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三章】万法归原,夏王九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7本章字数:2540字

    【第一百三十三章万法归原,夏王九渊

    这世间最最悲伤的事是什么?你问我,我去问谁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伤,而我最悲伤的是就是我都不知道究竟在为什么而悲伤。-夏王九渊

    人类的劫数,这是天定?又或是人为?谁知道呢,反正我是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想知道的只是如何能让人类避开这劫数,或者说是从这次人类劫数当中存活下来。

    张巫静静的走着,平淡的外边下却是内心的波涛汹涌,人类的劫来了,这是巫玺说的,张巫最相信的人之一所说的。

    而且根据张巫对巫玺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空穴来风的。

    巫玺接着讲述着那段人类科学家和考古学家一直想要探索却始终不得门路的历史。

    青蒙崩溃后,散落四处,可是在却都在这地球上留下了前往的通路。

    以前的青蒙分为三界,在上者为无量界,用人类的文化来说,也可以说天界,就是神族生活的地方。

    在下者为阴间界,就是人类神话中的阴曹地府或者说是地狱,说法有很多,真假难辨,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里有很多层,而且极其恐怖。

    而在两者之间的就是阳间,也就是我们生活的地方,而阳间界里又被划分出了很多的界域,为众人普遍知晓的有妖界、魔界等,它们也都在阳间界的范围,不过层面比人间界更深而已。

    “那你是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已经不再是阳间界,而是阴间界了?”信息量有点大,张巫不得不承认巫玺所说的一切,对他的三观的确冲击很大,一时之间要完全熟识,别人行不行他不知道,反正他张巫是够呛。

    “宾果!”巫玺听上去很是高兴,“你还不算是太笨,不过就是有点木而已,很想是郭靖。”

    “你还知道郭靖!”张巫实在是想不明白,巫玺他一个史前文明的产物怎么会知道金庸先生大作里的人物。

    “怎么不行吗?我告诉你,不光知道郭靖,你知道的我都知道,比如什么苍井空、武藤兰、小泽玛利亚、田中瞳、麻生希、天海翼、北川瞳…”巫玺说的正高兴呢。

    “停,大哥!大哥停。”张巫实在是受不了了,这些熟悉的名字被人家提起来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呢,一张老脸都有些发烫了,可是这也不能怨张巫不是,谁叫他屌丝一枚,从出娘胎后就一直素着呢!

    “您老还是接着给我普及普及知识好不好。”张巫都带着乞求的语气了,这脸还真是有点受不了了。

    “行,不过以后多看点带剧情的,哥喜欢带剧情的,直接上有个毛劲呀。”巫玺又絮絮叨叨的叮嘱了半天张巫看片的品位后,继续讲述了起来。

    这里的确不再是阳间界,可也不是阴间界,这里是过度阶段,黄泉路上无老少,从少年一直走到白头的也不是没有,孤魂野鬼数不胜数。

    终于在简一页的带领下,张巫并没有走什么传说中散魂路,更没有看到什么幻象,直接来到了一条宽宽的大河跟前。

    大河宽有数十丈,波涛汹涌,浊浪滔天而起。

    当然了这都没有什么,人间的河也有如此的,比如那黄河的虎口,长江湍浪,可是那人间流的是水,可这河里流的却是血。

    紫红的、殷红的、黑红的,血浪滔天,腥风扑面,铺天盖地的惨号声裹挟着血浪的隆隆水声,成了这蒙蒙天地间的唯一声音。

    血河里游的不是鱼、虾、螃蟹,那一个个哭喊扑腾的都是满面鲜血的人,肢体残破,溃烂不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忘川河!

    这里居然就是那地府阴司的忘川河,那现在张巫面前的这座三拱石桥就是那名冠千秋的奈何桥了。

    “尊主请随我来。”简一页侧身弯腰将张巫请到了前面。

    张巫伸手拦住了正要迈步上桥的简一页,“这可是奈何桥?”

    “是的,尊主,如果按照人类的说法这里的确是奈何桥,”简一页顿了顿,“如果按照咱们青蒙的说法,这里就是九渊中的血渊,至于那座桥,则是后天修行的大神通者搭建的。”

    “九渊中的血渊?”张巫闻言一愣,感觉听起来很是熟悉,随即想到了些什么,“我可是和这血渊有什么关联?是不是还有其他八渊。”

    简一页看上去并不意外,可是却很是为难,眼睛乱转,终于差不多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尊主,此事此时属下无可奉告,这是您临行前的嘱咐,说如果您再回来时忘记了一切,就不要再您自己记起了。”

    “好吧,”张巫看着这个身高刚刚到自己小腹的可爱童子却是一副为难头痛的模样,天生喜欢小孩子的他也就没有再追问,“你所说的绝天阵图还有多远,不会被放在阎罗殿吧?”

    “不会的,”简一页听到张巫没有再追问,长舒了一口气,小手拍着小胸脯,“尊主莫要着急,那绝天阵图就在这血渊当中。”简一页肉乎乎的小手一指那血浪滔天、残肢翻滚的忘川河。

    “什么!”张巫的嘴张的绝对可以塞下一个鸡蛋,“在忘川河里?你不是要我去忘川河里捞吧!”

    “是呀。”该死的简一页居然这个时候卖起了萌来,咬着手指点着头,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满是天真和无邪。

    “是吗?”张巫现在真的把简一页扔到忘川河里的心思都有了,他小脑袋上那哪是什么抓髻,根本就是恶魔的两个犄角嘛。

    “你们是什么东西,胆敢在此停留!”

    就在张巫不怀好意地盯着将卖萌进行到底的简一页的时候,突然从奈何桥上奔过来了两个大哥。

    之所以称他们作大哥,不是说他们有多么的厉害,而是佩服他们二位的勇气。

    长成这样都敢出来溜达,这是谁给你们的勇气呀!

    张巫自认为也是见过丑的,那鸟姐就是个中极品,可是如果在这二位面前一站,那绝对绝对的国色天香。

    三山头,两边凸中间凹的脸型,就好像四川盆地一样,焦黄焦黄的头发本来就不多,还秃顶,靛脸朱眉,青面獠牙,嘴唇青紫。

    身上穿着仿绸的坎肩,下面一条兜裆衮裤,赤着脚,那脚估计最近是太忙了,没有时间洗,乌黑锃亮,趾甲弯着倒扣进了肉里。

    身材更是极品,简直就是皮包骨头,坎肩挂在身上,迎风一跑都兜风,肋条一根一根的跟搓衣板没啥区别。

    “鬼差就这德行?”张巫实在是琢磨不明白,电视剧上是怎么把这个影响的家伙给演成性感美女的。

    那两个鬼差见张巫和简一页一脸的无视表情,勒都没勒他们的意思,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抖手里的三股钢叉就刺了过来。

    “孽障敢尔!”

    一声如同霹雷般大喝,张巫还没发作,一直处于卖萌状态的简一页却不干了,纵身一跃,身子在半空中一个闪烁,就又出现在了张巫的身边。

    “噗…砰!”还没等张巫反应过来,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鬼差前冲的身子突的一顿,接着就一声爆响,整个都炸了开来。

    什么红的、黄的、白的,四下迸溅,散落了一地。

    “这…!”张巫实在没有想到自己身边这个一脸呆萌,人畜无害的小男孩动起手来居然如此霸道。

    这鬼差可不是什么神鬼演义、YY小说里那样是个打酱油的角色,炮灰般的小喽啰,他们可是正儿八经的在位阴神,那可是神,是你一个修行几年的混蛋毛头小子就能随便盘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