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海盘车军团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9本章字数:3078字

    我将眼睛瞪得圆圆的,认真地看了铁甲鱼几秒钟,愣愣地问道:“它怎么了?”我并没有看出什么蹊跷来。

    “不是那个大鱼,我说的是地下的这些东西!”

    我一看,顿感不好,刚才一门心思地对付大鱼,竟然忽视了正一个接一个地涌过来的小东西们,此刻它们已经超过了那气咻咻的铁甲鱼,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我们蜂拥而来。

    “哇,这些是什么东西?!”我大吃一惊,见它们像是在用脚向前爬着,我不禁生疑,这难道不是像之前那样来源于海里的生物吗?

    “哼哼,少见多怪啊。”时天得意地说道,“那叫做海盘车,懂吗?”

    “啊?那个什么海盘车不应该是像海星一样的东西吗?它们怎么会走啊?”我傻乎乎地看着那密密麻麻涌上来的小生物们,“它们不会吃肉吧?”

    “笨蛋啊,海盘车就是海星的一种。”时天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海盘车当然会移动啦,不然它待着饿死啊?一般的海盘车只是吃一些贝类,不过这破地方的海盘车既然都能够爬到地上来,说不定也会喜欢吃我们呢。”他说着又朝前面扔了一个小手雷,“你还是快想想,怎么跟海盘车大爷们说说,让它们好心放过我们,以免错杀无辜,枉造杀孽啊!”

    这也是够麻烦的。看着那密集的海盘车大军,我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我很怀疑这些微小的生物能否听懂我的意思,因为它们的大脑看起来只比灰尘大一点儿。

    怎么办呢?

    这时,一直呆在一边的大章鱼忽然伸出一只手戳了我一下。接着我“听”到它的意思:“别怕,我来挡住它们。”

    我站住不动,而大章鱼迅速做出反应:一阵黑雾从它身上吹出来,顷刻间便将那些海盘车们淹没了。

    “哇,好牛!”时天兴奋地大叫一声,“这个大八爪鱼作为同伴还是很可靠的嘛!它喷的应该就是墨汁吧?”

    说罢,他走到章鱼跟前,敲了敲它的大脑袋,说道:“兄弟,以后我就叫你阿章如何?今后在这里有什么事情的话,还请多多关照!”

    我撇撇嘴,道:“别随便认亲戚,它可是我们家族的神兽。我们快走吧。”

    说着,章鱼一手一个抓住我们俩,引领着我们向黑雾里走去。黑暗中我只感觉自己踩到了不少移动的东西,还有一些从我的腿部开始向上爬,都被我还有章鱼的另外几只触手扯掉了。我心里有些郁闷,现在没了鞋子,穿着袜子踩在地上的感觉也不怎么好受呢。

    穿过那大片的黑雾,我们快步朝前走着。这时时天忽然又发话了:“对了,刚刚出现的怎么都是那么小的海盘车?跟这里的鱼的体型不成比例啊。”

    我问他:“什么意思?”

    他道:“我是说,会不会有比这些更大的海盘车?它……”

    我喝道:“闭嘴。”可是已经晚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那个威风凛凛的巨型海盘车,我觉得一定是被时天的那张乌鸦嘴给召唤出来的。而最可恶的是,那罪魁祸首居然还不明危险,他乐呵呵得像中了奖一般,指着巨型海盘车叫道:“你看,我说得没错吧?海盘车家族看见小喽啰们这么快就被秒杀,当然要放大招了!哎呀,你看它长了这么大的个头,不会是祖师爷级别的吧?”他拉了拉章鱼的触手,“阿章,你怎么看?”

    “够了!”我忍无可忍地吼了一声,“时天,你不觉得,以它直径两米多的个头,再加上几百只手腕,可以轻轻松松地就把我们干掉吃了吗?”

    的确,那个巨型海盘车几乎是刚才小喽啰们体型的几千倍,也不再是五只手,而是一条条的长了几百只手腕。整个身体上疙瘩密布,颜色鲜艳,看上去十分不祥。

    时天却不太急,他嘻嘻一笑,拍了拍章鱼的脑袋,道:“没事,那个祖师爷除了手比阿章多那么几条之外,其它也没什么厉害的。阿章兄弟,上吧!”

    章鱼谨慎地没有动。我从背包里拿出一把短刀,心想着待会儿这个大家伙要是拿手腕来缠我的话,我就给它好看。不过到目前为止,我没法从外观上判断,它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出色能力,帮它活到这么大的。

    要说到颜色鲜艳的东西,大部分应该都有毒。我看着它光鲜亮丽的外表,决定小心行事为妙。说不准它也会发射毒液或者喷毒雾的绝技呢。

    也顾不得自己没穿鞋子,我走上前,一面飞快地转动着脑子,一定要想一个保全自身又打败敌人的好方法。我手上还有几个烟幕弹以及一把小型弓弩。要不先放一箭试试?

    但是,在我准备跟同伴们商量一下行动之前,时天先出手了。他瞄准巨型海盘车的身子,“砰砰”两枪,直打得海盘车身上立时多出了两个血洞,不多时,深色的血液缓缓地流出来。

    然而,对于这样一只庞然大物来说,这一点小伤显然是九牛一毛。更让我注意的,是从它巨大的身体之下向我们慢慢延伸过来的,那一片诡异的深灰色……

    “那是什么?”我们都发现了这个问题,那向我们漫过来的粘稠物质,看起来十分不妙。

    “不会是硫酸之类的酸液吧?”想起自己之前的遭遇,我不安地猜测道,如果真是这样,我还是要赶在它越积越多之前把海盘车给制服。

    想到这儿,我和时天拿着各自的武器,朝着海盘车嗖嗖地发射起来。

    在一番狂轰滥炸之后,我们悲伤地发现,海盘车虽然被箭和子弹击中,但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被打成了筛子”,毕竟有这么大的体型,而且……

    “糟了!”时天一拍脑门,“我好像听说过,海盘车的再生能力是很强的!你看,它的伤势愈合得非常快!”

    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看来拥有超强愈合力的不仅仅是段玖宁的手下,还有先祖家的侍卫。而对付这种能力的敌人的办法,一是让它受到伤害的速度快于愈合的速度,“耗”死它;二是一次性把它搞定,一了百了。

    显然我和时天都比较实际地想到了第一种方式。时天说道:“你应该学过‘牛吃草问题’吧?咱俩只要‘吃’得比它‘长’得快,就能磨死它!”

    可惜,这种方式虽然理论上可行,行动起来却十分不容易。且不说这要在它身上消耗多少弹药,光说那海盘车自身的攻击性,我也明白我们自身都将难保。没准“草”还没吃完,牛自己先挂了呢。

    那就让我来瞧瞧,这家伙有没有脑子!如果它也是一只四肢头脑都发达的“神兽”的话,我就用自己的眼睛送它一个“催眠套餐”!

    不过眼下里,看着那流得越来越近的不明物质,我们走为上策,迅速退到了几米开外。那些物质果然流到一定的范围就不再往前了。我稍微松了口气。看来它也不是没有极限的。

    可是,刚这么想,我发现那些灰色的物质居然像有生命的物体一样,居然慢慢地“站立”了起来,如同生物一般颤巍巍地立起来,逐渐形成了……人形……

    我们看得下巴都合不拢了。这时候时天忽然说道:“我明白了——这东西是那祖师爷的胃!”

    “胃?”我惊恐地说道,“哪有吃东西还要把胃吐出来的?”

    “所以说你就是孤陋寡闻!”时天急躁地说道,“你不知道,海盘车这个东西吧,它还真是要把胃吐出来才能够吃到东西!吃的时候,它把胃从肚里吐出来,再把食物包裹着,最后吞到身体里面去!可我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就成了可以自由改变形态的状况了……总而言之,咱还是先撤吧!”

    “撤不了了。”我叹了口气,“我们身后让它的子孙万代给围上了。”

    我们的身后,是脱离了墨雾的千千万万的小海盘车。

    而我们的前方,巨型海盘车显然比一般大海里的货色强上太多了。因为没学我也知道,普通海盘车不会把自己的胃中的一部分分离出来,让它单独成为一个脱离母体的武器,并且它还拥有着人形。

    “唉,倒霉透了。”时天唉声叹气,“早知道我就在身上绑一排雷管了再下来,至少也能同归于尽了。现在可好。我们估计一个会被祖师爷活吞,一个会给小喽啰瓜分,到头来还是成了海盘车的菜!你我相识一场,虽谈不上什么兄弟,但至少黄泉路上……”

    “闭嘴!说够了没有!”我实在忍受不了他满嘴跑火车的状况了,不耐烦地吼道:“你再胡言乱语,我就催眠你,拿你去喂你的祖师爷!要想活命,就切实地想点办法,别尽说些不着调的话!”

    他转眼间又嬉皮笑脸地:“大哥你别生气哈,其实切实的办法我已经想到了,管他是海盘车还是天盘车,都不在话下!”

    我狐疑地问道:“真的?什么办法?”

    他懒洋洋地一指身后:“看,我已召唤战神!”

    我回头一看。明白了时天说的话。

    是方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