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一波又起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7本章字数:3758字

    树林里依旧静悄悄的,连一丝风刮过带来的草叶摇曳都没有。时间仿佛在这个空间里静止了一般。

    树丛里,我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那个陌生黑影留下来的字。

    “离开这里,离开他们……”

    疲惫地呆坐在地,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简单的八个字,却让此时的我突然迷失了方向。

    “离开这里”,如果他指的是这片林子,自然是无可厚非,毕竟这里确实古怪,不宜久留。

    亦或是,离开这个村子。这个相传在十几年前遭受过不明生物袭击的神秘村落。至今,它的神秘经历仍让我对之充满疑惑,尤其是这次,我们一来,偏偏那据说消失来十几年的神秘怪物就卷土重来了,未免太过巧合。也许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缘故也说不定。

    “离开他们”,他们……?这里的人,除了我和他,就只有我的老师同学,还有藏族村民们了,叫我离开他们,是指的谁?或者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欲加害于我的其他人?

    总之,从这个黑衣人的意思来看,他应该对我没有恶意,反而救了我一命,毕竟我摔在草丛里并不是巧合,显然是他有意设了个绊子让我看到他的留言的。而且,此地危险,我最好快些离开,并提高警惕。虽然我不觉得自己有被人谋害的价值,但为求自保,我还是应该多个心眼,处处小心为妙。

    至于黑衣人的身份,就不是我可以猜想或知道的了。

    我艰难地辨认着返回的道路,向山外踉跄着走去。不多时,我慢慢发现,山林里各种虫鸣鸟叫又逐渐出现了。好像是在毛怪被打倒之后,鸟兽们也不再害怕出声,就像被解禁了一样。

    又大汗淋漓地走了好些时候,我终于听到了令我热血沸腾的“希望之声”:被毛怪甩下的人们在山里此起彼伏地呼喊着,成群结队地上山来寻找我了!

    其中最震撼人心的的,便是唐川那响彻云霄的狮吼声:“宋濯!!你在哪里——野人小子!给大爷滚出来!!”

    不得不说,此时我听到唐川的有些沙哑的呼喊声,已经可以想像出他脸色的焦急,霎那间心里涌出了一阵感动。也许,在独自一人历经危机之后,最让人感到安慰与温暖的,就是知道在你经受着痛苦与恐惧的时候,能有人在心里记挂着你的安危。在此刻,我是如此强烈地感受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感……

    “我在这儿!”我朝他们来的方向大声呼唤,强忍住没掉下泪来。

    “宋濯!是宋濯在喊我们!”唐川很快就反应过来。

    “快,我们的学生在前面!”是江教授的声音。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声响起,它们越来越响亮,离我越来越近。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向着我奔来,我心中百感交集,只能大声回应着他们的呼喊,强拖着疲惫的身躯,朝他们走去。

    刚到近前,从人堆里最先冲出来的便是我那憨厚的大熊兄弟。他一脸激动地香我扑了过来,这次尽管我预料到了他的行为并作好了准备,但还是没能逃脱险些被他挤断肋骨的命运……

    在我被他活生生地闷晕之前,这笨熊终于良心发现松开了我,所见的结果却让他脸色大变:“宋濯!你你……你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差!那野人把你怎么样了?”

    我有气无力地说道:“野人……你、你就是野人!快放开!”

    “我是唐川啊宋濯,你怎么认不出我了!糟啦,这孩子准是被那天杀的野人给吓傻啦!兄弟你等着,我一定逮住那家伙,给它一顿暴打!”

    “好了唐川,宋濯他应该没事,”江教授出现在他身后,一脸欣慰地看着我,“我们快带他去休息吧。”

    “好!”唐川忙答应道,“对了,”他转向我,“野人小子去哪儿啦?它不是带着你跑的吗?”

    “它,”我犹豫了一下,心里下意识不准备说出黑衣人的事,“它拖着我一直往山里跑,但是在途中,它摔到了一个大坑里,我和它都滚进去了。后来我因为伤得不重,就跑掉了,但它伤得很重,挣扎着追了我一会儿,就倒地不起了。我就顺着它来的路找回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教授连连点头,他上前来扶住我,“别多想了,我们回去吧。你能平安,我就放心了。”他话语中透着歉意,“让自己的学生处于危险之中,我这个老师,真是……不过幸好,你,还有卢曼和大妈,都安然无恙……”

    “卢曼和大妈找到了?”我惊喜地问。

    “是的,那家伙抓住了卢曼和大妈,把她们扔到了一个狭窄的山沟里,那地方我们人是很难进去的。于是在我们想方设法救她们的时候,那家伙就故技重施,返回了屋子,抓走了你。”教授答道。

    “别问了,”唐川拍拍我的脑袋,一脸关切。他突然把我的胳膊抬起来搭在他肩上,接着又蹲下来,竟然把我稳稳地抱了起来,“我们走!”

    “别!”那个呆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我一下子脸上发烫,拼命挣扎着从他身上翻下来。“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你可别把我看扁了!”

    他一愣,没料到这状况。就在我俩快像我和毛怪那样一起摔倒时,一只臂膀有力地扶住了我,阻止了可能出现的尴尬。

    “走吧。”方助教淡淡地说道。

    我感激地对他点了点头,只有唐川趁他没看见时做了个鬼脸。

    之后,我们回到了原来的屋子,在那里休整了一日。期间,淳朴的藏家村民们好心地带来了各种好吃好喝的来“慰问”我们,很快就把我们流失的精力都补了回来。

    次日,由于这一趟旅行差点让大家身陷危险,江教授决定接下来的行程谨慎考虑,为了防止再次遭遇变故,他宣布我们即刻出发返回。

    我内心尽管对毛怪一事十分好奇,不过当下我也没法进一步探秘了,因为方助教前去查看时发现那毛怪已经不见了,不知是被它的同伙给搬走了,还是被什么大型生物拖去当食物了。无论是哪种结果,如果再在那里待下去大家的安全都不能保证。况且世上本来就有许许多多的未解之谜,能否一探究竟,大概只能看缘分了吧!

    当破旧的客车停下,看着大伙儿鱼贯而入,神情有的庆幸有的遗憾,我忽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什么呢?

    上了车,我恍惚间想起了,去年八月末,我和家里人去山里打猎,也是由于突发状况而像这么半路折返的……

    客车呼哧带喘地载着满满一车乘客在曲折的山道上缓缓“爬行”。被打断的实践之旅、闹哄哄的车厢、犹如那个夏天一般的闷热天气,让我莫名地从心底升起一种隐隐的不安。

    车身颠簸摇晃,车内拥挤不堪。在这嘈杂的环境中,坐我旁边的唐川竟然已经嘴巴微张着进入了梦乡。我在心里暗笑他是“睡神”之后不到五分钟,也难以抵挡疲倦的侵袭,终于在车厢有节奏的摇晃中,渐渐模糊了意识。

    ……

    “咚!”

    一声沉重的闷响,一次剧烈的冲击,睡梦中的我被这巨响惊醒,还没等我明白怎么回事,与之同时产生的巨大的冲击把我整个身子向一边掀去,砸在由于重力原因没能及时被甩飞的唐川身上。

    “呃啊!”

    我俩同时大叫,但毫不费力地就被淹没在车厢里此起彼伏的各种惊呼声中。幸运的是,在挨了那重击之后,客车并没有翻倒,只是有些余震,发出嗡嗡的机械声,好似动物受伤后的喘息。

    “你怎么样?”唐川努力扶住我,帮我重新回到座位上。我捂着方才撞在他肩上的下巴,由于疼痛而眼泪汪汪,而他刚刚在摔向车厢的过道时也好像受伤了,动作有些吃力。

    “我没事,就是磕到下巴了。”我含糊不清地答道,“你呢?你是不是摔疼了?让我看看。”

    等我摸索着扳过他的身子要查看时,才发觉车厢内几乎漆黑一片,仅有少量几束似乎是从手机里发出的手电光在向各个方向胡乱地闪着。我望向窗子,可那里尽管没拉窗帘,也同样黑乎乎的,就像是到了晚上一样。

    “怎么这么黑?”我甚为不解,按理说我们上午上车,一般下午就到了,再慢也不至于走到晚上吧。而外界完全是漆黑一片,连一点光亮都没有,哪怕是在偏远地区,最起码也会有点灯光吧!难不成我们现在是在隧道里面?

    我们坐的位置比较靠前,离司机还比较近,于是我摸出了我的手机,打开了手电功能,就着还算强的电光准备往车厢前面走。

    “你去哪儿?”唐川一把抓住我。

    “我去问问司机,看看什么情况。”我站起身来,试图绕开他。

    “别去!”唐川厉声喝道,他严肃得过分的语气让我登时紧张了起来,一时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肯定出事儿了!你看手机,现在才中午一点多钟,外面却黑成那样!”唐川低声道,“你最好坐着别动,耐心等等看!”

    “我们会不会是在隧道里面?”我说出自己的推测,“或者说,我们遇上了日食?”

    唐川不语,只是依旧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好像生怕我跑掉一样。

    过了一会儿,混乱逐渐平息下来。一些慢慢恢复了冷静的人开始探究事故的起因。在手电的光中,我看到一个像是当地人的中年男子,他从座位上走下来,对前排的司机喊道:“司机,出什么事了?”

    车厢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确认伤害不大后大家也都对此事心存疑惑,等待着司机的回答。

    然而过了一阵,前面并未传来任何回应。司机一动不动地坐在他的驾驶座上,我只能看见他高出座椅靠背的脑袋。

    “司机?你怎么了?”那位中年男子见司机没有回答,便打着他的小手电,小心翼翼地向车厢前部走去。

    车厢内静悄悄的,人们的目光随着中年男子向前靠近,也渐渐向车厢前部的司机集中。

    无形中背负了使命的中年男子绕到了司机身后,轻声问道:“司机师傅,你受伤了吗?”

    依旧没有回音。中年男子便索性走到司机跟前。当他弯下身子去查看司机的情况时,我们看到,他的身体突然一僵,接着,便悄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

    乘客们大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就只见坐在前面的一个乘客猛地弹了起来,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大叫:“救命啊——!”他一边号叫着,一边向车后面连滚带爬地逃了过来。

    见那人如此反应,乘客们一下子就乱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人们还是纷纷向窗子摸索过去,希望快点逃出这个诡异的牢笼。

    在大喊的那个乘客向我们这边跑来时,唐川忙拉住他,问道:“你看到了什么?吓成这样!”

    那乘客显然是吓坏了,在唐川使了老大劲儿稳住他后,他才指着司机那边,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个司机……他是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