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牛鬼蛇神,横行无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596字

    【第一百二十八章牛鬼蛇神,横行无忌

    轻易不要欺负老实人,第一点,你不知道这个老实人背后究竟有些什么,第二点,当一个老实人真的急的时候,即使是撒旦也要退避三舍。~落日城主

    这里是一处不大的山谷,黑黝黝的,安静的让人想一直睡下去,一堆篝火静静的燃烧跳动,空气里弥漫着熟肉的香气,两道拥在一起的黑影被拖在光亮里好长好长。

    “你可以带我回去看看我哥哥吗?”娜塔从张巫的怀里探出了头,苹果似的小脸离的张巫的脸很近,长长的睫毛都快刷到张巫的嘴唇了,温热的气息弄的张巫身上痒痒的。

    “可以,不过你要先把肉吃了…”张巫又把肉串递到了娜塔的眼前,张巫开始觉得自己眼前这个女孩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智成熟的让人难以想象,也不知道这对她来说是好还是坏,毕竟自己不能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保护她。

    “嗯。”娜塔乖乖的点了点头,接过肉串大口的撕扯着,好像这不是那些森羚的肉,而是他们的主人,那些炎魔骑的肉。

    “喝点水吧,慢点吃,吃饱了我就带你回去。”张巫递了个水壶给娜塔,自己也抓了串肉串吃了起来。

    说实话,没有咸淡味的肉不是太好吃,不过对于张巫和娜塔来说却是补充热量和体力的好东西。

    娜塔的食量不大,只吃了一串就再也塞不下去了,而张巫是个修行之人,食量就要比小姑娘家家的大一些了,他吃了差不多一条森羚腿,临走的时候还打包带了条走。

    张巫带着娜塔沿着原路又回到了西姆村,站在村口,看着乌漆麻黑的西姆村,感受着吹来的风,即使是张巫这等已经寒暑不侵的人,也感到了从心底发出的一股凄寒之意。

    “回来了。”

    “是呀,回来了。”

    娜塔挨着张巫站着,看着眼前的黑暗,她的身体在颤抖,张巫感觉的很清楚,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颤抖。

    “走吧。”

    娜塔率先迈步走进了村子,张巫跟在她身后,心里总是有一种想要把她拥进自己怀里的冲动,不是肉欲,而是一种强烈保护欲的作怪。

    很静,很安静,静的仿佛整个村子都跟随托尔一起死去一样。

    “我哥哥呢?”娜塔声音故作平静的问着张巫,背对着他,站在原地。

    她的肩膀耸动的更剧烈了,她的气场很紊乱,她怎么了?我该怎么办?去杀人帮她报仇,可是我又要去杀谁,那些自称是炎魔骑的家伙已经被我杀了,还有谁呢?

    “我哥哥呢!”娜塔豁然转过了身子,一双大眼睛里挂满了血丝,直勾勾地看着张巫。

    “啊!”沉浸着怎么安慰娜塔的张巫突然被吓了一跳,“嗯?你说什么?怎么了?”

    “我-哥-哥-呢!”娜塔一字一顿的说着。

    张巫越过娜塔单薄的身子看到了自己白天走时的破烂院门,可是托尔那具同样破烂的尸体却不见了踪影。

    “什么?!”张巫也是一愣,跑到了院门前,蹲下身子,手指轻轻地抚着被血水泡的紫黑的土。

    “嗯?会不会是被乡亲们收起来了?”张巫实在想不出来会有谁对托尔的尸体感兴趣。

    “不可能,”娜塔恢复了一些,蹲到了张巫的身边,“你不是这里的人,你也不了解这里的人,他们不是坏人,可也不是什么好人,太久的压迫已经把这里的人都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奴隶,奴性注定了他们的麻木和怯懦。”

    “可是…”张巫并不否定娜塔的说法,毕竟这种人张巫也不是没有见过,甚至还很多,不过张巫还是觉得娜塔说的有点过了,他下午见的那个老婆婆就是个例外。

    “你说会不会是我哥哥并没有死,只是当时伤的太重,后来又醒了,就自己躲起来?”

    张巫看着望着自己的娜塔,实在是有些为难,张巫下午见过托尔的尸体,死的不能再死,如果他还能跑了,那他就不是人了,是诈尸了,可是怎么跟娜塔说呀,实说?还是说个善意的谎言?

    张巫觉得无论自己选择哪条都会伤害娜塔,该怎么办呀!

    “我是不是很傻?”还没等张巫回答,娜塔自己就凄苦的笑了笑,嘴角咧着,让人心酸。

    “你要去哪里?”娜塔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张巫,两只小手背在身后,眼睛闪闪亮。

    “不知道,”张巫也站了起来,想了想,还是没有勇气把眼前的人儿搂入怀里安慰,“你知道旱海森狱吗?”

    “旱海森狱?”娜塔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那你要去哪里呀?”

    “看看吧,我都好说,那你呢?”张巫看着娜塔。

    “我想跟着你,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除非你杀了我。”

    “跟着我会很危险的,你还太小…”张巫下了很大的决心,不想让她跟着自己趟进巫玺所说的那潭浑水。

    “那你杀了我好了,而且我哪里小了,你自己看看!”为了强调自己说法的真实性,还用力挺着她那已经让很多人类女孩都羡慕不已的胸脯。

    张巫很奇怪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的态度转变的太快了,从娜塔的表现来说,她可不是一个思想单纯的小女孩子,甚至可以说是城府颇深,这并不是说娜塔是个坏女孩,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没有点自己的小心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想干什么就直说吧,咱们俩个之间不用这么多虚的。”

    “这?”娜塔毕竟还只是个小女孩,发现自己的小把戏突然被揭穿后,莫名的慌张,“你讨厌我了?”

    张巫终于还是轻轻地把娜塔揽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拥着,拍着她的后背,“傻丫头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讨厌你呀。”

    “我想跟在你身边,跟你学本事,回来再报仇。”娜塔的身高比张巫要矮上一个头,被搂在怀里,扬着小脸儿看着张巫。

    “那些该死的杂碎都已经被我杀了,你还要找谁报仇呀?”张巫正愁不知道要杀谁呢,娜塔一说,这真是饿了三天的人正找吃的,眼前一只大烧鸡就送到了眼前。

    “我要杀落日城主!”娜塔咬着牙,小拳头攥地绷绷紧。

    “落日城主?”突然蹦出这么一个新鲜名词,还真是让张巫一时接受不了,信息量太大了,“他很厉害吗?”

    “他是我知道的最厉害的人,据说他的实力已经有了侯爵的水平。”

    “侯爵?”

    “是的。”

    张巫在娜塔看白痴的眼神中听娜塔简单的介绍了下她所知道的关于这里的情况。

    这里是西姆村,归属于落日城管辖,而落日城则是天罗帝国的一个西方边陲城市,在整个天罗来说,只能算是一个中等城市而已。

    而在天罗帝国里,武力值是有严格的等级划分的,他们关于等级的说法翻译成张巫能理解的意思就是:男爵、子爵、伯爵、侯爵、公爵、大公和亲王。

    我这是穿越到那个无聊的YY网络小说里了吗?怎么听着感觉这么像呢?

    不过管他呢?明朝我都穿过,朱元璋、徐达,哥都见过,这里又算个球呀,大不了不就是回不去了吗!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级别呢?”张巫满怀期待地看着娜塔。

    “凡事能成为炎魔骑的骑士最起码要有男爵的实力,炎魔骑的队长更是要有子爵的实力,你能一个人杀了炎魔骑一个纵队,那你最起码也会有子爵的实力,说不定你跟落日城主那个混蛋一样是个侯爵也说不定。”

    “啊,才是侯爵呀,我还以为我最起码也要是个公爵,可以横扫才对的呀。”张巫有些小傲娇的抱怨着。

    “小伙子你说的也不是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