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0章:斩断!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13本章字数:3050字

    ……

    最后一个字符,只要将它给擦掉的话,罗生门直接关闭,这该死的鬼吼声也会马上消失。

    可,现在不管是“她”、还是老哥、小雅,此时已然完全失去了力量,他们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尤其是小雅与“她”,受伤更是严重到危急她们的生命。

    似乎,现在只有我所受到的痛楚比较轻一点,我甚至都看见老哥已然大口大口的开始吐血,七孔也都开始渗出鲜血来——抵抗了这么久,老哥这毅力也真是令我震惊。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这声音,一直持续着,似乎不将我等几人完全的杀害掉,这声音永远都不会停止一般。

    我抚摸着脸庞两侧的耳朵,那鲜血已经不停的从我的耳朵里面流淌出来,眼睛、鼻孔、嘴巴依旧似乎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一般推着那鲜血从其里面流淌出来。

    那一柄巨剑,此时已然没有半点的杀气,它就这样被老哥无奈的扔在了一旁,似乎在等待着一人重新将它给举起。

    是我吗?这一刻只有我才能阻拦?我看向了老哥,即使我也七孔流血的样子,但眼下跟老哥、小雅那状态比起来,我简直要好太多了。

    老哥、小雅都已然说不上什么话来了,小雅甚至已经感觉到大脑那一股强大的崩裂剧痛,双手紧紧的抱着头大声的嘶吼着。

    而老哥,一只手试图安抚一下小雅,另外则是瞪大着一双眼睛非常严肃的看着我,那是一双如此严令到令我不知所措的眼神——当老哥将眼神飘向了那柄巨剑的时候,我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冷……冷杰!要是你还能站起来的话,就……就用那巨剑,斩断最后的字符!”

    说这话的人,却不是老哥而是“她”,当我还能勉强的转过头看去“她”的时候,相比较老哥与小雅,“她”的伤势才是最为严重的。

    身为幽魂的“她”,此时脸色非常的惨白,那由灼热的火焰所灼烧过的身体也已然变得灰黑一团,尤其是“她”的脸部,此时已然变成了一团模糊,我甚至都看不清她的五官模样了。

    这一刚说完,只听见“扑通”一声,她就此倒在了地上,那隐隐闪现的身体,以及她那微弱的呼吸声——她要死了吗?就此以幽魂的形态完全的死去?

    “不!不要这样!你绝对不能死!!!”

    虽然我真的很想站起来,但长时间的处于这种鬼吼巨响之中,我的身体早已开始虚脱,双腿都已经开始麻木了,我虽然上半身还能勉强移动,但实际上我的双脚早就无法动弹了。

    看着老哥、小雅、她正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我的内心开始出现了巨大的空洞——突然一下子,这三个平时经常保护我的人,现在却让我反过来保护他们了!

    但,我现在连自己的生命都快保不住了,我怎么去救他们?我的腿,我的身体,我的大脑,完全处于一片混沌的状态,我甚至连看他们的视角都显得非常的晕眩。

    我试图想强行站起来,但这一刚朝着双脚使力里面就感觉到一股强大无比的酸痛刺激着,双腿一下子又软了下来,根本就站不起来。

    眼下,我的耳边除了那依旧疯狂的鬼吼之声之外,老哥、小雅、以及“她”三人的样子,不断的回荡在我的脑海中,他们曾经多次救我于为难之中。

    但是,现在的我居然成为了唯一一个可以救他们的人,可现在的我却是无法做到这一点。

    我深深的闭上了双眼,紧紧的握起了两个拳头,我感觉我好无能,我突然一下子觉得自己这一辈子过的是那么的窝囊——女朋友跟人跑了,单位里面经常被同事戏谑,在家里也时常被父母呵斥。

    顷刻之间,那一股无助感席卷了我的全身,我一拳头不服气的击打在地板之上,那稍微刺痛的感觉也并没有多大的起伏。

    慢慢的闭上双眼,或许此时的我也慢慢的进入了最后的死亡关头,再闭一会儿眼睛的话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了,因为我已经无法通过自己的意识将那眼皮给打开。

    那是一团漆黑的空间,但比梦境之中那漆黑空间不同的是,待在这里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危急感,甚至……甚至可以说待在这里我居然徒生出一股亲切感来。

    “你……真的已经放弃了吗?即使现在的你,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这个声音,乃至是我那正前方慢慢所折射出一个人的背影,顿时让我联想起就在刚才不久,此人也层出现在这里,似乎就是在他的帮助之下,我找到了那门禁符咒。

    “你是谁?难道,你是阎罗王吗?我现在,已经身处阎罗殿了?”

    我不知道那个站在远处的男子到底是谁,他的背影显得是那么的模糊不清,尤其是他所散发出来的一股气息,让我觉得有一股非常莫名的感觉,说不上的好或者是坏。

    “你还没有死!不过,就那最后一点的力气,你真的愿意就此让它慢慢的被消耗掉?而不是将其用到利用巨剑斩断那最后字符之上?”

    男子的声音依旧显得非常的有穿透力,这一字一句都直接说到我最为纠结的地方,尤其是他那独特的声线充满了磁性,让我有一种根本就无法抗拒的心理。

    我这刚要准备继续与他对话的时候,也就在转瞬之间他的身影一下子就没有了,而我也是突然的再一次睁开了双眼。

    咣!!!

    这一刚睁开双眼的刹那,那一柄赤龙金剑突然一下子迸发出非常强烈的金光来,而这一次包括连老哥、小雅在内的道法之人,也不能直视那金光,不得不马上闭上双眼。

    至于我与“她”,即使紧紧闭上了双眼,也很难直视它金光的照射,实在是太强烈了。

    待,那金光慢慢褪去,我等几人也是纷纷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此时那鬼吼之声居然停了下来,而那一柄巨剑则是慢慢的悬浮在了半空之上,以着一副高傲的姿态对着周围闪现着那不可侵犯的金光。

    此时,我看向老哥,惊奇的发现老哥居然是一副非常惊讶的表情,难道他也感到震惊吗?

    慢慢的,这巨剑朝着我飘了过来,尤其是那金光照射在我的身上之际,我马上就能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大脑被之前那鬼吼之声所造成的伤害,正慢慢的得到恢复。

    尤其是大脑,之前那混沌晕眩的感觉正逐渐的消失,七孔流血的症状也是慢慢的得到了缓解,直到我整个人完全得到了恢复,一点伤势都没有了!

    “冷杰,赶紧抓住金剑,斩断那最后的字符!”

    只听见老哥怒吼着最后的声音,很快那鬼吼之声再一次疯狂袭来,整个阳台之上再一次被那声音所覆盖着。

    老哥、小雅再一次陷入了那疯狂的痛苦之中,而此时那金剑靠在我的身边,我居然一点也感受不到来自那鬼吼之声的声波攻击,我且慢慢的站了起来。

    “冷杰!拿起金剑,斩断字符!”随着“她”的怒吼声也传向了我的耳边,我的眼神之中早已被这闪闪发光的赤龙金剑所占据着。

    这金剑,似乎也非常的迫切希望我能举起它来,它甚至慢慢的朝着我的右手浮动了过去,原本是威严竖立的姿势在触及到我的右手之际,马上就自行变换成平行姿势,剑把就抵靠在我的右手手背。

    这……这实在是太神奇了,金剑居然如同有了灵性一般的靠在我的身边,只待我高高举起它斩断那最后的字符。

    但是,我真的举得起它吗?别说单手举起,就算是双手让我举起也是十分的困难,而且我还要纵身一跃朝着那高沿砍去——我举得动吗?

    “管他娘的那么多,不行也得干了!”

    看着老哥与小雅那痛苦的样子,我马上将双手紧紧的握在那巨剑的剑把之上,而当我双手真正意义上的触碰到巨剑的时候……

    天哪!这剑……这剑实在是太轻了,轻到足以让我单手将其给举起来,就跟用纸的纸剑一般非常的轻盈。

    其中的奥妙我算是不知道,但现在可是最佳机会,我紧紧举起这柄巨剑,双眼瞪向了那最后的罗生门的门禁字符,助跑三步纵身一跃,右手猛力一挥!

    嘭~~~~~

    巨大的剑刃挥砍过去,直接将那屋檐给砍出一个缺口来,待我慢慢落地之时再一次看向那最后的字符,被我一剑砍成两段的字符也逐渐的消失,而那鬼吼之声也是在那消失的同时没有了。

    现场,一片的孤寂,只有老哥与小雅的呼吸声还在不断的传来。

    我看着那还在不断闪耀着金光的巨剑,既然它会治疗伤势,想必也能帮助老哥与小雅,我赶紧将巨剑给摆放在了老哥与小雅的身边。

    果然起了效果,老哥跟小雅都得到了一定的恢复。

    而此时,我则是看向了“她”,以及“她”那一张已然被烧得模糊不清的脸!

    “我,怎么才能帮助你?”看着她,我百感交集的问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