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深入恐怖禁地!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6本章字数:3318字

    而姥爷,他轻易地推开了企图拉扯他的喽啰,向着对准他的枪口一字一顿地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是天谴,你们没可能活着回来。”

    领头的轻笑一声,“好啊,那我们就来打个赌。爷盗了半辈子的宝,还从来没见有哪个天谴能拦得住我!你以为,爷我会毫无准备就来撬段灵谷吗!老头子算你这辈子运气好,今个正好让你看看,爷是如何破了这‘天谴’!”

    说罢他一挥手,待在一旁的面具人突然出手了。我连他的动作都没看清,被他突袭的顾安就惨叫一声被反剪双手牢牢压制在地上,旁边另一人上前去掐住顾安的手腕。

    只见顾安的皮肤上被那人掐住的地方立刻开始发乌,而那人松开手后,发乌处就像是在染色一般,面积竟然渐渐扩大了!我就算不明所以也知道那应该是一种毒。顾安本能地握住那中毒的手腕,看样子十分难过。

    在我们愤怒的目光中,领头的冷哼一声道:“那小子暂时没事,不过不会持续很久。想要他能早一点结束痛苦,你们就最好快一点走,别想耍什么花样!”又拿枪口戳着姥爷的背:“快点出发!”

    我看着顾安脸色苍白,被推得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心中对那群人愤怒之极却又无奈。在被敌人们威胁着前进的同时,我一方面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攸关性命的危机,一方面在这极度的愤怒与恐惧中我又尝试着尽可能地冷静下来,在这最后的时间里理清思路,寻求生机。

    我在脑袋里迅速回想了一遍刚才的对话:第一,对方的身份不是我们预想的盗猎者,而是盗宝贼,他们的目的是进入那个被姥爷称为“禁地”的危险区域。第二,依照姥爷所说,目的地极其危险,但是盗宝贼们似乎很有把握,想必是针对此行做足了功课,队伍中更是有深不可测的高手。第三,我们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不仅有盗宝贼随时准备灭口,而且就算他们在到达目的地前不对我们下手,“禁地”里未知的危险我们也难以躲过。

    只是,让我吃惊的是,姥爷居然知道这个神秘的地方,但是却对我从未透露过分毫,顾安、顾伯也都毫不知情的样子。

    不过我怎么一分析下来,觉着自己这一回是铁定没出路了呢?不行,管他的,这一回不论我们有多么劣势,我都不可以坐以待毙!

    但是身后的人用枪牢牢地抵着我的背,我动作再快也不可能比枪子儿更快。想着事情还没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我还是不要自绝后路的好,于是我冷静了一下,把那让人发疯的恐惧与紧张感努力压了下去。

    由于盗宝贼拿顾安作人质,我们一刻不停地向前走着。在这令人窒息的紧张之中,我们像是走了几年一样,终于在绕进一个大峡谷后,我抬头看到了最终的目的地,却不由得为之一震,甚至一瞬间都忘了自己此刻的情状有多么危急。

    视线前方是一座大山,外表与东北地区其他的山也没什么不同,但我在看到它的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似乎是从山里面传出来的,顿时让人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而我不觉得这是我一个人的错觉,因为在要接近那座山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顶在我背后的枪口抖了一下,紧接着那举着枪的手似乎有点绵软无力起来,而我前边的顾苏,更是惊声叫了出来。

    而我在这强大的气场之下,又莫名觉得内心里仿佛受到了深山中的某种召唤。它吸引着我向它靠近,而我越离它近,就有种越发轻松的感觉。

    而与我同行的其他人可能就没这么好过了。在我身后的喽啰好像连枪都拿不太稳了,而较远的几个,更是步子都有点摇晃。姥爷、顾伯他们也不好受,顾安更是脸色惨白,几乎就要走不动了。

    我心想这禁地果然是像姥爷说的那样,就连接近都困难,真不知要是深入进去还会遇到什么危险!而那前方的东西除了让我感到有前进的欲望之外,对于其他的人就只剩下了阻力与威慑,让他们几乎挪不动步了。

    但那群盗宝贼还真的是有所准备。领头的那家伙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从里面弄出点一些液体之类的抹在手、脸上,又把它依次传递给他的同伙们,他们连忙照着做了。之后,他们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于是又往我们身上抹了一些那种深红色的液体,便赶着我们向前走去。

    终于来到了山脚下。此时我的状态已经相当不正常了,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发颤,心情不由自主地竟然越来越激动。我忍不住怀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磁场在把我往里“吸”?

    正当我试着平息这股并非我自愿产生的激动时,那帮盗宝贼已经手脚利索地开始行动起来,有的人取出工具开始在山上量算,有的人在地上画着标记,而那个面具人和之前对顾安下毒的家伙则把我们几个赶到一块去监视起来。

    我们之中除了我出奇地激动之外,其他人都显得很难熬,顾伯捂着额头大汗淋漓地喘息着,就连体质特殊的顾苏此刻也嘴唇发乌、头晕目眩,看得我很是着急。

    不知过了多久,盗宝贼像是已经完工了,他们启动了山里安置的机关,领头的前去拿着形状奇特的工具在别人做的标记上鼓捣了一会儿,就只见那山前的地面一阵抖动。我先是以为发生了地震,接着就只见那光秃秃的山壁上的岩石移动着,变戏法似的挪出了一个洞口。随着震动,洞口渐渐拓宽到了可以容下一个成年人的大小。

    两个喽啰一前一后,头上戴着类似矿灯的东西,就这么进了洞。

    一会儿后,黑漆漆的洞口里射出了灯光,那光斑在洞口晃了一晃,我们旁边的面具人就像是接到了指令,把我们全都往洞口赶。

    我们在枪杆的威胁下不得已拿着喽啰塞过来的手电,一个个往洞里走。洞里通道很窄,走在我前边的身材高大的顾伯缩着身子很艰难地往前摸索着,而我借着前面顾苏手里的强光手电,也只能看清顾伯的后脑勺与不甚光滑的石头洞壁。

    道路一直向下,我们走了大约三五分钟,狭窄的通道终于走到了尽头。前方是一个较为宽敞的空间,先进去的那两个喽啰就在那里等候。不一会儿,后面陆陆续续下来了更多的人,从灯光数量来看,应该是所有的盗宝贼都进来了。

    之后,我们被他们一直往前赶着。由于光线原因,我的视线一直模糊不清,只能隐约看到这是一个不大的石室。走在前边的喽啰停了下来,上前摆弄了一下什么东西,然后又是一阵可怕的摇晃,有石头挪动的声音,紧接着,前方出现了两扇开着的门,分别开向一条幽深的通道。

    我一想,这里是藏宝的地方,而藏宝库的设计者目的就在于防盗。它给外人两条路,显然顶多有一条是生路,而另一条就是绝路了。

    果不其然,我们这些俘虏此刻就要开始发挥作用了。领头的把我们分成两组,我,顾安,顾苏一组,被要求拿上军用手电去左边那条道;姥爷与顾伯一组,去右边的门里探路。

    我到底也看过些寻宝、探险的电影和小说,知道前方肯定有不少机关暗器随时能取人性命。然而我还没来得及看上姥爷和顾伯一眼,就被强行推着进入了通道。

    我万念俱灰,心里把那群盗宝贼的祖宗八百代都骂了个遍。但是在这黑乎乎的环境下,我却连跟他们拼命的机会都没有。

    这时,被我扶着的顾安突然轻轻地拍了拍在前边拿着手电的顾苏,气息微弱地说道:“我快不行了,你们让我走前面吧,我现在还有一定的感知能力。要是有什么危险你们就不顾一切往后面跑吧,就算没了命也要拖他们一起!”

    我借着光,看见他手腕上的乌色已经蔓延到了整条胳膊。见他虚弱的样子,我心里又急又怕,但是他坚定地从顾苏手里拿过手电,婉拒了顾苏的搀扶,走在了最前面。我望着他吃力行走的背影,尽管他跟我们才认识不久,他却还能在最后关头为我们着想。我心中对于他的勇气十分钦佩。

    而走了很一会儿,我们都没遇上什么事情。周围静悄悄的,只能听见我们几个的脚步声。我们行进得不快,但是顾安渐渐地走得越来越慢了。

    我正担心他是否已体力不支时,他趔趄了一下,我和顾苏赶忙去扶他。这时就只见他对我们使了个眼色,悄悄地指了指前方。

    我们立刻明白了,前面有危险!

    我当即吓得快僵在原地。要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可是手无寸铁,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就连前方蹲着的是些什么邪乎玩意儿都不知道……

    身后离我们有几米远的喽啰们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即停下与我们保持着距离。其中一人紧张地问:“怎么不走?前面有什么事?”

    顾安却道:“没什么,绊了一下。”又示意我们接着小心地向前进。后面的人也迟疑地跟了上来。

    我知道前方有危险之后紧张到了极点,然而顾安的做法也是有道理的。假如我们就此往回跑或者停住不动说有危险,后面的恶徒只会不顾一切地开枪,把我们和前面出现的威胁一并扫清。

    前面开始下坡,我们越走越深,终于走到了一处平地。前方像是又有一个石室。这时顾安对我们投出了带有警示意味的眼神,故意偷偷熄灭了手电,然后冲后面的喽啰们小声叫道:“手电不亮了,怎么回事?”

    我们明白,危险就在前方。接下来,就准备拼死一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