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0章:到底是不是她?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13本章字数:3069字

    ……

    是老哥,这一次他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

    只见,老哥一手将巨剑给拔了出来,随手一个抖动便将巨剑上面的老鼠通通都抖落了下来,不过墨斗线因为被撕咬过多次,猛地一下子居然被老哥这大动作给震断裂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很的不敢相信老哥那手的速度居然比那绷紧的墨斗线断裂所回弹的速度还要快,一下子老哥左手便稳稳的将墨斗线给抓到了手心里面,且缠绕了好几圈。

    又是老鼠吗?李雪,你就不能来个新鲜的招式吗?

    老哥悠闲的嘲讽了李雪一句,很快他右手高高举起巨剑,那速度简直快的惊人,就像是在挥舞一把细剑一般,开始疯狂的斩杀周围的老鼠。

    这效率可谓是出奇的高,一剑划过去起码斩杀十只老鼠,按照老哥这速度,他也就挥舞了最多五六剑,周围已经横尸近百只老鼠的尸身,而且通通都是前后脚分离的状态。

    哈哈哈哈!来啊!把所有的老鼠都朝着我攻过来啊!我还没有斩杀够呢!

    一个道法之人,此时却像极了一个术法之人,手持一柄巨大的铁剑,仅凭一只右手便能挥舞自如的在周围的鼠群之中疯狂虐杀。

    看到如此疯狂的老哥,我的内心波动着非常汹涌的巨浪,我再一次的体会到——这老哥,发起疯来,天王老子他都得干掉。

    短短三分钟的时间,老哥那巨大的剑刃之上已然占满了老鼠的鲜血,而他的身上也是被溅洒了很多的血迹,脸上更是迷糊一团。

    我不得不深深的又吞了好几口的口水,直到老哥“嘭”的一声将巨剑重新插进泥土之中,周围那已然被消灭了七成以上的鼠群,个个都惧怕的四处逃窜,直到周围再无半只老鼠的身影。

    重新将墨斗线缠绕在巨剑的剑把之上之后,老哥非常心爽的擦拭了一下眼角边上的血渍,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看向了我跟小雅。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不就是血多了一点嘛,我的身上!

    老哥摊了摊手,对于我的一副目瞪口呆,他表示出了自己的随性,很快老哥重新走向了浓雾的深处,仅仅过去几秒钟的时间就回来了,这一次他将他那头的墨斗线给也拉到了巨剑的剑把之上。

    至此,小雅看了一眼时间,刚好还有两分钟就到正午十二点。

    大叔,你就不要瞎得瑟了!赶紧的吧!还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了,我们得准备一下。

    小雅冲着老哥说了一句,便看向了我,当即我三人立马将现场给清理了一下,按照小雅的指示我坐向了正南方,而小雅则是坐向了正东方,老哥则是坐向了西北两方的四十五度角的位置。

    虔诚祷告,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杂念,其他的让我跟大叔来搞定就可以了!

    小雅在行动之前还特意的叮嘱了我一句,我很清楚现在是晚上招魂行动的最后一次准备了,祷告的事儿我也是经历过一次惊悚,所以我很快就投入到了虔诚的祷告。

    没出多久,我的耳边慢慢的传来了老哥与小雅一段念咒的声响来,随即老哥的身子再一次站了起来,他舞动着他的身体,开始在我与小雅的周围舞动着桃木剑。

    一手撒出几张黄色的符箓,一剑插进其中一张符箓,老哥纵身一跃两脚扩张一百八十度笔直的坐下,口中再一次念叨着我听不懂的咒语。

    丫头,你去东南,我去西北!

    老哥起身一战,手持桃木剑很快便朝着西北的方向再一次冲进了那浓密的雾气之中,而此时坐在我身旁的小雅也手持桃木剑站立了起来。

    在临走之前小雅再一次叮嘱我,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儿,一定不要动了其他念头,一定要虔诚的祷告——只要看见我眼前的这柄巨剑开始散发出金光来,就可以重新站起来了。

    不过,似乎小雅还是不太放心,她将那匕首挂在了我的脖子下面,再一次叮嘱我待会儿哪怕是看见老哥又或者是她自己浑身是血的倒在墨斗线外面,也不要管。

    我狠狠的点了点头,我能感觉到今儿这一次准备的重要性,小雅也是冲着我笑了一下,很快她也朝着东南的方向冲了进去,消失在了那浓密的雾气之中。

    又是一个人,不过这一次我身处墨斗线内部的范围,所以我感觉应该比上一次安全得多。

    没多想,我完全将心思投入到祷告当中去,心思没有半点的杂念的祷告——不过,祷告多次之后,我居然猛地发现,我居然真的能做到心无旁骛的祷告,一般的人真的能如此轻松就做到吗?

    时间流逝,很快就过去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周围依旧一片的孤寂,我既听不到什么更也是看不到什么。

    我的眼睛也随意的四下看了一眼,瞟见了一下那一柄巨剑,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它倒也是感到一种宏伟——刀刃的宽度至少超过五十厘米,且它是双面刀刃,中间由一条赤龙分离左右。

    正当我看着这柄巨剑入神的时候,其剑把之上的墨斗线似乎抖动了一下,起先我并没有在意,但很快墨斗线越发明显的开始抖动了起来。

    见此我赶紧闭上了双眼,我知道很快周围便会出现一些扰乱我心智的东西,将心情开始完全的投入到祷告之中。

    冷杰!冷杰啊!

    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从这声音的音色我能分辨得出来,是来自于“她”。

    我猛地睁开双眼看去我的正前方,果然是“她”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此时的“她”身穿一身白色服饰,但全身上下却被鲜血所染红着,且嘴角更是露出血渍来,整张脸更是虚弱憔悴!

    冷杰!看来昨天你成功的灭了李雪第二道魂,那我就放心了!现在,你安心的祷告,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儿你都不要被影响。

    此时,“她”一面如是的说着,一面还不时的朝着身后看去,似乎还真就那么一回事儿呢!

    呵呵!真当我是傻子啊?就这演技实在是太烂了,我只想说这一句。

    我没有理会她,再一次的闭上了双眼,再一次的全身心投入到祷告当中,而很快我的耳边便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我即使不睁开双眼也知道她应该是不见了。

    没有声音更好,这样我就能更好的专注祷告,不过这安静的日子也就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啊!!!

    突然我的耳边又传来了一声惨叫,好奇心过份浓烈的我马上又睁开了双眼,这一看去正前方却是赫然看见“她”,正被一个眼神狂暴且血色的男人给一脚踩在地上。

    小子!你就真的不救她吗?她可是救过你多次啊!我现在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把墨斗线给我割断,不然的话……

    猛地一下子,那血色眼神的男子身后慢慢从那浓雾之中走出三名同样是血色眼神的男子,不过这一次他们四人的眼神不再狂暴,而是……而是色欲!

    难道……难道这四个混蛋要将她给……给……

    不不不!我不能相信这个,这一定是李雪诱导我的伎俩,这绝对是李雪的诡计,我绝对不能相信。

    啊!!啊啊!!

    但眼下,“她”眼神惊恐的看着这四个身强体壮的男子,为首的那个男子见我没有丝毫动身的意思,很快他的手便朝着“她”的脸摸了过去,还色欲的大呼“过瘾”。

    随即,“她”身后的两个男子一手大力一扯,便将“她”的衣服给撕扯了下来,直接只剩下一层薄衣还裹藏着她那已然能看得见的内衣。

    冷杰!你快闭上眼睛,专心的祷告,不要管我这里。

    眼下,“她”开始奋力的反抗,不过在面对着四个大男人,“她”根本没有半点的优势——不过,这演技倒也挺逼真的啊!

    我本想再一次“呵呵”然后闭上眼睛不管外面的风雪,但突然一下子我的眼睛瞥见到了“她”身上的一个细节,那便是……

    在“她”的右手无名指的指头上,有一道不大不小的刀口伤疤,我记得在第二次潜梦之中,“她”与我分开之前就故意的把自己的右手无名指的指头给划伤过!

    当时,我并没有知晓“她”这么做的意义何在,但眼下我仿佛了解到——这便是“她”用来在梦中帮我区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她”,有划痕就是本体。

    我猛地再一次望去“她”,此时“她”已然被为首的那个男子给扛在了肩上,身后的三名男子已然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一个精光。

    冷杰,你不要管我,你必须得继续祷告,不要被我所影响到,他们……

    “啪”的一声,“她”的那一张可爱的脸猛地被其中一个男子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随即这男子还冲着我戏谑了一声:小子,你继续,我哥四人玩去了!

    此时,“她”已然被这一巴掌给扇晕了过去,为首的男子更是不屑的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很快便扛着“她”走进了那浓密的雾气之中!

    到底……到底我要不要出去?“她”,到底是不是本体?

    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