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珍宝重见天日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0本章字数:3012字

    我一路飞奔着,躲过那些左右开弓的怪物们,在一片混乱中艰难地穿过人群。我边跑边示意那两个工匠向我这边看。

    “那边!”那个年轻工匠突然指着我身后喊道。我一扭头,就看见一把武器飞了过来,我为了避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疼得我晕头转向。

    好像有不少段玖宁的部下都发现了我。我看着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敌人,心里暗叫不好,要是被他们抢走墨匙就不好了。想到这儿,我拼命地往前跑着,要一次性解决这么多敌人可真不是我的强项呢。

    我一面狂奔,一面对那两个工匠喊道:“快跑呀,他们追过来了!”

    但那两人好像中了定身法一样,傻呆呆地看着我,纹丝不动。

    我跳到他们跟前,急道:“快跑,后面的人要来抢盒子了!”

    那个年轻工匠说道:“你后面……已经……”

    “唉?”我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的人七零八落地倒了一地,哪里还有什么追兵呢!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方修那家伙。我暗暗一笑,接着径自跑向那俩工匠:“大叔、大哥,麻烦你们帮忙打开一下这个盒子吧!在此期间,我会负责保卫你们的安全的。”

    他们谨慎地接过墨匙。年长的工匠对我说道:“这个盒子虽小,但里面几乎全部是机关。估计会费些时间。”

    “没关系!”我胸脯一拍,“在你们完工之前,绝对不会有事!”

    正说着,敌人就来了。我看着两个飞奔过来的面具人,也不知他们脸上戴着的大面具会不会妨碍他们呼吸。他们拿着冲锋枪还是什么的武器,对着我们呼啦啦一梭子扫过来,把我打得趴到土里去。

    我最烦这些使枪的人了,无论怎样子弹还是最快的,就连方修遇到他们也只能以同样的方式还击。我手里倒是有一把手枪,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把握能够在自保的前提下精准地击中那两个人。

    这下不好。我回头看了看那两个专心致志地研究着盒子的工匠,他们一心一意地忙活着开锁,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的逼近,看上去对我十分信赖。见此,我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挡下那两个冲锋枪。我拿出自己的小手枪,试着把它对准那两个人,可是我刚刚冒出一点点脑袋,就只听两声枪响,飞溅的小石粒打中了我的脸。

    “哎呀!”我狼狈地捂住脸猫下腰,继续藏在草堆里。但那两个人逐渐逼近了。事已至此,我想着能不能再使用一次我的独门绝技“青天白日梦”,让那两个神枪手躺下睡大觉?

    但是,“青天白日梦”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在实施的时候必须看着对方的眼睛,哪怕是从背后看也可以。问题是现在我一冒头,就会立刻遭到子弹的招待,更别提看着人家的眼睛了。

    我该怎么办?

    正在纠结的时候,忽然只听前面“啊!”的一声,我急忙缩起来,怕是遭了什么样的变故。不久后,只听墨羽的声音传来:“宋濯,你还好吧?”

    我从草堆里抬起头:“啊哈,墨羽,你来得可太及时了,再晚一点我就要吃枪子儿了。来的那些是段玖宁的人,你不用客气,尽管拿他们开刀吧!”

    “当然。”墨羽一笑,随手将一只小怪物劈成两半,“我就在这里守着,他们不会过来。”

    我两眼放光地看着他的笑脸。其实,在我心里,墨羽的战斗力也是相当可观的,若不算上方修那个变态的话,墨羽应该算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了。我一脸崇拜地对他说道:“墨羽大哥,等这场仗打完了,你也教我练练吧!像现在这样真刀真枪地打架,我还真不会。你要是能教教我的话,我以后就可以自保了!”

    “当然没问题。”他暖洋洋地微笑着,顺手把一只冲上来的狼狗打翻在地。忽然,他看向了我的身后。

    “咦?呃……”

    方修脸色阴沉,看上去正处于超低气压的模式。他冷冰冰地对我说道:“平时让你锻炼就嫌累,到了紧要关头就拜师,如今段家的嫡系要拜墨氏为师,也是一个笑话。”

    我见他脸上阴云不散的样子,心里有点发怵,硬着头皮道:“好师父我知道了,今后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再也不给您老人家丢脸了。”

    话音未落,他突然暴走,呼啦一下,把手里不知道从哪个人手上抢过来的一把斧子朝我扔了过来!

    说实话,我当时吓得连心跳都停止了,看着斧子飞起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灵魂也要跟着那在空中翻转的斧头,快要出窍了。在那无穷尽的一秒里,我看着那斧子凶狠地向我飞来,携带着无尽的怨气,直到……

    掠过了我的肩头,砸在我身后的倒霉蛋怪兽的脑袋上,顿时场面无比限制级,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瞠目结舌……

    墨羽紧张地看看方修,又看看我,对我吐了吐舌头,悄悄地溜走了。

    我依旧浑身僵直地站在原地,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出了趟远门,但是还没买到返程的机票。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方修正站在我的前方,把每一个试图冲上前来的怪物撕成碎片。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两个墨氏的工匠,他们镇定得出奇,聚精会神地研究着那只盒子,全然不顾眼前发生着的血腥的一幕。

    “真是好心态。”我嘟哝了一句。没想到墨氏匠人的专业素养这么高,看来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在开锁的过程中与那只盒子融为一体了。

    不过这仅仅是墨氏族人中的个例。现在的战场上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分配不均的现象。我悲催地发现,几乎所有的敌人都是冲着我们这边来的,以前还在大战的墨氏此时完全被晾在了一边。不过他们也没闲着,我惊奇地发现,随着方修的动作,墨氏的族人们步调一致地转动着他们的眼球,连脸上的表情都像是全族统一配置的一样。

    我觉得,在这种氛围下,整个所谓的“战场”已经成为了方修的个人秀,而那些流露出惊讶表情的墨氏族人就像是瞪大眼睛观看着表演的群众。

    悄悄地扫了一眼墨氏,他们默不作声,静静地站在一边。我暗想,也许到了这一刻,墨氏才真正看清他们与段家的实力差距吧。

    终于,在最后一只怪物倒下的时候,方修扔下手里的武器。他喘得有点厉害,脸色苍白,想必是消耗太大的缘故。我疾步上前适时地将他扶住,他冰凉的皮肤让我不禁哆嗦了一下。看上去情况不太好。

    我抬头望去,正好看到站在人群中的顾苏,忙对她喊道:“顾苏,来帮忙看看他。”顾苏走来的时候,方修忽然道:“不必了。”竟然又自己站了起来。

    顾苏并没有听他的。她走到我们身边,对方修说道:“肌肉使用过度了。还是让我来看看比较好。如果不及时……”

    “没事的,谢谢你。”方修道,他轻轻一笑,“懂医术的并不只有你们。我能自行恢复的。”说罢,他便转身向工匠们走去。

    我撇撇嘴,对顾苏小声说道:“算了,他就这德性,总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搞定……等他待会儿哇哇大哭着喊疼的时候,就知道后果了!”

    顾苏翻了个白眼,“话说你们不是一伙的吗?怎么他有事你还会这么高兴?”

    “一伙的?”我回来她一个白眼,“你好像错过了他拿斧头劈我脑袋的那精彩的一幕吧。”

    说话间,工匠们似乎已经完工了。年轻的工匠双手捧着已经开启了的盒子,一脸热情洋溢的灿烂笑容,对方修说道:“盒子已经打开了。请您收好。”

    方修接过盒子,随意地向里面扫了一眼:“这是什么?”

    年长的工匠回答道:“另一半墨匙。”

    此话一出,安静了许久的墨氏族人们又纷纷骚动了起来。好像他们的这个墨匙还有一些故事。当方修将那“另一半墨匙”从盒子里拿出、并与原先的那个拼到一块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原本议论纷纷的墨氏再度安静了下来,他们面对着完整的墨匙的方向,齐刷刷地跪倒在地,俯下身体,以头触地。

    我吓了一跳,怎么就连方修发威的时候墨氏都不曾腿软,现在见到这个墨匙他们就给跪了?

    过了许久,墨渊颤巍巍地从地上抬起头,小声说道:“墨氏先祖有训,墨匙重见天日之时,就是墨氏飞黄腾达之日。”

    我看着这严肃的场面,内心里却也有点好笑:不过是找到了宝物而已,至于搞的像预言家一样神神叨叨的吗?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我惊呆了。

    只见墨渊站起身,低着头不敢正视我们,他小心地走到我们面前数米的地方停住,然后欠身对我们说道:“墨氏会一直跟随段家嫡子。之前的过错,就请让墨渊一人承担。还望您……准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