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前尘往事,六翼天童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7本章字数:2561字

    【第一百三十二章前尘往事,六翼天童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都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所有的一切都要按照他的意思和安排去做,即使他们嘴上都不承认,可他们的骨子里就是这样,无论他们是富贵还是贫贱,不过他们当中大多贫贱,绝大多数,他们不明白,这个星球有没有他照样转。-六翼天童

    到处都是苍茫一片,一人,一碑,还有一个跪在地上奥特曼版的小男娃子投影,诡异而又有趣。

    “属下放肆了,还望尊主饶恕。”那个小男娃子跪在地上,倒是弄的张巫有些发愣,发火不是,干认了吧也不是,太憋屈了不是?

    “嗯。”张巫收回了双剑,清了清喉咙,“你认识我,那你叫什么?”

    “属下六翼天童简一页。”小男娃子语气里恭恭敬敬的,可又有些难以掩盖的悲伤。

    “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张巫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和这个自称六翼天童简一页的小家伙很是亲近,可就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属下当年被尊主封禁此地,看守这绝天阵图,发誓不遇尊主寸步不离,”简一页说着,碑面上的投影也渐渐变成了正常大小,而且居然轻轻一跃,就那么从碑面上跳了出来。

    “当初尊主率领诸家兄弟抵抗外域天魔入侵,说是不久便归,可是怎么知道这一去竟是如此的漫长。”简一页说着说着就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呜呜咽咽的哭出了声音。

    “绝天阵图?”张巫有些惊讶,别人可能不知道,可是他一个手里攥着诛仙、戮仙两把神剑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以前就介绍过,广为流传的诛仙剑阵最早鉴于封神榜,其实整个剑阵并不是叫做诛仙剑阵,而应该是绝天剑阵,只不过当初西岐在西,而西阵门便是诛仙剑所在,所以诛仙剑阵才名动天下。

    “你是说你有绝天阵图?”张巫差点就蹦起来了,强纳森说的没有错,自己虽然重塑了身体,可是神魂不够稳定,很容易被神剑上的戾气所感染,最近更是感到自己的脾气越来越乖张,杀心也是越来越难以压制。

    可是如果自己得了那绝天阵图,就可以通过阵图束缚住诛仙和戮仙,并且按着阵图的修行法门修行,真正可以操纵绝天四剑。

    “绝天阵图可不可以给我?”张巫有些被这个惊人的好消息给震动了,说话都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直接脱口而出。

    “当然没有问题,不过…”简一页答应的倒是挺痛快,可是说到一半又犹豫开了,“不过…”

    “不过什么?”张巫实在是太迫切了,语气里也就带上了几分不耐。

    “尊主,属下只能把您送到封印之地,可是却无法直接给您阵图,阵图封印的最后一道是您自己下的封印,普天之下只有您自己可以解开。”简一页小心翼翼地说着,好像生怕哪个字说错了就会招来杀身大祸一样。

    “嗯,”张巫也感到了自己的失态,剑交单手,右手抓了抓头不好意思的跟简一页道歉,表示再也不会刚刚那样了。

    简一页看着张巫,眼神里又涌出了泪水,说张巫虽然转世了,可是尊主还是尊主,一样的宽厚仁慈。

    好是表达了一番以后,简一页从地上站了起来,拉着张巫的手来到了石碑的正面,跟张巫说,这里是结界,肉身是无法通过的,只有神魂离体而入。

    神魂离体对于一般修行者来说很是危险,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导致神魂不稳,难以回归肉身,那就平白白变成了孤魂野鬼,生不如死。

    可是对于张巫来说却并非如此,张巫的肉身早就散了,现在的身体只不过是一种能量的具象化体现,神魂离体没有任何影响,回不去就回不去了,大不了再重做一个就是了。

    张巫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直接念头一聚,神魂就从身体里跳了出来,跟着六翼天童钻进了石碑当中。

    石碑里的天不再是天,地不再是地,漫漫黄水横流,一条黄沙铺成的羊肠小路蜿蜒向前。

    黄水翻滚间不时会有一股殷红冒出,随即又被黄水冲淡,还有一出一没的断肢残骸,不光是人类的,还有很多是张巫认不出来的。

    “这是?”张巫看着前面带路的简一页。

    “哦,尊主,这里是黄泉,我们现在走的路叫做黄泉路,是死路,您以前不喜这里的死气,也没有来过几趟,不记得也是正常的。”简一页说的轻松,手里提着一盏闪着碧绿火光的油灯。

    张巫听着倒是被吓了一跳,“黄泉路”,不是死人才走的黄泉路吗?怎么自己就来到这里了,难道这又是什么陷阱?

    “唉,你呀,还真是多疑,这简一页可是你前世的死党,不用怀疑,而这黄泉路嘛,你就更不用担心什么了,他对常人致命,哪怕沾上一点也是万劫不复的结果,可是你就不一样了,你是赢,就算是你现在脱了光膀子跳里面扎猛子、洗澡都没事的。”

    从旱海森狱后就一直联系不上的巫玺关键时候又冒了出来。

    “为什么?一开始你说我根本就不是人,是青蒙时代最后的科技产物,而在旱海森狱里八风不动木秀林和大化天魔又叫我夏王九渊,现在这个简一页又叫我尊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巫一边跟着简一页走着好像根本就没有尽头的黄泉路,一边用意识跟巫玺做着交流。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以你的智商来说,要跟你解释清楚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等你这次回去后再慢慢跟你说。”

    “回去?”张巫一个激灵,“你是说我可以回去了,是旱海森狱,还是…还是地球?”

    “笨蛋,当然是地球了,这里安全的很,可是就在你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地球都快乱套了。”巫玺没好气跟我说,“你听好了,现在先跟你普及普及基本知识,省得你出去以后丢了我巫玺的名头。”巫玺很是傲娇的说着。

    张巫嘴里没有说什么,可是心里却觉得随着巫玺解锁的权限越来越高,他的性情就越来越像人类了,他都有时候考虑,将来有机会要不要也找个跟穷酸的魔傀之身似的容器把巫玺从自己身体里释放出来,给他自由。

    巫玺不知道张巫的心思,自顾自的说着一些基本情况,好像大学里尽职尽责的教授一样。

    巫玺说,自从青蒙末代的那次诸神大战之后,青蒙大陆也就崩溃了,由以前的顶级存在,直接掉回了三流的星球命运,变成了如今的地球,而原本青蒙大陆上生存的强横种族大都在那次大战中消亡殆尽,即使还有侥幸存留下来的,也最终湮灭在了地球以前的历史里。

    可是即使是这样,青蒙依旧是青蒙,它变成了地球,可它还是有很多的秘密不是现在的人类可以去探索的。

    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地球可以说是青蒙大陆的核心,虽然青蒙崩溃了,可是它的威能还在,只不过是散落了而已,就如同能量守恒定律一样,能量不会消失,只是散落,现在缺少的只是一个让它重归一统的人。

    地球上还存在着很多节点,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虫洞,从地球上可以通过虫洞到达很多地方,就好像一个中转站一样,对于整个维面来说,具有战略性的意义。

    以前就有不少外域访客来访,只不过由于诸神神力的屏蔽没有被发现而已,可是如今却不行了,诸神的神力进入了渐衰期,地球的麻烦来了,人类的劫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