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章】东临碣石,换了人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590字

    【第一百三十一章东临碣石,换了人间

    往事越千年, 魏武挥鞭, 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秋风今又是, 换了人间。~张巫世界的伟人毛泽东

    漫天的尘埃四处畅快的飘舞,一个不算高大可是却挺拔的人影缓缓地站了起来。

    两道锐利如剑的寒光从尘雾中冲破而来,还有那凝练一团的霸道气势,足以摧枯拉朽。

    张巫!那道尘雾里出现的人影自然是被强纳森扔到这里的张巫,他的眼睛射出湛湛的精光,凝练的如同实质一般,长有尺余,吞吐不定。

    “这里又是什么鬼地方?”张巫小心的转动身体,认真的感受着四周的变化,一小步一小步地慢慢探索前进。

    这里没有一丝光亮,唯一的光源就是张巫的双眼,周围沉寂的如同埋藏千年的死墓。

    而且十分空荡,脚下踩着的是一块块光滑如玉的鹅卵石,还有淙淙流淌的淡紫色水流。

    终于在张巫快要被憋闷的抓狂的时候,空空荡荡的空间里终于在边线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影。

    “Yes,Yes!”张巫大声叫着,也顾不上什么潜藏在暗处的危险,看着黑影的方向放足狂奔。

    随着张巫和那个黑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张巫的心越是越来惊骇,当张巫跑到黑影的跟前时,完完全全就被惊呆了,傻愣愣地杵在那里,就好像吓傻了、丢了魂一样。

    石碑,一统大的吓人的石碑,一统比大不列颠博物馆里的罗塞塔石碑更大的多的石碑。

    上尖下方,如同一柄倒置的诛神之剑,造型奇古,通体散发着一股子让张巫很是亲近的气息,如同自己的亲人、血亲一样的感觉。

    而且最为奇怪的是,四面碑面三面雕刻了反复瑰丽的花纹,而应该是正面的碑面却是一片空白,一字皆无。

    “这是…?”张巫迟疑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想要触摸一下这统有点大的夸张的石碑,可谁想,右手食指刚刚触碰到了碑面,突然一股极为强烈的力道就震了出来。

    张巫整个人都被震出了不知道有多远,反正当张巫爬起来的时候,石碑又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张巫拍了拍身上的土,小心脏跳的跟装了套架子鼓一样,噗通噗通的,那叫一个后怕呀。这次多亏是在旱海森狱的时候重塑了身体,不然的话,张巫丝毫都不怀疑自己会被摔成肉饼饼,一丝丝都不怀疑。

    “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巫吸收了惨痛的教训,也不急着离开或是再回去,而是原地盘膝坐了下来,开始思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最近的一切都好像安排好了一样,要么不来,要么一来就是一片一片的,忙都忙不过来,一件事赶着一件事,连一点思考的空隙都没有留下。”

    张巫有的时候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所处的世界其实并不是真实的世界,只不过是自己在过去的某个节点的时候进入到了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或者说是幻象里来。

    用句话总结就是,张巫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什么催眠了,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个念头是很可怕,也许普通人是无法感受到这种感觉的,因为他们大多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缠住了身体,麻木了精神,是虚幻还是真实对他们来说真的没有什么区别。

    就好像后来热播的电视连续剧《爱情公寓》里张伟说的一样,他就是一个小白领,无论是机器人统治他,还是人类统治他,他都只是受压迫的,根本没有什么差别。

    当然作为轻喜剧的《爱情公寓》,这句台词也许就只是一个笑话,可是,如果我们仔细想想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其实张伟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一个当今社会群体的代表,他们叫做张伟,是个小白领,什么是白领,白领、白领,发了工资,买了油米泡面,交了房租水电,突然发现这个月工资又白领了。

    他们忙忙碌碌,根本就没有时间,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意识去思考一件事情,就好像一只朝生夕死的虫儿怎么会去思考理解人类的那些千秋霸业的事情呢,如果它们想了的话,那它们也会认为人们疯了,或者是它们自己疯了而已,没有其他。

    那些日子里,张巫真的快疯了,好在张巫的根基还算不错,心智更是在一次次的生死边缘中磨砺的远远不是寻常人可比的,这才没有哪天脑子一热,想要从梦里醒过来而跑去跳楼。

    “这是个多事之秋,看来还真的应了那句话呀,应劫而生。”张巫苦恼的抓了抓自己已经满是尘土的头发。

    他还记得当初他们宿舍六个人,是呀,那个时候还是六个人呀!

    他们六个人在一起看老版三国白门楼吕布殒命的时候,就讨论过当初为什么吕布的实力,还有单兵作战能力都很强,为什么会败的这么惨。

    田存说是因为吕布不得人心,李伟说是他的力量还不够强大,而最为经典的则是一飞说的,张巫清清楚楚的记得,一飞说不是吕布的力量不够强,而是因为他的力量太强了,当武力值达到顶点的时候,什么阴谋都没有用了。

    当武力值达到顶点的时候,阴谋、阳谋都已经没有用了?

    从整个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这是不对的,因为力量再大也是一,也架不住死磨硬泡呀。

    这是历史的规矩,可不是什么网络的YY小说那样,男主虎躯一震,霸气四喷,挡着披靡,然后一统天下,抱得美人归,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这只是YY,而且只是YY罢了。

    “既然来了,又何必远远呆坐,不过来一见呢?”

    就在张巫皱着眉头抓脑壳的时候,隆隆的声音突然从远处滚滚而来,听不出男女,不过雄浑异常。

    “是谁?”张巫闻声一纵稳稳地站在地上,双手上已经一左一右持着两把古剑-诛仙、戮仙!

    “你忘了刚刚是谁把你震出去的吗?”那声音古古怪怪的,不过并不算难听,有点像是童声,稚嫩、顽皮。

    张巫听完也不犹豫迟疑,倒背双剑,力运双足狂奔向了刚刚的石碑处。

    “你又是何方神圣,何必装神弄鬼,可敢现身一见!”张巫又奔回了石碑前,戮仙倒背背后,诛仙前指。

    “呦呦呦,些许时日不见,没想到你的脾气见长呀。”那个孩童般的声音想起,接着石碑空白的那面光华一闪,一个堪比奥特曼大小的小孩形象出现在了上面。

    头上梳着日月双抓髻,前发遮眉,后发庇颈,粉嫩嫩的一张小脸,一双大眼睛皂白分明,水汪汪的如同沾露的水晶葡萄一般,大耳有轮,身上穿着五色彩莲衣,正面戴着个大红的肚兜,项上一条螭龙金锁。

    倒是一副天生的福泽好相貌,可惜就可惜的是大了点。

    “怎么?赢,些许时日不见,你就认不出我了吗?”那个巨版的娃娃咧着小嘴儿笑着。

    “你认识我?”张巫心下一惊,知道自己叫做“赢”的可是不多,除了自己还有巫玺之外,就算是女王大人还有穷酸都不知道的。

    “呵呵,咯咯…”那个小男娃子看着张巫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白痴一样,哈哈笑了起来,到后来干脆笑的满地打起了滚来。

    “你认识我?”小男娃子终于算是忍住了笑,趴在虚幻出的地上看着张巫,学着张巫的口气,学着学着突然就又笑了起来。

    “够啦!”张巫实在是受不了了,你要是一个大人也就算了,你一个屁大的小毛孩子也敢如此?哪怕这个屁大了点吧。

    “是!”那个小男娃子突然猛的收住了笑容,直接翻身跪在了地上,双手叠在一起,一个头扣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