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旅店怪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9本章字数:3014字

    我顿时惊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十二年前,在老家的山林子里,那些人被杀死的缘故,以及杀害他们的凶手一直都是一个谜。猎户村的村民们都一致认为,那个人就是我,虽然他们也没有什么证据,但“在场”这一点就是大多数人怀疑我的原因。照顾安这么说来,这事的真正原因不会真的是……

    “段玖宁。”顾安道,“当时方先生跟着段玖宁,来到我们村子的周围。段玖宁的目地是为了勘察你身边的人,为此,他杀死了顾家以及宋家的保护你的人,又杀死了被你原来的外祖父通知到来支援的墨氏的六个族人。被他杀死的顾家的族人之一,就有我的父亲。”

    我怔住,看着他接着说道:“当时段玖宁要将跟在父亲身边的我也杀死灭口。是方先生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使用了暂时修改记忆的方法,让我逃过了一劫。”

    原来是方修救了他的命。顾安继续说道:“段玖宁能够操纵他的那些怪物对人进行攻击。直到现在,十三年过去了,我都无法忘记父亲被怪兽袭击而死去的那一幕……”

    他沉默地注视着我们映在墙上的投影。我能感受到他眼神里逐渐流露出来的忧伤,那种失去重要的人的痛苦,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痛。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摇了摇头示意我他没事,接着道:“我和方先生都有着同样的目的:除掉段玖宁。当然,现在的你也是以它为目标的。所以我在那之后,就跟着方先生了。提供关于顾家和墨氏的消息,以及帮忙制止段玖宁的行动,这些都是我在这些年里做的事情。”他转过头,对我认真地说道:“方先生说过,你就是打败段玖宁的关键。我无论如何,也会帮你一直到我们找上段玖宁的那一天。”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沉稳如他这样的人,脸上头一回显露出了激动的神情:那是一种难以克制的期盼,他的身子都在微微颤动着,眼里投射出激动的目光。

    我心知他的期望,认真地说道:“我们会找到段玖宁,给我们各自的家人一个交代。”

    我们各自倒了杯水。我突然想起来,又问道:“那么当年段玖宁在杀死了那么多人之后,最后为何没有来找我,取了我的性命?”

    顾安不太确定的样子:“具体我不清楚。可能是段玖宁的状况太不稳定,又有可能是顾家和墨氏都警觉起来,加派了人手来保护你。”

    这时,方修走了进来,对我们说道:“我们又被人跟踪了。今晚睡觉的时候小心一些。”

    他这话说得我紧张起来:“难道他们会跑到房间里来‘刺杀’我们?他们在哪儿呢?”

    方修答道:“他们知道我们把宝物带在身上,此番就是冲着我们的宝物来的。所以宝物就放在我这里,你们只用注意安全就可以了。”

    他话音刚落,我脑子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卷轴在你那里,珠子在蛤蟆肚子里。保管好。”

    我这才搞明白,方修又在放“烟幕弹”,他的精神交流的秘法可是从来不会被人窃听的。不过这么一来,我可就得承担保护两件神器的职责了。

    好在自从我们出行以来,都是直接在旅店里要一个套间,这样我和顾安一人一张床,方修睡沙发(他也用不着睡觉),有什么事儿也是他照应着。想到这儿,我又稍微放松下来,不管怎么说,保证睡眠质量是还是很重要的!

    这一夜,我早早就洗漱完毕,爬上床去,将卷轴塞到枕头下面,再把脑袋牢牢地压了上去。又觉得有点难受,便干脆把卷轴抱在怀里,这样来抢的人就不会轻易地偷走我的卷轴了。

    刚开始我很兴奋,可是后来,夜渐渐深了,我又支撑不住,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我就这么睡着,直到半夜里,我忽然听到方修在叫我的名字。一睁眼,只见一个黑影站在我旁边。我吓了一跳,以为是小偷来了,张嘴就要叫出声。这时他凑近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别出声,跟我来!”

    原来是方修。我有些迷茫地看了他一眼,接着便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衣服都没批,就往一边走去。走了几步,他指指窗子,道:“你拿着东西,从这里下去。”

    “干嘛要从窗子下去?”我迷惑不解地问道,“不是有门吗?”

    他道:“门那边都是敌人。就从窗子走。”

    我将信将疑地往窗子那边走去。然而,不知道是我还没睡醒,或者是其它的什么缘故,我总觉得面前的事物都在忽明忽暗地晃动,脚步也轻飘飘的,连我耳朵听到的声音都仿佛带着回音,就好像是还在梦里一般。

    待我打开窗子,准备往下攀爬的时候,一阵凉风恰好在此刻吹来,将我晕晕乎乎的脑袋吹得稍微清醒了一点。我忽然一个激灵:我站在窗子边上干什么?

    而那个声音还在不断地催促我:“快点下去……”

    他的声音并不通过空气,而是来自我的脑海。

    我觉得不大对劲,停了下来,而那个声音依旧在催我快些出去。

    回过头来,我说道:“方修,我们到底……”

    我一震,一瞬间完全清醒了过来:在我身后空空如也,哪里有方修的影子!

    而我,难道是梦游了?可是我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刚才的声音和图像分明很清晰,我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看看手里,卷轴被我握得紧紧的,没有丢失。我松了口气,快步掉头回去,却发现,顾安的床上空无一人。我又赶紧到外面方修睡的沙发上,那里也没有一个人!

    他们到哪里去了?

    我不安地四处寻找着,卫生间,客厅里,统统都没有。心里也不禁恼火,他们一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我身上带着的辛苦找来的宝物他们也不管了。这大半夜的玩失踪是闹哪样?

    叹了口气,我突然想起来刚刚脑子里的那个声音,确定是方修的无疑,可是为什么要我从窗子里出去?那个声音真是方修对我说的话吗?

    有种不好的感觉……

    我正想着要不要来一个借眼,也跟方修交流一下,毕竟一直都是他“单线联系”我。这时,身后一阵响动,我回头一看。是顾安。

    “宋濯,快点下来!”他焦急地喊道,“方先生不是要你快点跟过来的吗?再不走,敌人就追上来了!”

    “顾安,”我说,“我怎么觉得你有些奇怪……”

    他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怎么了吗?你快下来!”

    我着急地问道:“你快告诉我怎么回事?你们到哪里去了?”

    还在说着,前方顾安的身影忽然闪烁了几下,接着便……消失了。

    “消失了?!”我大吃一惊,顾安什么时候学会这么牛的功夫了?瞬间消失?还是说……

    我顿觉毛骨悚然。今晚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是这么诡异的感觉啊?他们俩轮番作弄我做什么,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有问题!

    我想起来,方修说过,今晚可能会有敌人来偷袭,那么这一系列的奇怪事儿,会不会是敌人耍了什么手段,比如制造一个幻觉什么的。

    对,敌人很有可能是搞了一个什么幻术。他们用的这一招可是坑过我很多次了。

    想到这儿,我倒是有了点头绪,接下来……

    正当我苦想着该如何解除这个“幻术”的时候,我所处的这个房间俨然发生了变化。

    它在变小!

    不是变窄或变矮,而是在整体成倍地缩小!我看得惊讶不已,这可真是怪事儿,我们不过是住进了一间普通的酒店,还没到墨氏的族地。难道这也是敌人的圈套吗?

    不过虽然是这么想,我还是第一时间跑到门边,用力地推门,却发现,那门已经被锁死了,就连我用脚踹也踹不开。

    我即刻转身到了窗子边,却发现,方才还被我推开的窗子,此刻也已经关上了。我管他三七二十一,抡起椅子朝它砸去,狠狠砸了几下,却连一丝缝隙都未砸出来。

    “这窗子的质量未免也太好了吧!”我想着。但眼下里,原本有几十个平方的房间已经缩小到只剩下原来的四分之一了。让我惊讶的是,房间里的一切都在变小,只有我还是原来大小!不要多长时间,我就会被狭小的空间挤扁……

    我只有更加用力地试图打破那扇窗子。问题是那窗子坚不可摧,我一通忙活下来,忽然觉得身后有东西,再一看,我立时惊出一身冷汗:我光顾着砸窗子,却没注意到房间缩小的速度!而此时,房间已经缩小到勉强容得下我待着的大小了……

    绝望之中,我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方修!顾安!你们在哪里……快点来救我!”

    眼看着房间越来越小,我勉强蜷缩在狭小的空间之中,只觉得呼吸都分外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