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章】出师未捷,何日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7本章字数:3372字

    【第一百四十章出师未捷,何日归来

    作为一个资深的吃货,我不得不郑重的告诫广大的吃货同胞们,吃东西的时候真的要慎重选择才行,不然是很容易吃坏肚子的,那后果,那感觉,绝对的酸爽到不敢相信。-雷加斯

    这里是普通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地方,可能永远也无法到达的地方,这里就是虚空。

    张巫现在也许就在宇宙的某个角落,宇宙在人类的科技理解里可能是无穷大的,宽敞的很,可是就是在这么一个这么宽敞的地方,张巫还是遇到了一个大麻烦-雷加斯。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自称为虚空吞噬的家伙,他的战斗力让张巫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就算是他面对巫妖王的时候也没有过的感觉。

    强大,除了强大之外,还是强大。

    “你这个人类让我感到了以前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美味的让我难以抑制…”雷加斯优雅的举止简直就好像英格兰绅士教科书上下来的一样。

    “吃个人用的着这么装吗?”张巫实在是被这个自称雷加斯的大虫子给雷了个外焦里嫩,“已有多久没到过地球了?”

    “额,”雷加斯居然还很是认真的想了想,“差不多有一百年左右了吧,嗯,差不多一百年了。”,大虫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也难怪,那么久没到地球了,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那里流行一句话,叫No zuo,No die。”

    张巫抱着肩膀,侧着身子,斜眼瞟着雷加斯。

    “No zuo,NO die?什么意思?”雷加斯用爪子抓了抓他那实在是太难看的脑袋,好是一副呆呆的样子。

    “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意思!”人随话至,张巫身子猛的扑向了还在琢磨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的雷加斯,手里的链子枪全力点出,虚空里炸开了风雷之声。

    虽然张巫突然出手,可是雷加斯毕竟也是闯荡多年的高手,虽然事出意外,可是从那么多次生死边缘挣扎中,历练出来的机警也不是摆设。

    雷加斯六条手臂一起挥动,一双手迎上了张巫的链子枪,那一对硕大无比的钳刀一左一右奔着张巫的胸前还有小腹就斩了过来。

    “我靠!”张巫终于明白了什么双拳难敌四手的意思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感叹,抽身撤枪,脚下急退,躲开了雷加斯的一对钳刀,躲是躲开了,可是冷汗也出了一身。

    “你们人类真的是越来越狡猾了,可是也逃脱不了你被吃掉的结果!”雷加斯用他那独特的,古怪的口音咆哮着,一钳刀就又找上了张巫的脖子。

    “我还就不信了我!”张巫可不是个信邪、认命的脾气,双手分持链子枪两端,提丹田一粒混元气,灌注到双臂,激发浑身力量,手中的枪身散发出了更加刺目的暗金光泽,沉淀、厚重。

    本来只有九尺的链子枪在张巫的全力催动下,竟然涨到了一丈八尺大小,枪身上有蓝紫的电蛇游离。

    “霸王摔枪!”

    一声大喝,张巫再次纵身而起,一跃数丈,整个人超过了扑过来的雷加斯的头顶,双手握枪,以上示下,全力砸了下来。

    “砰!”雷加斯四只兽爪叠在一起,硬接了张巫的一枪,两下里一碰,轰鸣电闪,雷加斯被张巫一枪抽了出去。

    这么好的补刀机会张巫自然不会放过,强压住被反震之力搞的翻涌不已的气血,身子倒翻,双脚一点虚空中的小路,绷得笔直的链子枪前指,整个人如同一枝离弦的弩箭一般射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连串的残影,射向了雷加斯的前胸。

    “禁锢!”

    雷加斯被张巫一枪抽的飞了出去,一口老血都喷了出来,知道自己是托大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不是自己以前吃掉的那些人类可以比的。

    轻敌的心思被收了起来,那就认真的对待吧。

    张巫就听见雷加斯一声大吼,至于吼的是什么他就听不懂了,只是感觉雷加斯从雷加斯口中喷出了一股音波,然后自己前冲的身体就被硬生生的定在了半空里,一动都动不了。

    “你很强,可惜还不够!”雷加斯用手抹掉了嘴角挂的鲜血,走到了定在半空,连眼球都不能转动的张巫面前,语气轻松了很多。

    “不够强,就要被吃掉,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雷加斯用手一指张巫的脖颈,一股柔和的气流解开了张巫嗓子的禁锢。

    “你吃了我后能不能去趟地球让我回家看看?”张巫不无凄怆的说着,眼角甚至还淌下了几点泪水。

    “可以。”雷加斯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张开了那张大嘴,三瓣最大程度的咧开,腥臭的味道直刺张巫的鼻孔,哈出的热气喷在脸上。

    我这就要死了吗?我就只能止步于此了吗?与不甘心呀…

    张巫说的很少,可是心里的话语恐怕诉说三天三夜也倾诉不完,他还有太多的牵挂,可是还有什么用呢?

    很多事情都是不以人的主体意识为转移的。

    张巫还没有想完自己心里牵挂的面孔,就感觉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所用的意识。

    他被虚空吞噬雷加斯一口吞了下去,连同他的链子枪,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虚空还是那么安静,不对,应该是死寂,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有的只是远处那兀自转动不休的蔚蓝色星球,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地球。

    从遥远的虚空中,突然一道流光冲了进来,在大气层里,极速的运动,将整个物体都点燃了,拖着一道长长的火光还有黑色烟尾。

    … … …

    “欢欢姐,你说哥哥去了很远的地方,为什么不给我们打个电话呢?”

    小蕊还是一脸的呆萌和无邪,手里抓着一把大大的蒲扇,噗哒噗哒的对着眼前一个正冒着热气的药锅扇着,扭头看着站在身边的兰欢。

    “你哥哥那个不靠谱的家伙手机没电了,等他充了电话费应该就会给咱们打电话了吧。”兰欢没有看小蕊那双亮晶晶、天真的大眼睛,也是不敢看,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哭出来。

    今天已经是张巫失踪的第三个月了,自从上次他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他要丢下我们这些人自己走吗?

    兰欢轻轻的抚摸着小蕊的西瓜头,长长的睫毛在低垂的阴影里颤动,手很柔、很柔。

    “花姐,你快点过来,落泉那个丫头又发疯了!”穿着一身黑色耐克运动装的穷酸从厨房外面探进了半边身子,干净整洁的头发,却又一脸的憔悴,声音有些沙哑。

    “老公,老公你回来了,老公~”就在穷酸说着的时候,一身深黑色睡衣的碧落泉从外面光着脚跑了进来,伸着双手就扑进了兰欢的怀里。

    … … …

    “老不死的,你觉得小巫那个小子真的不在了吗?”

    一处风景优美的一塌糊涂的林荫小路上,还是把自己笼在黑色的大斗篷里的司命婆婆推着轮椅,跟坐在上面,正捧着一把大号的宜兴紫砂壶的风老说着,走的很慢很慢。

    “丫头,你觉得呢?”风老并没有直接回答司命婆婆,而是扭头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抛给了一直跟在身边的关门弟子,张巫的同学-苏虹雯。

    “哎,”苏虹雯也没有说出那个大家心里都有的答案,只是一声叹息,很长很长,长到夕阳如血夜漫漫…

    … … …

    一处秘密的庭院里,一个削瘦的青年站在一面硕大的立镜前,看着古朴铜镜里自己的样子。

    “老四,今天是你的百日,大哥…”这个身上穿着一身名贵的范思哲定制西装的削瘦男竟然就是张巫的大哥,兼死对头-李伟。

    小院里种了一棵桃树,就在铜镜的后面,现在已经是阳春三月的季节,树上开着大团大团的粉白的桃花,香气四溢,一派生机。

    幽幽春风拂过,暖意中更多的还是料峭的春寒…

     【完本感言 

    当我在键盘上面敲击出“出师未捷,何日归来”的时候,眼泪就止不住地就流了下来,那模样绝对的是稀里哗啦。

    完结了,终于完结了,就好像当初高考的时候,高考完了,人走出考场时一样,走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还有一丝空荡荡的虚落。

    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啊,将近40万字,从2014年8月份的时候,我从灵异吧的第一次开始,后来在天涯论坛的蓬莱鬼话,我遇到了很多的朋友,虽然里面不乏喷子,不过我们依旧互喷的很是开心,一开始小巫只是想要写20万就好了,可是后来突然发现收不住了。

    小巫就要毕业了,可小巫依旧坚持了下来,是什么让小巫支撑着一直走到今天的呢?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为问题,不过我很快就有了答案。

    是你们,坐在电脑面前的你们,行走于路上看着手机的你们,我无数的读者,无数在我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伸出温暖的手掌,给予我支持,给予我鼓励的你们。

    不过说真的,很多旁观者会冷言嘲讽,说你小巫,哦,写手,你不过就是一个写小说、编故事的家伙,一个讲故事的人,你讲了,我们听着便是,不满意了我就骂,骂死你,骂到你太监,骂道你封笔。

    但是我觉得,真的,每一个出现在我视线里,给我帮助和支持的人,我都当你们是朋友,虽然大家可能没有留言,可是在小巫看来,点击了就是给小巫捧场了。

    而且我还要说的是,我们真的不是一场买卖,你们永远不知道自己在我的心中,你们是有多么的重要。

    一个每天学习到晚上,即将毕业的老爷们,然后打开手机,默默敲击键盘到深夜的男人,用自己近乎苛刻和无情的坚持,回馈了你们所有的热爱。

    好了,不说了,小巫已经哭的快要看不清手机了,小巫的第二本小说《杀生》就要在新的一年里出炉了,如果大大们有什么要说的请加小巫的企鹅:1503724655。

    待到白头时,红颜依旧,拘一杯青酒,畅饮纵谈,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我们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