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群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7本章字数:3225字

    不等我吃惊地张大嘴巴,从前方混战成一团的人与怪物堆中,冲出了一只我眼熟却从未见过“真身”的家伙:四脚鱼。

    那宛如娃娃鱼般的家伙朝我爬了过来,大嘴一张,露出明晃晃的一口钢牙,蝎子般的尾巴向上竖起,转眼间已近在咫尺。

    宋平泽反应很快,拔出匕首,毫不畏惧地朝它冲了过去。可是没想到那四脚鱼看上去扁扁的,行动还挺灵活,再加上又是身子贴着地走,宋平泽伤不到它不说,还差点被它的牙齿咬到小腿。

    我拿出弓箭,想帮上忙,但他们周旋着,一时间我也不敢轻举妄动,怕误伤到宋平泽。

    正当我纠结不已时,就只见我的侧前方忽然跑来一个人,刚一探头看,那人手一抬,竟是把手里的刀向我们这边扔来。

    “你干什……”还没等我嚷完,那刀“刷”一下,精准无比地插入了四脚鱼的背部,深色的鲜血溅得老高。

    我还没表示惊讶,那人又是几步上前闪到了抽搐的四脚鱼身边,干脆利落地抽出刀,接着敏捷地一跃,将那从半空里俯冲过来的火红色长嘴鸟劈成了两半。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动作,就算是好莱坞的特效师,八成也会惊叹不已吧!

    那人并不理睬我,只是在转身离去之前,仿佛漫不经心地瞥了我一眼。

    我明明在为这样一位救命恩人的出现而感激欣喜,但他的眼神,却像是忽的给我原本激动不已的心情泼了一盆冷水,让我一下子愣在原地。

    那眼神,冰冷、傲慢,好像我是他眼里不值一提的草屑。

    而我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时,宋平泽已来到我跟前。他擦着额头上的汗,微微喘着,自言自语道:“不愧是墨氏的人……”

    “什么?他是什么人?”我好奇那人的身份,忙问他。

    “啊?我……说他很厉害,嗯。”宋平泽含糊地答道。

    我依旧不甘,追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人带的额上的头巾,还有手里拿的刀,都有点像吴言的?”

    “不只是他一个像吴言。”他说着指指那边混战的一团,“他们都一样。”

    我定睛一看,果然,那些与各种各样怪物激烈搏斗着的人,都与刚才我见到的中年男子有着相同的装束与武器,就像是来自与同一支队伍一样。

    难道这些人都是来救我的?我暗自忖道,虽然刚刚那人看上去对我无甚好感的样子,不过毕竟他们还是来救我的命的,无论是否心甘情愿,都是为了帮助我。

    看着人们的奋力搏斗,我心中热血沸腾,既感动又振奋,恨不得立刻冲进怪物堆里,像那些人一样使出浑身解数,与怪物放手一搏!

    理想很不错,可现实问题是,我只剩下一支箭,而且在一片混乱之中,准头倒也很难说……

    正为武器的事儿发愁,宋平泽忽的凑过来,拉住我的胳膊,道:“宋濯,我们要跟着他们冲过去!你在我后面跟好了!”

    我一看,果然,那前面虽是打得天昏地暗,人们的进攻方向却是不难看出。大家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一边不断对付着从前方地下的出口处涌出来的奇奇怪怪的生物,一边朝着它们前进。

    也许是因为我的出现,那些原本只为拖住怪物的人的进攻渐渐变得狠辣,他们团结在一起,协调一致地对杂乱着冲出的怪物发动了总攻,就像一个训练有素的军团。

    而且,那些人的实力都非常强悍,他们身手不凡,动作奇快,即便是面临着怪物们排山倒海般的“怪海战术”也毫不慌乱。我看到,那个先前救了我和宋平泽又对我施以白眼的中年男子正是他们的首领,他挥舞着刀,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有条不紊地指挥着人们冲锋。

    我和宋平泽跟在他们后面,看着前方不断有怪物被斩杀,虽然也有人被击中受伤,但一旦有人倒下,队伍里几个貌似是医生职务的人手脚麻利地把伤者转移到人群以外去了。

    我暗自惊叹于这支队伍的作战效率。眼瞅着部队距离那怪物出现的地下出口越来越近,正感叹我军神勇,却突然发现,前方似有变故。

    人们正是勇往直前,却只听前方有人大喝一声:“趴下!”一边宋平泽眼疾手快,拉着我卧倒在地。“砰!”一个大型光球几乎贴着我们的身子滑行过来,我本能地紧闭上眼睛。下一秒,我便不禁为此感到庆幸:纵使是我闭着眼,也强烈地感觉到,在我的眼前刹那间爆发出了常人绝对难以承受的强光,持续了将近十秒钟,那强度逼得我不得不用手死死捂住眼睛,不敢妄动。

    待那强光终于消失,我感觉到地面骤然一震,紧接着那剧震持续不停,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出场了一般。

    话说我在这里见识到的庞然大物也不少,所以感受到这强烈震感也不太吃惊。睁眼一看,却也倒吸一口冷气:那哪里只是“庞然大物”,简直就是一座“山”,从那地下出口缓缓地“升”了起来。它身上鳞甲遍布,在高处灯盏的照耀下反着光,体态接近于乌龟,不过在类似于龟甲的壳子上,竖着一排排高低不齐的尖刺,甚是可怖。

    那巨龟慢条斯理地爬上来,绿莹莹的小眼睛漫不经心地扫了我们一眼,傲慢宛如俯视众生的王者,好像根本不屑于与我们作战一样。

    我们这边,为首的中年男子毫不迟疑,他挥挥手让医生把在刚才强光中眼睛受伤的几个人扶到一旁,自己领着几个部下,向着巨龟从容地走去。

    巨龟冷眼瞧着这几个毫不畏惧上前来的人类,冷哼一声,身后那长的出奇的尾巴宛如一柄铁锤,向着他们横扫过来。

    而人们没有慌乱。他们即使没有交流也仿佛心有灵犀,在尾端扫来的一瞬间各自散开,朝着巨龟看上去很薄弱、没有鳞甲覆盖的部位发起了攻击。

    而其中,那最厉害的中年男子,更是飞身一跃,手起刀落,那利刃已划过一道弧线,直冲巨龟眼部劈去。

    眼见着那巨龟身形庞大,动作笨拙,而那刀又快又狠,当我认定那巨龟必定遭受重创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巨龟背上的尖刺突然犹如柳条般暴涨几倍长,同时又有如软体,竟是“转了个弯”,拐下来,猛地挡在它眼前,“当”的一声拦住了那把刀!

    那刀稳稳承受了骨刺的重击,坠落下来,被那中年男子接到手里。其余人见此一幕,均是大惊。而其他发动攻击的人俱是遭此状况,手里的武器全被那巨龟背上可以自由伸缩的骨刺截下,弹回他们手中。

    这个对手如此麻烦,让我不禁好奇,人们接下来会怎样应对。而见此变故,那中年男子依旧镇定,他果断地一挥手,对身后的人们说了句什么,然后,整支部队迅速地有序撤退,有四个身着黑色袍子的人两两抬着一个圆柱形的箱子,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那巨龟似是不屑一顾,对它脚下渺小的人们的举动毫不在意,而是朝着队伍毫不犹豫地直直爬了过来。

    那四人也像全然没看见那移动过来的巨兽似的,快速地打开箱子,启动机关,那箱子便如同“变形金刚”,几下子被那几人摆弄成了一个高高架起的炮筒。

    中年男子一声令下,人们全都匍匐在地,扯出右手臂袖子上的一块厚布捂住口鼻。宋平泽也立即往我手里塞了一块毛巾,上面已被沾湿,散发着淡淡地药水味儿。

    不一会儿,只见那俩炮筒猛烈地震动了两下,接着,一股深紫色的浓烟从前方的开口处喷出,向着巨龟直扑而去。

    距离不过十米远,那巨龟一瞬间便被紫烟笼罩。而在一片烟雾之中,那巨龟似乎是受到了强烈刺激一般,突然暴怒起来,透过浓烟可见它如同发狂,拼命地左右摇晃,嘶吼着连连后退,努力远离那紫烟。

    我先以为那巨龟是被烟雾中的某种物质呛得难受,后来就只见那巨兽越叫越惨,那坚不可摧的厚厚铁甲,竟是如熔化般,一层层剥落下来!

    是酸雾!我吃惊不已,将目光投向那群训练有素的战士,心中暗暗佩服,同时疑问也暗中生出:能将那些手段运用得如此出色的,不是一般人。他们到底是谁?据我所知,无论是顾家、宋家,好像都没有这般厉害的人物!

    正在我陷入思考时,那巨兽在酸雾的逼迫下终是煎熬不住,忽然大声嘶鸣,竟是狗急跳墙,拼了一口气,直朝着我们这边狂奔而来。

    那排头放出紫烟的人立即收兵,向一旁躲闪。而在巨龟摇摇晃晃地冲出了烟雾、直撞向我们时,人们及时撤退开,围绕着癫狂的巨兽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待巨龟冲入人群中间,领头男子大喝一声:“攻!”

    顿时,数十把刀从人群里飞射出来,划过一道道弧线,雨点般打向那横冲直撞的巨兽。

    那可怜的大家伙的龟甲早已不堪一击,此时背上深深插入了数十把武器,血花四溅,更是穷途末路、哀鸣不止,它又拼死翻动了一会儿,再度挨了数刀后,就支撑不住,奄奄一息地翻倒在地。

    而我,看着那被放倒的巨兽与满地流淌的鲜血,只觉震撼不已,为那凌厉果决的战斗作风完全折服。

    然而,人们却完全没有流露出丝毫成为胜者的喜悦。为首的中年人眉头紧锁,淡漠地看了巨龟一眼,对部下发令道:“排好阵型,听我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