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改头换面,八风不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601字

    【第一百二十四章改头换面,八风不动

    最是那温糯的一眼,只是一瞬,却胜似永远,我希望可以永远停留在这一刻的时间,那便是我最美好又不敢奢望的心愿…

    我死了,我看着自己的身体直挺挺的躺倒在地上,没有一点动静。

    这从生理上来说是不科学的,可我现在的状态就是如此,弯下腰,轻轻的一碰,本来完好的躯体顷刻间变作了一捧沙土,流了满地。

    我这是重生了,还是做梦呢?

    就我本人而言我更希望是后者,可是巫玺的话却无情的把事实摆在了我的面前,血淋淋、冷冰冰。

    我重生了,那副凡人的身躯已经化作了飞灰,张巫没有了,这个世上不再有那么一个有些傻还有点小鬼心思的小胖子。

    我的面目改了,我和穷酸的契约解了,女王大人种在我心里的情蛊也散了,断了这世间一切的羁绊,重新出现。

    这就是我拥有巨大力量的代价吗?我看着左手的戮仙剑还有右手的诛仙剑,苦笑不已。

    “你又发哪门子的神经?!”就在我脑袋里翻江倒海的功夫,巫玺突然又冒了出来,听了我的解释后哈哈大笑,而且还明确表示严重怀疑我的智商。

    他跟我说,我的这次重生是因为人类的身体实在无法承受诛仙剑还有戮仙剑两把旷世神兵的巨大力量,哪怕我的身体前不久刚刚被诛仙剑改造过,那也是不行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放弃已经崩溃了的肉身,凭借大神通重铸真身,我的神识还是我自己,这一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改变,我不用有什么好担心的。

    换了肉身就好像换了件衣服没有什么区别,我就是我,我是张巫,不是刘巫,更不是李巫,我就是张巫。

    对呀,我听了巫玺的解释后,突然也觉得刚才的自己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好好的伤的哪门子的心呀!

    这就是现在的我吗?

    我低头看着水潭中自己的倒影,有点肥胖的身体不见了,转而是匀称的躯体,身高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还是一米七多,最最关键的我的一张脸变得有点大。

    怎么说呢?总体看起来有点像《爱情公寓》第一部里面的陆展博,看起来有点呆这一点一点都没变。

    你说我现在出去了会不会很招女孩子喜欢呢?我摸着自己的新脸。

    招不招女孩子喜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这个想法让你老婆知道了,你肯定会被她给活撕了的。

    老婆?老婆?哈哈哈…巫玺大哥你是不是脑袋长泡了,我一个屌丝哪来的老婆呀!哈哈哈…

    尼玛见过身价千万的屌丝没有!巫玺猛的从旁边蹦了出来,朝着我脑袋就狠狠的砸了一下。

    是真够疼的,砸的我直吐舌头。

    “好了好了,巫玺大哥你既然认识这戮仙剑,认不认识这个什么劳什子的旱海森狱,能不能出去?咱在这待的时间可不短了,外面还拼命呢!”

    我边说着边把那个野孩子的尸体抱了起来,一纵身就从石台上又回到了岸上,稳稳站住,看着身后的石台一点一点的破碎、散落,直到消失不见。

    “你是说这旱海森狱呀,我还真就知道一点,不过也不全面…”然后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巫玺简明扼要的跟我介绍了这个旱海森狱。

    巫玺说这里就如它名字所说的那样,是一座监狱,一座没有看守,没有高墙的监狱,也是他所知的历史记录里最最牢固的监狱。

    这里记录在案的一共关过三百六十五位囚徒,个个都是曾经名动整个青蒙大陆的人物,被关在这里,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

    “那你的意思是我就要和那三百六十五个大哥一样被困在这里一辈子都出不去了?”我拍了拍双手,将野孩子的坟头土踩实。

    “你是天选之人,这里是困不住你的,一定会有出去的方法,不过那需要你自己去寻找。”巫玺淡淡的说着,“还有,刚刚你重塑真身的时候,我的力量损耗太大,这段时间要休息,你没事不要找我,有事了自己解决,拜了。”

    “这,你什么意思呀,什么叫没事别叫你,有事我自己解决!喂!喂…”这个巫玺还真是说到做到,刚说完这就不理我了。

    “我艹!”我笑着骂了一句,也就只好乖乖自己去找出路去了。

    “王!”如同洪钟巨吕的声浪奔涌而来,差点就把我给顶了个跟头。

    得,我还把这群爷给忘了。

    “你们为什么要叫我是王?”我看着眼前的这些猛鬼。

    “因为你就是王。”一个身穿大叶黄金甲,头戴三叉紫金冠,手里提着一条丈八蛇矛的黑面大汉分开众人走了出来,把大矛向地上一插,撩战袍就单腿跪在了我的面前。

    “嗯,是吗?”我并没有如同那些个狗血电视剧里的英明君主一样,赶紧把对面这个大哥给扶起来,只是侧着身子没有受他这一拜,捏着右手的诛仙,斜眼顶着他。

    “是的!”黑脸大汉双手抱拳,抬头看着我,眼眶里两团幽幽的绿火不断地跳动,声音坚决中又有些颤抖。

    “为什么我不记得了呢?你是不是该给我说明一下?”我阴沉着声音,一闪身几乎就是平移到了黑脸大汉的面前,诛仙的剑尖轻轻地挑着他的下巴,我有信心只有他一有异动,他的脑袋就不在他脖子上了。

    “王,你还是没有变呀。”一个阴柔的声音从那面破旧的军旗下传了过来,幽幽的,很是空灵。

    “你又是什么…”我闻言望去,只见军旗下一个峨冠博带的风雅秀士立在那里,手里握着一面白玉圭,嘴角挂笑地望着我。

    “木秀林!八风不动木秀林?”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他的,好像这根本就是我的记忆,只不过忘记罢了,刚刚又突然想了起来。

    “属下在,八风不动木秀林拜见大王!”木秀林双手捧圭弯腰深施一礼,继而同黑脸大汉一般单腿一区跪在了地上。

    “快起来,你快起来。”现在的我有些淡定不了了,一挥手收了诛仙剑,几步小跑跑到了木秀林面前,双手把他扶了起来。

    “王,好久不见了,当初您说会回来,我们就在这里等,没想到这一等就不知道了岁月。”木秀林注视着我,竟然有点滴的泪水滑了下来。

    “这…”他这一说我也乱了方寸,本来刚刚还想装装逼的,可现在…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

    我把木秀林拉到了一边,看着他闪着绿火的眸子,通过意念跟他做着交流,“我该信任你吗?”

    我清楚的很,在聪明人面前撒谎是一件多么愚蠢的勾当,我不傻,可也聪明不到哪里去,而我眼前的这个木秀林就是一个聪明人,一个决定的聪明人。

    “王该信任我的。”木秀林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可你是王,却不是我的王了。”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只记得你的名字,可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我很信任他,不仅是因为他的回答,更是我内心中,灵魂里的直觉,没有丝毫的根据,却实实在在。

    “奎木狼你先带着弟兄们回去吧,我有些事要单独跟王说。”木秀林回头吩咐了那个黑脸大汉一声。

    那个名字有点虎的奎木狼诺了一声,就起身带着身后的将士退入了树海里不见了踪影。

    “王…”木秀林看着奎木狼带人退去后,又回过身来,可还没等他说完他要说的,突然间,原本已经平静了的水潭又沸腾了起来。

    “你终于还是回来了,回来了就不要走了!”随着水浪的翻滚,巨大水声里怒吼声滚滚咆哮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