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乱七八糟,胡说八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641字

    【第一百二十九章乱七八糟,胡说八道

    年轻人不要担心,不要心急,如果生活欺骗了你,你要沉住气,保持平常心,好好的睡一觉,第二天醒来时你会发现,生活还在欺骗你。 -西姆村外的神秘老人

    额宽面润,三缕长髯飘散胸前,身上穿着一件补丁摞着补丁的百纳衣,虽然破旧不堪可是却很干净,脚下踩着一双破鞋,左脚鞋有鞋底,右脚鞋的鞋底都没了,就还剩一个圈套在脚上。

    手里还提着一根青竹的鱼竿,鱼线在夜风中飘飘荡荡。

    这是个高手!

    张巫看不出自己面前的这个老人的深浅,他只是随随便便的在那里站着,可以说哪里都是破绽,漏洞百出,可当这些漏洞和破绽都摆在眼前的时候,你会突然发现,那些破绽就不再是破绽,浑然一体。

    “小子这厢有理了,不知前辈所言何意?”张巫双手抱拳向着老人深施一礼。

    “小伙子,你面对老夫还用精神力交流,我可不可以认为这是一种挑衅呢?”老人坦然地受了张巫一拜,微微笑着,手里的鱼竿扛在肩头。

    这…张巫闻言也不慌张,这一点他早就想好了说辞,自己深刻的明白,自己这精神交流的方法对于普通人或者精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人来说和直接语言的交流是分辨不出来的,因为他们的精神力太弱,张巫的念头直接侵入他们的

    意识里。

    而如果遇到真正高手的话,自己的把戏就会被揭穿,他们的精神力极度凝练,一旦有别人的念头侵入就会立刻发现,而且,这对于高手来说,无疑是一种红果果的挑衅行为。

    “不、不、不,”张巫赶紧一副惶恐的样子,两只手摆的跟风扇似的,“晚辈天生残疾,口不能言,要跟别人交流就只能这个样子,不是有意冒犯前辈的。”

    “哈哈哈,”老人看着张巫护着身后的娜塔,而自己有事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实在是有趣,哈哈大笑中摆了摆手,“罢了,老夫也不是那坊间拙夫,岂会斤斤计较,只不过是路过此地看到你这么一个有趣的小人儿,就溜达过来瞧上一瞧,说起来,倒是老夫唐突了才是。”

    “刚才小友的那位朋友说你只是区区的一个侯爵,老夫觉得倒是菲薄了,以你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应该和你自己所说的一样,最起码是个伯爵,而且你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修为,如果再给你十年时间的话,你一定会成为叱咤风云的一方霸主。”

    “前辈言重了…”

    “唉,小友且莫急着谦虚,老夫刚刚所说之言只是一半而已,营养不多,接下来的一半才是关键。”老人提着鱼竿缓步向河边走去。

    张巫自然不是个傻子,很是自觉的牵着娜塔有些冰凉的小手跟着老人走到了河边。

    “你认识这个老人家?”娜塔贴在张巫的耳边轻声问着。

    张巫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紧了紧抓着娜塔的手,轻轻拍了拍。

    不是张巫不想走,而是张巫知道自己根本就走不了。

    “不介意的话,就坐下吧。”老人说着,一撩袍子就席地坐了下去,示意张巫和娜塔坐在旁边。

    跑也跑不了,打也打不过,听天由命吧。

    张巫拉着娜塔在老人的身侧坐了下来,娜塔抱着张巫的一条胳膊,小脸儿贴着,好像一只最最温顺的小猫。

    “小友可有兴趣听老夫讲一个故事?”

    “请讲,晚辈洗耳恭听。”

    “那好,老夫也有些许时日没有讲过故事了。”老人换了个比较舒服一点的坐姿,钓竿依旧放在手边,开始了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

    “这个故事叫老人与海,经过很简单,整个故事的出场人物只有五个,两个男娃子,一个叫杰克,另一个叫强尼,还有一个女娃子叫丽娜,另外一个水手和一个智者。”

    “杰克和强尼是至交好友,他们两个有同样的爱好,同样的英俊,也同样都喜欢上了那个美丽的姑娘丽娜,而丽娜却选择了杰克,而只是发给了杰克一张好人卡。”

    “有一次,杰克、丽娜还有强尼他们三个人一起出海去游玩,可是就当他们到了深海的时候,意外发生了,船底漏水了,他们要乘小船离开,可是这条小船除了上面的一名水手外,就只能再载两个人离开,作为杰克和强尼都心爱的女人,丽娜第一个被他们两个推上了船。”

    “而接下来就面临着一个痛苦的抉择,是杰克上船,还是让强尼活下去,抉择让人心痛和犹豫,而时间却不会给他们磨蹭的时间,最后强尼登上了小船,回到了他们曾经生活的地方。”

    “他们生活在一个美丽的小岛上,也许是恋人之间的第六感,丽娜始终觉得杰克还活着,而且就在离她们不远处的一座小岛上,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折磨着她,日日夜夜,可是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她一个人是过不了茫茫的大海去找她心爱的杰克的,于是她去找这座岛上唯一一个水手,她跟水手说她是多么的思念杰克,她一定要到海那边的小岛上去寻找。”

    “您真的相信第六感的真实性吗?”正一脸认真,听的津津有味的娜塔突然蹦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老人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张巫。

    张巫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胳膊从娜塔的怀里抽了出来,把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柔柔地抚着她的背还有绸丝般的长发。

    老人点了点头,继续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有的时候美丽也是有罪的,它的邪恶就在于可以把男人最原始的兽欲放大,放大到跨越道德的红线。”

    “水手说他可以帮助丽娜去找杰克,可是他有个条件,他要的不是钱,他要丽娜把她的身体送给他。”

    “丽娜很愤怒,从水手的家里跑了出去,一直到了自己的家,扑倒在床上无助的哭了起来,可是当她看到杰克亲手给她带在手上的戒指的时候,她又开始无法控制的疯狂的想着杰克。”

    “就这样一过又是几天,丽娜快要崩溃了,她跑去找这里的智者,问她到底应该怎么才好,智者一开始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看着她,直到丽娜快要放弃离开的时候,智者才告诉丽娜,她想要的答案就在她自己的心里。”

    “丽娜回到了自己家里,一直待到了天黑都没有出去,也没有见过其他的任何人,当天晚上她去找了水手。”

    “她真的去了?”丽娜是个女孩子,当听到这里的时候,竟然惊问出口,不过被张巫拦住,冲她摇了摇头。

    “第二天,丽娜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跟着水手出发了,一天后,丽娜终于来到了那个岛上,似乎就连幸运之神都被她感动,她真的在岛上找到了杰克,她扑到了杰克的怀里,痛哭失声,把她对杰克疯狂的思念,还有她跟水手的交易都说了出来。”

    “杰克听完,重重地把她推出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冷漠平淡地转身离开,没有一丝停留。”

    “丽娜扑坐在冰凉的地上,看着杰克走的完全不见了踪影,她感觉她失去了一切,她什么都没有了,自己的身体,还有她的杰克。”

    “她一个人跑到了一座山崖上,她看着苍茫的大海,她想哭,可是已经没有了泪水,她在笑,不知道在笑些什么,就在她要纵身一跃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背后拦腰抱住了她。”

    “宽厚的胸膛,结实的臂膀,强健、有力、温暖…”

    “是不是杰克又回来了?”娜塔原本听着杰克抛弃了丽娜时,好是一阵哭泣兼同情,可当听到这里的时候,又高兴的直笑。

    “小友你说呢?”老人还是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张巫也在笑,摸了摸娜塔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