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鬼差阴神,孟婆汤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7本章字数:2560字

    【第一百三十四章鬼差阴神,孟婆汤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曹梦阮

    极速发展的科技还有经济,让人们抛弃了信仰,忘记了畏惧,居然敢夸口说征服了自然,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就以为已经找到了至高巅峰的存在。

    荒唐!

    巫玺在我的脑袋里大声的咆哮着,对于我被YY小说的思想进行了深刻的批评还有纠正。

    刚刚那两个鬼差,别看他们职位低下,而且外观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可是他们的实力却是实打实的彪悍,当然这些都是小喽啰。

    可是如果你遇到了那些传说中的鬼修大拿,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那恭喜你了,你走运了。

    那是真的凶蛮而且实力爆表,就举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当初黑白无常要拘那书生许仙的魂魄,还不是逼的白娘娘喷了三昧真火才给打跑了吗?

    白娘娘那是什么修为,那可是千年大道的妖修,千年呀,开玩笑的嘛!

    张巫正在感叹简一页这个小鬼头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悍的时候,突然感到周围的空间都为之一紧,整个人就好像不是站在空气里,而是泡在水银里一样,行动受限。

    “不知是何方神圣来此,老身未曾远迎,倒是失礼了。”

    说话间,就见一道人影自桥的另一端度了过来,身形飘忽,本来十几丈的距离,居然眨眼间就来到了张巫和简一页的眼前。

    身后的残影还没有完全消失,可本尊就已到了。

    来的是一个妇道人家,看年纪应该不大,也就只有三十多不到四十的样子,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不过整个人都罩在一件又宽又肥而且十分破旧的黑色袍子里,兜帽也戴着,如果不是张巫的眼力非常人可比,还真就看不清楚。

    那妇人右手里提着一根枯木杖,左手端着一个粗瓷茶盏,袅袅的白色气雾蒸腾,淡淡的茶香四溢。

    “您可是孟婆婆?在下崆峒后学术士张赢。”也算是半通人情世故的张巫自然不会再让简一页逞凶,当然了,在这地府境内,更不能报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了。

    张巫向前一步,把简一页挡在了身后,双手抱拳,朝着孟婆深施一礼,态度恭谨的很。

    这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到哪里都还是吃的开的,孟婆本来气势汹汹,看见张巫倒是还知些礼数,也就把怒气压了压,而且她始终感觉眼前这个年轻的娃子身上有一股摄人的威压。

    “小哥多礼了,不知道老身有何得罪之处,这来了就手下见红?”孟婆把提着的枯木杖拄在了地上。

    张巫见孟婆有缓和的意思,态度自然是更加恭谨了,瞥了又从身后转过来的简一页一眼,示意他先不要说话,继而含笑看着孟婆。

    “孟婆婆,刚才是那两位鬼差大哥手持军刃,呵斥而来,再加上那二位的相貌,实在是惊了我这年幼的小师弟,失手间谁想弄成了这样。”说着还不无遗憾、愧疚的摇头、摊手。

    张巫虽然不喜欢说谎话,可是要说起谎话来,却是连眼皮都不眨半下,呗儿都不打。

    “果真如此?”孟婆看了眼张巫身边还气呼呼的简一页,倒是个粉雕玉砌般的小娃儿,看不出什么根底来。

    “算了,这二人说是来自崆峒,那可是有些老家伙坐镇的大门派,不比那些小杂鱼,不管他真假,这情面倒是可以给的,更何况那个叫张赢的娃子根基深厚,恐怕我也不是对手,反正那鬼差一划拉一大把的,死了两个也没有。”

    孟婆想清了事情关节,也是转了笑脸,“既然是失手,那也就怪不得二位了,只是不知道小哥此来意欲何为,可否告知老身?”

    “这…”张巫一愣,这究竟该怎么进行,简一页也没有说呀。

    “老婆婆,老婆婆,”简一页倒也是个玲珑八面的机灵人物,看到张巫有些发愣,赶紧开启了无敌的卖萌模式,张着小手就蹦到了孟婆面前。

    “老婆婆,是师傅让我师兄来这忘川河里找一件法器的。”简一页一蹦一蹦的,十足的可爱宝宝,萌的一脸鼻血的角色,实在是很难跟刚刚那个眨眼间就杀了两个鬼差的魔头联系到一起。

    孟婆也许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呆呆卖萌的小家伙,居然一挥手间将左手里的茶盏收去,伸出那只莹白如玉,仿佛少女的手,轻轻摸着简一页的头顶,脸上也挂上了笑容。

    “想来是尊师想要取回当年残月道人的残月轮了,那本是你家的宝贝,自去取回就是了,老身不会阻拦的。”孟婆此时的注意力好像全放在了简一页的身上,跟张巫说话都不看看他。

    “那晚辈就自去取了,我这顽皮的小师弟还望婆婆代为照看。”张巫说罢,看了眼伸着咸猪手探进孟婆怀里的简一页,没有什么异常,也就转身来到了忘川河边。

    张巫看着眼前血浪涛涛的忘川河,本来不会水的他心里实在是有些发怵,虽然巫玺告诉他,他现在的神魂已经水火不侵,而且诛仙、戮仙的剑气也会护他周全,可是事到眼前了,脚却怎么也不肯再迈出一步。

    “算了,我就不信了!”张巫在忘川河边停了片刻后,一咬牙,眼睛一闭就纵身跳进了忘川河里,溅起了一朵小小的血色浪花。

    一开始张巫还以为自己进了这忘川河以后,会跟真的掉进河里一样呢,谁知道真的一进来,完全就跟想象中的没有半点相同。

    这忘川河里根本就没水,那翻滚的都是黏稠的血浆,腥臭扑鼻,而且人在水面根本就停留不住,刚进来,张巫就感到不下数十双手抓住了自己,死命的向下拉,然后再借着自己的身体向上爬去,到处都是人脸、脑袋、胳膊、大腿,还有挂着不知名的虫子的内脏。

    好在是张巫有诛仙和戮仙两柄神剑的剑气护体,刚才在河面还不敢太过明显,不过这眨眼间的功夫就下潜了数丈,倒也不怕那孟婆能再看出什么来了,索性直接把剑气外放,强行在身周一尺的方圆内撑出了一片干净的空间来。

    张巫就好像站在一个大大的气球里一样,看着那些被挡在外面挤做一团的血肉,现在的他已经对这些没有什么恶心的感觉了,只不过感到可悲,摇摇头,一声长叹,似乎是在对自己感叹,又似乎是为了外面那些人类。

    叹息归叹息,张巫下潜的速度可是一点都没有减慢,很快就沉到了忘川河河底,普通河的河底都是什么泥沙、碎石,可是这忘川河的河底却是一片茫茫白骨,不知有多厚,不知有多少。

    “下面怎么办?”张巫跟巫玺交流着,站在原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况。

    “你要找到当初你封禁绝天阵图的那尊大鼎,只要你找到了,你自己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巫玺说话很是急促,似乎十分不适应这忘川河的环境,“尊主,我实在是不适应这血渊,无法跟您一起找回绝天阵图了,接下来的一段路就要看您自己的了。”

    巫玺说罢就又在张巫体内沉睡了过去,切断了和外界的一切感知。

    封禁大鼎…

    张巫站在河底,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血红还有白骨,那大鼎又在何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