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围追堵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7本章字数:3110字

    他俩老老实实地举着双手站在离我三米远的前方,把事情原委一一道来。

    “宋平泽”说的话与前一位“宋平泽”说的大体相似,都是“被宋家派来保护我,结果中计把我弄丢”之类的,因此我暂时没考虑好要不要相信他。

    至于顾安,他表明自己是我姥爷派来在暗地里策应宋平泽的,这一次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炸开了前方封死了道路的石门,听到我这边的爆炸声就赶忙跑过来。结果一靠近我时就发现了另一个“宋平泽”,于是乎就有了刚刚我看到的那一幕。

    他们说完之后,便静静等待着我的思考。

    说实话,这一次我真觉得自己该相信他们。在不久前,我看到,敌方了解到我不算是特别好骗,为了迷惑我,竟然安排了两个假货共同演了一出戏,好让我打消疑虑,彻底相信其中一个的“真实性”,被成功骗走。要不是那冒牌货关键时刻说漏了嘴,我还真会上了他的当。而且我很难想象到,对方会派来三拨骗子。

    不过我虽然被骗怕了,也知道时下情况危急,早走为妙,于是对他俩说:“我们先上去再说。”把武器也还给他们。反正他俩就算手无寸铁,对付一个伤痕累累的我也足够了。

    他俩默默地拿了武器,顾安在前,宋平泽断后,我们一行人向我进来的方向跑去。

    快到他们炸开石门的地方时,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就听顾安迅速地判断道:“来了三个毛人,两个石头人。”

    我们刚作好准备,几个明显比之前出现的高大得多的身影已经风一般地冲了过来。顾安一声令下,他俩便朝着不同的方向猛地开火了,枪声震得我鼓膜难受,我只好捂着耳朵蹲到了地上。

    等剩下几个扑过来时,他们俩都拿出了匕首,迎上前去搏斗。

    一时间我看得眼花缭乱,几个身影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拿着弓箭,却不知道该往哪儿瞄准。混乱之中,一个体型巨大的家伙大吼一声,从人堆里咆哮着冲向我。但我还没来得及放出箭,顾安就跳到了我们中间。

    “闪开!”他猛推了我一把,和我一起倒在一边。

    “咚!”

    一声巨响,石头人砸在一秒前我待在的地方,坚硬有力的拳头把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坑。

    我还在心有余悸时,顾安低声道:“快趴下!”接着,一个小炸弹落在石头人身上,把它打得脑袋开花。

    靠着顾安的小炸弹和宋平泽的近身搏斗,那些“野人”终于被收拾完了。就在我松了口气时,地面第无数次震动起来,我们努力稳住身子,以免被震得撞伤身体。

    我原以为又是什么炸药或者巨怪的影响,没想到那震动的力度越来越大,时间也久得不正常。在越来越强的震感之中,我感到自己快被地面给抛起来了,脑袋、身子在狂震的地上、墙上磕了无数次,胃里翻江倒海,五脏六腑都好似被移位了。

    一片石头、身体滚动的声响之中,我隐约听到另外两个人在喊我。我看到宋平泽努力穿过狂颠不止的地面,向我爬过来。

    我们三个好容易凑到一起,结果滚成了一堆,在不间断的颠簸中碰撞、号叫不止。我一边疼得龇牙咧嘴,一边心里哭笑不得,只得暗暗祈祷这“地震”快结束,可千万别把这个地宫给震塌了!

    不过这“地震”的时间也太长,我的身体倒也渐渐习惯了这震动,发现这震动的频率好像还有些规律,便试着根据那规律摆动着身体,避开碰撞。效果居然还不错,受伤也少了许多,忙把经验传授给另外两位苦不堪言的同志,让他俩学着做。

    待我们都镇静下来时,我注意到,伴随着“地震”带来的杂音,在前方某处传来了一阵绵延不断的低沉的机械声。

    其他两人也都注意到了,他们一边对抗着颠簸,一边神情严肃地细细辨听着。

    不知过了多久,那震动渐渐减弱了。在其更加轻微时,我终于得以好好趴在地上,在震动完全停止时,勉强向前爬了几步,然后狂吐不止。

    等我吐得只剩下胃液时,身子已然软成一滩稀泥。宋平泽试着把我拉起来,可我再也使不上一分力,在他的拉扯下如稻草般东倒西歪。他只好把我整理干净后小心地背在背上,带着我继续向前走去。

    摇摇晃晃地,我趴在他背上,又终于撑不住,昏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地面上,身下垫着不知是谁的外套。头顶上传来的灯光忽明忽暗的,晃得我眼睛发花。

    我哼哼了几声,立刻有一个人走过来,蹲在我脑袋旁边,轻轻地拍了拍我,道:“醒了吗?来喝点水。”

    我由他托起我的脑袋,张开嘴巴喝他递上来的水壶。

    突然,不远处的宋平泽嚷道:“老顾,你干嘛把我的水壶给他喝啊?”

    我一下子醒了,低头看看那大水壶,有种再吐一遍的冲动。

    所幸一个包子及时堵住了我的嘴。饿了许久的我也顾不得胃里仍然存留的不适,开始一点一点地吃了起来。

    待我完全清醒后,我自己拿着包子,环顾四周,却是大为吃惊:这里是一个我没见过的方形空间,比之前我打怪的厅堂还要大上三四倍,墙面古旧,灰尘却很少。在空间上方有些明暗不定的光源,仔细一瞧,发现它们居然还在移动!

    “那些是萤火虫。”一旁的顾安解释道。

    我又四处看看,发现在墙上靠近地面的地方,每隔几米就有一条很粗的铁链子,死气沉沉,看上去甚是狰狞。

    “我们怎么来这儿了?”我问道。

    “还记得那场‘地震’吗?”顾安道,“在我们出去之后,就看见原来应该是通道的地方早已变换成另一番样子,完全不是我们下来的路了。应该是这个地宫里有人在操纵机关,想把我们困在这里,或者逼迫我们改变线路。那次‘地震’,应该就是机关发动时造成的墙壁、地面的震动。”

    “哦。”我含糊地点点头,“那我们现在是往哪里走呢?”

    顾安无奈地耸耸肩,“不知道,我们只能够按照他们想的那样往前面唯一的一条路走喽。”

    等我吃饱喝足了,便试着站起来。我们几个慢慢往里走着。经历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件,我的心态早已放得“端正”了。反正这些麻烦事儿十有八九也是因我而起的,我遇到些什么也不为过。只是,一想到我可能会连累自己身边的两个无辜的人,我的心里有些歉疚。我暗下决心,要是真的碰上了过不去的坎儿,我无论如何也要尽力保护他们的安全。

    走了一会儿,就听见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活像是一堆废铁在相互摩擦,刺耳无比,听得我头皮一阵发麻。

    “快躲到后面!”宋平泽一把把我拉向他身后,自己却“咔哒”一声给枪上了膛,与顾安两个人做出了应战的姿势。

    我不甘示弱,尽管我没有他们那么厉害,但也不会做缩头乌龟!便在后方准备就绪,随时准备支援他们。

    前方毫不掩饰的“咯吱咯吱”的怪声越来越近。顾安冲我小声道:“前面的家伙不好对付,待会儿要是我们拦不住它,你就先跑,找找它的破绽!”

    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想,要是你俩出了什么事,我却自个儿跑掉了,就算真能找到办法破解,又有什么意义呢?搞不好来的又是什么巨怪之类的,要是他俩的枪搞不定,我就“忍痛割肉”,亮出“宝血”,杀他片甲不留!

    这样想着,我很是豪爽地扯开左臂上的绷带,忍痛挤出里面的血液,痛得直抽气。心里抱怨,怎么不是头发、口水之类好用的,偏偏要是血液这又让人疼又不方便的玩意儿呢?搞不好怪没打完,我自己先失血过多、不战而败啦!

    在我手忙脚乱把鲜血涂在剩下的几支箭上,刚想给前面的两人也抹一点儿好防身,只听宋平泽喝道:“开火!”

    这一次我很有先见之明地捂住了耳朵。他俩连开了很多枪,打在前方不明物身上发出“当当”的巨响。我暗自称奇,这家伙该不是个巨型乌龟吧,那壳子,一听就硬得很!

    枪声渐渐停了,而“咯吱咯吱”的声音却还在继续,离我们更近了。

    顾安猛地放下枪,对我们两个挥挥手,示意我们退后。

    宋平泽拉起我就往后走:“快点,顾安要放炸弹了!”

    我边跑边问:“那……他怎么办?”

    宋平泽急促地说:“别担心,他不会有事!只是你,可千万别再受伤了!”

    我乖乖地跟着他跑到远处,捂好耳朵。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被炸得摇晃,我待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等到硝烟散去,我伸长了脖子去看,正好看到了前面缓缓站起的顾安。他满身尘土,简直像个土人,但在那里拼命挥手,嘴里喊着什么。

    我一时耳鸣,听不大清楚他到底说啥。不过当我往前看去时,即使听不见,我也瞬间懂了他的意思。

    那从前方顽强地慢慢移来的大家伙,难道是……变形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