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奇怪的客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30本章字数:3055字

    我叫杨乐乐,是一家棺材铺的老板,今天中午来了个很奇怪的中年人。

    大冬天的只穿着一件单衣,脸色苍白,进来后也不说话盯着我直发毛。

    我咽了口吐沫问他有什么事吗。

    中年人沉声说,有棺材吗。

    我楞了下,看白痴似看着他,这可是棺材铺。

    不过生意不好,我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客人,就给他介绍店里的各种棺材。

    可还没等我说几句,他就打断了我说不要这些,要新的。

    新的?我诧异的看着他,我这里都是新的,谁家的棺材是二手的。

    我随即反应过来,问他是不是想要订做的。

    中年人点了点头然后从兜里掏出两摞钱来,说要三天后来取。

    然后我问他有没有特殊的要求。

    他摇了摇头,只是沉声的说一定要三天之内完成,说完他就离开了。

    很奇怪,一般来说订棺材都是有些特殊要求,但他连棺木都没选,只是说三天后来取,如果是赶时间的话,店里面就有现成的,他又没有特殊的要求,那何必要订做的。

    中年人走后,我数了下钱正好两万,直激动,这可是笔大单,县里订做棺材一般才一两千撑死不超过五千。

    两万块的单子够我赚一笔了。

    管他什么原因呢。

    然后我就给县里的王木匠打电话下单子。

    谁知道他还跟我摆起谱来说三天的时间有点紧啊,我心里不停的暗骂,最终只得给他让步,那孙子才跟我保证,说我是老客户,他就是不睡觉也要把活做完,就这一句话就让我少赚了一千块钱。

    第三天上午是王木匠的徒弟小赵开着车来送货。

    “杨老板,你看这可是我师傅亲手选的上好的香柏木,刚从柳州进的新货就给你这活用上了。”小赵边指挥着几个工人把棺材送进店铺里边对我说道。

    我围着棺材走了一圈,暗自的点了点头,时间虽然赶,看来王木匠没给我偷工减料,想来他也知道,如果货不好他就别想再从我这接活了。

    我也没坑那个中年人,虽然他连棺木都没选,但这香柏和这做工雕花绝对值他那两万块钱了。

    小赵走后一下午也没什么生意,只有一个人买了个两百多块钱的骨灰盒。

    眼瞅着天就要黑了,那中年人还没来,我明明记得他说三天后过来取货啊。

    我把门半掩后,看了会电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阴风吹过,我猛的一下被惊醒,抬头一看,半掩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全打开了。

    心里咯噔一下,第一反应是店里遭贼了。

    可环顾一看并没有丢什么东西,除了中年人订的那口棺材不见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柜台上有几摞钱和一张纸。

    原来中年人已经来过了把棺材搬走了,并且在纸上告诉我说,这五万块钱再订一口棺材,同样是三天之后取。

    刚开始我还挺高兴又接一笔大单,可随后反应过来后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是怎么把棺材抬走的,那口柏木棺材少说也得六七百斤,没三四个汉子根本抬不动。

    而那么大的动静我不可能听不到。

    难道我睡的真这么沉,看着柜台上的五万块钱心里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但这五万块可是我这几年接的最大的一单活了,让我不得不动心。

    三天后,我在店里守了一天,寻思着中年人可能还会晚上来就没关门,在店里边看电视边等着他。

    果然,晚上八点多,中年人来了跟上回我见到他时一样,大冷天的只穿着一件单衣,脸色显得更加的苍白,衣服看起来也有些脏。

    一进门他就走向那口订做的棺材。

    我往门外瞅了瞅,最终按捺不住心里的不解,问道:“大哥,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正在看棺材的中年人看了我一眼,犹豫的点点头。

    他的样子让我感到更奇怪了,外面也没有车,他自己来的话那要怎么把棺材拿走。

    “这样吧,大哥,这么晚了,我帮你把棺材运回去吧。”说完我就回屋去拿我那几千块钱买的二手金杯的车钥匙。

    怎么说他也是我最大的客户了,既然他一个人来的,那送货上门的服务我还是可以提供的。

    可没想到的是等我拿着车钥匙回到前面一看,中年人和那口棺材都消失不见了。

    这都给我整楞了,我离开连一分钟都没到,他是怎么把棺材抬走的。

    赶忙跑到门外,街道两边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我刚才漏看了?

    我看对门的店铺还亮着灯,进去小刘正在那整理货架。

    一问,小刘说刚才根本就没有听到有车经过。

    我纳闷的往回走,挠了挠头,难道是还有其他人?那为什么它要说自己是一个人来的,就算如此,不可能抬着棺材一下子就消失在街巷里吧,更何况搬棺材的声音我不可能听不到啊。

    刚走回店里,看到柜台上整整十摞红票子,我被惊到了。

    双手有点颤抖的拿起旁边上的纸条,果然说的是这十万块钱再订制一口棺材同样是三天后取。

    此时我的已经觉得非常不对劲了,哪会有人这么随便就把钱放在柜台上,看着一摞摞的钱,我心里直发毛也没听说县里哪家人连续死了三口人啊,而且县里谁会这么土豪光订棺材就花十五万。

    把门关上后,钱收好,我躺在后屋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先不说中年人奇怪的举动,最奇怪的还是不可能两次中年人搬棺材我一点动静都听不到吧。

    公鸡第一声打鸣,我拖着黑眼圈起床,自己瞎琢磨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一方面我接着给王木匠下单,让他三天之内送货,另一方面索性把棺材铺关了,去附近打听打听情况。

    这么奇怪的人,县里也不大,总会有人知道。

    谁知道旁边的寿衣店老板居然跟我说让我提防点,那个中年人可能买的不是棺材,而是我的命。

    我敷衍了下就离开了,这寿衣店老板平时就神神叨叨的,还买我的命,要按他说的话这些年这么多订棺材的我不该早就死了个屁的。

    之后我又转了几家店也没什么线索,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了就去找小刘唠会嗑,刚走进店里,还没等我开口,小刘神神秘秘的拉着我的手,“哥,你听说了没,纸人店老板被吓死了!”

    心里一惊,纸人店老板也就四十来岁,看起来挺健康的,怎么就突然死了。

    连忙问他怎么回事。

    原来纸人老板在这几天也接到了几个大单,前几天有个人到店里买纸人,付了双倍的价钱订做一组纸人,要求必须新做的纸人而且全部等高,三天后取,老板一看还有这好事,虽然时间有点赶,但还是给寿衣厂下了订单。

    三天后那人来取货后,又付了三倍的价钱再订一组纸人,纸人店老板一看还有这冤大头就又下了单,又等三天后那人取了纸人又用五倍的价钱第三次订一组纸人时。

    纸人店老板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五倍的价钱,那可是一万出头了,谁都不是傻逼,就为了赶时间居然提到了五倍的价格。

    老板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下了单,毕竟谁会嫌赚钱多。

    可这次厂子那边却出了事,不能准时的把那组纸人送过来,纸人店老板眼瞅着那人要来了,不能没货,毕竟多付钱就是为了让你准时出货。

    但给其他厂子再下单已经来不及了,纸人看着简单花费的时间也不少。

    最终纸人店老板拿着店里的存货,凑了一组等高的纸人,觉得反正那人也看不出来。

    但当昨天那人来取货时居然一眼看出纸人不是新订做的,纸人店老板只好不停的赔不是,可那人却突然抓掉了老板一缕头发,连钱都没要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纸人店老板很生气,哪有这样的人,不过毕竟是他理亏,而且那人也没把钱要回去,他也就不再计较了。

    听到这时,我连忙打断他,这根他的死有什么关系。

    小刘不满的看我一眼说,就要讲到关键了,我只好闭嘴继续听他说。

    就在今天早上,纸人店老板的家人看他一直没起床,掀开被子一看他已经死了,惊慌报警后,警察赶过来,发现他死相非常的奇怪,脸上的表情非常惊恐,像是看到非常恐怖的东西被吓死的。

    不仅如此,他身上穿着一套寿衣,旁边还有一个等人高的纸人,再联系昨天那人对纸人店老板做的事,小刘说现在都谣传纸人店老板得罪了那人才撞邪被吓死的。

    我疑惑的看着他说不能吧。

    小刘就像被踩了猫尾巴似的,声音顿时提高八度,信誓旦旦的说,纸人店老板死时旁边的等人高的纸人上有一撮头发,就是他自己的,不是那人弄的又是谁弄的。

    刚想要他别轻信谣言,可我随即想到什么,头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子就都下来了,高价钱,三天来取,瞬间就让我联想到订棺材的中年人。

    我咽了口吐沫紧张的看着她,“小刘,订纸人的不会是一个穿着单衣的中年男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