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9章:两个快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14本章字数:3212字

    ……

    什么?这……这就这么走了?就让这巨剑摆在这里,任谁爱要谁就可以拿走吗?

    我实在是不理解这老胡这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我甚至都准备冲着他大声吼叫,但很快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儿让我算是明白了老胡的意思。

    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之前被用小刀给割出一个平行纸片的时候,此时那覆盖在快递纸箱上面的纸片居然自己掀开了,而里面所装着的居然是……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快递里面,居然装着的不是赤龙金剑,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居然就是一个用塑料包装成的一柄巨剑大小的模型。

    我万分不解的看向了老胡,而站在一旁的小蝶顺手捡起这快递就朝着酒店旁边的一个垃圾桶扔了进去。

    为避免我三人太过于招人眼球,小蝶直接一副不爽的表情将我哥拉住手臂,跟随着老胡一起走进了电梯里面。

    直到我三人重新回到房间里面之后,老胡才重新放下他手中的一些我所不认识的器具,这一刚坐在沙发之上老胡的表情就显得尤为深沉。

    很快,老胡从包包内拿出一把桃木剑来,简单的在茶几上摆了一个小阵法,随后还在上面烧了三炷香,不过我却是不知道这老胡到底在干什么。

    眼下,小蝶将那阵法桌上面的一串珠子从那香灰缸内拿了出来,走进洗手间将其给洗干净之后,双手合十念了一番我依旧听不懂的咒语,最后居然直接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难道,老胡的快递被天龙给掉包了?这种事儿倘若真的就此发生的话,那么也的的确确是能让老胡如此深沉。

    小蝶这丫头,对待自己的父亲老胡倒是非常的恭敬,这一见老胡一脸深沉的坐在沙发上,她立马帮老胡倒了一杯热茶过去。

    老胡在接过热茶喝了一口之后,这眼神也是立马瞪向了我——尼玛,突然的这么一下子可着实把我给吓了一个扎实的,老胡的那眼神可比老哥的眼神还要更加的恐怖。

    “冷杰啊!以后咱们出去,你得跟紧我跟小蝶了!刚才的事儿你也看见了,天龙已经知道我现在来到了云南,刚才那快递的事儿就是一个下马威!”

    果然被掉包了吗?要知道,以老哥跟小雅那般的身手,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被天龙给抓住了,可见这巨剑的重要性有多么的大!

    现在,老胡也失去了这一柄巨剑的话,那么接下来老胡用什么厉害的法器跟天龙战斗?这……这不就是等于被人砍了双手,还要用拳击来击打对方嘛!

    我狠狠的点了点头,这一次天龙是严正以待,老胡与小蝶也是来势汹汹,这两个大法士究竟会摩擦出何种惊艳的战斗——老实说!我现在可没有丝毫的期待,反而开始觉得这危险感越发的浓烈。

    “老胡,那现在怎么办?你现在连巨剑都没有,你拿什么东西跟天龙打?我知道那巨剑的重要性,不然的话你也不会费那么大的功夫将它给空运过来!”

    我这话一出,老胡与小蝶纷纷不解的看向了我,尤其是小蝶这女人,立马则是冷笑了起来,不过她却是没有说话。

    老胡这男人倒是也笑了起来,不过他很快也解释了起来:“冷杰老弟啊!你,不会是认为天龙将我的巨剑给掉包了吧?要是你真的这么认为的话,那么你就太小看我胡刚了!”

    看老胡那表情,难道巨剑没有被掉包吗?那老胡刚才那深沉的表情,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天龙这一个简单的下马威吗?

    见我一副皱眉的样子,小蝶依旧像我欠了她五百万有十年没有还似的,说道:“爸爸!你不用什么事都跟他说吧!就他这智商,我看之前在李家村的时候,金鹏跟小雅定费了好多心神才救下他。”

    尼玛!劳资我这智商怎么了?你们都是学道法的人,我他妈的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看你也就不过跟我差不多大。

    “你很了不起吗?我要是问你,微积分你懂吗?你告诉我,什么叫做是微积分?”我最不爽的就是这女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直接跟她呛上了。

    果然,被我这么一问,小蝶那脸色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以着她那很强的自尊心而言是非常迫切希望自己能说上两句有关微积分的,但她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以我虽然是一个二本本科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这微积分还是懂那么一点点的,你胡蝶不是很拽吗?你倒是说说看!

    “哈哈哈哈!好了,冷杰老弟还有小蝶,你们两个人就不要再吵了!冷杰,我来告诉你吧!其实,我一共寄了两份快递,这样说你总懂得我的意思了吧!”

    这老胡,一般都不搀和进我与小蝶的争执,这话题对向快递的事儿,老胡总算是一针见血的道出了其中的猫腻。

    看样子,门外那一份快递是在我所看见的情况之下被寄出去的,而另外一份快递则是在我没有看见的情况之下被寄出去的。

    等等!我没有被看见的情况之下寄出去的?到底,真正的巨剑是在我哪种情况之下被寄出去的?也就是说,门外那个假快递到底是哪种情况被寄出去的?

    我的这个疑问,老胡本想也是一口就说了出来,但这小蝶估计也是为了给自己挣面子,抢先说了出来:“你个笨蛋!你在李家村的时候,被人收集过鲜血、毛发,至于你的生日你觉得很难查吗?”

    我擦!这女人又发什么神经?怎么突然一下子又扯到李家村的事儿了?我……

    突然一下子,我的脑子里面闪现出一个疯狂的想法来,当我一双不敢相信的眼睛瞪向老胡与小蝶的时候,尤其是小蝶立马也是用着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冲着我轻轻点头。

    “小蝶,你……你不会是说,我已经被在李家村的那个神秘的降头师给下过降头术了?对方,可以通过我的五官来洞悉你们二人的行踪?”

    好吧!我算是鬼神故事看多了,毕竟貌似现在这个结论才是最为符合当前情况的结论了!

    不过,你们会相信吗?老胡与小蝶居然纷纷点头示意,尤其是小蝶还脸色略微惊讶的说道:“你小子,也不是那么的废柴吗?我还以为,还得让我来说给你听!”

    我勒个去!他们二人,是知道我已经被对方下了降头术,但他们二人似乎还不知道这降头术是用以何种目的。

    所以,老胡为了测试这种降头术的术法,就故意让我看见他邮寄了那个快递,果然今天就印证了——如此看来,那假快递就是我所看见的那个快递。

    “冷杰老弟啊!请你谅解我并没有事先告诉你,现在你也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了吧?”说到这里,老胡也是一脸有点尴尬。

    老实说,当老胡与小蝶摆出这么一道给对方的时候,我这内心还一直觉得他们二人远不如老哥与小雅的想法,一下子也转变了不少。

    果然,师父就是师父,老胡如此不动声色就完成了整个计划,看样子老哥的那一套应该就是跟老胡学习的吧!

    哎,再等等!既然老胡与小蝶都知道了对方这个降头术是用来洞悉他们二人行踪的,那为什么现在他们二人又要揭穿呢?难道,就不应该将计就计,时不时的给对方一些假消息来迷惑对方?

    我马上将我的想法说给了老胡与小蝶听,这一说小蝶这女人的脸色可谓是非常的高兴,更是冲着我笑了起来:“我勒个去!我没有听错吧?你小子居然还懂得将计就计?”

    老胡更是站了起来,他朝着我走了过来,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也是说道:“冷杰老弟啊!我可真没有想到,你也会想到这一计啊!”

    原来,在老胡与小蝶刚刚走进这房间的时候,他们二人就开始准备屏蔽的工作,我现在脖子上所挂着的一串珠子就是用来屏蔽我的五官的!

    当然,这里面所谓的屏蔽五官,指的屏蔽掉一种名为“五感降”的降头术所要洞悉的人那五官——好吧!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此等“邪术”,要是用到女神的身上,哇咔咔咔……

    听老胡与小蝶的意思,他们正是打算利用这一降头术,对那个神秘的降头术进行反侦查。

    就目前看来,这个在李家村冒充李雪实施报复的降头师,他一定与天龙有一定的关系,相比较他与李雪之间的关系,我反倒开始越发的觉得李雪在李家村的事件中,没有半点关系。

    叮叮叮……叮叮叮……

    这个时候,老胡的电话响彻了起来,很快老胡从裤腰兜里面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这来电显示之后直接就接通了!

    “嗯!我是胡刚,我的快递到了是吧!很好,我现在就下来取!”

    这一下子,应该是真快递了!看老胡那一副笑呵呵的表情,我也是感到非常的高兴,“要不,冷杰老弟跟我一块儿下去?你不是没有吃饭嘛!”

    我摸了一下这肚子,妈蛋被老胡这么一提,我那肚子一下子又开始饿的烧疼,就点了点头与老胡一起走了下去。

    我二人,走进了电梯,当我刚准备点按那关电梯门的按钮的时候,一名中年小胡子男子走了进来,我连忙重新点开电梯让他走了进去才重新关上电梯门。

    此时,我三人静静的站在电梯内,而我的眼神也是慢慢的移向这个眼熟的中年男子……

    他……他不就是刚才的那个男子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