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对亦不对,人心难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544字

    【第一百三十章对亦不对,人心难测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没有百分百的坏人,更没有百分百的好人,有的只是大众的主流是非观,真正的是与非、对与错,又有什么人说的准呢?~钓客强纳森

    宁静的小村,静静流淌的沧澜河,三个人影,一老两少,老人在讲一个故事,一个不知道是该说是悲伤,还是该说无聊的故事。

    “小友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老人看着把娜塔揽在怀里的张巫。

    “我希望来的是杰克,”张巫没有丝毫避讳地看着老人的眼睛,“可是我觉得来的应该是那个强尼。”

    “嗯,你是怎么知道的呢?”老人饶有兴味,突然缓缓地站了起来,俯看着张巫和娜塔。

    “真的是强尼,不是杰克呀。”娜塔好像很是失望的样子。

    张巫也站了起来,他要比老人高差不多半个头,认真的看着老人已经花白的头发。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强尼这个人物,可是我不得不说,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或者说是获利者,”张巫舒爽的伸了个懒腰,原地转了个圈,抬头望着今夜只有月没有星的天空,“我不觉得强尼会空着手去抱丽娜的。”

    “没有错,他的确没有空着手去,”老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张巫,他觉得今天真的是一个有趣的日子,尤其是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更是引起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过的兴趣了。

    老人似乎不会放下他手里的那根钓竿,他也随着张巫的眼光看着黑夜而不是月亮,“他的手沾满了鲜血,他带来了让丽娜如此痛苦的根源,水手还有杰克的脑袋。”

    “他杀了水手还有杰克!”娜塔不敢相信的看着老人,老人点了点头。

    “那么不知道前辈给我们讲这个故事,是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呢?”

    “你觉得你自己会成为哪个人,强尼、杰克、水手又或者是智者?”

    “我不知道,人有本性,可是随着时间、环境、经历而改变,我不知道我将来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那么你觉得你现在是谁呢?”

    “现在?”张巫低头想了想,撒然一笑,“我觉得我更倾向于强尼。”

    “没错,现在的你真的很像当初的强尼,你有着强大的力量,你的手里可以说是掌握着这片土地上大多数人的性命,可你的年龄还有你的阅历,还不足以支撑你现在所拥有的力量。”

    老人说着收回了目光,看着张巫,如同看着自己的亲人晚辈一样,“而且我还可以感觉到你的身体里存在着两股极其霸道的力量,是现在的你完全控制不了的,如果你强行使用的话,就会失控,而且随着时日的拖延,你的心智都会被它们的戾气所熏染。”

    “今晚你我相遇既是缘分,我想帮你把你身体里的两股怪力暂时镇压,等你自己的力量还有心智都足够的时候,自然就可以冲破封印。”

    “你是谁呀?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安安静静待在一边的娜塔听到这个稀奇古怪的老头要封印张巫的力量的时候,顿时就急了。

    说实话,以娜塔的年龄还有见闻来说,她基本上没有怎么太听懂老头说的是个几毛钱的意思,不过长期的最底层生活,还有受到的压迫,使得她的心智也绝不是同龄人那般单纯。

    “娜塔。”张巫叫住了正在准备发飙的小丫头片子,静静地看着老人一双如同夜空般的眸子。

    “我知道您不想害我,可是我也想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帮我?”张巫很明白,刚刚老者说的都是真的,他感到自己最近的杀戮欲越来越强,如果不是自己的心智还算坚定,恐怕…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因为你实在是太像年轻时的我了,太像了,太像了…”老者的眼角竟然开始有波光闪动,是月下河水的倒影反光吗?

    “您这是什么意思?”张巫很本能的离着老人远了些。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没有百分百的坏人,更没有百分百的好人,有的只是大众的主流是非观,真正的是与非、对与错,又有什么人说的准呢?”

    老人并不在意张巫的退后,只是继续看着自己的夜空,“她离开我的时候跟我说的,她曾经恨过我,可是最后她释怀了,她跟在了我的身边,整整一辈子,什么一万年的誓言,那都是放屁!她的是一辈子,不差一天,不差一分,不差一秒的一辈子…”

    “您就是强尼…”张巫和娜塔对视了一眼,缓缓地说出了那个几乎不可能的猜测。

    “不,我不是强尼,我叫强纳森,强尼死了,就在古丽娜走的那一刻起他就死了。”强纳森扭头看向了张巫。

    “我不想你步我的后尘,你比我更加的优秀,我自己知道我并不是预言里的那个人,可是我不能说,我要给预言里的那个人足够的成长时间。”

    “我的大半辈子都在被人追杀与追寻,我想我现在已经追寻到了。”强纳森手里的钓竿一甩,长而细的鱼线就把张巫缠了个结结实实,活脱脱一只大大的蚕蛹,只留出了一个头在外面。

    “你…”小娜塔想要扑过来救张巫,可是只被强纳森扫了一眼,整个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被老人一扬手凌空吸到了手中,夹在腋下,另一只手提起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张巫,几个跃身,就消失在苍茫的夜色当中。

    强纳森的速度极其惊人,张巫只感觉耳边的风声呼呼,当速度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那原本柔和的风就如同锋利的小刀子一样吹在脸上生疼。

    两侧根本就看不清有什么东西,只是一个闪烁就过去了,全部都是混沌,这究竟是要多快的速度才可以呀。

    终于,张巫感觉到强纳森的速度慢了下来,周围的景物也开始渐渐清晰了起来,差不多半个小时的奔跑,快速运动而导致空气的稀薄,更不用说是氧气了。

    张巫感到自己都快要窒息了,脸都憋成了猪血的黑红色,强纳森刚把包成蛹的张巫放在地上。

    早就在体内暴躁不安的诛仙和戮仙两股剑元就透体而出,那鱼线所缠成的蛹,先是一鼓,接着就四散迸开,而张巫则直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让冰凉湿润的气体充满自己已经干瘪到不能再干瘪的肺叶里。

    强纳森把还在昏迷中的娜塔轻轻放在了张巫身边,双手抱胸、微笑看着张巫,静静地等待着。

    “前辈,这是哪里?”张巫终于算是把这口气给喘匀实了。

    “让你功力尽失的地方。”强纳森说完也不待张巫再说什么,直接抓住张巫的肩头,一扬手就把张巫抛到了半空里,然后还好整以暇的朝张巫摆了摆手,让他放心。

    “我放你妈…”张巫原本以为会受到极为恐怖的攻击才是,可是并没有,而是人在半空里微微一滞,接着感到时空的规则一阵扭曲,人就不知道又被传送到哪里去了。

    “噗通!”一声让人听着就肉疼的声音,肉和石头碰撞后的沉闷声响,还有无力的呻吟声。

    经年沉积的尘土被溅起后,在不知道被封闭了多少岁月的空间里四处飘扬、充斥。

    “咳咳…呸…”张巫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吐了几口口水,嘴里总算是没有土沫子的感觉了。

    强纳森那个家伙这是把我扔哪来了?张巫心里嘀咕着,凭借着被重塑后的身体强大的视力,在漫天的灰尘里搜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