手里拎着链子枪,看着枝叶晃动不休的树林。

    沉闷整齐的脚步声,在呼号的风中如同重重的鼓槌落在我的心上。

    没有生气,没有呼吸,我感觉不到对面林子里有任何生命的感觉,扑面而来的是阴森的吓人的冷风。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一面大旗从枝头中撞了出来,其势若骠。

    那是一面说不上精美的大旗,甚至可以用残破来形容,破破旧旧的,沾满了漆黑的烟尘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斗大的字认不出来,不过那股子气势却展露无疑。

    接着一队一队的士兵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行进了出来,如同那面大旗一样,浑身的铠甲破旧不堪,岁月的痕迹无情的夺去了原本的光鲜。

    可是千万不要轻视这些铠甲破烂的如同乞丐的军列,冷酷到不带一丝感情的如冰眼神,闪着寒光的刀枪,森然的杀气,处处都昭示铁血战旅的气派。

    而我就如同一个傻子一样愣愣地看着这些明显已经不再活着的战旅军人,也不知怎么了我对他们没有了一开始的害怕,有的反而是亲切和熟悉,仿佛他们是我的朋友,不,还不是朋友的那种感觉,而是那种…那种类似于手足的感觉。

    “王!”就在我还在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的时候,那些战魂突然齐刷刷的跪到了一片,一股浩瀚到我无法形容的坚决意志涌进了我的识海里,言简意赅,只有一个字的意思,那就是-王!

    王?我更加糊涂地看了看眼前这足有数千的战魂大军,他们朝我跪拜,而且还管我叫王,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跟一飞一样也是个什么牛叉的人物转世,而这些战魂则是我转世前的属下?

    不太可能吧?这又不是什么小说,怎么会有如此狗血的剧情,是不是有些太不靠谱。

    哗啦!

    突然身后的水潭里一声水浪翻滚的声响,脚下的土地摇晃更加剧烈,以我的桩功都开始有些抵挡不住的左摇右晃起来。

    我果然转身,惊慌地看着水潭中翻起的越来越大的水浪,一根粗有成人怀抱的石柱顶开水面升了起来。

    这是?

    石柱上升的速度很快,从出现到停止,几乎就只有几个眨眼的功夫,一座石台就完全从潭水里浮了出来。

    婴儿手臂粗细的青铜锁链,造型古朴而又王气扑面的青石王座,一把剑,无刃的石剑,一具尸体,浑身密布伤痕如同千刀万剐的尸体,一具没有丝毫血液的尸体。

    那具尸体我认识,正是刚刚引我到这里,又遁水而逃的野孩子,他的刀不见了,仰面朝天的平躺在石台的台阶下,那张惊恐万状的脸正好朝向我的方向,张的大大的嘴还有眼睛。

    秒杀,虐杀…

    那个让我都感到挠头的野孩子居然就这么死了,而且还死的如此古怪可怖,难道是因为…?

    那把剑,这里唯一从水里和尸体一起出现的那把石剑。

    我看着石剑,感觉石剑也在看着我,它不是一把剑,而是一个人,一个手握绝对力量,生杀予夺的人。

    突然我感到我的身体开始颤抖,不自主的散发出金色的光,霸道、锐利,还有高高在上。

    戮仙,是戮仙!

    一个熟悉的念头出现在了我的脑袋里,是巫玺,这位大爷终于在关键时刻还是出现了。

    我赶紧和巫玺取得了联系,问他什么戮仙?

    巫玺反而问我可知绝天四剑?

    我说这我自然是晓得的,说来这绝天四剑也许大家并不熟悉,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不过如果换个叫法,那大家就应该是如雷贯耳了。

    那就是诛仙四剑,分别是最为有名的诛仙剑,还有绝仙剑,陷仙剑和戮仙剑。

    等等!戮仙剑,戮仙剑!

    我重复着,不可置信地看着插在石座上被青铜锁链缠的密不透风的石剑。

    难道这就是绝天四剑里的戮仙剑?!我小心翼翼地问着巫玺。

    是的,巫玺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复,他还跟我说,这绝对是绝天四剑中的戮仙剑,如假包换,而我会来到这里,都是命运的安排,命运的轮盘已经开始转动,大劫要来了。

    我表示没有听懂,就问巫玺是不是我的权限不够还是无法询问他所说的大劫是什么时,出乎我意料的,巫玺居然说已经是时候该告诉我一些事情了。

    巫玺跟我说,他所说的大劫并不是我的大劫,而是这个纪元的大劫,以前他就跟我说过,我根本就不是人,所以这个纪元人类的劫数还有因果都与我无关。

    我是青蒙纪元最后的,也是最巅峰的科技产物,至于是什么,他以前无论我怎么追问都不跟我说,而今天在这个奇怪的旱海森狱里,在这样更加奇怪的境遇和时间告诉了我,说起来还真是有些讽刺。

    他说我本来并不是现在的模样,而是一件法器,或者说是一套法器,拥有了核心意识却没有具象思想的法器。

    鼎,九只拥有超乎想象的神秘力量的鼎。

    当然了,鼎是我们这个纪元的文明对于它的称呼,它原本应该叫什么,巫玺说并不重要,那只是个称呼而已,哪怕我想叫它尿壶他都没有什么意见。

    他说至于我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一个人类的模样就要去问我的老爹了,他会给我我想要的答案,不过最后巫玺还是很善意的提醒我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问他为什么,他却又犯了老毛病,就是死活不告诉我,到后来我也就认了,转而开始面对另一个目前更为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些战魂还有戮仙剑是怎么回事?

    巫玺还是没有解释,而是告诉我去把戮仙剑拔起来,我想要知道和解决的就都有了。

    没办法,鉴于以前巫玺一向还是比较靠谱的良好声誉,我决定还是选择相信他说的,更加小心地迈步走向了水潭中央的石台。

    当我走到水潭边的时候,我又犯开了何计,看着野孩子那让人不寒而栗的尸体,问巫玺我过去确定没问题吗?

    可回答我的却是没有回答,巫玺又联系不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它就在那里,传说中的宝贝,和诛仙同等的宝贝,我如果过去,很可能就会拥有它,那样的话,我的实力将进一步提高。

    可风险与利益永远都是共存的,也许我还有另外一种结果,那就是如同石台上的那个没有名字的野孩子一样,如同被千刀万剐一样的挂掉。

    我该怎么办?

    往往这个时候,我都会发现我貌似很有当亡命徒的潜质,一句“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就可以让我抛开所有的顾虑。

    我助跑几步后猛然一跃就稳稳地落在了水中的石台上。

    可我也落在石台上了,周围原本平静的水面突然如同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刺耳的音波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