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第三方登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7本章字数:3006字

    正是思考间,只见前方一阵雷鸣电闪,抬头一看,竟又是一棵植株,它形状像是柳树,却挥动着长长的枝条。而最令人惊讶的是,那本来不应导电的植物枝条,居然放出了电流!

    由于墨氏族人手中的武器无一不是金属,面对劈来的枝条也不敢硬碰,他们便只能四处躲闪,不能接近那“电柳树”。

    不过,那柳条也不是没有缺点。我能发现,而墨氏的反应也毫不逊色。既然那枝条可以导电,说明它一定是由非绝缘体构成的。墨氏其中一人当机立断,指挥族人搬出了他们之前放出酸雾的炮筒,而且还有一个拿着巨扇的族人站在了他们身后。

    他们正在操作时,前方的柳树似乎也感觉到了危机,连忙挥着长枝条,向他们刺了过来。

    而一旁候补的族人眼疾手快,不知从哪里拿出了几根绝缘的木棍,大力拨开了粗壮的枝条。

    几个回合下来,柳树奈他们不何,而这边已准备就绪。酸雾喷出,借着那人巨扇制造的劲风,速度极快地朝柳树扑去。

    不出所料,在墨氏的力量面前,那柳枝也甘拜下风,被一寸寸腐蚀掉。

    而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只怕是在墨氏出手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那些怪物,无论是能放毒还是能喷火,长满尖刺还是力大无穷,甚至是能够像蛇尾鸟一样变色、隐形的棘手家伙,都最终被制服,除了一只能够发出让人全身麻痹的声波的怪物稍微难缠了一些,其余者无一不被墨氏族人的团队作战打得一败涂地,而墨氏这边仅有少数人受伤。

    眼见战斗接近尾声,地下通道那头再无怪物出现,我终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心里暗自庆幸,遭了这么大的罪,我可总算是可以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回家去了。

    但是,我一旁的宋平泽,至始至终都没有放松,哪怕是超人一样的墨氏在此保护我们,他都紧握手枪,一副警戒的样子。这让我感到好奇,他先不是说这已经是最后一批怪物了吗?为何他还这么紧张?

    我问他:“这些怪物搞定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他面相古怪地瞄了我一眼,摇头道:“不瞒你说,这才是开始吧……”

    “啊?!”

    听见这话,我简直要崩溃了。这接二连三的各种怪物,折腾得我还不够吗?还会有什么?

    宋平泽道:“你忘了?当初让你来到这个地宫的那拨人,他们可还没完全出现!”

    我一听,没错,那假宋平泽、自爆掉的卢曼,不都是“那一边”来的人吗?他们千方百计想把我“抢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保不齐,就是想等墨氏和怪物们两败俱伤之时,在跑出来“渔翁得利”!

    这么一想,我又不得不再度紧张起来,攥紧了那把匕首,向四周观望,生怕有一堆不明身份的家伙冲出来,把我给拖走。又觉得手中那匕首太单薄,于是对宋平泽道:“你能不能把弓箭给我?我还是用那个顺手一点!”

    可是宋平泽说道:“其实,面对他们……就算是给你一把AK-47,你照样也打不过……你想想,需要宋家、顾家还有墨氏三家联手对付的,能是什么简单人物?”

    “这么厉害?”我咋舌道,“你不是说,‘墨氏既在,无人敢称最强’吗?还有墨氏难以对付的人?”

    “有。”宋平泽脸色阴沉,“墨氏强悍,也终究要被他们束缚……”他看着我,眼里似有隐情,却没有再说下去。

    宋平泽注视了我一会儿,在我疑惑的目光中保持着沉默,直到他突然抬手向上,“砰砰”两枪,子弹从我耳边呼啸而过,射向我脑后。

    毫无防备的来了这么一下,我身子猛地一缩,栽到了旁边的龟腿上。不等我起身,“啪啪”两响,从后方回击飞来的子弹打到了地上。电光火石之间,宋平泽竟是举起枪,与那后方的人对射起来。

    我本能地抱着头,往龟腿的那一边逃去,把那腿当成掩体躲在后面,小心地抬起头,想看看战况如何,希望帮上宋平泽。

    可当我看清楚来人时,发现那人居然是先前在通道里“自爆”掉的卢曼!

    我惊出一身冷汗,但随即想到卢曼不过是对方配合做戏的“托儿”,大概也不会真的自杀死掉,那所谓的爆炸,只是掩饰她逃走的幌子罢了。

    我又想起来,宋平泽好像说过他只剩下了一个弹夹,忙伸手把他从我手上拿去又放在了地上的弓箭拿了过来,搭上最后一支箭,试图对准卢曼。

    眼瞧着卢曼以极快的身法朝我们逼近过来,手里拿着步枪,子弹明显很充裕,而宋平泽没剩几颗子弹了,被卢曼的火力压得死死的,藏在那巨龟身后抬不了头。

    我急忙冲出去,把宋平泽先前的话忘得一干二净,拿起弓箭就要对准卢曼。

    可卢曼反应相当快,她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我,一挥枪杆子,又快又狠,把我手里的箭砸飞了出去,连带着我的人也栽倒在地。

    等我努力站起身时,已是止不住的头昏眼花,眼睛像蒙上了一层雾,恍惚间,看见卢曼把宋平泽压制着按在巨龟身上,左手扣住他的胳膊,右手狠命掐着他的脖子。

    “我跟你拼了!”我大吼一声,赤手空拳地扑上前去,把我这辈子不打女人的守则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对她用力地就是一拳。

    趁她被我打得倒向一边,我继续冲上前去,抄起宋平泽掉落在地上的匕首,对准她就要当胸刺下。

    可是她一脚踹在我膝盖上,顺手打掉了我的匕首,接着狠狠一巴掌扇在了我脸上。

    这一掌力大无比,一瞬间我的脸上都快没了知觉,脑子嗡的一声直发热,简直要被打晕过去。

    我刚倒在地上,身后宋平泽又继续上前,跟她打斗起来。

    我捂住嗡嗡耳鸣的耳朵,心中只觉得奇耻大辱,恨不得马上去帮宋平泽顺便帮自己报仇,但又头昏脑涨,只能勉强坐在地上,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揉着脑袋,又看见宋平泽这厮再度被卢曼打倒在地,急得大喊:“宋平泽你快打败她!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再对美女网开一面了行不行!”

    宋平泽被那女人用枪指着额头,我又是一副半死不活的衰样。眼看着卢曼一脸得意地就要开枪,这时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我熟悉的淡定的声音:“我要是你,就不会去帮倒忙。”

    我转过脸,心里觉得简直不可思议:那俯下身子、脸几乎贴到我鼻子上的一脸嬉笑的家伙,居然是顾苏!

    卢曼见到又有人出现,一面把枪口继续对准宋平泽的脑袋,一面警惕地打量着刚刚出现的顾苏,不敢大意。

    “顾苏,你……”我目瞪口呆,接着反应过来,忙把她向后推,一边拼命地站起来,企图护住她,“你来这儿干什么?这里可不是看热闹的地方!”

    “哼。”她在我头顶敲了一下,把我按得又坐了下去,“相比我来说,你才是来看热闹的好么?”

    我急得冒烟,道:“你还是快跑吧,那个女的厉害极了,连宋平泽都不是对手,你就别来掺和了!”

    她却不慌不忙,轻笑一声:“她厉害,我就不厉害了?再说了,瞎掺和的是你好吗?要不是你,宋平泽可不会失败哟!”

    见她胸有成竹的样子,我有点怀疑:难道她真有办法对付卢曼?嘴一撇,说:“那好吧,让我见识一下你有多牛吧!”

    “早就在准备了,你这个大傻瓜。”她狡黠一笑,然后抬头看着卢曼,“你马上就知道了喔。”

    我正摸不着头脑,忽然只听卢曼“哎呀”一声,突然退开去,捂住腹部蹲了下来,脸因痛苦而扭曲,连手里的步枪都拿不稳当了。

    宋平泽从地上一跃而起,夺过卢曼的枪,一枪托把她砸翻在地,枪口指向了她的脑袋。

    我大惊,忙问顾苏:“你做了什么?让她突然成了那样!”

    顾苏一改笑嘻嘻的表情,走到卢曼身边,冷眼看着她,对她道:“说实话,当面下蛊是最基础的技术,了解我实力的你居然会忘。”

    “什么?”我吃惊道,“你居然会下蛊!”

    顾苏白了我一眼,“怎么了,还一脸嫌弃的样子?以前我不就用这个救过你吗?只不过这次用来对付敌人了而已嘛!”

    我愣愣地点点头,没想到之前帮了我的还真是苗家的秘术。就在说话间,我注意到,卢曼捂住腹部的手仿佛不经意般,滑向了她的衣服口袋里……

    “快跑!”我猛然醒悟过来,抓住顾苏和宋平泽的胳膊向后狂奔。

    几秒后,我们的后方,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

    我们统统扑倒在地。待烟雾散去,我知道,卢曼这回是真的死去了。

    顾苏拍拍身上的灰土,从地上爬起来,一看前面,忽然惊喜地叫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