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我们来自另一个世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9本章字数:3089字

    我直愣愣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脑子缓慢地转动着,努力地消化他刚刚所说的那句话。

    我原本以为,段氏一族无非就是得到了某种神秘的外力相助,比如说拿到了上古神器或者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改变了自身的体质之类,再加上自身的努力与造化,才积淀了巨大的力量。所以对于体现在方修和我身上的那种种能力,我只当是数百年前的先祖们开了个外挂,比如吃了神奇的草药或者捡到了什么宝贝,从而改造了一族的体质,让大家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方修居然告诉我,我们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那我们是从哪里来的?

    方修埋着头,轻轻搅动着他的咖啡,眼神却飘忽迷离。他沉默着,仿佛已经陷入了沉思。

    我静静地等待着他开口。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面对他接下来的回答。如果说,之前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自己不过是与普通人稍微有些差别的异能人(应该可以这么说吧),他的话则彻底颠覆了我对于段氏以及一直以来我的经历的认知。

    我难道不是地球人?

    这个想法一出,我就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以为自己好歹也算正常人的一员,除了祖辈遗传下来的一些特殊的能力以外,我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我想起来,自己以前听人说过的一种特别的理论。有人认为,地球存在了几十亿年,而人类的历史却只有短短几百万年,而在人类之前,应该会有一种甚至多种“史前文明”。更有甚者相信,当今地球上的人类其实是史前人类与外星人的后代。

    难不成要用这样的理论解释:我们一族,其实是上古外星移民在今天地球上的后代……?

    这么想着,我自己都觉得荒唐。想要知道答案,还是得从问题的来源处入手。

    “你告诉我,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我们是哪里来的?”我急切地凑过去,眼巴巴地望着他,指了指船外,“这里不会是‘异界’吧?我们真是穿越过来的?”

    方修终于放下手里的咖啡杯,道:“你听说过百慕大的事情吗?”

    我心里一紧,“就是飞机神秘失事的那片区域?”

    他点点头,“不错。我们现在大概就是那个状况。不过我知道我们现在到的地方。这不是我们原来见到的世界。”

    他压低声音,“如果说我们原来存在的世界是固定不变的一个空间的话,那么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一个不稳定打开的‘第二空间’,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它的入口才会打开。”

    “比如说……风暴?”

    “没错。我们在溶洞里看到有关这一个目的地的地图,上面的指引并不是确定的给出了地点,而是让我们寻找每年秋季就会在刚才经过的那片海域出现的大风暴。”

    我听得目瞪口呆。这先祖设下的藏宝地点,还真是玄妙……

    “这些事情你知道就好,如果告诉了他们会引起恐慌的。”方修轻声道。

    我压不住心里的不安:“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这么做,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该怎么处理?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会来这里啊?”

    “我当然不会让他们冒险的。”方修摇摇头,“到时候,时天和船员们都待在船上等我们。你,我还有顾安去就好了。”

    他虽这么说,我还是觉得不太靠谱。万一哪一个船员(尤其是时天)忍不住溜下船去看我们干什么,结果在“异界”失踪了,这责任我们可承担不起。

    想了想,也就走一步看一步吧,一下子把这么多人拉来了,一时半会也没法送他们回去。看着那些毫不知情的船员坐在船头说着话,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异界,我不禁有些担忧。

    这一夜相安无事。次日,我起床洗漱时,往船外瞄了一眼。窗外的天空依然是阴沉沉的暗红,深红色的云层布满了整个天空,天上竟然没有漏下一丝阳光。望着天上血一般的红云,我的心情也不禁沉重了起来。不是个好兆头呢。

    正想着,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方修和我一样凝视着远方的红云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用太担心,毕竟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我吐了口气,还是点了点头。这时方修忽然道:“你自从到了这边,就一直很消沉。”

    我一愣。忽然一想还真是,自从到了这里,我就莫名其妙的变得比以前更加悲观了起来,而且忧虑不断。正想说话,方修忽的伸出手,戳了戳我的脑门,道:“不是说百慕大周边的磁场异常吗?也许你也是受了磁场的影响吧。”

    我怀疑地问道:“真的吗?那你怎么就没事情?”

    他道:“其实我也觉得自己有点悲伤的样子,只是……”

    我傻乎乎地看着他,摸了摸他的额头,“大哥,其实受影响更大的应该是你吧?”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混世魔王的声音传来,我们抬头看去,正对上时天那双喷射着怒火的眼睛,“我们都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来了,你们还有心思看风景、戳脑袋?”

    我心知状况有些异常。的确,自从到了这里,我就情绪急转直下,再看看我一边的方修,他眼神忧郁地望着窗外,仿佛根本没听见时天在说什么。

    这么一想,我回过头去,冲着身后吃着早餐的顾安叫道:“顾安!”

    没想到,他猛地一震,紧张地回过头来,手里的筷子都抖到了桌子上:“怎么了?”

    一向稳重的顾安居然做出了如此激烈的反应,这让我更加觉得,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时,方修忽然握住我的手,在我惊异的目光下软绵绵地说道:“宋濯,我们到船后面去看云好不好?”

    我顿时浑身汗毛倒竖,惊恐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他冷哼一声,眉毛一挑,“你去不去?”

    我忙赔着笑脸,“方大爷,去,我们去哈。”

    此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气哼哼地走在前面,同时我感觉到一个声音进入我的脑海。

    “船上有内鬼。”

    我掩饰住震惊的心情。还好有他这一句,至少可以确定他还是正常的。只听脑海中的声音接着说道:“有一个船员是他们的人。从我们进入这里的一刻起,他就不断地向外界发出信号,企图把自己的同伙也拉到这里来。看起来他们正在试图取得联系。那些信号干扰了我们的情绪。”

    我紧张地想道:“内鬼是谁?你知道吗?”

    他道:“这件事并不是我发现的。是蛤蟆告诉我的。它现在还没有定位出具体的人。”

    我问:“你不是能感知恶意吗?能不能试一试?”

    他表示否定:“很难。人太密集,干扰太强。”

    这样的话我们就耐心等待蛤蟆的侦查结果吧。我和方修来到船后。他示意我去看海面下。

    海水被天上的红云映成了血一样的颜色,看上去分外瘆人,不过我还是硬着头皮往下看去。

    平静——不对,是死寂的海面,安宁得令人窒息。当我仔细去看时,我终于发现了它的问题:海面上没有海浪。

    因为海面上一丝风都没有。

    我忽然想起来,季风洋流好像是靠海风吹拂海水流动,而累积形成的。可在这样一丝风也没有的海域里,洋流又是怎么形成的呢?

    “没有什么洋流。”方修说道,“我们的船只有别的动力。”

    “别的动力?”我惊恐地往水里努力看去,“难道说,这水底下有什么东西在推着我们的船走?”

    他并没有否认。顿时我心里不祥的预感更甚,而我确定这不是内奸发出的脑电波的影响。

    忽然,他眼神一紧,低声道:“知道谁是内鬼了。”

    说罢,他便转身直朝着船舱走去。我默默地跟在后面,但是,只晚了一步进入船舱的时候,就看见方修已经解决了事情:被拿下的内鬼已经昏迷过去,只剩下一干人等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在时天开口之前,方修冲他说道:“闭嘴。”然后拎着那个毫无生气的船员来到船舱外,片刻后,我们便听到了重物落水的声音。

    船上的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鸦雀无声。有两个老船员显露出不解与惊讶的神色,但更多人则是恐惧与不安。时天沉闷地看着方修的一系列行动,一言不发。

    “他是内鬼。”在处理完事情之后,方修进入船舱,对在场的人简短地说了一句。没有人质疑。也没有人反驳。船舱里的人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反应。

    我正为这种状况感到奇怪时,忽然发现,自己真是眼拙,那些其他的船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部都睡着了。不,应该是被方修“催眠”了。

    除了时天。

    接着,我感觉到船只轻微地一阵,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面。

    我抬头向外望去,发现我们的船不知不觉中居然已经靠到了一座小岛的岸边。在这里航行了这么久我都没见过光秃秃的海面上有什么别的东西,这小岛的出现让我感觉分外古怪。

    方修道:“我们的目的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