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你身后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6本章字数:3038字

    我本来就憋不住要呕出来的喉咙在不明物体的摧残下再也经不住什么压力,只差万分之一点就吐在了面前不速之客的身上。待我定了定神,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么危险: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笑容明朗纯洁的藏族姑娘,而刚刚落到我脖子上的则是一条洁白的哈达。

    “嗯……谢谢。”想起方才的危机,我有点尴尬,但面前的姑娘并不知情,而是甜甜一笑,声音清脆地问候道:“扎西德勒!”

    “扎西德勒!”我强忍不适,对她挤出了真心的笑容。在藏语中,“扎西德勒”是最好的问候语,大意为“吉祥如意”。在我们行了这么远的路,因强烈的晕车引起的呕吐感而难过的时候,有一个陌生人热情地为我们献上哈达、送来祝福,这不禁让我烦躁沮丧的心情轻松下来。

    在调整完毕之后,前面迎上来一位老藏民,后边跟着几个年纪较轻的藏族男女。老藏民见到了江教授后显得十分开心,他们用我听不懂的语言交谈了一阵,又说又笑。我猜教授应该来过这里不少回,与藏民们建立了良好的友谊,所以他们还很欢迎我们这些学生去考察。

    跟着藏民们,我们一行走向了他们的屋子。大屋前非常干净,挂了彩色的旗子,而进了屋,里面也宽敞整洁,各种被画上彩色花纹的藏式家具摆放整齐。

    我们兴奋不已,在桌后坐下,随后很快就上来了点心、酒和酥油茶。按照教授的指示,不喝酒的同学们拿起面前的酒杯或碗,先敬天、敬地、敬佛,接着我就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酥油茶,有点咸,但一时也品不出什么别的味道来。至于点心,我由于先前晕车,暂时没有任何胃口,但身强力壮的唐川却恢复得很快,他吃了不少貌似奶制品的东西,从表情来看还真的是很不错呢。

    “请尝尝奶渣和风干牦牛肉!”耳旁传来甜美的女声。我一侧过头,那个迎接我的姑娘坐在了我的右边,笑盈盈地看着我。我客气地道了谢,鼓起勇气吃进了东西,很快便尝到了浓郁的“草原的风味”。

    “真好吃!”我真诚地说,就连晕车带来的恶心感都减了不少。那姑娘听了,很是开心地笑着,“等一会儿还有烤乳羊哦!”

    接下来我们几个边吃边交谈起来。我以前一直跟女生接触不多,除了顾苏也没什么谈得来的,但这个我认识没多久的女孩有着藏族人典型的热情大方,让人感到容易相处。从谈论中我知道她叫卓玛,一个实在是太大众化的藏族名字。不过藏族人习惯上有名无姓,名字也多取自佛经,故重名的人较多,我以前看过的电视剧、书籍、新闻报道里叫卓玛的数不胜数。

    卓玛脸上没有明显的“高原红”,因为这里毕竟是云南,不是平均海拔超4000的西藏。她没有化妆,没穿时髦衣服,却给人纯朴自然的美感,这是不同于城里生活的年轻女孩的。

    好容易盼来了烤乳羊,卓玛切下一大块羊排放在我和唐川之间的大盘子里,趁她不注意,唐川一边扒羊肉一边嘿嘿笑着问我:“老实交待,平时也没见你搭理个妹子,怎么今天跟她说那么多话?大方说出来,哥们给你支招,到时候共同进步啊!”

    我冲他翻了个白眼,“你这家伙怎么比班上的女生还八卦?连我都没想什么,你的反应倒是比我还快!吃你的肉!”顺手用筷子在他手背上精准一敲,他果然惊得弹了起来。

    听到动静,卓玛好奇地看过来:“咦,他怎么了?”我忙一本正经:“他吃肉噎着了。没事,他多喝点酒就好了!”

    没想到卓玛还当真了,她当即又给唐川倒了一碗青稞酒,微笑道:“放心,想喝就不客气,还有很多的!”

    结果我们中午毫不客气地又吃又喝,待到下午出门考察时大部分人都走不动路了。教授只好缩短了行程,只带我们去附近转了一圈,相当于消食了。晚饭后我们被安排在二楼的客房休息,两人一间,女生们还觉着宽敞,但唐川虎背熊腰的,我跟他挤一床实在是太吃亏了,何况这厮睡觉极不老实,喜欢翻来覆去。一会儿出拳,一会儿踢腿,一直把我追到了床的那一头。

    果然,入夜之后,我在朦胧中醒来时,半个身子已经快到床底下了。正当我咬牙切齿准备重新爬上床再踹唐川下去时,隔壁房间“啊——”的一声尖叫,吓得我身子一颤,彻底掉到了床下。

    “谁?谁在叫?怎么了?”刚刚还呼呼大睡的唐川醒得倒也快,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点上灯左右看着。

    “咦,宋濯呢?糟、糟了,”他大声吼了起来:“宋濯不见啦!”

    我从地下爬起来,一脸无奈:“你还好意思叫我?我这样还不如干脆打地铺算了!”

    然而,唐川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直直地盯着我,眼中带着令我疑惑的不安与惊惧,厉声问道:“你……你是谁?”

    问我是谁?哼,这傻熊一觉醒来居然跟我玩失忆?没好气地说:“我是谁?别以为玩失忆就可以不腾位置,速速把床位让出来,本少饶你不死!”

    唐川依旧没有动,他看着我,“我是说…你后面的那个。”

    后……后面?

    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我感到心脏一下子停了几拍,连带着五脏六腑都如同冻结了一般,大脑不由自主地领会着唐川话语的意思……

    几乎就在同时,我猛地向前扑倒在床上,深深地低下头,唐川抄起床头放的保温杯,朝我身后迅速地掷了过去。

    “咚”的一声巨响,保温杯砸到墙上,现场混乱了几秒,又静了几秒。接着,唐川拍了拍我的脑袋,轻声道:“他(她)走了。”

    我头朝下倒在床上,手紧紧地抓着被子。听到他说话,我慢慢起来,转过脑袋。身后空无一人,唯有那轻轻颤动的、半开的窗子,显示出人刚离去的痕迹。

    “他……那个,是谁?”我紧张地问。没想到就在刚才,我从地上站起时,竟然有一个人站在我的身后!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不知道。”他摇摇头,望向我,神色不大正常,像是经历了很恐怖的事情似的。我在一惊一乍之后本来就神经脆弱,再看到他这副样子,心里更是有点不安神,但嘴上故作轻松地说:“哼,不就是一个破小偷吗?不怕他,我们去报警,你应该看见他长什么样了吧?我们去叫警察叔叔来抓坏人。”

    “警察来抓人?”唐川冷哼了一声,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怪异表情,“那个可能根本就不能算作人……”

    “啥?”我越来越不解了,在这样古怪的气氛中我实在是被憋得恼火,“唐川你有话说就干脆一点,别在那里杵着干吓唬人啦!”

    唐川低声说:“信不信随你。不过不管他是什么,他肯定不是人……”

    “好吧,你只说你为什么确定他不是人?”看着唐川迷离的眼神,我只觉得分外诡异,潜意识里有点不想听到答案。

    “因为我很清楚地看见,他没有眼睛。”

    “没有眼睛?”我不屑地一笑,“盲人也没有眼睛,他……”

    这时候我有点明白他为什么如此反常:“你是说……他没有长眼睛?”见他并不否认,我接着慢慢说出来:“他有脸,但是脸上面没有……?”

    还没等他作出回应,这时传来了一阵急切的敲门声,门外脚步声来来去去,似乎有很多人在走廊上来回奔跑。

    “唐川!宋濯!你们怎么样?快开门!”

    唐川分辨了一会儿:“是万事通的声音!”忙朝着外面喊道:“我们马上出来!”我们俩手忙脚乱地套上衣服穿了鞋,急急忙忙跑到走廊上。

    一出门,就发现我们的同学老师还有几个房屋的主人都在。江教授见到我们忙上前问道:“你们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异常情况?”

    我心里一震,回想起在我们发觉房间里异常之前听到的来自隔壁的那声惊叫,便答道:“教授,我们房里溜进来了一个……小偷。”

    虽然我对于那家伙的身份心存疑虑,但在这么多从小受到唯物主义思想教育的祖国大好青年面前总不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于是硬生生把疑点给咽了下去。

    不想,江教授进一步问道:“你有没有看清那个东西的具体样子?”

    什么?我心里咯噔一下,刚刚他说的是……“那个东西”?而不是“那个人”?那么……

    我和唐川都愣愣地站在原地,难不成……“教授,发生什么事了?唐川他看见了那个的相貌,他……他觉得有些古怪的样子,不过我们也不能确定……”我越发觉得事情蹊跷。

    “也许唐川并没有看错。”江教授沉声说道,他指指我们旁边的房间,“不久前,住在你们隔壁的卢曼和许月也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