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不眠症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8本章字数:3033字

    我不管那么多,当即把气血都运到右手手掌,飞快地转化成那种颇具杀伤力的电子能力,对准那“豺狼”的前肢狠狠地拍了下去。

    只听它像老鼠一样“吱”了一声,接着爪子就无力地松开,垂落到地上。虽然那一下并没有给它皮肉伤,也没让它分筋错骨,但那一瞬间的冲力已经让它的肢体失去了知觉。

    当然,这并不算完,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后面居然有了这么多的生物。如今我和方修背靠背站在洞穴中央,分别面对着一拨生物。

    “宋濯,你能应付它们吗?”耳边传来方修的声音,我从余光里看见他拿着刀,对着敌人做出了备战的姿势。我看着眼前慢慢逼近的形状怪异的生物们,一面维持着眼部二阶的状态,一面把身上的气血都集中在双手上。这一次,我要努力保护好自己。

    “我可以的。”我努力平复心情,悄声回答道。

    肩上的蛤蟆或许为了不给我添麻烦,也或许是害怕,它用前肢的爪子拍了拍我的脖子,便一跃,跳到了一边石头上的缝隙里。

    “好,我们就开始吧。”方修话音刚落,我身后就传来了生物的尖叫。我也鼓足勇气,对着第一个朝我扑过来的形似狼狗的动物的额部猛地拍出一掌。它当即就被我给打趴下了,不过我也没能避开它的利爪,当下里手臂上便被挠了一条血印。

    这让我想起之前在地宫和东北段灵谷的经历,那里的怪物都非常惧怕我的血液,但到了这里,似乎由于本来就是为了考验段氏族裔的实力,生物们对于我的血液没有丝毫的惧怕。

    在以赤手空拳地拍倒两只怪物之后,我自己也由于动作不够灵活而受了些轻伤。现在心里也有些后悔,要是早跟方修练几招拳脚功夫,现在应对它们就是分分钟的事。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去后悔了。面对接二连三地扑上来的怪物们,我源源不断地把气血集中在手掌部位,对准它们重要的神经中枢拍击过去。幸好洞穴的横截面并不大,我每次只需专心去打一只怪物就可以了。要是它们一窝蜂地冲上来的话,我可就真没辙了。

    我没什么套路,在一通拍打之后,忽然发觉身后已没了打斗时的动静。心知方修那家伙八成已经搞定了自己的对手,说不定正在观战呢。想到这儿,我觉得再怎样也不能给自己丢脸,便加快了速度,朝最后两个怪物冲去。

    可是,这最后两位与之前的怪物不同。我刚才解决的那些,形状、大小都和普通的犬类差不多,凭借着我的体型优势和并不慢的速度,打倒它们并不困难。但最后这压轴出场的两只,样子跟大蛇差不多不说,速度还挺快。只一眨眼的工夫,它们就一左一右包抄过来,张大了嘴咬了过来。

    还好我反应比较快,一手挥过去把一只蛇的脑袋推到一边,很幸运地躲过了它的牙齿;另一半身子也随之而动,我突发奇想,把少许气血运到足部,朝着滑过来的另一条蛇踩了下去。

    刚才的行为虽然没有打败它们,却为我争取到了时间。我一转身,一脚踩到那蛇的心脏部位,它立刻就麻痹了;然后上前一步。前面被我挡开的蛇又卷土重来,它这次改变了战术,用尾巴一圈圈地缠住我的腿,就要从下方冲上来。

    情急之下,我一把抓住了它的脖子。它的力气大得惊人,几乎要把我的手甩开,但我终究抢先一步,朝它的脖子上使了一把力,很快,它也像自己的同伙那样瘫软在地。

    终于结束了。我松了口气,回过头发现,方修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他大概是觉得我花了太长的时间才解决事情吧。像他那样的人,这种程度的对手是几乎可以秒杀的;但我没有他那样的能力与经验。看来我变得优秀还需要时间呢。

    当我跟着他绕过那一地被打倒的怪物时,他忽然转过身,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微微一笑:“干得不错。”

    我还在愣神的时候,他已经继续向前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又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虽然有伤痕与血污,不过至少……更有力量了。

    在洞穴里又走了十多分钟后,我们终于从那狭小的空间里重新脱离出来。这里相当于一个“中转站”,因为在我们前面,出现了两条前进的道路。

    但这个时候,我也开始感觉到疲惫了。自打我们到地下来,我们就一直在前进,途中还经历了几次战斗。我没有戴手表,不过推算起来,现在估计已经是深夜了,而在地下的好几个小时里,我滴水未进,也没吃一口东西,有点支撑不住了。

    不知道方修是不是也有同感,他把背包放到地上,道:“我们先休整一下吧。”

    “好的。”我正想休息,忙放下背包,打开来看,里面是强光手电、爆破与挖掘的部分装置、药品,还有……

    “罐头!”我欣喜地拿出一听罐头,虽然我并不爱吃这类食品,但在饥肠辘辘的情况下,就算给我生鱼片,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吃掉的。

    方修也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几听罐头,道:“我们背包的空间有限,只带了这么多吃的。如果在吃完之前还没能离开这里的话,我们就得另想办法来解决食物的问题了。”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当下我看见了食物,也不管那么多了,拆开一听牛肉罐头就拼命吃了起来。我吃得如此快,以至于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口就把整罐食物给吃掉了。在我抹嘴的时候,方修还在以他特有的绅士式吃法慢条斯理地享用他的那一份罐头。当我抹完了药准备倒头就睡的时候,他刚刚吃完,正在仔仔细细地用纸巾擦嘴。这个洁癖狂……

    不知睡了多久,我从梦乡中醒来,发现方修靠坐在石壁旁边发呆。我翻了个身,他立刻向我看过来。我努努嘴,含混不清地问道:“你怎么不睡?”

    他道:“我不睡。”

    我好奇道:“你是在‘值班’吗?没事,我已经睡好了,接下来你睡觉我值班,一有什么动静我就叫你!”

    他一笑,“不是这样的。我本身……不能够睡觉。”

    这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惶惑,不能睡觉?居然还有不能睡觉的人?

    他知道我疑惑,解释道:“顾安向你说过,我使用‘焚烬’的原理吧?”

    我点点头,那个秘术简单来说就是把人体内沉淀的特殊物质吹到体外,使其接触氧气剧烈燃烧,来达到破坏的效果。那这跟睡觉有什么关系呢?

    “它的副作用很大。”方修垂下眼皮,“我自小摄入的物质在体内累积,到了现在,它的每一次沉积与代谢都要时时刻刻十分小心地控制,否则,当它们在体内增长或代谢的过程中出现异化的时候,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反噬我的身体。”

    我震惊不已,“那么说,你不睡觉,就是要随时压制身体里可能出现的异变?可是,你如何能够保持不睡觉的状态的?”

    “没错。而且,那些物质在我体内的活跃,会让我的神经保持着持续的兴奋,就算我想睡,也难以真正地入眠。”

    我咋舌,试探着问他:“这个秘术虽然很厉害,但是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很高。你为什么要选择学习这样的术?说不定有其他对自身伤害更小的招数啊。”

    方修缓缓地抬起眼皮,对我说出了答案。

    “因为段玖宁。”

    那个人的名字一经说出,我就不自禁地震了一下。我抬起头,正对上方修那有些复杂的眼神。就是段氏的仇家,那个出自段氏的叛徒,强行让方修做了自己的手下,然后,让他学习这种伤人伤己的怪异招数,为了自己的势力能够壮大,不惜以牺牲他的身体健康为代价。

    我们各自静默了一会儿。他望着我,道:“你不过睡了两个小时。再休息一会儿吧,只有一副困倦的精神状态可是不容易通过先祖们的考验的。如果你实在睡不着,我可以给你‘催眠’。”

    想起上一次他对我使用的“回忆之术”让我睡了好长的时间,我连忙道:“不必了,我能睡得着。”说罢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好一会儿才在洞里有规律的水滴声中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过去了好久。由于四周一片寂静,又无光线,我在这难得的安静环境里几乎止不住汹涌而来的困意。直到我终于提醒自己,我仍然在段氏重地之中,宝物等着自己去拿,外面还有一大群敌人在虎视眈眈地等着我们出去时,我才强撑着,努力清醒过来。从手边的水窝里掬了一捧水,抹了把脸,我们收拾了东西,然后便面临着往那条道路走的问题。

    方修先说道:“你睡觉的时候我已经去看过了,这两条路都差不多,往前不久就有生物存在。无论选择那一条,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