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神秘友人有点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9本章字数:3556字

    短暂地回到了“人间”后,我们不得不继续乘坐扁巨蜥在乡野小路中行走。由于我和顾安因为在吃午饭的最后一个小插曲里憋不住笑场,现在方修始终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我们身后,让我和顾安背后冷汗直冒。不过我想,真正让他“难以释怀”的,恐怕是飞溅到他脸上的菜汤水吧……

    到了下午,我们再一次进了城。方修让扁巨蜥自行离开——我很怀疑,那么巨大的生物是如何保持着不被人发现的同时又能填饱自己的肚子的。随后,我们一行人坐上了去往城市的客车。直到在车站买票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已经离开了云南省。

    坐车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城市之后,顾安去县城里的银行取钱,我跟方修则找了一家还不错的酒店。毕竟这么多天以来,我们都是风餐露宿,现在终于有机会在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休息,总算感觉没有脱离人类社会。

    等我们住进酒店,我问方修:“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赶紧去找下一个宝物?”

    “不必着急。”他笑着摆摆手,“上一次是我们双方都掌握情报,他们与我们同步进行搜寻;但这一次……在洞穴的水岸边看到所有宝物的地图的,只有你和我。”

    我一听,眼睛一亮:“这么说,我们不用担心他们赶在我们前面下手啦?”

    他点点头,“没错。这次的节奏由我们来掌控就好。”

    我一听,心里总算放松了一些。连日里,我都是提心吊胆的,怕对方超过自己、夺走宝物,但现在,方修的话无疑是一记强心针,让我安定下来。

    这种能自己掌控节奏的感觉,真心好。

    “不过,我们下一个目的地在哪儿?”

    方修看看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声道:“我记得大概的方位。目的地的事儿,等到了再说吧。至少,我们不能保证隔墙是否有耳。”

    说得对,万一有人窃听怎么办?我想,姑且就让方修一个人知道便是了,反正就算告诉我地址,我也很难自己找到。从地上抓起乱跳的蛤蟆,我起身道:“走咯,请蛤蟆吃好吃的!”

    客车加铁路,我们走了两天的时间,到了一座临海的大城市。方修果真是不着急,他先是预定了一间看上去非常好的酒店,在扔下行李后,他又带着我们来到一家大商场,给我和顾安一人买了两套休闲装,也给自己买了一身西装。让我惊讶的是,在男装区里逛街的有不少是女性,很少有男人成群结队地去买衣服的。我们三个男人在那里转了一圈,就引来不少惊异的目光。

    好歹结束了商场之行,方修又说要带我们去旅游。这下我可搞不太懂了,如果说买衣服是因为我们的确没剩下什么可穿的东西了,那旅游又是怎么回事?他对于我们未来的行动真的就这么轻松吗?

    “这次旅游不是我带你们去。”在次日下楼时他这么说道,“我们要见另外的朋友。”

    “这样啊?”我和顾安都吃了一惊,先前方修并没有对我们说明这些。而且,更让我想不到的是,方修那样的“独行侠”居然还有朋友?

    刚一出酒店门,我就看到了不少人西装革履地整整齐齐地站在道路两侧。我刚纳闷这是什么大领导来了,这么大的排场,就只见一个活像电影里黑社会保镖一样的墨镜男走上前来,站在我们面前,对方修略一欠身,道:“方先生,请随我来。”

    这些人是来接我们的?

    方修所说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们将要进行的旅游,大概也不仅仅是旅游这么简单吧?

    被西装墨镜男塞入一辆我叫不出名字、但确定是一辆豪车无疑的黑色轿车之后,我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车平稳地行驶在城市的主干道上。我望望窗外,居民与商业楼一排排闪过,一副山野难见的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再望望身边的三个人:方修闭目养神,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墨镜男比他还要面无表情,只是专注地开着车,仿佛身边坐着的都是空气;顾安则是对方修百分百地信任,方修说是“朋友”的人,他也不怎么怀疑,安然自得地坐在我右边。

    也许是我多虑吧。就凭方修那样的身手,再加上进步神速的我,对付几个普通人是没有问题的,除非对方和蛤蟆一样,都是神兽,或者养了一堆怪物当保镖。

    我们在大马路上行驶了没多久,就只见车悄无声息地拐了个弯,驶进了一栋大厦的院子里。被一干人等“护送”着进入到大厦的内部时,我才感受到这里面的庄严、气派。那样华丽的大厅,我也只是在电影里见到过,抬头转了一圈,满眼的金碧辉煌,真是要闪瞎眼的节奏啊……

    电梯按到30层,墨镜男便离开了,留下我们三人待在电梯里。我左右看看,倒是看见了电梯上部安装的电子眼。

    30楼。电梯门一开,我就知道为什么墨镜男没有继续为我们领路了:整个30层,只有一个房间。在偌大的占满了顶层的房间里,从我们一出电梯起,就是似乎无序排放着的各式稀奇古怪的东西,有各式各样奇怪动物的标本,有各种看上去年代久远的瓶瓶罐罐,甚至还有看起来颇有威力的古兵器。

    方修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他带领着我们轻车熟路地穿过那一排排器物,直接到了这房间的尽头。到了那里,我才发现,这房间之中居然还有一个比较小的房间。当然,这小只是相对于庞大的顶层来说的。当方修敲了敲房门时,里面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请进。”

    他随即推门进入。我和顾安跟在后面,刚一进入房间,我立刻就愣住了:这里并非我想象中的办公室,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住房:地上的每一寸角落都铺上了软绵绵的深色地毯,中间是一张大床,一边有书桌、被几张扶手小沙发围着的茶几,靠近我们这边的墙上挂着一台电视。整个房间的装修、布置都与我们在大厅里看到的风格一致,显得富丽堂皇。而气温更是低得吓人。

    而这个集起居室、卧室、书房于一体的房间的主人,此刻正半梦半醒地坐在床上,看着我们进来,才从被窝里爬出来,继续懒洋洋地穿起了衣服。我真不敢相信,那“请”我们“旅游”的“朋友”,此时此刻居然刚刚从睡梦中醒来,正慢腾腾地穿着衣服,揉着惺忪的睡眼,冲方修说了一声:“早啊。”然后,他注意到了方修身后的我和顾安,问道:“你们是方修的跟班吗?”

    方修笑着摇摇头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那人像是被惊醒了一般,立时睁大了眼睛,将我和顾安上上下下彻彻底底地打量了一遍,然后瞪圆了双眼,问道:“你居然有朋友?!”

    在我们还发着愣的时候,那人一把踢开身上的被子,赤着脚从床上走下来,先是围着顾安转了一圈,对他东闻西嗅,好像他自己才是猎犬一样;在审核完毕之后,他又朝我贴了过来,围着我转了一圈又一圈,直把我转得头晕眼花时,他又伸出手来,戳了戳我的肋骨,这才道:“刚刚那个人也就罢了,你——也是他的朋友?”

    我被他这一系列举动弄得有些恼火,难道我看上去就又笨又傻吗?刚想回敬他两句,方修轻轻地按住那人的肩膀,把他从我身边拉开,分别指着顾安和我道:“顾安。宋濯。他们都是这一次要与我们一起去的同伴。”

    “什么?!”那人忽然像被人踩了一脚似的,瞬间暴跳如雷,把我和顾安都吓了一大跳,他转身推开方修的手,歇斯底里地咆哮道:“还要带上他们?不是说好了我们两个人么?为什么……”

    说话间,方修麻利地捂住他的嘴,把他推着往房间后面走:“小少爷,您还是先去洗脸刷牙清醒一下,再来讨论这个问题。”直到他被方修锁在卫生间里时,我们还能听到他刺耳的叫喊声:“为什么还要带上别人?那两个人是什么来历?……”

    当方修整理着被那人扯皱了的西服朝我们走来时,我看到他脸上无奈的表情。便对他说道:“我们这次是要去找……那个,对吗?为什么要带上别人?”

    他看看我和顾安,道:“我们这次去的地方,还只能靠他来带路。”

    我问道:“他是谁?我怎么觉得,他有点……”

    他笑笑,“他是这栋大厦的主人,也是这家海运公司的继承人之一。”

    “那么说,我们这次要走的,是海路了?”一听这话,我也吃了一惊,原以为段氏的遗物都会藏在诸如地宫、山谷之类的地方,没想到在“海外”,也有隐藏的宝物。

    “我和他几年前认识。那个时候我帮过他的忙,你们看到的,他房间外面的那些东西,超过一半是我给他拿到的。所以这一次我们出海,我就直接来找他了。”

    好吧。我听着卫生间里传来的貌似包含着愤怒的水声,心里对这人做了个大致的归纳:富二代(他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应该不会是白手起家)、熟悉海路、有一定程度的收集癖(从那大量的收藏品可以看出来)、任性、嚣张、养尊处优。除了第二条,其他的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

    那人从洗手间里出现之后,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两个看上去像是他助理的人端着大盘的食物出现了。我们每个人拿到了一杯牛奶,他自己则的是一碗香喷喷的浓汤,外加一大盆蔬菜水果。我们在他的允许下做到小沙发上,围着茶几,看上去是时候商量一下关于出海的事情了。

    “带你们出海可以。”那人一边吧唧吧唧地吃着水果,一边说道,“不过,你们两个人要告诉我,你们都有什么本事。”

    方修微微点了点头,顾安首先说道:“这几年我都在替方先生做事。我是鄂伦春猎人出身,别的不敢自夸,但在打猎方面我算是比较在行,会使枪、射箭、探测猎物动向。”

    “是吗?”那人一下子来了兴趣,“我也相信方修不会留无用的人在身边做事。有时间我再向你请教吧。”

    然后,他看向我,眼里似有些不信任:“那么,你会什么呢?”说着他站起来,走到我跟前,蹲下来,“我好像没发现你这瘦巴巴的家伙有什么本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