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陆行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9本章字数:3077字

    让我失望的是,那个时天居然没像我预想那样虚弱。他一把跳了起来,整理一下衣服,我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生龙活虎的。接着,他对我道:“我们快走吧。”

    我气哼哼地跟上去:“你一直在这里装死?你知不知道我到处找你转晕了头,你却躺在这里睡大觉?”

    他嘿嘿一笑,“兄弟我这不是没见过世面吗?偶然看到个这么古怪的东西,我的小心肝还是受不了要颤一颤啊……与其跟那些东西搏斗,不如看看你和它们是什么关系,到时候好找靠山咯。”

    “算你识相,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这地方的怪物,可是我祖上的侍卫。”我背着手,大摇大摆地跟在大章鱼身后,“对了,袭击你的是什么东西?”

    他道:“一条大鱼。”

    我一愣,“你不会下到水里了吧?你怎么遇上大鱼的?”

    他苦笑了一下:“我压根就没下水。在我们分开之前,我觉得眼睛耳朵都很不舒服,就往旁边跑了几步,再睁眼时,你就不见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你成心要把我甩掉好自己去做什么事情,就一直往这边跑。到接近这个水池子的时候,我忽然看到前面的地上趴着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鱼。而它竟然还是活着的,没几下就冲我滑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它就吐出一大团气体,一下子我就觉得头昏脑胀的,浑身无力。后来你也跑过来了,我就干脆躺在地上,等你跟你的怪物亲戚说明情况,好让它们放我一马。”

    听到这无法无天的家伙也总算是被整了一回,我心里舒坦了一些,道:“你没事就算了。对了,那条大鱼到哪里去了?”

    他愣愣地一指前方:“好像就是我们走的这条路耶。”

    我一下子绷紧了神经:“你不早说,我这一路可都没怎么防范呢!”连忙开始运气,准备打开我的感知系统。

    “防范什么?这里不都是你家的护卫吗?”时天不以为然,“你跟它们说说不就好了。”

    他哪里知道我们的先祖还有着“考察家族后裔”的习惯呢?我只好一边小心地探测着周围一边向他解释道:“不要掉以轻心,毕竟都几百年没见面了,怪兽们没准不认识我,也有可能会以‘特别’的方式来给我们打声招呼……最重要的是,它们可能会问问你是谁的哦。”

    “你……你别开玩笑……”时天紧张地说,他四处张望着,头灯的强光扫过前面的道路,“难道说,它们还会对自己人下手?”

    我道:“这么说吧,只有通过了它们的考验,我们才算是它们的‘自己人’。这一仗迟早是要打的。”

    “是吗?”他瞟了我一眼,“那好吧,到时候我可要在现实里也打一回怪了!”

    我发现他在这种情况下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也不禁佩服起他的胆量来。转念一想,说不定他也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等真的遇到个大怪兽了,他指不定会怎么反应呢。

    “前面!”正想着,我发现前方赫然出现了生物的身影。一个,两个……数量还不少!

    很快,时天也看见了。他迅速地举起手里的枪,对准了前方。我小心地放慢了脚步,对他说道:“时天,你手里有枪支,就负责射击离我们较远的怪物;我的能力是着重于近战的,就负责对付靠近我们的那部分。如何?”

    他眼睛紧张地注视着前方,道:“就按你说的办。”

    在战时达成了一致,这是一件好事。我握紧拳头,努力唤起身体里的能量,将它们凝聚在双手,同时右眼马力全开,升级到三阶。

    在我做好这一切准备的时候,时天手里的枪响了。开战了。

    对方前进的速度很快。我看清楚它们的模样时,心知时天说的一点没错。虽然很难以理解,但这个地方的鱼和我抓住的章鱼一样,都是在陆地上“行走”的。它们像蛇一样地扭动着身躯,借着腹部的摩擦力向前飞快地滑动着,鱼鳍稍微有些变化,与陆地动物的爪子差不多,可以帮助身体前行,亦可作为武器。

    时天射击的间隔很短,准头也不错,但仍然有几只怪鱼突破他的火力防线冲到我们前方不远处。这个时候就该轮到我出手了。我迅速朝它们冲过去的时候,时天在身后喊道:“你看着点,它们可是会喷毒雾的!”

    我头也不回:“知道了!”毕竟,我对付这些稀奇古怪东西的经验比他丰富太多了。在接近那些怪鱼的时候,最前面的那个家伙果然先发制人,张大嘴巴就吐出一串东西。我早有防备,侧身闪过,那飞射出来的物体在我的脸边子弹一样地呼啸而过。

    我也不管那是什么,站在离它半米远的地方,右瞳对准大鱼的鱼眼,开启了“催眠模式”。

    那大鱼虽然强壮,终究也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困意,在第二波“子弹”勉强发出之后,便保持着嘴巴大张的姿势,呼呼地睡了起来,眼睛瞪得铜铃般大,但已失了精神。

    我暗笑一声,正准备如法炮制,对付剩下的几只鱼时,它们的反应速度相当快。我左侧的一只花纹鱼大嘴一张,一个大火球就朝我脸上打来,就算我及时低下脑袋,也在一秒后嗅到了自己头发丝烤焦的味道。

    居然还有喷火的鱼!

    如果它是一只蜥蜴,我也就忍了,毕竟人家还有点像龙,可是会喷火的鱼……

    不等我提起拳头,那喷火鱼仿佛是为了重申“鱼会喷火”这个事实一样,第二个火球迎面而来。我为了避开它,只好往下蹲,结果用力过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不用听也知道身后的时天传来了怎样的笑声。不过这不是什么重点。我一骨碌爬起身,绕到喷火鱼的侧面,瞄准它的肺部,集中大量的气血,在力量高速转化为电子的过程中,用力向下打去。

    这一次的出击可不同于以往。无需确确实实地接触到打击目标,所释放的电子在对方身体附近形成的电场,就能影响到神经系统的运行。一拳下去,只见那喷火鱼来不及向上方发起攻击,就被我打中了,嘴里“呼噜”一声,准备仰起的脑袋就垂了下去,趴在地上颤抖不止。

    实际上,我已发现这些地上走的鱼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可怕。虽然它们在速度上没有弱势,但是适合在水里游的物种一旦上了岸,它们的不适应还是会慢慢地体现出来。其中一条就是:它们难以灵活地转弯,对于比个头它们高的对手(例如我),就难以做到精确打击了。

    我抓住它们这一弱点,从它们的斜前方发起进攻,不用靠近就能够进行有效的攻击,这一招真是屡试不爽。

    不过,当我看见一只巨大的、全副武装的“铁甲鱼”向我沉重地爬行而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头疼。这家伙,脊背上都是锐刺,全身上下被厚厚的硬壳包裹住,令人难以下手。我就算是直接在它心口来一拳,也不一定触及得到它的要害。想到这儿,我决定先闪到一边,再见机行事。

    可是,就在我准备拔腿离开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我迈不动步子了!

    我大惊失色,仔细一看鞋底,只见以我为中心的方圆一米的地面上,竟然铺满了像是黏黏的水泥一样的半是液态半是固态的物质。

    我的鞋底被粘住了!

    我恼火地看着那一大片粘乎乎的东西,脑子里飞快地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况,似乎是某一条怪鱼在被我打中之前对我暗自出招了。

    所以现在,我要么想办法把这一滩东西化解掉,要么就采取另一种方法:金蝉脱壳——其实就是把鞋子脱掉,然后想办法跳到那些物质涉及的范围之外。

    第一种办法没多大希望,毕竟我既不是化学家,身边也没有任何材料来解决这些。那么,就尝试第二种吧。

    我脱了鞋子,正要站在鞋子上向外努力跳的时候,忽然只听几声枪响,我对面的铁甲鱼身上迸出一串火星,引得它呼哧呼哧地低吼起来。

    时天跑过来,看见我宛如陷入泥沼一般进退不得,嘻嘻笑着,做作地张开双臂,对我道:“没事宋濯,你试着跳过来,我接着你!你可就别舍不得你那双鞋了啊!”

    我咬牙说道:“去你的!”找准一块平地纵身一跃,落在那滩胶水一样物质的外面。

    可我刚一落地,那铁甲鱼竟然直冲着我爬了过来,身上的尖刺竖起,好像发誓要把我刺穿一样。

    我立刻做好准备迎战,没想到时天这小子一点也不犹豫,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的黑色的东西,朝着铁甲鱼扔了过去。

    “轰”的一声,那铁甲鱼身边居然爆炸了。

    不过,时天的炸弹并没有能力炸穿它坚硬的铠甲,铁甲鱼只是晕了一会儿,接着便暴怒起来,呼啦啦几下快速地向我们冲过来。

    时天还要再扔,我拉住他转身退开:“别炸了,快闪开。”

    “宋濯,”他站住不动,“你仔细看看那条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