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七章】土狗瓦鸡,一骑当千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626字

    【第一百二十七章土狗瓦鸡,一骑当千

    如果你想在这个世界上活的长久一些,就一定要记住要把招子放亮些,有些人可以往死里欺负,可有些人千万不要得罪,不然就会死的很惨、很惨。-炎魔骑一纵纵长

    大敞四开的院门,翻倒的衣架,还有趴在院门口的托尔。

    “怎么回事?娜塔呢!?”张巫一个箭步窜到托尔身边,把托尔翻过来,不看还好,这一看张巫只觉得三尸神爆跳,五灵豪气腾空。

    原本长的很是英俊的托尔鼻青脸肿,半边脸都被打的凹了下去,晶状体被硬生生的从眼眶里挤了出来,当啷在脸颊上,粘的满是尘土,污秽不堪。

    这还不算,托尔赤裸的上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鞭痕,宽厚的胸膛上一个足有脸盆大小的血洞,心脏不翼而飞。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张巫看着早就已经绝气身亡的托尔,刚刚还在憨憨的傻笑的汉子,现在却变成眼前这样一具冰冷破烂的尸体。

    “小伙子,小伙子别喊了。”就在张巫几欲发狂的关节,离着托尔家不远的一户人家门开了一条缝隙,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从里面探出了个脑袋,紧张兮兮的甚至都有些神经质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才朝张巫招了招手。

    “婆婆这是怎么回事?”张巫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和一点,这个老妇人虽然也有着如同托尔般的大身板,可是她那惊慌的神情却和家里突然闯进了数十个杀人犯的人类老太太没什么差别。

    “孩子,你是不是托尔家的人?”老婆婆把张巫一把拉进了自己的屋子,闪电般的又把门关上,这才好像松了一大口气一样,整个身体也松弛了下来。

     “是的!”张巫肯定的看着老婆婆。

    “孩子这里还有些吃的,”老婆婆从身上破烂的围裙里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了半块跟磨盘似的饼子,递到了张巫的手里,“你快点走吧,那群恶魔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里太危险了!”

    张巫把怀里抱着的半块饼子轻轻地放在地板上,“婆婆那群恶魔是什么人,还有娜塔是不是也被他们掳走了?”

    “这…”老婆婆没想到这个在她眼里也就只是个半大孩子的小不点会浑身散发出那些恶魔都无法相比的森寒气息,令人无法反抗。

    这个老婆婆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老妇,一辈子相夫教子,见过最厉害的也许就是她嘴里的那群恶魔,她只知道眼前的这个小不点浑身散发着让她恐惧的气息,她不知道这种气息还有一个专用的名字-杀气!

    “是的,”老婆婆沉吟了半天,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孩子你救不了娜塔的,还是快走吧。”

    “他们往哪里去了?”张巫当然不会放弃,行不行不试试怎么知道。

    “唉,孩子你追也追不上他们的,”老婆婆还想劝张巫不要去报仇,可是张巫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又迫的她不得不说,“他们出村去了,你沿着村里的主路就可以了…”

    “多谢!”张巫也不等老婆婆说完,一扭头就从窗户窜了出去,等老婆婆冲到窗边再看时,哪里还找得到张巫的影子呀。

    张巫按老婆婆说的,沿着村里的主路一路狂奔,果然在村口的位置发现了不少斑杂的脚印还有蹄印,而且看来数量还不少。

    有蹄印,看来这些人应该是一伙骑兵,我要快点才行,如果他们回到了老巢那里就不好办了。

    又是一路的狂奔,只到张巫已经回头看不到西姆村,跟着蹄印跑进了一个不大的山谷的时候,才从不远处隐隐地听到了有人交谈的声音。

    “塔玛的,这个西姆村越来越不像话,不仅月供越来越少,哥几个想找个乐子居然还有人敢反抗!你说他们是不是不知死活!”

    一个侧坐在一头怪兽背上的军汉放肆地叫嚣着,恨不得整个山谷都被他那难听而又让人讨厌的声音装满。

    这是一群相对正规的部队,差不多有二十几人,体型没有托尔和老婆婆那般魁硕,反而和人类差不多,身上穿着统一的玄色皮甲,没有头盔,骑着一种鹿不像鹿、马不像马的怪兽,长枪都挂在坐骑身上,三三两两的聚堆儿在一起吹牛打屁。

    那个好像被人踩着脖子的声音一出,顿时得到了全数的支持,一时间,原本平静祥和的山谷里闹翻了天。

    当然这些都不是张巫关心的,真正让张巫关心的是被捆在那个“踩脖子”坐骑后面的小姑娘-娜塔。

    潜伏、靠近、隐藏…

    就在那些骑兵还在放肆地狂笑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的背后正有一个不大的黑影缓缓靠近。

    “呜!咔嚓!”张巫如同一个鬼影一样轻轻而又快如闪电般的落在了最后面一只怪兽的屁股上,好像一个四两的棉花包掉进了油锅里,悄无声息,两只手微微一扭,这个倒霉的、连一句台词都没有说的哥们就挂掉了。

    张巫并没有急着展开杀戮,而是伏身躲在了死尸的身后,跟着还不知道主人已经死了的坐骑一起前行。

    “哎,尼玛德你怎么跑前面来了?”一个跟在“踩嗓子”旁边的瘦小个子嘻嘻笑骂道。

    当张巫知道被自己弄死的哥们有这么一个吊炸天的名字时,顿时感觉自己是不是不该杀他,毕竟有勇气顶着这么一个神级的名字到处走的人,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呀。

    尼玛德已经不能回答那个瘦小个子的问题了,可是张巫却可以,而且简单明了,那就是枪,链子枪。

    一声金属猛然绷紧的爆响,那个瘦小个子的脑袋已经被刺了个对穿,随即如同一个烂西瓜一样炸开,而张巫也趁着这些骑兵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当口,人从坐骑的肚子下面窜了出去,来到娜塔的身边,用手指用力一捻捆绑的绳子,把娜塔搂在怀里就又从人群中跑了出去,如同一阵飙风。

    “娜塔没事吧?”张巫看着自己怀里眼睛哭的跟红果似的娜塔,从她的嘴里掏出了用来堵嘴手帕。

    “哥哥死了,呜呜,哥哥死了…”娜塔看着被自己指着骂坏银的家伙又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而且还好像凶神附体一样,说了两句,直接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该死!”张巫看着娜塔晕过去是那不是惊恐而是生无所恋的时候,他的杀意就已经飙升到了极致,连大化天魔那种级别都敢杀的角色,岂能咽的下这口恶气。

    当小娜塔醒过来的时候,她看到一堆噼啪作响的篝火,还有在篝火旁烤肉的张巫。

    “你醒了!”张巫急忙把手里串着肉的树枝插在了地上,轻轻的、柔柔的把娜塔扶了起来。

    “那些恶魔呢?”娜塔看着四处静悄悄的黑暗,语气冰冷。

    “你饿吗?”张巫挑了串虽然烤的有点胡,可确定是熟了的肉串递到了娜塔的面前。

    “你杀了他们。”娜塔接过张巫递过来的肉串,看了看却没有吃。

    “你怎么知道?”张巫有些惊讶于娜塔的判断,根据刚才那个炎魔骑一纵纵长霍尔的说法,她可还只是相当于人类七八岁的小丫头。

    “我们是没有资格吃肉的,而且你旁边的那些金币不是你的,我发现你的时候,你除了那根铁链外,身上什么都没有。”娜塔看着吃惊的张巫,嘴角无趣的勾了勾。

    “那些家伙对我来说跟土狗瓦鸡没什么区别,”张巫虽然惊讶这个娜塔的心智还有观察的细微,可毕竟自己一个大男人总是盯着一个女孩子看总是不好的,虽然她只有七八岁的年龄,可她的发育水平可是不比阔别已久的女王大人差多少,“你怎么不吃?嫌难吃吗?”

    “土狗瓦鸡?不,是因为你太强了…一骑当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