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温泉岸边的八爪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9本章字数:3011字

    我循着声音跑去,然而那声源的具体方位却让我产生了些许疑问:它一会儿像是在左前方,一会儿像是在右手边,一会儿更像是在身后。我不敢停下,持续地前进着,但是那“咕咚”声像是在空中飘忽不定一般,令我不能确定它的方位。

    我十分头疼,但依旧没有停下脚步。这地方范围有限,时天定然不会这么快就离开这一片区域!我再找找!

    可是最终,我没找到时天,却在穿过这一片区域之后看到了一个大池塘。鉴于溶洞里我被偷袭的经验,我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水塘,往下看去。

    水塘里静悄悄的,宛如一潭死水。

    但是,那“咕咚咕咚”的声音,就是从这水塘底下传来的。我皱着眉头,往那幽深的池塘底下看去。虽然并没有看见什么东西,但我靠近池塘的鼻尖明显地感觉到了从那水下传递上来的一丝丝热气。

    热水?

    我随即反应过来,这该不会是温泉吧?这池塘下面,难道有一个火山口?

    但是专注于研究池塘的我,在那个时候却并没有看到从身后的黑暗之中,向我伸来的手。

    “哎呀!”在我大叫一声,奋力挣扎的时候,终于看清了缠在我腿上的那只软乎乎的东西:一根长满吸盘的触手。在我试图去踢它的时候,更多的触手缠了上来,上面圆形的吸盘牢牢地粘在我腿上,越吸越紧。

    “冷静!”我对自己说道,“看准那东西的神经,给它来一招‘分筋错骨手’,看它还怎么缠人。”

    我刚想这么做时,忽然从我对面的黑暗之中飘来一大团黑雾,不多时,我的眼前就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连自己的身子都看不到了。只有在黑暗中被无限放大的触觉告诉我,那该死的东西抓得我越来越紧了,要尽快想办法才是!

    “夜明珠!”我终于想起来自己手里还攥着一件神器呢,它的光芒几乎是毫不费劲地就穿透了那被刻意制造出来的黑暗,而手臂上凉凉的触觉让我知道,那珠子在我焦虑情绪的触动下,终于要出手了。

    一团团软绵绵的“棉絮”向下滑去,很快就到达我脚的位置。不一会儿,神器的效果就展现出来:那缠绕的触手越来越松,直到最后无力地垂下来,缩了回去。

    但是我的珠子并没有放弃。它似乎下了决心,“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棉絮”顺着它黏上的部位延伸过去,一直拉了很长。而与此同时,黑雾的浓度逐渐消散,我的眼睛渐渐地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场景了。

    当我看清那触手的主人时,我还是吓了一跳。这倒不是因为它的模样跟一只大章鱼差不多,而是因为它触手上的吸盘一个又一个,看着着实令人头皮发麻。

    而此刻,那只大章鱼正哼哼地瘫在地上,身上一般的部位都被厚厚的白絮裹住了,整个身体被白絮缠绕住,黏在地上,难以动弹。

    我朝它走过去,看见它脑门上的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嘴巴一样的东西嘟得高高的,身体挣扎了几下,努力去摆脱败絮,但是也无能为力。心想着总算把它给活捉,也算是有些收获,如果能从它嘴里——或者脑子里套出点什么情报来,比如宝物的下落或者时天的位置什么的,那可就赚大发啦。

    说干就干。现在的我可是不同于上一次的探险,好歹我也跟着方修大师“修炼”了一段时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是时候展示一下“三阶借眼”的威力了。这一次,可不是像上回教训时天那样的小打小闹了,我要从一只段家怪物身上,获取重要的情报!

    我集中气血,慢慢地催动自己的右眼部集中的气血,待它逐渐出现了灼热胀痛之感时,我便将视线的焦点对准了大章鱼的瞳孔,然后努力抛开自我本体的一切思想,专心致志地尝试着进入并侵占对面这只生物的脑海……

    我眼前的人瞪着他深红的右眼,将我吸了进去……我身上盖满了白絮……我被白絮缠住……我对那被我缠住的人吐出一片黑雾……我悄悄地靠近池塘边那专心看着水下的人,伸出触手卷住了他的腿……我从逐渐升温的水塘里慢慢地向上浮着,直到后来,我的身体靠到了岸边,把一只只手伸到岸上,最后整个身体都脱离了水面,爬到一边……我得到指示,要从深水之中浮上水面……水里越来越热了……

    我跪坐在地上,轻微地喘着气,一只手撑在额上,尽力缓解自己右眼的疲劳。

    果然,“记忆倒带”这样的能力对眼部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我捂着酸痛的眼睛,看着对面的大章鱼和我一样极其虚弱的样子,料它一时半会儿也奈我不何,便索性坐在一边,回想起刚刚在它脑子里得到的消息。

    梳理一遍后,我发现,这里面最重要的信息,大概就是章鱼接到“指示”浮上水面了。由此可以推断,它的出现就是为了我。不过,为什么呢?

    看来,我还得跟它好好沟通一下,“拷问”出时天的下落以及藏宝的地点。

    我平静下来,伸出手,将把大章鱼黏在地上的那部分白絮用力地扯开来,这样它就可以自由地行走了。我看见那占了一大块地方的章鱼试着一只一只地活动着它的触手,然后缓慢地在地上挪动了起来。

    我当然不是来放它走的。一面手里收紧那白絮不让它逃离,一面冲它说道:“你来找我做什么?如果你知道宝物的下落,或者时天去了哪里,你就快告诉我。你也看到了,我是段氏嫡系一脉的族裔,我是来找先祖的遗产的。”

    由于之前我能够进入它的大脑读取信息,因而我能够肯定,这个大章鱼和蛤蟆一样,都是富有人类智慧的生物,那么我说的话,它应该能够听懂。

    不过,章鱼说的话,我可没法直接理解。这就需要更深层次地借助我眼睛的能力,像之前方修做到的那样,建立自身到对方大脑的联系。这是很难的,之前练习的时候,我对着顾安的脑门足足盯了半个小时,他都没有收到我传出的信息(也有可能是我传出的信号太弱,被他自己的思想所覆盖了)。而像动物这样的传输对象,它们本身的思想较为单纯,接受信息的精确程度也更高。我虽然掌握不熟练,试一试倒是可以的。

    正当我集中精力准备开始建立连接的时候,一条信息忽然跳到我脑海中来:“跟我来。”

    我一怔。

    “我在你面前。”

    居然是章鱼在跟我“说话”。

    连我都不一定做得到,甚至是蛤蟆都做不了的事情,居然被它做到了。

    见我愣住,它摇了摇我手里攥着的一缕白絮,身子向前移动,像是在催我前进。我愣头愣脑的,也就跟着它往前走了。看在它这么厉害又是段家秘地的守卫者的份上,相信它也没什么不妥。

    我接着想起来时天还下落不明,急忙问道:“跟我一起进来的那个人呢?他也是段氏的血脉,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等一下。”

    它在对我“说”了这样的信息后,便不断地吸气,过了一会儿,它的躯干膨胀得圆鼓鼓的,接着,又逐渐地瘪了下去。

    而随着它的举动,我忽然觉得,自己周围的世界在发生着些许的变化。尽管细微,我还是感觉到了,这里的光线在发生着细小的变化,我眼前看到的图像、线条、甚至色彩,都在慢慢地变形。

    终于,那变化停止了。我看着眼前有些不同的画面,心里也猜到了一两分:那大章鱼吹出来的肯定不是什么“仙气”,而是以这种方式改变了这个空间里的某些元素。这让我想起了初中物理老师说过的筷子在水里会变弯的简单原理。

    所以说……是水分或者别的能够折射光线的分子的活动,才让这里的物质传递到我的眼睛之中的图像发生了扭曲。这同时也能解释声音传播时发生的改变,让我的声音听上去分外奇怪。

    嗯,先这么想吧。

    然后,跟着章鱼走了一段时间,我就看到了地上晕在一边的时天。

    我急忙过去查看,把脸朝下的他在地上翻了个面儿,又仔细地检查了一番他的状况。还好,除了昏迷在地不省人事之外,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外伤。大章鱼解释说,时天是被它不知情的同伴打晕在地的。过一会儿他应该就会醒来。

    我正犹豫着,是把时天留在这儿委托这里的其它生物照看,还是把他叫醒让他随我一起往深处走,时天忽然动了动身子,紧接着,他一把伸出手来,牢牢地抓住我的衣服,闭着眼睛凑到我耳边,一字一顿地道:“你要是想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我就切断你的后路,让你和你的八爪鱼都关在里面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