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迷幻之境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6本章字数:3159字

    这一夜再无事。次日大家起来,个个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上路之后,我明显感觉到气氛有很大不同。昨日大家一路上还不时说些话,老猎人们还会给我和顾苏讲讲山里的禁忌、捕猎的技巧等等。而今天,姥爷在出发之前便对我们说道:“今天走得比较深了,不多时就会到达黄鼬坡。大家都小心谨慎些,对周边的状况多加防范。”

    看到其他人都处变不惊的样子,而姥爷没有向我们透露更多,想来也有他的理由,我便装作完全不知情。只是这一次的行程,大家都闷着走路,按照姥爷确定的队形,顾伯打头阵,然后是我,顾苏在中间,接着是姥爷,顾安断后。

    从我眼前的顾伯的状况来看,他一直都处于警戒状态,手里端着猎枪,眼睛注视着前方,时不时还停下来环顾四周。

    看来昨夜的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

    就这么走了半日,又在中午歇下来吃了东西,一直都相安无事。因而下午再出发时,我不禁有些松懈。又走了大概一两个钟头,就在我心不在焉地边走边打哈欠时,队伍忽然停了下来。

    我一惊,忙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只听身后顾安说道:“不对,这地方我们走过了。”

    走过了?我看看四周,由于一路上我不太专心,加上林子里的景致都差不多,我倒没发现什么,不过顾伯也转身走向了姥爷这边,肯定了顾安的说法。

    “我们迷路了吗?”我问道,心下十分疑惑,难道领路的顾伯也会走错?

    “我们绕了一圈。”顾安说着指了指旁边一堆里面生出一小片花的杂草丛,“不久前我们来过这儿了。”

    大家面面相觑,顾伯开口道:“我以前跟老爷子也进过这里几次了,按说路不会走错……”

    “没关系。”姥爷挥挥手让大家放心,转而对顾伯说:“大成,你这回仔细些,我们快些走。”

    但我没想到的是,在前行了几十分钟后,我们竟然又见到了那片花草丛!一向处事平稳的顾伯看见那旧景,吃惊地叫了一声,额上的汗珠密了起来。他在草丛边转悠了一圈,皱着眉头,又对四周的环境打量起来。

    姥爷的神情也十分严肃,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走过这条路许多次了。走的应该是没问题的。”大家也一时愣在那里。

    看着日头渐渐偏西,我们又被困在这儿走不出去,我内心很是不安。三个老猎手用眼神交流了一番,脸色都不太好的样子。见状,我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顾苏,发现她仔细地瞧着四周,若有所思。

    我好奇地走过去,想着她也没有在老林子里待的经验,问她,“你在研究什么呢?”

    她不语。过了一会,她突然望向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时姥爷那边已经商量好了对策。他们放弃了按记忆中的路线尝试,转而开始根据山坡草木的稀疏程度来判断南北方位,让我们先从这里转出去再说。

    然而又折腾了个把小时,我们终究还是没能逃离这奇怪的圈子。尽管连我也看出来,这次走的路与前两回完全是在相反的方向,但是……我们竟又绕回到原来的草丛前!那窝草随着风轻轻晃动,仿佛在嘲笑我们一般。

    这一次,我彻底有些慌了。而一旁的顾安脸色苍白,颤声说道:“不可能……不可能……这条路原来没有我们留下的味道。”

    我不解地问:“什么味道?”

    姥爷解释道:“顾安的嗅觉能力是我们平常人的好多倍。看来我们这次走的确是一条新路无疑,不过,”他顿了一顿,“我们今天是真的困在这里了。”

    我惊讶地看向顾安,没想到他有这样神奇的能力。姥爷又补充道:“你的那位顾伯,眼力奇好,我们猎人圈子里称他为‘鹰眼’,连他也……”神情更是凝重。

    我一听,今个可真是奇了,连我们队伍里的“猎鹰”与“猎犬”都败下阵来,这状况着实可疑!这山林子到底出了什么邪门事儿,让我们一行怎么转都转不出去!

    正是一筹莫展的当儿,一直不说话的顾苏突然开口了:“应该是那帮盗猎的人搞的鬼。”

    她一鸣惊人,我们全都愣住了。大家沉默了几秒,我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姥爷问她道:“他们做了什么?”

    “他们”?盗猎?我很是惊愕,却发现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很疑惑的反应,顾伯与顾安也只是对视了一眼。就只听顾苏说道:“顾伯与顾安哥的感官,还有爷爷的记忆,都没有问题。只不过,我们都中了他们迷惑五感的幻术,被圈套所困。”

    我大吃一惊,幻术?圈套?这也太玄幻了吧?顾苏她是认真的吗?

    但其他几个人却都没有认为这种说法很荒谬,而是严肃地看向她,等着她说下去。

    顾苏接着说道:“他们大概是想快点甩掉我们,就在草堆附近设了局,我们刚刚几个小时全都按照他们所想要的那样,一直在这儿兜圈子。”

    姥爷问她:“你有办法解开吗?”

    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解开?解开……“幻术”吗?你们以为这是动画片里的剧情吗?我几乎不敢相信,就连姥爷他们都没有显露出丝毫的质疑!难道他们决定病急乱投医,真的相信有什么“幻术”之类的东西?

    刚要张嘴问,顾苏就像是猜到了我要怎么做,对我说:“等会再说。”边说着,边在她的包里翻找起来。我只好把那一肚子的疑问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一会后,她说:“你们大家背靠背,坐在地上吧。”

    其他人没怎么犹豫,即刻就坐在了地上。我虽满腹狐疑,但眼下脱困才是最重要的,况且我也别无他法。我按照她说的与姥爷他们挨着坐下来,闭上双眼,并答应她,在她说可以之前,无论发生什么都会一直闭着眼。

    我合上眼。过了好些时候,我突然觉着有一个感觉像是鸡蛋的东西贴上了我的脸,随即闻到了顾苏身上特有的一种类似草药的熟悉的香味。那个鸡蛋样的东西在我脸上滚了个遍,而后我又觉得有个什么纸之类的被贴在了我的衣服前面。耳边传来顾苏若有若无的低语,仔细一听倒像在念经一样。

    滚完了那个“鸡蛋”,我的脸上有种热热的感觉,接着又感觉到脖子上被栓了一样细线般的物事。有一只手臂搭在我的肩上,顾苏那念经般的声音始终未停。我心里又好奇又觉得怪异之极,但还是很老实地乖乖闭着眼睛,强忍住没有偷看。

    末了,她麻利地解下了“线”,撕去了“纸”,从我面前移开,应该是到我左边的顾安那里去了。

    如此这般,我感觉又过了好久,只听顾苏说道:“你们拉好旁边人的胳膊,慢慢站起来睁眼。”我向左右分别摸到了顾安与姥爷的手,稍微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的腿,与其他人一起慢慢站了起来。

    我有点犹豫着一时没有睁眼,等了一会,突然听见旁边姥爷轻轻地“呀”了一声,身子摇晃了一下,忙睁开了眼。然而,我一睁开眼睛,眼前就模糊一片,刚眨了眨眼,眼前模糊的几块颜色忽地像是旋转、变化了起来,一时间好似天旋地转,而听觉也突然有些变化。我的身子禁不住也摇晃了起来,幸好拉着左右两边人的胳膊才没有摔倒,我也晓得顾苏要我们手拉手起立的原因了。

    等到五感终于恢复正常,我感觉着眼前的情况,不禁大抽了一口气:眼前的景色,耳旁的声音,竟都与我坐下之前大不相同!其他几人也惊奇不已。

    我简直不敢相信,在我们面前的竟然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景象,闭眼之前看到的树、草、山,在此刻看来都完全改变了。我向着那处被我们当作行路标记的有小花的草丛看去,那地方哪还有什么花草,分明是一棵郁郁葱葱的老树!只是过了一霎那的时间,我就像是整个人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空间一样!

    看到我们个个都相当惊奇的样子,顾苏没多说什么,只是指了指那个老树。我凑近一看,树干上贴了一张黄色的纸,长得跟电视里的道符差不多,树上还绕了一根红色的绳线。纸上好像写了一些字,不过还没等我看清楚,顾苏就上前去,双手分别贴上了纸的左上和右下两个角,等了两秒,两只手同时把纸往中间撕去,将那纸揭了下来。又快速地伸出左手,用两指捻着那根红线,不久就把它捻断了。

    “解了。”她说着慢慢地蹲了下来,满脸疲态。我赶忙上前扶住她,让她坐在地上。

    “天色不早了,我们今天先到这儿吧。”姥爷发话了。

    另外两个人好像立马就接受了眼前的事实,什么也没问就迅速离开去捕猎了。

    而我再也忍不住了,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我在做梦吗?有人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我又不安又有点恼怒,从其他人的反应来看,他们似乎都对今天发生的事情知道一些什么,就连顾苏也能帮我们摆脱困难。这种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姥爷也不再沉默,对我说道:“昨天晚上顾安就发现,这林子里除了我们,还有另一拨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