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借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8本章字数:3218字

    这一下变故我没料到,但我仍然硬着头皮继续将身体里上涌的力量集中在眼部。而视野之中顾安的形态也越发诡异了起来:他的轮廓线条越来越淡,而身体内部迥然不同与身体颜色的线条显现出来,纵横交错的,像是什么盘根错节的树根。

    而后,我明白了,那才不是什么树根,而是顾安遍布全身的血管!

    我大惊,这方修给我吃的什么东西,竟然能让我看清对方体内的血管,这能力无异于“透视眼”!

    然而这奇迹依然在继续。随着我尝试着把越来越多的力量拼命集中在眼部,变化再次产生了,不同的是这次在右眼,而左眼没有更多的变化:顾安原本清晰的血管的颜色也逐渐淡了下来,另一个东西模模糊糊地出现在顾安的心脏位置,有一大团,呈淡蓝色,不知是什么。

    这么一细看,我越发疑惑了:那一团淡蓝色的东西不像血管的轮廓那般稳定,倒像是一个活物,在他心脏位置不太稳定地颤动着。

    难道顾安的体内有什么生物吗?

    这个念头一出,我就不自觉地抖了一这也下。这太瘆人了吧?

    就在这时,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一回头,是方修,但在我此刻的视线里的他同样也是淡淡的轮廓、清晰的血脉经络,以及——心脏处那古怪的一团淡蓝色的东西?

    他道:“嗯,效果已经达到了。慢慢平静下来,放松眼部,把气血匀到身体各处。”

    我忙照他所说的把气血从眼部化开——我感觉方修再晚下指令一会儿,我的眼球就要爆炸了。几分钟后,那淡蓝色团、血管形状以及暗红的背景都模糊下去,眼中的人体与天空都恢复了正常。

    我不自觉地蹲了下去,把手捂在眼部。在刚才数分钟的时间里的经历,已让我的眼睛难以承受,尤其是看清淡蓝色团的右眼,更是酸胀不已,都快流出眼泪来了。

    方修又递来一个水杯,这次我谨慎地嗅了一下,确认没有异味、只是白开水之后才喝下。顾安把我拉进屋里,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我才缓过劲来。

    “不愧是嫡系的血脉,第一次就能够成功。”方修也坐下,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道:“在我当年练习借眼的时候,花的工夫可多得多。”

    “话说,这个‘借眼’到底是干什么的?”我问道。这家伙也不提前打个招呼,突然给我来这么一下,可让我够呛。

    方修反问道:“你看见了什么?”

    我便把情况如实说了,同时表达了疑问,最让我疑惑的还是那蓝色团状物。

    方修道:“刚才我给你喝的药水是用来帮你激活体内隐藏的段氏血脉的力量的。在段氏之中世代流传着一种秘术,段氏族人激发这股血脉相承的力量,就能够使眼部发生异化,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

    他顿了顿,接着说:“你先前在地宫里自行破解了石门的封印,便是由于你体内的潜在力量与石门上的符咒发生了呼应,致使你的眼部在短时间内发生异化。而刚才,你的眼睛先是进入了异化的第一阶段,在你的眼中周围的景致都呈现暗红色黯淡下去,而你眼前唯一的生命体——顾安的轮廓清晰起来;在第二阶段,顾安身体中的信息清晰起来,你看到的就是他的神经系统;在第三阶段,”他再次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道:“你看到的人类心脏处的团状物……是人的精神。”

    “啥?”我一下子懵了,前两个我倒还能接受,可这“第三阶段”……

    “精神,就是……灵魂。”他低下头,从面前的茶几上拿起咖啡杯。

    灵魂?这世界上……真的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我摇摇头表示不信。方修也不急着与我辩论,他只是慢慢地喝了口咖啡,隔着咖啡那云雾缭绕般的蒸汽,问我道:“宋濯,在这个世界上,你相信什么?”

    我知道他的意思,回答道:“确实有很多事情我们都还不知道,但是你说的……也太……”

    “那你相信谁?”他反问道,“你的眼睛?你的所学?就在几天前,你亲眼看见了地球上‘应该’不存在的生物,你也见识到了人类‘应该’不具备的能力。时至今日,你又看见了‘应该’不符合常情的东西。”

    他说的没错。我没说话。几天前的那一幕幕闪现在我眼前:地宫、毛怪、墨氏、黑炎……

    到底什么是可以相信的?到底什么是应该存在的?我自出生以来所建构的对世界的认知,都一定是正确的吗?世间的全部真相,我都全部了解了吗?自小耳濡目染的真理般扎根于我的思维之中的信条,一定是正确无误的存在吗?

    见我沉默了一阵,方修接着说:“段氏将这种眼部在人为操控下的短时期异化称之为‘借眼’。之所以这么说,是由于在多年以前,嫡系一脉甚至可以做到终生保持眼部完全异化的状态。先祖们将这种能力称为‘开眼’。”

    我问:“那这样能有什么好处?”

    他答道:“段氏的这种能力,是与其行动的模式相匹配的。第一阶段的异化,让人的眼部对生命体的观察力大为提高,有助于增强动作的灵活性;第二阶段的异化,让人看清对手的神经系统,大大提高了进攻的效率;第三阶段的异化,结合段氏特殊的能力,能够最大程度上对敌方进行精神上的攻击。”

    这么厉害!我大为惊叹,要是把这三个阶段的能力应用自如的话,这样的人上了战场不跟开了挂似的,不打胜仗没天理啊!也难怪段氏如此强悍,是能够横扫西南的一族。我忽而想起来件事儿,问他:“你让我找回失忆部分的时候,是不是用了这个‘借眼’的方法?”

    我忘不了那只妖异的红瞳,像漩涡一样把我“吸”进去的恐怖感觉。难道眼部异化之后就会变成那个样子?

    他点头肯定了我的猜测:“对,这就是借眼精神攻击模式的一种。我掌握好力度才对你使用的。”

    在我气恼于他竟然对我使用那种可能会把我弄成痴呆的方式之前,他说了让我更吃惊的话:“其实,你不是第一次中这种术。”

    “嗯?”

    他轻轻晃动着自己的咖啡杯,望着我幽幽地道:“很多年前你在山上失踪昏迷,就是中了段玖宁的术。”

    “什……”

    在我开口质疑的一瞬间,我猛然想起来,在多年前我跟随哥哥姐姐们进山玩时,在树丛中迷糊不清地看到的那一双深紫色的眼睛,难道说……

    “那是段玖宁的眼睛?”我大骇,“那么多年前,他就偷偷地想对我下手?”

    “是的。”方修肯定道,“而且那一次,是我跟他一起去的。我负责把你引诱到人群之外,他对你用了精神攻击。”

    “那他当时怎么没有干掉我?而且,他的眼睛并不是像你一样的颜色啊!”

    “他不同于我的‘借眼’。在二十年前传承力量之后,他已经做到可以不用花费额外的气力就长期保持‘开眼’的状态了。不过他没有真正开眼,因为他的力量是与他血脉不相容的,因此瞳色也产生了变异,不是正统的深红,而是偏紫。在他对你施术后,他本来就虚弱的体质也受到了影响,再加上找寻你的人也快赶上来,便叫我先撤了。”

    没想到那么多年前我还有这样一桩危机,不禁也暗自庆幸,要不是段玖宁自己出了岔子,估计那个时候我就一命归西了。

    “所以说,”方修总结似的对我说道,“你也应该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学着不用药物,自己练习借眼。”

    不用药物吗?

    我有点怀疑这样做的可能性。不过方修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起身离去,大概是去洗他的咖啡杯什么的。顾安拍拍我,又指指外面:“时间还充裕,抓紧去练习吧。”

    等到我开始练习时,才发现这个借眼有多么困难。虽然原理就是把隐藏在身体内部的段氏遗传的力量提炼出来再聚集到眼部,但我要先找到体内不知藏在何处的那股能量,再把它小心翼翼地“提”到眼部。

    而没有了药物的辅助,我对那所谓的能量压根没什么感觉。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去感受以前在共生的状态下从未发掘过的能量。顾安自愿做我的试验品,可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就算好不容易感觉到了那微弱涌动的能量,也没法在眼部凝聚多少,只是对着顾安“干瞪眼”,把他笑趴了。

    午后,我在吃饭时总结了一下经验,再次练习时倒也掌握了一些窍门,我发现能量的涌动路线似有一定的规律,便将注意力集中在它常“出没”的地方,果然好找多了。

    在晚饭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做到“抓取”一部分能量并把它们“运”到眼部了。这发现让我兴奋,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我还一个劲地瞪着顾安做实验,把他搞得怪不自在的。

    方修发现了我的举动,他道:“宋濯,你不要再消耗能量了。休整一下。我们有客人了。”

    “客人?”我没回过神来,“谁呀?”

    方修不动声色地吃着饭。一旁的顾安猛地回头向窗外看去。我摸不着头脑,也跟着他看去。只见窗外院子门那边,植物的枝叶异常地摆动着,有鸟雀自树上扑棱棱地飞起。

    “他们来了。”顾安低声说,咔哒一声,双手在饭桌底下拉开了手枪的枪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