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跟着风暴到异空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9本章字数:3018字

    那船员说出的话,对于我们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我们默默地对视了一会儿,接着,时天强保持着镇定,道:“不用慌。只要船没事,我们的供给还可以维持很多天,到时候再想办法也不迟。当下,大家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脱离这场风暴是最要紧的事。”

    不得不说,时天这人平日里看着不太靠谱,但是在遭遇风暴这样关键的时刻,他作为“船长”的心理素质以及领导全船抗击危险的“领袖风范”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他这简短的几句话便让在场的人基本上都镇定了下来。我看着船员们纷纷恢复了原先的投入,专心地各自干了起来。他自己则作为我们船只的核心,亲自去观察船外的情况。

    我往外面看了一眼,此刻天色阴沉得不像是在白昼,船外的海面上是暴风骤雨,海浪凶猛地拍打着我们的船身,似乎化作千万只手,要把我们推入海底。

    我们剩下的人默默地待在船舱内。我明白,我自己此刻也在做着一件颇有意义的事情:尽力保持船只的平衡。

    当然,这场戏的主角依然是时天。虽然他的某些做法我十分看不上,也常常忍不住跟他抬杠,借此来打击一下这个“混世魔王”的嚣张气焰,但是在危急时刻,他还算是靠谱的人,不然方修也不会找到他来帮助我们。

    就这么摇摇晃晃地经过了几个小时。有好几次我都觉得船已经到了倾覆的边缘,一颗心咚咚跳着,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但我们福大命大,一次次总算都有惊无险地熬过去了。

    终于,那风浪的力度逐渐减小,船外的风雨也不再那么狰狞了。我感受着渐渐弱下来的海浪,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一些。不过,接下来,我们便要面临着找回原路的问题。

    时天正忙着盘问他的船员:“你们在昨晚就知道我们今天会遇上风暴,为什么不尽量避开,还要往风暴的中心走?你们想做什么?”

    那两个船员一副快要被训哭了的样子:“老板,我们真没想过要进入风暴中心的,只是我……”

    “我什么我?!”震怒的时船长咆哮道,连一边的我都吓得心肝颤了一颤,“你们早知道今天会遭遇恶劣的天气,居然还开小差?我们一船人的性命,你就这么开个玩笑?”

    眼看着那船员都快抖到地上了,这时方修出现了,他浅笑着拍了拍时天的肩膀,道:“不用怪他们,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

    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最吃惊的还是那两个船员,他们呆呆地看着方修,傻乎乎地问道:“嗯?是在什么时候?”

    “当然是你们不知道的时候。”方修说着,转身坐在椅子上,只留一串摸不着头脑的人呆愣地看着他。

    时天最先反应过来。他不再去管那些船员,而是走到方修面前,压低了声音问道:“这一次,你又自己擅自做主张吗?你还是不信任我?”

    方修微微一笑,对他道:“我信任你,不过单凭你的船只,你的线路,是到不了我所要去的地方的。”

    “到不了?”时天冷笑一声,“你说的地点,我去了没有十次也有八次,带来的船员也全部都是熟路的。现在你告诉我,你要自己换线路?”

    “或者说,”他眯着眼,离方修越凑越近,“你要去的,不是我们先前说好的地方?”

    方修不置可否。时天顿时跳了起来,歇斯底里道:“方修啊方修,你知不知道,你这随随便便的一个决定,就有可能害死我们所有的人?你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告诉你?”方修伸出手,按住他的肩膀,“我们这一趟出海,是有人跟踪监视的。他们并不知道我们真正的目的地,我们才得以占上优势。我之所以让你们往风暴的中心走,是因为第一,我有把握能通过这样的方式甩掉跟踪我们的人的同时又更快地接近我真正的目的地;第二,也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才能够到达我们的目的地……”

    时天沉默了一会儿,道:“有人跟踪我们……方修,接你的活儿,果然就没好事儿。”

    方修一笑,“从这方面来说,是不算什么好事。不过要想收获更多,就该走一走不寻常的路,不是吗?”

    时天叹了口气,道:“你这狐狸,我总有一天会被你坑死。”

    正说着,一个船员从驾驶舱里出来,向我们走过来,对时天说道:“老板,我们的船只,没法定位了。我们……找不到方向了……”

    时天还未开口,方修起身,对船员说道:“不用定位了。我们路走对了。从现在开始,停止发动引擎。”

    出乎我意料的是,时天这一次并没有发表任何异议,他对那船员点点头,示意他按照方修说的去做。

    不等我们开口问,方修就解释道:“我们刚刚遇上的大风暴,与这片海域的季风相关。只有借助那一定时间内发生的大风暴的力量,我们才能接近要去的地方。在进入无信号的地带之后,就代表着我们离目的地并不远了。顺着这地方的洋流,我们就能过去。”

    时天将信将疑,但他没说什么。方修自顾自地泡了一杯咖啡,端着杯子欣赏起船外的风景来。我无意间也往窗外看了一眼,立刻惊呆了:那船外的天空,竟是完完整整的一片暗红色,映得那海水都像是深红的血水……

    我倒吸一口冷气,不敢再看这诡异的一幕。这样的天空,我可真没多见过。看上去……不祥。

    我也心知这一回的前进远不如去溶洞的那次轻松。在这一片不明方位的海域,我们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洋流推动着我们缓缓前行。

    方修丝毫不急,他静静地靠在椅背上似是打起了盹儿。尽管我知道他从来都睡不着,但看见他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儿,我还是忍不住有些恼火:偏偏每一次,他都是这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我等小辈就只能听从他的安排,他让往哪里去,我们就什么都不想,乖乖跟着走就是了。不过,一方面他比较专制,另一方面,我心里也明白,有时一个行事强硬的领导人,往往能将团队的效率大大提高。

    就让他来思考这些磨人的问题吧。

    我懒得再往外面看,也学着方修的样子,靠在椅子上打盹。

    夜幕降临。我终于不用看到那瘆人的红色天空了。我们的晚餐全部是携带的食物,因为原本想要钓鱼的船员回来报告说,他们尝试了几个钟头,都没有钓上来哪怕是一条小鱼。

    “我去,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时天不满地嘟哝着,对于只能吃船上味道不怎么新鲜的食物十分恼火,当然,最让他气恼的还是方修忽悠了自己。他为这事儿憋了一下午了。

    大海里居然钓不上一条鱼,这让我吃了一惊。越发觉得,方修让我们走的这一条路,一定是有什么问题。这安静得诡异的海面、古怪的天色、毫无生气的海水,都让我感到不安与压抑。

    前几次,无论是在东北老家的段灵谷、西南地宫还是地下溶洞,虽然那些地方的位置都偏僻了一点,好歹也算是正常的地点。但直觉告诉我,我们这次去的地方,一定有什么问题。

    因为我感觉,这里不是普通的海域。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海域里行进半天也没钓上鱼,毕竟,我们的船是被洋流推着走的,很有可能应该是四周鱼类丰富的状况,而不是一条鱼都抓不到。

    我忍不住悄悄靠过去,问方修:“我们现在大致是在什么方位,你能说说吗?”

    方修犹疑了一下,道:“我不是不愿意告诉大家,只是说出了真相,对于船上的人并没有什么好处。”

    见我越发露出了迷惑又焦急的神色,他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可能不是你想象中的,存在于我们所熟知的世界上的。”

    我顿时一震,“你的意思……我们不会是穿越了吧?”

    他一蹙眉,似乎在思考该怎么向我解释这个事情,而后,低声道:“你可能还不清楚,段氏的来源,其中有一支,他们……可能算不上一般意义上的人类。”

    头一次看着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我心里不好的感觉越发强烈了,“不是人类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是外星人?”

    他苦笑了一下,“宋濯,你觉得我们俩是正常人吗?”

    我一听,倒是怔住了,我和他还真不是什么正常人。

    方修又道:“到目前为止,你对于我们的眼睛、我的‘焚烬’、我们见到的怪物以及拿到的宝物,有什么看法?”

    我一时愣在那里,无话可说。的确,尽管我无数次地猜测过,段氏神秘力量的来源,思来想去,我也没有什么头绪。

    方修看了我许久,才慢慢地说道:“我们,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