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真假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7本章字数:3376字

    我以为是毛怪或者石头人来了,忙老老实实地趴着不动。没想到,等硝烟散尽之后,前方传来的竟然是一个熟悉的女声。

    “同学,好久不见。”卢曼手里拿着枪指着宋平泽,脸上却和颜悦色,仿佛是在与熟人讨论天气。

    “你?”我吃惊不小,定睛一看,只见卢曼同学一袭干练的黑衣,站在离我们三米多远的地方,那打扮、那气场宛如美国大片里走出来的女特工。

    有没有搞错?!我看看拿着步枪的宋平泽,又看看举着手枪、与之对峙的卢曼,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怎么把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和人都摊在了我头上?

    那卢曼看了我一眼,却急急地对我说道:“宋濯快跑,这个唐川是假的!”

    假的?

    我只愣了一秒,随即想到,这不就是卢曼的离间计呗。便对她喊道:“你说他是假的,那么你是真的吗?”

    她却很快答道:“宋濯,我是宋家派来找你的,那个是冒牌货!其实,他才是跟那些毛人、石头人一伙的,救你就是要取得你的信任,把你毫发无损地带到他们手里!你知道,你体质特殊,那些怪物都伤不了你,他只能骗你跟他走!”

    我一惊,卢曼居然也说自己是宋家派来的?她说的倒也让我一时听不出有什么问题,我人一下子定在那里,看看他俩,宋平泽微微摇头,枪死死指着卢曼,卢曼一脸坚决地看着我,眼里满是急迫。他俩的反应让我一时不知所措,没法判断谁真谁假。

    “卢曼,你说你是宋家派来的,可是你一个女孩子,有什么能力保护我?”我试探着问她,“再怎么也是我打怪比较厉害吧?宋家为什么会派你来?”

    “你不信?”她眉毛一挑,“你看看我的身后,那些毛人可是都是我打倒的!”

    我把火把往她身后照照,暗暗吃了一惊。那些毛怪、石头人真的是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鲜血淋漓,很是吓人。没想到这看似柔弱的女孩子竟如此厉害,把我一下子给惊得呆住了。

    “你打倒的?”宋平泽冷冷一笑,“你们做出的苦肉计,倒霉的是这帮‘群众演员’!”他偏过头,对我低声道:“宋濯,你可别着了这家伙的道了!那家伙想利用你的怀疑心理,等你一相信她,她就立刻找机会干掉你!”

    “哼,贼喊捉贼的恐怕是你吧。”卢曼毫不示弱地反驳道,“你抢先一步找到宋濯,又找来这么多毛人来阻拦我,不就是想对他洗脑,好让他被你骗回去吗?”

    我试着镇定了一下,暗自打量着这两个人。显然他们中只有一个是真的,那么,我该怎么判断呢?他们对宋家的事情都了如指掌,可见那假的一方必定是有过充分的准备,这样一来,可就不好办了。

    我提防着握紧了手里的弓箭,准备应战。

    “说些让我信服的东西。”我快速撤到一旁,对准两人的方向举起了弓箭,“现在我不知道该信谁,你们想办法证明一下吧。”我真希望像孙悟空那般拥有一双火眼金睛,那样我可就不必如此纠结了!

    宋平泽背对着我,道:“宋濯,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平安。无论你信我也好,不信我也罢,我都会帮你回去的。别管我们了,你先走,由我来牵制这个人!”

    “走?”卢曼冷哼一声,“这外面的路早已被你们切断封锁了,只怕宋濯走出去了没百步远,就被你们的伏兵袭击然后带走了!”

    “路封了?”我问卢曼,“那我该怎么出去?”

    “没关系,”她自信地一笑,“等我收拾完这家伙,你跟着我走另外的路出去便是!”

    我说:“这里进来只有一条路,你怎么带我出去?”

    她答:“我是从一条比较隐蔽的暗道下进来的,与你进来的那条路平行,从那里可以很快出去。”

    没想到,这里还有暗道?

    我问道:“我进来的原路吗?这里面七弯八绕的,我自己都快不记得了。”

    她道:“没事,我记得就行。”

    但下一秒,在卢曼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响声震耳欲聋,整个地面、墙面都是猛地一颤,我身子一个不稳摔到了地上。正在这时,空气中传来了“砰砰”两声枪响,伴随着枪声,我听到了卢曼和宋平泽两个人的喊叫声。

    我一骨碌爬起来,对准那摇摇晃晃转身朝前跑去的身影放了一箭,正中其右肩。

    卢曼惨叫一声,捂住受伤的肩膀,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我和左臂中枪的宋平泽逼近过去,看见卢曼抽搐着向后退去,眼睛却盯着我,作出震惊的样子:“宋濯,你……你为什么要相信那个人?他会害惨你的!你快逃吧!”

    “卢曼,”我慢慢地说,“其实我也拿不准该不该相信他,但你是绝对不能相信的。试问一下,作为初来乍到的新客,你为什么对敌人的大本营如此熟悉?难道敌人的暗道会被你一个外人如此轻易地发现?那可太对不起反派的智商了!何况,你对我进来的路线如此了解,可真让我吃惊。”

    卢曼怔了一会儿,接着表情忽然有些凄然,她像是准备说些什么,但又没有多说。她看看自己受伤的肩膀,苦笑了一下。

    下一秒,她的手瞬间伸进了自己的口袋,“既然如此……请你和我一起死吧。”

    “快跑!”宋平泽大吼着向我扑来,一把把我大力拉走,向后飞奔。

    “轰!”

    爆炸的气浪将我俩掀得向后抛起。我俩在空中飞了好一会儿才砸在地上。我正好压在可怜的宋平泽身上,把他疼得一声闷哼。

    “不好意思……”我连忙拉他起来,“喂,你怎么样!”

    他吃力地坐起来,对我摆摆手,道:“我没事。没想到那女的还真狠,一下子就自爆了!”

    我这才想起来这场事故的起因,抬头望去,前方早已是一片废墟,那个持枪、穿着黑衣的漂亮女孩,已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孩子,就这么为了那方的利益而香消玉殒了。纵使对方是敌人,我也不禁有些惋惜。同时,这也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生命的脆弱,与这场斗争的残酷,对自己的所卷入的谜局,此时已是另一番心态。

    也许某一天,我也会面临着更残酷的争斗,甚至直面那最恐怖的凶险?

    当过兵、对这些场面司空见惯的宋平泽拍拍我的肩,安慰我道:“现实就是这样,我们和她只是立场不同……不过你要知道,她可是想要炸死你的。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我点点头道:“是的,我明白。”努力克制住心中那堵得慌的难受感觉,我对他说:“你的伤,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我自己可以搞定。”他道,“你小心前面,刚刚的前一场爆炸有问题,没准是敌人的什么新花样。”

    “嗯。”我把火把拿过来重新点亮,又拿起弓箭,瞄准前方。身后,宋平泽包裹着自己的伤口,疼得直吸气。

    我见他疼得难过,转头道:“你行不行啊?要是疼,就让我来吧!别跟上一回篮球比赛那样,腿明明伤得不轻,偏要逞强,最后进了校医院。你以为你当过兵,就什么都能扛得住啊?”

    我说着要过去帮他,他却不肯,道:“我上次只是不小心摔的,那点小伤难得倒我?你还是专心盯着前面,小心防范为好!”

    我心里咯噔一下,僵住了。

    我回过身去,不动声色道:“哎你说,前面会是什么人呢?会不会是咱们的援兵?”

    “不可能!”他断然道,“我一个人下来的,其他人最迟也不会是现在到。我们得小心点儿,你一看到人出来,就放箭!”

    “啊?万一误伤了怎么办?”

    “相信我,不会有错的。”

    我按照他说的把箭对准前方,余光却悄悄地观察着附近。

    不多时,前方果然传来脚步声。我往他那边缩了缩,道:“唉,这火把快烧完了,你试着用枪瞄一下前面,能打得准不?”

    他只得上前去,示意我躲到他后面,一只手举起了枪。

    待到几个人影冲过来时,我晃一晃火把,往黑暗里一缩。他失去了光亮,一时间看不清楚前路,只好一边凭感觉开枪,一边寻求隐蔽。不幸的是,在他试图躲开的一瞬,我的火把照亮了他的方位。几颗子弹呼啸而过,伴随着一声惨叫。

    他重重地倒在地上,嘴角有一丝鲜血流下。他直愣愣地望着来人,努力举起枪,又是一声巨响,他的另一只手臂也无力地垂了下来。

    黑暗里两个人朝我迅速跑来。“宋濯!”他们呼喊着我的名字。

    我举起弓箭,喝道:“别动,不要过来!”

    黑暗里的两个人停住了,纷纷举起胳膊,做出投降姿势。其中一人道:“宋濯,我是顾安。”

    饶是任何人再说什么,我都不会轻易相信了。我把一旁的火把捡起,看了看顾安,没说话,又看看他身边的……宋平泽?

    与此同时,他俩也看到了地上那人的面孔,双双倒吸了口气。尤其是那“宋平泽”更加激动,他朝那地上的人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脑袋。

    “你干什么?”我刚要喝止他,接着就看见他从地上的人脸上强行撕下了一张“皮”。

    “人皮面具。”他气喘吁吁地对我挥舞了一下手中的东西,又指了指那人的脸,“你看!”

    我走上前去,低头望着那地上不断喘息的家伙,轻声道:“抱歉,你貌似忘记了,上次的球赛,明明是对方的人故意犯规撞伤了你,你为此还念叨了一个星期……你该好好恢复一下记性,‘唐川’。”

    然后,我转过身,向着新出现的两个人说道:“别怪我不能相信你们,可你们也看到了,对方不是一般的狡猾。放下武器。”

    他俩没多说话,对视了一眼,便照着做了。

    我收起他们的武器,缓缓道:“现在你们可以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