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墨匙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0本章字数:3012字

    当我们赶到墨羽他们身边时,墨渊的血基本上已经止住了。不过他失去了一条胳膊,此时已昏迷过去。墨羽等其他人都好好的待在原地,见我和方修出来,纷纷显露出欣慰的神色。

    “我们快些出去吧!”墨羽急道,“叔父他需要立即接受治疗。”

    方修看了墨渊一眼,不紧不慢地说道:“怕什么?这点伤势不会有问题。”他忽然拿出一个盒子,“墨氏,你知道这个盒子该怎么打开吗?”

    墨羽端详了一会儿那只盒子。我一看便知那一定是从蛇肚子里拿出来的,上面有大量不明物质不说,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一旁顾安灵敏的嗅觉这时候就成了他的负担,他有些畏惧地看着那只盒子,一副不想再多待的神情。

    片刻后,墨羽道:“打开这个盒子,需要找族里的工匠。”

    方修道:“带我去。”

    我们一行人往外走去。不多时,我们便又重见天日。一出了林子,就见墨氏的族人们依然整整齐齐地站在林子的入口附近,看见我们的时候纷纷又低下了头。

    墨羽把墨渊扶到了空地上,对族人们叫道:“来医生!”

    可是,当墨氏的族人们见到族长断了一臂、昏迷不醒的样子时,再也无法沉默了。族内有胆大的毫不掩饰地露出了愤怒的表情,甚至几个年龄较大的族人直接指着我们骂道:“好你个心狠手辣的段氏!今日你们打伤了我们的族长,就算你们有天大的能耐,墨氏也不会善罢甘休!”

    那几个老人这么一闹,墨氏的其他族人的情绪也被煽动了。很快,底下一片躁动不安,越来越多的族人忘记了害怕,冲着我们挥舞着拳头、叫喊起来。

    方修漠然地看着这一切。直到族里有冲动者已经准备拿出武器时,他才慢慢地开口道:“墨渊他是咎由自取。不过,从今日起,你们墨氏不再需要族长;墨氏接下来的所有行动,交由我来指挥。别多心,将你们这样的狼犬养在身边,对我来说也并非什么好事。只是,要为段氏复仇,我有时候会用得到你们。在杀了段玖宁之后,我们便无需再见面。”

    他一发话,原本吵闹的墨氏安静了不少,大概是迫于他所施加的压力。见墨氏渐渐平静了下来,方修对墨羽说道:“叫来你们的工匠。”

    墨羽对族里的某人喊了一声,立刻就有两个男子自族内出现。他们来到我们面前,其中一人年纪较大,只是拘谨地站着,等待着吩咐;另一人年纪较轻,大概二十多岁,他倒是不怎么紧张,一凑过来就对我们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脸:“请问有什么我可以为二位完成的?”

    大概一个群体之中总会有不同观念的小群体。哪怕墨氏总体上对我们又恨又怕,也有族人选择不吃眼前亏,卖力讨好我们。也许他们知道,墨氏即便再愤怒、再想杀了我们,也只能停留在精神层面的“想想”;也许他们觉得,这一场变故有可能导致墨氏内部权力力量的大洗牌,而自己的行为说不定会为自己的未来打开一个好的开端。

    那一老一少接过盒子,便开始仔仔细细地研究起来。方修把目光投向远方,悠然自得。我不经意地扫过前面站着的墨氏,目光所到之处,都能遇上或惊恐或好奇的眼神。我心里有些尴尬,看着他们异样的神色,有些手足无措。

    这时方修忽然说道:“我不会再杀他们。时至今日,杀了他们对段氏也没有丝毫好处。但是他们必须帮助段氏复仇。”

    我有点惊讶,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放弃了当初的想法?不过他的思维方式也异于常人,只要他想通了,我也就不用担心他会突然暴走了。

    不多时,那两个工匠捣鼓出了点名堂,对我们说道:“打开这个盒子,还需要用到墨氏族传的‘墨匙’。它目前存放在墨氏的住地,二位可以准许我们回去拿吗?”

    “走吧。”方修对他们抬抬下巴。

    方修拿了盒子,我们正要动身。忽然,只听一声巨响,硝烟弥漫,再抬头时,已经有几个墨氏族人倒在地上。

    “是段玖宁的人!”我反应过来,“他们来抢盒子了!”

    不等人们做出反击,一大群人和怪物的混合大军就从他们身后包抄过来,各种火球、炸弹、奇怪的光束雨点般地砸了过来。

    不过墨氏也不是吃素的,在损失了几个人之后,他们迅速组织起了有效的反抗,与冲进人群里的敌人火速地交战开来。一时间,刀光剑影一片、子弹炸药满天飞,伴随着各种人和生物的叫喊声,不到一分钟这里就成为了一片火热的战场。

    方修看到眼前的战斗,平淡的眼神里出现了些许波动。

    我突然看到人群里一阵骚乱,好像看到之前救治墨渊的医生在慌忙地逃命。然后是……

    “好大的野猪!”我倒吸一口冷气,看着那在人群里横冲直撞的巨型野猪,估计有上千斤重,跑起来跟小车似的,这一下子能把人撞飞出去。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几只怪物已经朝我们冲了过来。“我们上吧,蛤蟆!”我对肩上的蛤蟆说道。我向着迎面扑来的怪兽打开右眼,顺利地干掉了第一个;又顺势向前一掌推去,干掉了第二个。第三个看上去软绵绵的四只脚的动物缓慢地滑了过来。凭我往常的经验,看上去软软的东西都有点黏人的意思,贸然靠近不是明智的选择。

    于是我远远地避开那团软乎乎的东西,可是在向另一边退去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撞到了我的背上。回头一看,那人是墨氏的一个医生,他扶着虚弱的墨渊,在慌不择路地逃走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我身上。而在他们身后穷追不舍的,正是那头威风凛凛的大野猪。

    “别站在野猪的正前方!”当我惊觉野猪的脑袋正对着我们三个的时候,我顿感大事不妙:以前听顾全老爷子说过,那野猪的进攻方式是直来直去,它只会朝着正前方的对象猛冲,把对方顶飞出去,而不会转弯或者往侧面跑。

    所以,当我发现自己以及其他两人站在野猪的正前方时,我只有一个反应:在野猪咆哮者直冲过来的那一刻,用力地拉上两个难以移动的人,往旁边逃去。

    还好躲得及时,那野猪跑起来可真是像一阵旋风似的,在躲开的一瞬间我都能感觉到它的身子贴着我的背后。我们踉跄了几步,我喘了两口气,医生心惊胆战地对我说道:“谢谢,可是族长他……”

    我低头一看,只见刚刚想必是我动作太大了一点,让墨渊的伤口又被拉伤了,鲜血正在一丝丝地从包扎的纱布里浸出来,“他是不是牵动了伤口?”

    “唉,后面!”医生突然叫道。一回头,那巨型野猪已经掉过头来,发起了第二次攻击。

    “还不快跑!”我再次把那两个木头一般的家伙推向一边,可是不知怎么那墨渊慢了一拍,绊了我一下,结果当我抬头的时候,正看见野猪飞奔的蹄子向我踏来……

    “完了完了!”我急忙护住脑袋,不敢想象以它一千斤的重量压下来会是什么概念。

    不过奇怪的是,那种“轰隆隆”的沉重脚步声到了我面前不远的地方就停下了。接着只听一声巨响,连地面都被震得抖了几抖。

    我睁开眼睛,只见野猪倒在地上,一边站着面无表情的方修。

    我霎那间感动得几乎流泪,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救了我。正要开口说话,我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墨匙’在我这里。”

    扭头一看,居然是墨渊在同我说话。我有点傻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微微露出些不耐烦的神色,道:“我不过是不想欠你的。反正这也是你们段家的东西,你拿走吧。”

    说着,他让医生帮忙挽起他的右臂的袖子,露出小臂上面的一团黑色的东西,像是纹身一样。我好奇地凑过去,可他说道:“你还是不要看了,当心晚上做噩梦!”

    “哦,好吧,我不看了。”我尽管很想知道他在干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地闭上了眼睛。过了片刻,他道:“拿到了。”

    我一睁眼,就看见墨渊手里拿着一只奇怪的、像是铅笔一样的东西,医生正忙着包扎他的新伤口:小臂上的血洞。

    “不是吧?”我咋舌,幸好刚才没有看,他是把藏在手臂内的“墨匙”取了出来。

    在我研究着这枚样子古怪的钥匙时,墨渊又说道:“去找来族里的工匠吧。”

    “好。”我抬头,目光在混战的人群中搜索了一番,很快,就在边缘的角落里看到了刚才为我们检查盒子的工匠。在我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墨渊忽然要开口像是要对我说些什么,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又转过了脸去,望向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