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独步密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7本章字数:2532字

    一副完好的铁制弓箭。

    我当即欣喜若狂,恨不得即刻将它拿在手里。没想到在此绝境,我还能得到这样的待遇,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我连忙把自己脖子上佩戴的母亲送给我的玉抚摸了三次,一面念叨着感谢上苍,给予了我再世为人的机会!

    再三确认房间里没有其它活物之后,我迫不及待地溜了进去。到了近处,才看清,屋子中间摆放的整行整列都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器物,有瓶瓶罐罐,锅碗瓢盆,各式武器,甚至还有造型奇特的动物模型,就像是一个陈列室。

    而相同的是,这些东西显然材质、做工都不俗,就连我这个不懂考古的门外汉都能看出来。虽然我倒是没看到什么金银珠宝或者是绫罗绸缎之类的,但这里的物品都像是年代悠久,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保不齐还是什么古董呢!

    但是呢,当下古董还得放一边,当务之急是拿到那把弓箭。我绕过障碍,冲到墙下面,很容易就够着了那把大弓,又取下了一边悬挂的箭囊。我数了一数,里面共十二支箭;试着拉了一下弓,虽然旧了点,不过还比较好用,力道挺大的。而且,铁也没有生锈,看上去很精神的样子。

    有了这两件宝贝在手,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境况大为改观。最起码,我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有了防身武器,而不至于手无寸铁,任人宰割。

    此时此刻,我不禁由衷地感激我的姥爷,正是他教给了我射箭的本领,让我有了绝地反击的机会!我相信,不管对手是何方神圣,凭借我多年修习的射箭术,且不说横扫乾坤,金蝉脱壳是肯定没问题的!

    此时的我宛如脱胎换骨了一般,气场大幅转变,摩拳擦掌,准备好了大干一场!

    我转过身,把箭搭在弦上,昂首阔步地向门口走去。

    出了门,我脚步轻快,顺着走廊往更深处行走。随着行走的深入,我渐渐发现,两边的灯火似是越来越昏暗,而在我又拐了一个弯后,两侧的灯光明显暗了许多。整个走道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呼吸与脚步,回音好像被空间扭曲过了一样,听上去分外诡异。

    走着走着,我眼睛一扫,余光不经意间看到了斜后方,赫然有一个黑乎乎的大东西在大幅度地晃动。我当即握紧弓箭,在那黑影晃动得更加剧烈的时候一鼓作气地转过身去,那铁箭就要离弦。

    但我很快看清楚,那不过是我自己的影子被摇曳的灯火投影在身后方的墙上,随着我自身的移动和灯火的摇摆而颤动着。

    我暗笑自己真是神经过敏,抬头看看那墙上的灯盏,里面微弱的灯光不时摇晃。因而我也猜测,这里既然有风,就说明前方还会有通风口,也许是又一个拐角,也许……是通向地面的出口?

    想到这儿,我不禁兴奋起来,前行的脚步更快了。

    又走了一会儿,这一段路又到头了。我拐过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大为头疼:面前的新路,再没有灯盏照亮,前途漆黑一片,就连刚才那一点小小的光源都没有,我的视野范围不到五米,而那更深处里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摸黑走过去肯定不是办法。我想了想,回头看看那墙上的灯,离地面也不算远,如果能为我所用,那必定是极好的。于是我四下里找起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做成火把的东西。问题是,这儿四周光秃秃的,除了墙壁就是地面,连块石子都没有,我要去哪里找材料呢?

    我又伸手,不费力地够着了灯盏。我凑近看看,那个灯盏其实在外面有一个灯罩,揭开那灯罩,就看到燃烧着的灯油、灯芯,还有一些我看不清楚的构造。我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那灯的原理,有点沮丧。但办法总会有的,我也不急,开始冷静下来,细细思索。

    很快,我便回忆起来,在我刚刚进去过的那个房间里,摆放了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物品,那里面说不定可能真的会有什么用得上的东西呢!

    事不宜迟,尽管原路返回让我有点不甘心,但在此境况之下,我暂时也别无他法。

    匆匆往回跑了一会儿,我便又回到了那间“陈列室”,看准里面没有他人之后,我便在里面东翻西找,把一切可能会用上的物品都带上。我在原先挂弓箭的地方附近如愿以偿找到了木棍之类的器具,试着点了一下火,发现大部分都因为潮湿而难以被引燃,只不过是一堆废品。然而,值得庆幸的是,仍然有两只被我用灯盏里的火成功点燃了。

    我心中感叹,这真是天助我也,不想在此绝境,我还能有如此好运。又拿了些别的,包括一个碗,一只口袋和一卷细线,只是遗憾没有粗一点的绳子以备不时之需。拿完这些,我就一刻不停地跑回到那个黑洞洞的走廊,做了一只火把,给自己鼓了鼓劲,便向着前方未知的黑暗走去。

    由于前面完全没有光线,我走起路来特别吃力,好在前路较为平坦,和以前一样笔直而且无障碍,我得以尽快加快步伐,往前走去。

    就在我的眼睛逐渐适应这黑暗,脚步也越来越快时,前方突然发生的变故,让我一下子警戒起来。我顿时停在原地,一只手拿着火把,向前探去,另一只手已牢牢握住那副铁弓,并把一支箭也抓在手里。

    “呜呜……”

    黑暗里忽然传来了低沉却颇有穿透力的声音。那声音好似某种动物的嚎叫,有点像狼,但那声音闷闷的,像是隔着几层墙,从地底下传来。

    我定定地站在原地,全身都绷得紧紧的,干脆把火把搁在了一边,反正拿着也照不到多远,还会被对方盯上。这么想着,我只得充分调动我的一切感官,把弓箭端在手上,随时准备出击。

    “呼呼……”

    貌似是某个大嗓门的东西在低声喘气。而且听声音来判断,它似乎离我越来越近,好像是从我的脚底下发出来的吼声。

    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让拿着弓箭的双手发抖。我明白,要是真的出来了什么古怪的东西,尽可能做到一击必杀才是我脱身的好办法。

    我仔细地辨听着这像是从地底发出的号叫。难道说,这地底下潜伏着一只可怕巨兽?它待会儿会不会突然顶开地面,从地下冲出来,就像美国大片里拍的那样?

    我焦虑地把箭头对准了地下,但我可拿不准那大家伙会从哪里、以何种方式现身。

    万一那真的是一头大怪兽,我是掉头就跑呢,还是背水一战?

    可是,那家伙仿佛是想故意逗我玩还是怎么,在地底下又是吼又是喘,就是不出现,好像打定主意要磨死我。

    等了一会,前方却再无声响,四周静悄悄的,让我不禁怀疑,是我刚才听见的一切是幻觉,还是那地下面的存在同样在默默地等待着,只等我先出击?

    我咬咬牙,试着往前迈了几步,见无变化后,我渐渐放得开了。回想起刚才听到的声音似是隔得较远,对方估计只是出来散了个步,而没有发现我,便微微放松,捡起方才放下的火把。

    我刚一碰到火把,只听身后传来几声沉重的脚步,那家伙像是朝我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我极速转身,向旁边一闪,就着那地上那火把的光,一瞬间就给对方定了位,与此同时,手中的利箭直冲着他(它)的身体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