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六章】打抱不平,招灾惹祸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568字

    【第一百二十六章打抱不平,招灾惹祸

    人生很多时候都会有被误会的尴尬时刻,好心办了坏事,这是在所难免的,可是能办的这么彻底的,我估计除了张巫之外还真就是不多了。-西姆村的托尔

    这里是一个对于张巫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也实在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下了,我就是张巫了,不过由于来到了这里,我也就不是我了,我被托尔(就是那个细声细气的威猛先生)叫做小不点,虽然他当场就被我从屋子里给一个通天炮轰了出去,可他给起的这个外号直到我离开这里的时候都没有改过来。

    躺在地上的托尔不敢相信的瞪大着他那双招牌似的碧蓝碧蓝的大眼睛,看着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的小不点,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个还没有他一半高的小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我跟你说,不要叫我小不点,这只是警告,再有下次,我就叫你在也说不出话来!”小不点站在他旁边,一只手提着托尔的脖子。

    “你在干什么,你快放开我哥哥!你个坏人!”那个小不点醒来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又出现在了他的耳朵里。

    不过这次可就没有什么高兴呀,糯糯甜甜的了,有的是惊慌还有小女孩儿特有的无助的哭腔。

    小不点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扑出来的小丫头,两只小手死命的拽着自己掐人的胳膊,眼泪哗哗的,弄的小不点好是一阵心酸。

    “你别哭,你别哭呀。”小不点慌里慌张的一松手放开了脸憋成了紫茄子色,眼看就要断气了的托尔,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

    “哥哥,哥哥…”小女孩并没有理会眼前这个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跌跌撞撞地就奔到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托尔身边,先是一通乱摸,问着“疼不疼”之类的话,然后又回过头来气呼呼的指着小不点大声叫着“坏银,你是个坏银。”

    “这…”小不点有些无语的看着对面的小丫头片子,差点就石化当场,这个同学怎么说比我也矮不了几厘米,怎么说话奶声奶气的,好像个六七岁的孩子。

    小丫头片子还是一直指着小不点,大叫着什么“坏银、坏蛋蛋”之类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大的眼睛,有点婴儿肥的小脸,粉蓝色的马尾长发,一手叉腰,一根手指头指着自己。

    “是不是长的有点像小蚊子呢?”小不点自言自语的问着自己,淡然微笑着摇了摇头,“这要是放在我的那个世界里,一定会随随便便就萌翻一片的,又要让多少死宅们睡不好觉喽。”

    小不点微笑着缓步向着小丫头片子还有她的哥哥走了过去。

    小丫头片子倒是不知道害怕,还在那里开心的卖萌(毕竟对于张巫来说,这个有点呆的丫头的叫骂和卖萌没什么区别。)反而是那个大个子知道眼前的小不点可不是个好惹的主儿,一把把自家妹妹拉到了身后护住。

    “你要干什么?”大个子紧张兮兮的后退着。

    “我叫张巫,你叫什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张巫怕自己吓坏了这貌似是救了自己的兄妹,也就没有再走近,只是站在了原地,语气也柔和了很多。

    “我叫托尔,这里是西姆村,”大个子托尔回答着,“你又是什么人?看你的身手不会是个逃兵吧?”

    “逃兵?”张巫突然身影一转,人已经到了托尔的眼前,“我像个逃兵吗?”

    “不…不像,”托尔又瞪大他的眼睛,看着远处渐渐淡化的张巫的残影,又低头看着自己眼前的张巫,连害怕都忘记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以后再告诉你,我们先进屋,”张巫两只手一伸,就好像拎着两个包裹一样,一手一个地抓着托尔还有他妹妹就窜回了屋里,紧接着两扇大门就重重的合上。

    进屋后张巫把托尔一扬手扔到了旁边,轻轻地把他妹妹放下。

    有些时候在可爱的女孩子面前展示一下虚伪而无用的绅士风度也不是不可以的,至少张巫是这样认为的。

    “你要干什么!”托尔突然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间双目圆瞪,从地上爬起来,一个虎扑就扑了过来,砂锅大小的拳头奔着张巫的鼻梁骨就擂了过来,风声呜呜。

    “你疯了!?”张巫看着如同凶神附体的托尔,一闪身躲过了一拳,也没有还手,只是后退了几步。

    托尔一拳逼退张巫,也没有再追击,而是一伸手把自家妹妹抱在怀里,又快速的退回到了床边。

    一切都看到眼里的似乎有些明白托尔是怎么了,他在保护自己的妹妹,哪怕明知自己不敌也要保护,哪怕是死也要保护,这是他作哥哥血脉里就有的信念。

    “托尔你听我说,你误会了,我真的没有什么恶意,”张巫平举着自己的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我只是想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们是在哪里找到的我。”

    “你是我妹妹前两天在沧澜河边打水的时候碰到的,那个时候你就已经昏迷不醒了,”托尔说着还爱怜而又有些小骄傲地轻轻抚着小女孩的头顶,“把你弄回来后,你整整又昏了三天,都是娜塔在照顾你,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

    “沧澜河?你能告诉我在哪里吗?”张巫虽然很想报答这可爱的两兄妹,可是摸摸了自己身上,比自己脸都干净,诛仙、戮仙和链子枪都不能送人,现在也就只能先找到路回去,等回去了,找到木秀林,这谢礼自然少不了。

    “你从我家出去后,一直走,两三里路就到了。”那个叫做娜塔的小女孩探了探头,朝着张巫作了个可爱的鬼脸,然后还是告诉了张巫想知道。

    “多谢了,此番惊扰多有抱歉,来日自当登门拜谢,告辞了。”张巫说完后也不多做停留,打开门后,纵了出去,回头看了眼从门扇后面探头观望的兄妹两个,直接沿着小路跑了下去。

    托尔口中的西姆村是一个被河水半环抱着的小村子,人口应该不多,反正张巫出来时看了看左右也没有多少人家,而且大多都是房屋破烂的穷苦人家。

    两三里路对于现在的张巫来说基本上就不算是路,连热个身的份额都不够,也就只有人类时间十几秒的时间,张巫就已经站在了沧澜河边。

    沧澜河和它的名字有些不太相符,大概也就只有十几丈宽,而且河水平缓,不见波浪,就更不用说是那雄壮的沧澜之景了。

    张巫踩在河岸光滑的鹅卵石上,纵目四望下,沧澜河不宽,可是却很长,向上游望去直入群山。

    这可怎么办,托尔说我是在这河边被发现的,那么我应该是从河的上游顺流而下才对,可这又不对,我明明记得我是在杀死大化天魔时因为过分动用了神剑的力量,导致自身透支,遭到反噬才会晕倒的。

    那时的我是在那个名叫旱海森狱的地方那里全部都是古木参天,根本就没有河,我又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我昏迷后又发生了什么不成?

    张巫站在河岸上一言不发,低头看着清清河水流动,思考着自己的心事,可突然一丝警兆浮上心头。

    “托尔他们出事了?!”张巫低喝一声扭头就又朝着托尔家的方向奔了回去。

    张巫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他离开的时间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当张巫再次站到托尔家门前时,他就知道,在自己离开不长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让他很不愉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