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怪事接二连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6本章字数:3442字

    “卢曼?她怎么样了?”唐川一听,就激动无比,“教授,她人怎么不在这里?难道她有什么事吗?”

    “卢曼和许月在楼下的客厅里休息,她们受了惊吓,许月说她看到了……难以相信的东西。你们都下来吧。”教授说着便带领我们下到一楼。客厅里灯光明亮,座上坐着神色苍白的两个女生,一旁是卓玛和她的母亲,正在安抚她们俩。

    看到我们过来,卓玛起身走向教授,神情忧虑:“那两位同学受了刺激,还没有缓过来。”

    唐川看到卢曼消沉的样子,赶忙跑过去,安慰她道:“你们别怕,刚才我和宋濯的房里也出现了那个,我扔了个杯子就把他给吓跑啦!放心,如果是有人装神弄鬼吓我们,我们一定给他揪出来!就算真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说到这儿他声音低了些,但语气仍很坚决,“我们这么多人一起,还怕他什么!自古邪不胜正!”

    唐川这小子乘人之危的效果倒是不错,只见女神卢曼居然一改往日的冰山态度,对唐川热切的面孔点了点头,还露出了苍白的笑容。大熊立马喜形于色,也许对他来说,他宁可再被吓三次,都无怨无悔吧。

    然而一旁许月的状况比卢曼要糟糕得多。那可怜的女孩面色惨白,身子颤抖不止,连手里的水杯都握不住。班里的女生们和藏族大妈热心地安慰她,可她始终眼神散乱,一言不发。

    这时候,一向少言寡语的方助教走去,在许月身边蹲下来,轻声说道:“许月,刚才唐川说得有道理。该来的总会来,遇到了问题逃避是没有用的,总应该想办法解决。今天大家都在这里,你具体看到了什么,无论有多么令人恐惧、难以理解,我们都会相信你说的话,想尽办法保护你还有大家的安全的。”

    方助教只说了几句平淡的话,但许月好像渐渐又有所触动,她终于开口了:“我亲眼看见的,他……不是人……”

    众人表情疑惑。许月在方助教的眼神鼓励下努力平静下来,声音轻颤着继续说道:“刚睡下时我和卢曼睡着都没发生什么事。到了后半夜,我噩梦频繁,总是半梦半醒,感觉很不好。直到后来,我实在是难受得睡不着了,睁开眼一看,就、就看见……”

    接下来的经历像是让她心里憋着很大的恐慌。方助教又安慰了她一会儿,她才鼓起勇气,颤声说道:“在我们的床边有一个……人,他全身都裹在大袍子里,但脸露了出来。他,那家伙,只有嘴巴,没有其它的!”说完这句话,她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近乎崩溃地抽泣起来。

    听了许月的话,周围的人都不由得抽了一口气。大半夜来了这么一出,换了谁都难以承受得住。而方助教不为所动,继续冷静地安抚着许月,然后问道:“接下来,他有伤害你们吗?”

    许月抽噎着,道:“没,我一看见他,就拼了命地尖叫,我、我当时都快吓疯掉了,具体的并没有看清楚,但当卢曼也被我叫醒后,那个已经消失了。他没从窗子走,也没有开过门,就这么……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大家都惊惧不已,许月此时不断地抽泣着,完全没有平日里的活泼开朗,看上去确实让人不忍怀疑她说了谎。

    这时方助教又看向了我和唐川,问道:“你们看见了什么?”

    唐川便把经过讲述了一遍:“我睡得一比较沉,半夜里我被隔壁许月的叫声喊醒,结果发现自己把宋濯挤得掉下了床,”他不好意思地瞟了我一眼,“但宋濯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我……我看见他身子像变厚了一样,再仔细一看,他后面有个比他稍高的人影,在宋濯整个站起来之前,我看见了他的脸……没有眼睛,只有嘴巴,鼻子没看清。我顺手把床头的保温杯扔了过去,但那家伙闪得极快,像飘走了似的,一下子就像是从原地消失了一般。”

    他说完后,在场的人更加不安了。照他们俩所说,这无眼怪去了许月的房间把她吓得大叫,紧接着就跑到了我们房里,在唐川扔了他一个保温瓶之后便又溜走了。想起一个怪物站在我的身后,我就觉得头皮发麻。虽然并没有人受伤,可这怪事确实能把人吓得够呛。

    江教授问藏族的大妈:“请问以前这里发生过这样的事吗?”

    大妈摇摇头,说道:“……没有,我也第一次听说。”说着便和卓玛双手合十,默默地念经祷告了起来。

    “不是因为在这里的原因。”许月突然说,“跟这里没关系…‘他’,那个……应该是跟我有关。”

    “怎么,难道你以前见过?你知道些什么?”江教授连忙问道。

    许月望着众人惊异的目光,又看了一眼方助教,道:“我…其实,以前梦到过那个……”见众人大骇,她又忙说道:“你们也许不信,但我之前的确做过有‘那个’的梦。而且,不止一次,虽然对梦记得比较清楚,但之前我都没有太在意过。而刚刚在睡醒之前,我又梦到‘那个’了……”

    如果说按照之前他们讲的,还有可能是有人故意装成恐怖的样子来吓唬他们,许月接下来的话可是让整件事情越发玄幻了,说不定会牵涉到人类当前无法解释的现象。

    要知道,对于梦,人们至今连它的很多基本问题都没有完全弄明白。我以前有一个初中同学,一个老实低调的人,有一次跟我说了他一件不可思议的奇事:他是东北人,在初一还是初二的时候,有一天他在梦里梦到一家超市,他还和售货员讲了几句话。这个梦虽平常,但却让他记忆深刻。到了初三,家人带他去上海旅游,他竟然在上海看到了与梦里一模一样的超市,而且梦里出现过的售货员还跟他讲了话!而在那之前,他从未去过上海。

    有了那个同学的例子,我对于梦的“未卜先知”的神奇能力也不很惊讶了。只是那些从梦里“穿越”到现实中的事实,实在不太好让人接受……

    许月此番话一出,无疑把现场的诡异气氛推向了极点。许月梦到的怪人还出现在我和唐川身边,这真是再惊悚不过了。我身后万事通甚至已经在小声嘀咕:“该不会是许月招惹了些不该招惹的,现在它要连我们也一起对付了……”

    “瞎说什么呢你!”王玉不满地低声喝道。然而万事通的话虽然让人不舒服,在这样的场合下却也有着让人信服的理由。

    眼看着恐慌进一步升级,方助教开口了。“大家别害怕,”他镇静地说,声音平稳有力,“在危机时刻大家更要有理性的判断,不能慌了阵脚。其实大家觉得无眼人很可怕,但以现在的化装技术,把人打扮成什么样都不足为奇,不信大家可以参照电视剧《西游记》。”

    他这么一说倒也不无可能,但卢曼问道:“那许月做的梦该怎么解释呢?”

    方助教微微一笑,道:“许月同学以前可能做过类似的梦,这不排除是受过平日里看过的影像的影响。而在她突然醒来后看见了异常装扮的人,夜里光线弱,人的视力也大打折扣,配合着她脑海中往日的印象,很有可能把眼前看到的与脑中所想的自动地相匹配了,心里不由自主产生强烈的恐惧感,这种感觉让她受到了更深的心里暗示,才觉得发生了所谓的‘超自然现象’。”

    “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个溜进同学们房间里吓唬人的家伙。只要抓住了他,一切问题都不难解释。”

    方助教的话尽管有些牵强,但也有些道理。他的话在这个时候给予了大部分人勇气与力量,至少我们都愿意相信他,也愿意相信我们经受了这么多年的“科学的教育”。

    现在是凌晨三点,大家经此一番惊吓,都毫无睡意,觉得眼下还是像方助教说的那样,找到那个吓唬人的家伙是最要紧的。于是,教授、助教带领我、唐川还有王玉,以及东道主家几个藏族的汉子打上手电出门寻找,其他人留下来照顾卢曼、许月并看管我们的物品。

    我们来到了屋后,根据唐川的话,那个怪人从我们的房间窗子处逃走后应该会在屋后的地上留下鞋印之类的记号。

    我们开了屋后的电灯,各自选了一块地方找了起来。很快,我便在草丛里发现了异样:原本好好的一块草丛中间有一团乱七八糟的,像是被压过一样。我忙扒开杂草,在四周的地上也出现了疑似足迹的痕迹。

    我赶忙唤来其他人,待把痕迹周围挡视线的杂物清理干净后,我们大吃一惊:不是我原先想象中的鞋印,而是脚印!那脚印又大又深,脚趾分明。我把自己的脚伸过去比照,那足印竟然比我的鞋子还大!

    不过想想,唐川说那家伙站在我后面,比我还要高一些,很有可能在一米八以上,有这么大的脚也不足为奇。只是那家伙从二楼跳下还不穿鞋,看来他很不简单。

    但是江教授凑近看了一会,忽然眉头紧锁,叫道:“不对!这到底是什么!”

    “有问题吗?”我原以为这怪人大不了是个赤脚飞贼,可看教授的表情好像很是忧心忡忡。教授没有直接回答我们,而是指了指一个最清晰的脚印,道:“你们认真看看!”

    我们一个个围在脚印旁边,蹲下去看,很快发现了疑点:那脚印竟有六个脚趾头!而且脚趾末端很长,倒是更像爪印一般长而尖!

    “不会吧?”我结结巴巴地说,“难……难道是野人?”

    奇怪的是,这时随我们来的那几个高壮的藏族汉子此时却像是见了外星人一样,他们神色慌张,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什么,对脚印指指点点。

    见状,江教授走过去,询问道:“请问几位,关于这个脚印,你们有了解什么事吗?”

    其中一个年纪较长的大伯用不太熟练的汉语回答了我们,说出来的话却让我们震惊。

    “那个,有六个脚趾的,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