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复仇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29本章字数:3044字

    随着距离的缩短,来人的样貌渐渐清晰。是墨羽。

    他还是以前的模样,穿着朴素的黑色衣服,额上戴着头巾,一把长刀斜跨在腰后。他稳稳地行走过来,在距离我们数米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方修沉默不语,静静地等候着对方开口。

    墨羽微微地对我和顾安笑笑,就好像和我们初次见面打招呼一般自然,不过他的笑容没有以前那般温暖,反而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丝戒备。这样的客套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毕竟墨羽是可以随时随地维持阳光温暖的形象的,而我可没有这个本事,而是有些尴尬地转移了目光。

    我想起来,在当初,地宫里以墨渊为首的墨氏族人吵吵着要杀我,是墨羽为我的逃跑争取了时间,对他也一直心怀感激。不知时至今日,他又会是什么立场?

    方修直截了当地问道:“不知墨氏派你前来,是来宣战的,还是来打头阵的?”

    墨羽此刻抹去了笑容。他沉下脸来,道:“墨氏的意思是要战。”

    方修长长的睫毛颤动着,手漫不经心地摆弄着短刀,道:“那你为何还不出手?”

    墨羽道:“因为我打不过你。”

    方修轻笑:“那你为何前来?难不成是墨渊吩咐你前来送命的?”

    墨羽道:“我打不过你。整个墨氏也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想和你谈谈。”

    “这个时候要来谈判吗?”方修一挑眉毛,“就在两分钟前,墨渊还声称要和我们决战。难道他和你不是出自同一个墨氏家族?”

    “两分钟前的墨氏隶属于墨渊。”他简短地答道,“现在的墨氏听命于我。”

    “临阵夺帅?”方修懒洋洋地说道,“不过你们墨氏内部的事情倒也与我无关。”

    墨羽抬起眼来,他直视着我们,道:“我们能谈谈吗?墨氏与段家已经明争暗斗了数百年,也互相指责怨恨了数百年。直到我们这一代,段氏的族裔已所剩无几……开战只能是两败俱伤,对我们双方没有任何好处。我们还是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吧。”

    方修冷冷地笑了一声:“你说‘段氏的族裔已所剩无几’?你大概没有经历过,在二十年前段氏出现内斗,嫡系与旁系纷争不断的时候,你们墨氏不仅在一边煽风点火,而且还暗地里勾结段氏的仇家,趁火打劫!到了最后,段氏几乎满门被灭,而渔翁得利的,不就是你们墨氏吗——从前看主人脸色做事的爪牙,如今倒也敢叫嚣着要和我们平起平坐地谈判了!”

    他的脸色越来越可怕,“无论你怎么否认,段氏被灭族的那一天,也将是你们墨氏历史上最大的污点;有了这个污点的存在,你们也终将是南族的耻辱。”

    我呆呆地看着方修,他此刻语气和行动上透露出来的极度的愤怒,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他对着脸色苍白的墨羽继续说道:“坐山观虎斗……段氏的灾难,也有你们的一半功劳!而你——墨羽,”他冰冷地凝视着对方,“你的父亲是加剧段氏内斗的罪魁祸首,你的叔父是谋划了二十年要杀害宋濯的领头人,而你的弟弟分走了宋濯二十年的一半生命——无论怎么说,就算宋濯能够原谅墨氏,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话音未落,只见他的身影极快地一闪,连我的眼睛都没有跟得上,墨羽已被他撂倒在地,短刀直指他的咽喉。

    “祭奠段家的灭族之痛,就由你开始……”

    “别!”我冲过去拉住方修的胳膊,可是用力了好几次我竟然都没有将他的手臂移动分毫。方修手里的刀尖已经没入了墨羽的脖颈,鲜血正一丝丝地渗出来。

    方修有些恼怒,他说道:“宋濯,你是傻,你和你的父母一样心软。但殊不知,他们就是因为心软,才丢掉了整个段氏……”

    我猛地一震,“你说什么?”

    他轻轻一叹,“你的双亲,身为段氏的掌权人,既没有在发现族内叛徒的时候果断地清除,也没有在怀疑墨氏忠心的时候及时处置他们。叛族的虽是段玖宁,但真正葬送段氏的,是和你一样心软的段氏的嫡系……”

    我的双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看着他的目光慢慢垂下,我的脑海里回想着他的话语,头一回感受到,段氏消亡的事实是如此真实,连带着我对眼前墨氏的感觉也逐渐强烈了起来。

    我默默地待在一边。方修一点一点地将刀尖刺入墨羽的皮肤,低语道:“墨羽,就让你的族人们亲眼看着,你是如何替墨氏还债的,顺便也让他们知道,自己下一刻的命运……”

    在刀没入墨羽脖颈更深处之时,我再次抓住了方修的手臂。

    “把刀收起来。”我道。

    方修停了手。他道:“为什么?”

    我问道:“你准备干什么?像二十年前一样,把墨氏也灭门?”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算你杀了墨氏所有的人,死去的段氏族人也不会再回来的。”

    方修不语。

    我接着说道:“但是,尽管墨氏是帮凶,真正害了段家的却是段玖宁。我们与其和墨氏大战一场,不如让他们帮助我们打败段玖宁。毕竟,要对付段玖宁的庞大队伍,我们也要争取到更多的力量。方修,以前我们行动,我什么事都是听从你的,因为你的观点能让我们以最小的代价得到最好的结果;但是今日,事关段氏的切身利益,你可否停手听我一言?”

    他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将刀刃向外抽出,同时对前方说道:“墨氏,来一个医生。”

    很快有人过来。我抬头一看,不禁怔了一下。

    是顾苏。

    她看了看墨羽,又看了看方修,显得有些紧张。在方修离开墨羽身边之后,她立刻上前来,对墨羽的伤口开始进行处理。我们一时无话。

    方修转过头,对我道:“你凭什么认为墨氏会帮我们?背后捅刀子的事情他们可做了不止一两次。”

    我能感觉到他的浮躁。我平静了一下情绪,道:“墨氏的确背叛过我们,可是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谁又愿意被一代代地统治下去,而又放弃自由的要求呢?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人和人都是平等的;就算段氏曾经是西南的一方霸主,到了如今我们也只是普通人。”

    方修道:“我对什么霸主没兴趣,我只想为我们消亡的一族复仇。”

    我道:“我们的复仇目标是段玖宁。”

    方修凝视着我,过了很久,他忽然笑了,这一笑格外狰狞,看得我忍不住一个激灵。他缓缓地说:“宋濯,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为什么要放过他们?你到底是真的心胸宽广,真心想饶了那些陷害你的人,还是表面上说着原谅,其实是在以此掩盖你内心里的害怕?”

    我茫然地看着他。他一步步地向我逼近,说道:“你觉得自己是宽容,善良,为了我们两族的美好未来,宁愿选择和平、妥协,就算是差点被对方杀掉,也因为自己成功活了下来,而选择忽略曾经被他人的谋害逼到绝境的事实!也许你从小就生活在顾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之下,过惯了舒适安逸的生活,才会觉得只要安安稳稳地一项一项地完成你该做的事情,就是在按部就班地复你的仇!在你看来,像是旅行一样地找宝物,最后团结一支队伍,杀上敌人的老巢,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便是你所谓的复仇了。笑话。”他一步步把我逼得向后退去,几乎要贴到我的身上来,“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我们四目相对。周围一片寂静,除了细小的包扎伤口的声音偶尔传来。我有些呆滞。

    方修继续道:“对于你来说,段氏就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你脑袋里没有关于你族人的半点印象,所谓的‘为了段氏’,也无非是你出于血缘关系而不得不肩负起的责任。其实你内心里是在想着,快一点做完所有的事情,我就能够摆脱这个负担了吧!也许你还很委屈,‘这个我生来就没怎么见过面的家族,不但让我被人利用了二十年,到头来还给我压上了为他们报仇的重担。我原本只用做一个普通人就好了,可是都是因为那个家族,才让我从原来的小家里被赶走,众叛亲离,只有几个自称是同伴的人强迫我去和他们一起报仇,让我整天都担心着自己会送命!’你就是这么想的,对吗?”

    “我……不是……”

    “别说什么你不是!”方修厉声道,“不过我倒也能够理解,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看着全家在你面前接二连三地死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只知道,那个除了生命和灾难以外什么都没有给你留下的家族,偏偏交由你来完成那个随时都有可能送命的‘复仇’!”

    “你和我不同。”他说道,“你永远也不会想到,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我看到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