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泥沼下有一个溶洞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8本章字数:3005字

    六脚蟹们纷纷爆炸,爆裂声混杂着尖叫声在我们四周纷纷响起。不一会儿,我们的四周俨然已被清理出一片空地。不过,我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那些会爆炸的微生物们并没有找上我们,而是敌我分明的样子。

    “它们能识别我们和敌人吗?”我问道。

    方修一笑,“当然不行。它们只不过是按照本能来行事的。生物发出的红外线能够吸引它们过去,但它们是很不喜欢某些味道的。”他举起手上一个小瓶子,里面貌似装满了深褐色的浓稠液体。

    “例如,那只大型鸟的血液。”

    原来如此。

    我又问道:“那个鸟是不是你为了以防万一而安排来保护我们的‘保镖’?”

    “并不完全是。”他摇摇头,“它在昨天还是对方的手下。”见我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他又补充道:“昨天它跟踪我们的时候被我发现,抢在它出招之前,我就修改了它的意志,让它来保护我们。没想到今天就正好用上了。”

    一想到昨天有一个这样的敌人跟踪着我们,我心中不寒而栗。要是方修没有提早发现它,那么现在,那些被炸碎、冒着青烟的,大概就会是我们自己了。

    “那么现在我们怎么移动呢?我们得找人把巨蜥给拉出来。”我四处看看,周围都是沼泽,对方是等到我们深入了泥沼中心才发动陷阱的。我们状况不大好,依旧被困在沼泽地里不能动弹,前进不得,后退不能。

    方修蹲下来,往沼泽里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就在我忍不住开口问他之前,他回过头,对我们说道:“敌人的时间有限,陷阱做得很仓促。这里原来并没有如此大面积的沼泽,敌人仅仅是通过药物的方式改变了这里地表的状况,而没有把一整块沼泽‘搬运’过来。所以,我们现在陷入的这一块地区,应该并不深。”

    说着,他接过顾安手里的步枪,往沼泽里向下插去。果然,不多时,那枪杆不能再往下了,看来是碰到了坚实的地面。

    把枪抽出来,看看它上面用泥泞自动“生成”的“刻度”,我猜测,这个沼泽大概也就只有半米多深,远没有到我想象中的会“把人吃掉”的那种程度。

    我松了口气。好歹我们没有被溺死的可能性了。不过就算如此,我们又该怎么离开呢?这样的泥沼显然不是可以像淌水那样轻松淌过去的。

    “我们就从这里走。”方修指了指旁边的沼泽,解释道,“来之前我了解了这地方的地质构造,地底下不深的地方,有大片的溶洞。我们就从这里下去,从地下溶洞走,应该可以到达目的地的。”

    “下去?”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脑洞”,他的意思是,直接从这个沼泽下到地底下去?

    不过,看到他颇有信心的样子,我也就将信将疑。他们俩忙碌了一阵,我看到方修把一小捆炸药沉入到附近的较浅的沼泽中,过了一会儿,只觉得底下一阵震动。他们又重复了几次之后,那里终于传来了明显的响动的声音,接着,就像是地震了一样,我们附近连续传来了断裂和塌陷的声音,接着,我们自己下方的地面也不断摇晃,在震颤了一阵之后,我只觉得底下突然一空,然后如同飞机上失重的感觉一般,随着下方泥沼的塌陷,我们坠了下去。

    是水。

    我刚一掉落,就从扁巨蜥身上摔了下来,“扑通”一声,掉入了水流之中。周围漆黑一片,我拼命向上游着,一会儿后脑袋浮出了水面。紧接着,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周边状况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抓住了。

    我一急,呛了几口水,正要掰开那只手,只听身后传来顾安的声音:“是我,快跟我来!”

    我转过身去,由顾安带着向前游去。一只手电光在漆黑中亮起,光源处传来方修的声音:“快上来!”

    我游过去,抓住了一大块东西,跟着顾安爬上去之后,才发现那个浮着的“船”就是我们原先的坐骑扁巨蜥。它靠着巨大的浮力悠然自得地浮在水面。

    “你们怎么样?”

    我们都没有受伤。而在我们上方,仍然有不少泥土石块向下掉落着。原来之前他们的行动,目的在于炸穿我们的地面,也就是这个地下溶洞的顶层,我们便随着泥沼与破碎的地面掉到地下的溶洞里面了。而我们现在所在的水流,应该就是溶洞的地下暗河。

    “顺着河流,我们就能到达。”方修说道,“抓紧时间。他们可能已经接近我们要找的东西了。”

    我按照方修的吩咐把眼睛“开”到第二阶段,也就是能够透视生物神经系统的阶段,随时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危险。我们的两个背包里还有不少东西,刚才由于它们都抓在方修手里,避免了由于进水而造成损坏。

    扁巨蜥向前快速地游动着。除了流水声、身后断断续续传来的洞顶的塌陷声之外,四周很是安静。按方修的说法,我们前面的敌人应该是从地面上的某个入口进入目的地,而这条暗河,很可能是他们未想象到的。不过这条路的难度,很可能在敌人选择走的道路之上。

    我详细地观察着这里的环境。毫无疑问,这里是云贵高原上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流水的溶蚀让这里的石灰岩演化成了一个面积很大的溶洞。周围都是由于常年经受流水洗刷,受到“溶蚀作用”的影响而变得光滑的石笋、钟乳石等等。我们上方不断有水珠滴下来。刚刚地面上的炎热很快就被这地下的阴冷与潮湿所取代。很快,我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穿着的短袖似乎不够用了。

    在小河中行进了大概半个小时,水路便断了。扁巨蜥上岸继续行走。几天的相处已经让我发现,虽然这头巨蜥看上去很笨重,但是前进的速度却非常快,而且也能够长时间高速奔跑。但是,前方的陆路逐渐狭窄,尽管扁巨蜥十分努力,无奈空间的限制让它难以维持这样的速度了,有时要好一会儿,它才能勉强从狭窄的石缝中间挤过。

    “好了。”方修对我们招招手,“前面不远了,我们走过去吧。”

    我们纷纷拿上行李。从扁巨蜥身上下来的时候,我忍不住问道:“那它怎么办?是在这里等我们,还是自己回去?”我们是从地面上“掉”下来的,扁巨蜥能够爬上去吗?

    “它在后面跟着我们。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它帮忙呢。”方修打上手电,走在最前面。我拍了拍巨蜥的大脑袋,走在中间;顾安断后。我们在勉强容纳一个人直立行走的洞内步行了一段时间后,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空间宽广的大型洞穴,不过我在为自己不用再弯下腰而庆幸的同时,也看到了新的问题的到来。在我眼中,在漆黑的背景里格外显眼的,是数个显现在我视野中的生物神经系统。

    敌人吗?

    “注意,它们很快。”方修说着便把顾安的猎刀拿在了手里。顾安端着枪,站到了我的侧面。我往前一看,前方是一个大水潭,而我们的对手就站在水潭对面的地面上。它们有大型犬那么大,样子有点像猫,又像是袋鼠,不过它们露出的尖牙使它们看上去分外瘆人。

    不过我们可不会傻到游过去跟它们作战。顾安枪一响,我也跟着瞄准射击,有几只很轻易地就被子弹击中了。不过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两秒钟,剩余的动物在强壮后腿的支撑下纷纷直接跃过水潭,朝我们扑了过来。但方修比它们更快,几乎是一刀一个,我只看见一阵刀光闪过,然后那些怪异生物便七零八落地躺了一地。

    很轻松嘛。我不知道敌人是不是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寻找器物上了,所以只是派了几个比较弱的角色来拖延我们的时间。我们绕开地上那些残兵败将,来到水潭前。水潭里黑洞洞的,看不清深浅,不过我看到它的直径也就五米左右的样子,看上去要游过去应该不成问题。

    但当我试着往下看时,我居然看到,那个水潭的深处居然有着类似神经的网状物。我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步,正想告诉他们,然而还是迟了一步——从那平静的水潭之中,忽然冲出一根长长的、像是动物尾巴的东西,直朝我的脸勾过来。我想要退后,哪里知道刚好踩到了刚刚被方修打倒的一只动物身上。眼看着我要被那尾巴击中,身子突然感觉到被谁拉了一把;接着,我侧过头,便看见顾安倒在一边,右手捂着的左臂上正汩汩地流出鲜血……

    “顾安!”我正要过去看看他的伤势,可方修紧跟着叫了一声:“小心!”我才惊觉,那尾巴竟然卷土重来,端部如同刀口般锋利的部分直向我削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