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会吃人的泥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8本章字数:2768字

    我背着包裹,顾安背着方修,我们在荒郊野外走了十多分钟后,终于找到了据说是靠顾安的鼻子嗅到的前来接应的新坐骑:一条身体扁平的两米多长的类似蜥蜴的爬行动物。虽然它的表面积不如先前牺牲的海胆那么可观,也能毫不费力地容纳我们三个人加两个包裹。

    “上车”后不久,我便昏睡过去。一觉醒来已是上午。我们暂停了行进。顾安在一旁烤着一只体积较大的野鸟,估计是他先前打到的。方修坐在一边仰头望天,不知在想些什么,不过看样子气色不错。

    吃着纯正自然风味的早餐,我便就昨夜的事情向他们提问:“昨天来袭击我们的那些人还有怪物是谁?”

    方修答道:“昨晚来袭的是段玖宁的部下。今后我们还会经常见到他们的。”

    我可不想再见到他们。又问:“为什么段玖宁不亲自来找我呢?”

    他道:“现在的段玖宁只是他原先力量的一部分。他为了完成将要达到的多个目标将自己的力量分配给自己的部下们,而他的本体则隐藏起来休养。我想,不到关键时刻,他是不会亲自出手的。”

    “说到这儿,昨天来的那些怪物是怎么回事?段玖宁是怎么把那么多的怪物藏起来的?还有,那棵妖树是怎么长到我们住处旁边的?”

    大概是我边吃早饭边说话的缘故,方修看我的眼神貌似有些“嫌弃”。我急忙说:“好吧,我吃完了再问。”看来这家伙还真是有些奇怪的洁癖呢。

    好容易收拾完。方修便充当起了解说员,一条条地向我解释:“我们所说的‘怪物’,无非是那些与书本、动物园里不一样的生物。其实,那些怪物也是这个星球上的生物。段玖宁利用自己的力量把地球上原有的生物按照自己希望的模式进行‘改造’以为他所用。昨晚压轴的大树便是他比较优秀的作品之一,直接就地取材,结合了多种生物的优点,制成的时间非常短。我昨晚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将妖树焚毁,是因为黑炎燃烧需要消耗大量的氧气,而妖树的性能恰好便是针对了这一点:贸然使用‘焚烬’将会使我们自己窒息,要解决它,就只能从它的脑部着手。”

    我点点头。他又继续说道:“对于段玖宁来说,现阶段的你并非是他的威胁;真正让他担忧的,是你作为段氏嫡系的一员,更有资格也更有能力使用段氏的遗产,而这些能力将使你强大。为了防范未来的威胁,他最近的主要行动应该就是尽快收集到那些剩下的器物,获得使用它们的权力。然而……这与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

    他抬起脸,正视着我的眼睛:“我们一定要尽快抢在段玖宁之前找到剩下的器具。它们将成为我们赢得胜利的关键。”

    那种熟悉的紧迫感袭来,我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点了点头。

    “好。”他站起身,“我们差不多可以出发了。离我们最近的目的地还需要几天的时间。”

    烈日炎炎,我们坐在新的座驾——一头扁扁的超长巨型蜥蜴(姑且叫它扁巨蜥)背上,向着荒野深处行进。由于座驾造型太过别致,我们不可能走人多的大路,只是专门选择了人迹罕至的偏僻小道。每当附近有人出没时,我们都会隐蔽起来,耐心地等对方离开。不过到了后来,为了赶时间,每当有人出现时,方修便上前干脆利落地让他们暂时失忆一段时间。随着行进的深入,我们遇见的人越来越少,但是路也越来越难走了。

    到了第三天,我们途经之地越来越潮湿。对于前方目的地到底会在哪里、是什么样子,我有过种种猜测,心情随着猜测的增多而日益兴奋,甚至都盖过了我对于段玖宁的紧张感。当然,在这段时日里,我也没有闲着,每天在顾安的监督下练习借眼与侦察,有时候还会向方修请教一两招他那日里展现的“内功”——其实,据他解释,他实际上是将体内的气血能量(他称之为“气血”)转化为电子打入他人神经系统,以造成对方暂时性的瘫痪与错乱。当我浅学了一些技巧之后,便忍不住将它们试验在顾安身上——当然,除了一次不小心打到了他一拳之外,其余几次“试验”的效果都不太明显。

    又过了一天,我们正式进入目标地域。我们手里拿着武器随时准备应战,感知系统全面启动,提防着可能出现的敌人。然而不知道是敌人已经得手了,还是我们抢了先机,一直到了方修所说的地址附近,我们都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不过,好像……

    “停下。”

    不只是方修,我们都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借眼模式开启,但四周确实没有任何生物。我拿了把手枪,紧张地向四周张望着。

    “在哪儿?”我小声问道。

    顾安忽然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拼命搜寻着,可分明什么动静都看不到……

    “下面。”

    原来如此!

    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扁巨蜥的前半部分身子已经陷入了泥沼。不过它很冷静,并没有胡乱挣扎,而是慢慢地舒展着身子。由于它本来就扁,展开之后,更是像竹排一样摊了开来。巨大的浮力使得下沉的速度减缓了。

    “我们下去,把它拉上来吧!”我提议道。一秒后,我意识到,四周的地面在扁巨蜥陷入之后,也开始发生着变化……

    我们被困在沼泽中了。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在我们数米开外的沼泽中,不少生物正在从泥沼中钻出来。我定睛一看,它们样子跟螃蟹差不多,但只有六条腿,两只大钳子看上去分外锋利。与进退不得的我们不同,那些六脚蟹在泥沼中的行动并不艰难。它们宛如一个大军团,从四面八方的沼泽中一个接一个地钻出来,向我们包围过来。

    我看了看四面包抄而来的六脚蟹们,数量估计上千,再看看我手里的手枪,也只能苦笑。多么巧妙的陷阱,利用泥沼掩盖六脚蟹的气味与形体,让我们的感知行动统统失效,把我们困在泥沼之中,再用几千只变种螃蟹来围歼。

    “不要离开巨蜥,也不要被那些螃蟹碰到。它们壳上有剧毒。”

    尽管如此,方修还是很镇静。我努力想着应付这种恶劣局面的办法,但脑子里空空如也。如果动作幅度太大,可能会危及我们自己;出现失误,便可能会受到致命伤。我偏头看看方修。焚烬倒是攻击力很强,但且不说对方有如此大的面积,就算是他能够做到黑炎的广范围覆盖,在打败那些螃蟹后,我们自己的道路也会被黑炎阻断。

    我们该怎么办?

    我正一筹莫展的时候,方修居然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我有些吃惊,也很好奇,他究竟会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安全脱身。难道他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特异能力吗?

    只见他仰起头,向天空望去。我也跟着他抬起头。阳光刺目,晴空万里,唯有一只大嘴鸟在地面投下一块与它形状相似的阴影。

    我好像有些明白了。这是外援吗?在前进的路上,那只鸟一直跟着我们?

    我仔细一瞧,那鸟的肚子一鼓一鼓的,几秒后,它张开几乎有身子三分之一大小的嘴巴,向地面吐出一片雾状的物质。

    那片雾很快消散开来。而那只大嘴鸟在吐完之后,仿佛很疲惫似的,摇摇晃晃地飞走了。

    紧接着,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六脚蟹们毫无变化,浩浩荡荡地向我们逼近过来。

    “护住头部。”方修对我们说道。

    “怎么回事?”我紧张地问。

    “刚才那只飞鸟吐出的是一种微生物。这种微生物附在活体上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生爆炸。”

    “什么?”我想也没想就抱住脑袋,过了一秒钟,我转过头去,幽幽地问道:“可是,我们……不也是活体吗?”

    话音刚落,只听见先是几声零碎的“噗、噗”声,随即,大量的爆炸声随之而来,面前接二连三冒出的细烟登时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我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