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封禁大鼎,真身初就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7本章字数:2611字

    【第一百三十五章封禁大鼎,真身初就

    如果给我一次遗忘的机会,那么我希望我忘记曾经见过你,那样我就不会从洪荒一直心痛到现在,哪怕我已经忘记了自己长什么样子,我是不是还有心这个脏器。-夏王九渊

    这是一个人类绝对无法想象的杰作,它的巨大让人不敢相信,它的精美只能用鬼斧神工来形容,它的质朴只能用无华来赞美,它就是精美与质朴的完美融合。

    大成若缺,大盈若冲,大直若屈,大巧若拙。

    当张巫真正找到封禁大鼎,并且站在它跟前的时候,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简一页和巫玺会说它是封禁-大-鼎,是真塔玛的大呀!

    它看上去就好像一座小山一样,如果用人类的尺度来衡量,这尊大鼎最起码也要有三十米高,直径恐怕也不会小于三十米。

    通体乌黑,虽然沉在这忘川河底,可是却没有泡在血浆当中,而是如同张巫一样,应该是有什么力量存在,将大鼎周围撑开了一个偌大的空间。

    周围都是白骨铺地,而大鼎下的地面却是石板地,不知多少岁月过去了,石板也裂开了密密麻麻的纹路。

    “不是要我把这个大鼎给整个搬出去吧?”张巫半开玩笑的自言自语着,缓缓地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这光看就足以让一般人惊呆的大鼎。

    “轰!”就在张巫的手掌刚刚触碰到大鼎的一瞬间,张巫的神魂就如同被霹雷轰中一般,浑身抖如筛糠,意识飘忽,金光闪动间,张巫的神魂就被吸进了大鼎里面。

    而此时站在忘川河边的孟婆还有简一页两个正坐在一座临时搭建的凉棚里,喝着碧绿喷香的茶汤,吃着精致的糕点,身后还有四名身材姣好、相貌甜美的侍女。

    正在有说有笑,聊的正开心,突然忘川河里突然如同煮开了锅一般,血浆四溅,浪花滔天。

    一开始孟婆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可是随着动静越来越大,她也开始坐不住了,拉着简一页的小手奔到了忘川河边,正好看到了应该是她这一生中见到过最诡异,也应该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整条忘川河都散发出了刺目的金光,接着血浆向两边缓缓分开,如同被人用巨刀一劈两开,在河的正中突兀的站着一个如同太阳般,根本看不清面貌的男人,他的身材并不高大,可是在那里一站,仿佛他就是这世间的至高点,所有的一切都要匍匐在他的脚下,无论怎样的存在,在他的面前都要屈服。

    “一页,走吧。”声音浑厚,却很是柔和,语调平淡,却又仿佛有诉说不尽的悲伤。

    只是一句话,四个字,一个可以忽略时间和空间的眼神,随即身子微微一纵,整个人就化作了一道金光消失在了阴间界灰蒙蒙的天空里。

    “婆婆,咱们有缘再见吧。”简一页看着张巫化作金光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方向,一口吞掉了手中捏着的半块绿豆糕,拍了拍小手,和孟婆一挥手,也是身化一道碧光,划破天际而去。

    “有缘再见吗?”孟婆站在原地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是望着简一页消失的方向,“一页,如果你我真的有缘的话,就尽于此时此地吧,给你后会无期…”孟婆长叹一声,转身走回了凉棚。

    “婆婆怎么办,要不要禀告阎王?”孟婆身后的四个侍女慌张张地围住了又坐回蒲团上的她。

    “等等吧,”孟婆抿了一口茶汤,“有些凉了…”

    “夏儿这就替婆婆去热。”一个身穿正红衣衫的侍女闻言就要替孟婆重新煮茶。

    却被孟婆伸手拦住,孟婆又是一声长叹,“人走茶凉,我已经多少岁月没有今天这般开心,这般失落了呀。”

    “你们都退下吧,等一盏茶后,你们就去禀告阎王此事吧,我还想在这里坐一会儿。”

    “是。”四女闻言,施了礼后也就离开了,只留下孟婆一个静静地坐着,静静的。

    石碑,一座上拄天下柱地的石碑,张巫已经变回了昔日的相貌,正倒背着双手站在石碑前,仰头看着空无一字的碑面,很认真,很出神。

    “尊主。”一道碧绿的光影落到了地面,直冲到了张巫的身边才停住脚步,光华褪尽,简一页双膝跪倒在地。

    “一页起来吧,”张巫转过身,假装平静的看着地上跪拜在地的简一页,右手微微一抬,简一页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尊主,真的是您吗?”简一页声音颤抖,热泪盈眶的看着张巫。

    “是我,一页很久不见了,本来你我兄弟想见应该举杯畅饮一番才是,可是我的时间却不多了,我这一世的自我意识实在是太强了,就算是以本王的修为也只能将其镇压一时,等过了这一时半刻,他就会醒来了。”张巫幽幽的说着。

    “我不管,”简一页蛮横的说着,“我只认你夏王九渊,你当初答应我很快就会回来,可是你这很快,快的都快跨过一个纪元了,好不容易你回来了,你还要抛下我吗?”

    “一页,你…”此时被夏王九渊占据意识的张巫,欲言又止,只是无奈而又惋惜地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简一页,伸手揩去了自己眼角滑下的泪水。

    兄弟就是兄弟,不需要惺惺作态,大英雄也有哭时,只不过不会在外人面前展露罢了。

    “一页你听我说,现在的我身体里有三股念头,一股是我,另一股是我的转世张巫,我们本是同源,也可以说我只不过是他的一段记忆罢了,而他才是主体,这都没有什么,可是在我的体内还有另外一股意识,就是九鼎的意识。你可知道。”

    “九鼎?”简一页听到九渊的语气郑重,也就没有再胡闹,他知道如果自己再胡闹的话,那就是白痴,就是混蛋,就不配做他夏王九渊的兄弟,“莫非是那个九鼎?!”

    简一页明显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九渊点了点头,“就是那个九鼎,所以,我大部分的精力都在和它的意识僵持,不好分身,我怕最后的结果恐怕是…”

    “不会的!”简一页突然拦住了九渊将要说出口的话,“没有什么恐怕,绝对不会!”

    “好吧,不管怎么样,今天见你一面,我的心愿也算是了了大半,对了还有件事我要跟你说,我已经取得了绝天阵图,还有诛仙、绝仙和戮仙三把神剑,就只差陷仙一把了,不过我怕张巫还没有做好准备,承受不了,所以就把张巫的力量封信了起来,他的实力现在只能发挥一半,等我陷入沉睡的时候,你就送他回到自己的世界去,要马上,此事有关天机。”

    “简一页遵命!”简一页单腿下跪,两只眼睛死命的盯着张巫的眼睛,仿佛那里面有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而那东西便是他所信奉的,哪怕为之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一页,再见吧…”九渊的语气也有些哽咽,随后眼睛一翻白,整个人就向后面倒了下去。

    “我这是怎么了?”张巫刚刚摔到一半,就又醒了过来,只不过没有了九渊那种君临天下的霸气,又变回了那个小吊丝张巫。

    “没什么。”简一页背对着张巫擦干了脸上的泪痕,这才转过身来,“你必须要走了。”

    “要走了,好呀,小娜塔一定等急了。”张巫高兴的一拍手,“那你是不是也要跟我一起走呀。”

    “一起走吗?”简一页闻言愣在了当地,“一起走,一起走…”

    “是呀,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也闷的发慌,就跟我一起走吧。”张巫从心里说,还真是有点儿喜欢上了这个有点小恶魔潜质的简一页。

    可是他究竟能不能跟张巫走呢,他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