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鱼怪带路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8本章字数:3014字

    黑漆漆的地下空间里,我和方修两个人捂着耳朵,跟随着一只石头皮肤的蛤蟆向前走着。这种感觉怪异极了。尤其是……那只来历不明的蛤蟆。

    我不知道方修他有什么理由相信那只生物,就凭它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抱住了自己的脚、而且显得很亲昵吗?还是他确信,这个家伙就是先祖们派来帮助我们的?

    我为了以防万一,将眼睛的第一阶段“夜视”模式升级为第二阶段,这样就可以更好地感知生命的存在了。那只小蛤蟆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同。它跳啊跳,过了几分钟之后,忽然往上爬了一会儿,然后消失在了石墙的缝隙之中。不久后,它重新出现了,嘴巴里含着一根细线,线的另一端连接到石缝里面,不知连了什么东西。

    蛤蟆跳下来,那线也被它拉了出来,越拉越长。我忽然有些担心,不自觉地联想到了在抗日剧中看到过的手榴弹。那个线头看上去别有玄机,那蛤蟆不会是要启动什么机关吧?

    蛤蟆一刻不停地工作着。它努力地把那线拼命向外拉着,终于在线绷直到了极点之后,好像是线的另外一端终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拉力,整根绷直的长线在到达某一个临界点时候,一下子软绵绵地垂了下来。

    接着,方修把捂在自己耳朵上的手放了下来。我也跟着把手拿开,果然,那种催眠音乐消失了,这里除了偶尔的滴水声,周围再没有其它的声音。危机解除了。

    那小蛤蟆得意得摇头晃脑,它看看方修,又看看我,然后一蹦一跳地向我跑来,爬上了我的鞋背,鼓起大眼睛望着我。我愣了一下,慢慢地蹲下去,伸出手来,它一跃,就跳上了我的手掌,身子冰凉,滑腻腻的,摸起来软软的。

    在我逗弄蛤蟆的时候,方修走近那条缝隙,向里面看了一会儿,然后回过头,对我说道:“里面应该是发出声音的机关。”

    我点点头,又想起来之前的疑惑,问他道:“你怎么看出来它是来帮我们的?”

    他看着我手里吐舌头的蛤蟆,答道:“我感觉不到它的恶意。另外,它也是一只智慧生物。”

    “智慧生物?”我来了兴致,“他能听懂我们说话吗?”我把蛤蟆托举起来,试探着对它说道:“你要是听得懂我说话,就表示一下怎么样?”

    它滴溜溜地转动着眼睛,突然鼓起腮帮,“呱!”

    “它真的听得懂!”我欣喜万分,没想到只在童话故事里发生的事情居然会出现在现实之中!

    “等我们找到了宝物,再来研究这些怎么样?”方修说道,表情显得有些无语。

    我这才想起来,貌似我们还有事情没有做呢……忙道:“嗯,我知道了,不过……我们是带着它走,还是?”

    不过蛤蟆不等我们回答,就自己做了决定,一蹬腿,跳到了我的肩膀上。我也就默许了它的做法,带上它接着往深处走。

    不多时,我们又听到了断断续续传来的声音。不过这次,我能很明确地分辨出来,这是流水的声音,应该来自溶洞附近的地下水。到这里我又想到,这种喀斯特地貌由于水流多、岩石容易受到侵蚀,结构是很不稳定的,先祖们选择了这样一个地方来储存重要的物品,这种做法比较危险,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理由,或者是在藏宝的时候做过了一些处理。

    但是,随着我们往深处走,那水声越发地大了。到了后来,毫不夸张地说,那声音听起来简直像是有一条大河在我们附近流淌着。我隐隐地有些不安,前面的路不会被流水给冲断了吧?段氏的宝物在这溶洞之中待了这么久,会不会已经因为地质构造的改变而移位或损坏了?

    顺着道路七弯八绕地走了几分钟后,峰回路转,我们的眼前赫然出现了一条河流。它从较高的地势上奔流而下,我们听到的水声就源于它流经地势陡急的不规则石块时的碰撞。这里不再像刚刚走过的那段路一样平整规则,而几乎是保持了自然的原状。这让我不禁猜测,这里脆弱的结构是否已经改变了储物地的原样?

    路到了这里,似乎就断了。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空间封闭且十分宽阔,空气潮湿,顶部不断有水滴滑落下来,湿漉漉的岩石很不规整。当强光手电扫过水面时,深色的河水便幽幽地反射着波动的光。我汲取上一次的教训,小心翼翼地移步到河边,向下仔细地看去,然而不知是真的没有什么,还是由于水深或者其它什么缘故,我并没有看到水中有什么异常的迹象,不仅没见到生物,就连我想象中的水下建筑也没有踪迹。

    “我们怎么办?”我询问方修的意见,他此时正牢牢地盯住小河里面,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我们是往河流旁边找,还是……到水下去?”

    他收回了眼神,看着我肩膀上的蛤蟆,道:“还是让它来告诉我们真相吧。”

    我向蛤蟆转过头去,这小东西也算是这里的“守护者”,它真的会知道宝物的所在地吗?

    正想着,蛤蟆忽然“扑通”一声,从我的肩头奋力一跃,径直跳入了水中。然后掉过头来面对我们,“呱呱”地叫了两声,便潜了下去。

    我和方修对视一眼。很显然,蛤蟆的意思是通往宝物的线索在水面以下,但我们该怎么下到水里呢?就算准备得再充分,我们的背包里也没有装两套潜水设备。

    不多时,蛤蟆浮上了水面,不过这一次,它并不是单枪匹马来的,而是带了一个超大号的同伴,粗略一看,是一只大鱼——不过,这鱼的个头也太大了点,比得上那些深海里生存的巨型鱼怪了,我估计它一张嘴,就能把我给整个吞下去。蛤蟆领它来,是什么意思?

    大鱼怪游到岸边,把两只鱼鳍搭在地面上,往上挪动着,前半个身子都到了岸上。它像刚刚从水里游泳过后的大狗一样抖抖身子,然后望向我们,张大了嘴巴。

    我往它嘴里一看,发现它的嘴巴圆圆的,牙齿很多,但并不锋利。当然,这并不是它要给我看的重点,我随即看到,从它的口腔深处,有一大团白色的东西正在一点点地往外“推”了出来。

    随着那东西越挤越多,我也大概能够猜测到它是什么了,登时震惊得愣在原地。

    只见这个大鱼怪坚持不懈地大张着嘴,往外做着吐出的动作。不久,那东西终于出现了,正合我的猜想。

    它吐出的白颜色、圆鼓鼓的东西,正是它的鱼鳔!

    难道说,它要我们利用这个鱼鳔,进入到水底下?

    紧接着,又有更多的东西从它的嘴巴里出现了。这次是一大块东西,待到它完全从大鱼怪嘴里出来时,我才看清,那竟是一副完整的大鱼皮!

    它接连吐出了两副鱼皮,我把它们拿出来平整地摊在地上之后,便发现,那两副鱼皮非常大,几乎有两米长,表皮上有整整齐齐的鳞片,皮非常厚实。把鱼的嘴部撑起来后,那鱼皮简直就像是一只大口袋,把我装进去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等等,把我装进去?

    我立时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但再仔细研究了一番鱼皮,我便越觉得自己的推测可能是真的,那两套鱼皮不仅可以像口袋一样把人装到里面去,而且防冷防湿,跟现代的潜水服差不多。搞不好,这两副鱼皮还真是它们提供给我们使用的“潜水服”。只是,就算这样可行,我们又该如何在水中获取足够的氧气呢?

    我把注意力移到大鱼怪先前吐出的鱼鳔上。不同于两副大鱼皮,鱼鳔并没有从大鱼怪的嘴里分离出来,而是依然连接在它的内部。我知道,鱼鳔是给鱼供氧的部位,现在它把这个展现出来,目的难道是要告诉我们它将要输氧的方式?

    思考间,方修已经采取了行动:他将两个背包密封好,塞进了大鱼大张着的嘴里,然后便开始“穿”那件鱼皮。很快,他便将整个身子都包裹到了鱼皮里面,只剩下脑袋从撑大的鱼嘴出露出来。

    这可真够怪异的。我费了一番工夫,倒退着缩进那张鱼皮里去,等我进入时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普通的鱼皮,内部分明是经过了仔细的改造,干燥又舒适,而且方便进入,难怪方修那么轻易地就把它穿上了。当我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时,方修已经把鱼泡中的一根类似管子的东西含在了嘴里。不用想我也能猜到,那应该就是大鱼怪为我们提供氧气的来源所在。只不过,大鱼怪能够做到在游动的同时既保证自己的供氧,又维持我和方修两个人类所需要的氧气吗?

    将信将疑地,我含住了另一根“气管”,跟着方修向小河滚了几圈,便落入了河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