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记忆漩涡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8本章字数:3051字

    我早就知道找寻之前的记忆是迟早要做的,只是不知道会来的这么快,我在这么突然、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不过顾安和方修都是一脸严肃,我也不好反对,只得硬着头皮坐在了床上。

    “好的。”顾安凑近了我,他看上去有些紧张,额上有细密的汗珠。我按他说的盘腿坐着,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更加紧张了。

    “放松下来。”他道,“你试着去回想……我们会给予你提示,无论你回想起来了什么,都不要放弃,也不要逃避,要相信自己的记忆。”

    “顾安,”我越发不安,“我忘记那些事情的原因是我头部受了伤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强行回忆会不会把脑袋搞坏?”

    “不会的。你失忆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你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太过怪异痛苦,与你的认知相去甚远,在那种强烈情绪的刺激下,你不愿意接受它,你的大脑便自动地把那段记忆给封存起来了。现在你需要把那扇‘门’给打开,你会想起所有的事情。”

    是吗?之前的记忆太过痛苦吗?那会是什么事情呢?如果我这么强行回忆起这些事,会不会再次刺激大脑,把自己变成完全的傻子?

    “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话一问出口,我也觉得不太好,他们告诉我的东西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于是思考了一番,我觉得自己宁可冒着变傻的危险自己回忆,也不要在余生做一个不知过去、又不明未来的糊涂蛋。既然经历过,那么我就不能逃避,假装它不曾是我人生的一部分。

    定下心来,我按照顾安的提示开始了寻找记忆的大工程。他先是拿出了一张照片,上面有许多人,而我站在他们中间,好像还是在上中学的时候,我仔细地研究起来。在我的左边,是一个笑容温暖的三四十岁的女人,她的手握着我的胳膊,与我靠得很近。右边是一位慈祥的老人,短袖下的手臂青筋分明,给人健壮、干练的感觉。再旁边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瘦高的女孩子,眼睛笑得弯弯的,长得很漂亮。其他的人我也一一看过,他们的面孔都十分熟悉,似乎有些亲切,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努力回忆着。顾安他们坐在一边默不作声,把时间交给我。我细细端详他们每个人的面庞。很熟悉的感觉。尤其是离我最近的人们。

    我试图猜测了一下。这么多人的合照,上面有老有少,而且某些人之间但从面上看还有点相似,应该是……全家福?

    那么说,这可能是我的全家福。左边的应该是妈妈。那么爸爸在哪里呢?我找了一圈,并没有看上去像爸爸的熟悉的人。这又让我疑惑,难道是爸爸没有参与拍照?

    那就从妈妈开始回忆吧。我使劲盯着她的脸。我应该对她的记忆是有很多的,毕竟她是我最亲的人。

    但当我渐渐回到记忆深处时,我对她的印象中却涌现出了不详的预感。好像是……

    “不可信任。”

    这个声音突然从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我虽然不知根据在哪里,但这种想法一出现,我便不由自主地相信了它。“相信直觉。”我想,这应该是对的。

    再转向照片上其他的人,这种感觉越发强烈了。我苦思冥想了一会儿,假设这些都是我的家人,那么这种不信任感应该就是我痛苦记忆中的一部分。再加上先前我并没有回忆起任何有关家人的信息,想来是这些信息也是包含在我那痛苦回忆之中的一部分了。

    所以,我的痛苦经历是被家人欺骗过吗?

    见我若有所思的模样,顾安一伸手,又递过来一张照片。上面是三个年轻人,我站在左边,中间是一个微笑着的男生,看上去无忧无虑的样子;最右是一个个儿最高的男生,对着镜头做了鬼脸,看上去有些滑稽。

    但这张照片,对我的触动更大。我只看了一眼,几乎就是一震,对照片上的两个人立时就有一种难受的感觉,一下子心里堵得慌。

    我看向顾安,希望他快点拿出所有的提示线索。此刻的我就像是一个考场上急需知道答案的学生,感觉离真相更近,就越是想要知道所有。

    顾安犹豫了一下,拿出第三件东西,却是用红布包起来的几块玉的碎片。我一见到它,就条件反射般地伸出手去触碰。我从他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些碎片,并下意识地把它贴在自己胸前,好像它天生就属于那个地方。

    它是为什么而破碎的呢?

    我低头看着这一堆毫无光泽的碎片,忽然觉得难以自制的心疼。我想它应该是我曾佩戴过的;那么,是什么让它变成了现在这样?或者说,我的经历也与它的破碎有关,是谁让我们变成了这样?

    看着那两张照片,我猛然觉得揪心,这种难过的感觉……是因为他们吗?

    ……

    枯瘦的手掌按住我剧痛的前额,胸前的玉佩颤抖着碎裂……我坐在地上,模糊不清的前方是熟悉人们的陌生的眼睛……拿着刀的黑影逼近了我,宣告我的死期……深不见底的悬崖……吞噬一切的黑色火焰……

    忽然之间,似乎是脑海深处的某只闸门被突然打开了,无数记忆向我奔涌而来,瞬间将我淹没,我只觉自己被卷入了巨大的黑色的漩涡,现实中的一切都在视野里模糊……

    等我再有意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双手抱住脑袋,身上大汗淋漓,并且不停地大口喘气,一旁的人扶住我,反复说道:“放松些,慢慢呼吸!”

    “不……不是……”我也搞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只觉得呼吸急促,胸腔里闷得要命,更可怕的是我头脑中喷涌而出的绝望感几乎要把我杀死了。

    过了好些时候,顾安见我似有好转,对前面冷眼看着我的方修说道:“要不要来看一下他?他情况不大妙。”方修才从座椅上起身,朝我走来。

    我看着他走来,感觉到了压迫感,向后缩了一下,但他只是把离床近的椅子拖过来,坐下,然后对我说:“看着我的眼睛。”

    “方先生!”顾安突然很是紧张地叫了一声,他急切地对方修摇了摇头,但方修并未停下,他一只手扶住我的肩膀,脸凑了过来。

    “看着我。”他简短地说,语气不容置疑。

    我虚弱地抬起眼皮,正对上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眸。

    我一惊,疯了般地挣扎着想要逃开,但是已经晚了。那双危险的眼睛在我面前快速地放大,放大,然后将我“吸”了进去……

    “不行!不……”我歇斯底里地嘶喊了起来,这个人怎么能够如此残忍!那么多、那么多的记忆瞬间清清楚楚地全盘托出,展现在我的面前,记忆里的一举一动、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无比清晰地如电影般在我的眼前呈现出来。这与折磨无异、这与酷刑无异,那些我不敢轻易触碰的东西,那些令我痛苦至失去记忆的经历,竟是被这个人毫无保留地一股脑全扔回了我的记忆……

    “不……求你了……”我趴在床上,嘶哑地哭喊着,不知不觉间,泪水已流了满面,连同唾液也一并流下。我犹如一个疯子,在床上折腾个不停,不知是谁的手拼尽全力地想要拉住我,但我根本不理他。我肯定已经是疯了,不管不顾地做着各种不符合人类常理的行为。此刻我只想在那前方的墙壁上狠狠地撞一下,最好是就此真的完全痴呆,那样我永远、永远也不用再知道它们了。

    挣扎终于被两双有力的手臂制住。但我仍不甘于停止这场混乱。我嘶声大喊,也不知在喊些什么,总之,我就打算在这场狂乱中变成疯魔,再也不要醒过来。

    “够了。”有人在我身后厉声喝道,“宋濯,你到底是段氏的后裔……段氏从没有你这般脆弱的族人。”

    “先生,他受的刺激太重……还是让他休息吧,他很累了。”

    我突然想起来按住自己的两个人是谁,不禁猛然一惊:“顾安,你居然是和他一伙的!”

    顾安,明明是顾家的人,怎么会和方修是同伙!

    疑惑让我的动作暂时停止了。顾安擦了一把额上密布的汗珠,喘着气把我扶起坐好。我才觉自己嗓子疼得要命,想必是由于刚才不顾一切的喊叫。方修冰凉的手从我身上移开,站到床下——刚才为了让我不乱动,他俩都不得不爬上床来。而我此时也明白了他们把地点选在这里的原因,原来是早就估计好了这种情况,以免我在失控时撞到坚硬的地面或墙而受伤。

    “我一直都是和方先生一边的人。”顾安道。

    “我和你一样,都是段氏的人。”方修整整被弄乱的衣衫,重新坐下。他那已经恢复了正常瞳色的眼眸此时已没有先前那样令人恐怖的危险感,而是静静地望着坐在床沿的、仍未从震惊与难过中振作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