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冰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0本章字数:3042字

    这墨渊的变化如此之快,让我感到难以相信。难不成他是觉得,只要跟着我和方修去找段玖宁报仇,他们就能够如他们先祖说的那般“飞黄腾达”?我一直想要解决的问题——段氏与墨氏长达数百年的种种纠葛,居然在一块“钥匙”出现之后,便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这让我简直难以置信。

    “为什么?”我问墨渊,见他露出诧异的眼神,我又说道:“别迷信你们先祖说的话。我们现在都只顾着想办法找到段玖宁,连自己的安危都很难保障,你们若是跟着我们,能不能‘飞黄腾达’暂且不提,能保住性命都成问题。你还是别想着什么飞黄腾达的好事了,你们墨氏就这么安安稳稳地过你们的太平日子,发展你们的家族,别乱趟浑水,比相信那什么预言要靠谱得多。”

    方修冷漠地讥笑道:“在灭段氏、害宋濯的时候眼都不眨,现在一说要‘飞黄腾达’,就立刻改变了脸色。墨氏不愧是段氏曾经的管家,墨渊族长你——也很有‘经济头脑’。”

    墨渊面不改色,他只是谦卑地微微躬着身子。后面墨氏的族人也保持着匍匐的姿势,一动不动。方修轻笑一声,低头摆弄着这个完整的墨匙。这时墨渊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抬起头来看着我。

    “宋濯,”他说道,“可以听我一言吗?”

    我点头道:“你说吧。”

    墨渊深吸一口气,道:“数百年前,段氏保护了即将消亡的墨氏,墨氏由此与段氏结下契约,并且以契印的方式来维系。但是经过了多年的腥风血雨,段氏渐渐没落,而与墨氏的关系也由上下级的隶属关系转变成为了主仆关系。段家对于墨氏的控制越来越紧,墨氏族人心中自有不甘,长年累月的愤怒积累下来,最终就造成了段氏全族被灭的惨案。”

    他声音低了下去:“没错,当我们的计划间接促成了段家的灭族之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去寻找段家的血脉并将他们保护起来,而是暗自酝酿着让墨氏彻底摆脱段家的管束。于是我说动顾家收养了你,为几十天前发生的那件事情做准备。但是,最终你逃脱了,被段家的另一人救下。”说到这儿他看了方修一眼,而后者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在说话一样,淡漠地望着其它的方向。

    他又将目光移向我,继续说道:“其实,我们墨氏一直想的就是能够争取到自由。哪怕是恢复到数百年前的那个阶段也好。那时,两族虽是君臣关系,却也是互相依靠的战友。到了近百年来,一切都完全变了。”他望着我,似是在思考些什么。

    末了,他像是终于下了决心,一口气说了出来:“墨渊就直说了吧。对于墨氏而言,在过去的数百年里,墨氏是段家的附庸,只能听从段氏的命令;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墨氏是阴谋的策划者,欺骗了段氏的嫡子;现在,墨氏希望做回自己,帮助段氏的后人打败叛族的元凶。”

    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之前那么强烈地憎恨我,你也说过,墨氏永远不会原谅我们。为什么你会改变主意?难道你真的相信先祖的预言?”

    墨渊轻轻地摇头:“不完全是……还有,因为你吧。”

    我惊得呛了一下,“你说我?我怎么啦?”

    他颤动了一下眼皮,片刻后低声道:“墨渊没有见过比你更单纯的人……”

    我……

    这让我当即有些鸡皮疙瘩凌乱的感觉。这话是在夸我心灵纯净、富有内在美呢?还是实际上暗指我不知世事、很傻乎乎?

    我瘪了瘪嘴,“你是什么意思?”

    他忙道:“墨渊的意思是……也许从我们这一代开始,墨氏和段氏的关系真的能够迎来新的时代……”他垂下头去,“墨氏想要自由,这是我们多少辈族人一生的愿望。也许在这一代,能有不一样的转机吧。”

    我顿了顿,道:“过去无法抹杀,未来却可以创造。”

    他抬起头,眼里第一次出现了些许的激动,嘴角慢慢地上扬。我们对视了一会儿。这时候一直在一边凉快的方修忽然插话了:“我可没有答应,在找段玖宁的时候还带上一大票墨氏的男女老少。”

    墨渊急忙对这个刚刚斩断了自己一条手臂的男人说道:“不会,只要挑可以用得上的族人,他们会在需要的时刻发挥作用的。”

    “累赘。”方修斜着眼睛看着天空。我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在赌气了,对他挤眉弄眼,可他就是装作没看见,一心一意地欣赏着天上的流云,仿佛整个站在他面前的墨氏、甚至是墨氏与段家的未来,都与他毫无关系。

    我不去理他,对墨渊说道:“好。算上墨匙,我们的第三个宝物也拿上了,那么就还剩下两件器物。估计接下来段玖宁就不会是这样的小打小闹了,因为他们已经失掉了三件宝物。接下来我们要尽快找到它们,最后找到段玖宁。”

    “好。”墨渊答道,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先跟我到墨氏族地休息吧,我们在那里详谈。”

    “可以。”我答应了。回头看看方修,他居然默默地跟了上来而没有冷嘲热讽,这让我有些诧异。不过他能够安安静静地跟过来,我心里倒是很庆幸,也就不再纠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思维方式了。

    墨氏族地。

    我惊叹于在这样荒郊野外的异国,居然能看到如此恢宏的建筑。比起一路上我们看到的犹如难民营一样的当地居民的住房,这里的条件实在是很不错。就算它已有百年的历史、近年又经历了重建,它看上去实在是一个宜居又气派的好地方。

    进屋不久,我们便在宽阔的厅堂里坐下。很快就有吃食端上来。现在早已过了饭点,而我们自从早餐吃过以来就一直在不断地奔跑、打仗,此时一看见有吃的,我也顾不上其他人的反应,用筷子扒拉扒拉地就吃起了一盘酱牛肉。吃完后,我又解决了两盘小菜,这才抬起头来,看见周围的人都看着我,一副痴呆的模样,不禁回想起自己刚才的吃相实在是太窘了,填饱了肚子,又觉得有些尴尬,只好嘿嘿地笑了两声。

    当天再没有出现什么不愉快。到了晚上,我正在墨氏安排的房间内整理行李,这时候我忽然觉得门口透来的光线被一大团阴影挡住了。我立刻转身,在那个家伙扑过来的时候一掌击在他的肚子上。

    “嗷呜!”那个大块头的傻瓜号叫了一声,捂着肚子滚到一边,抬起眼泪汪汪的脸,对我哭号道:“宋濯你好狠的心啊,多日不见你居然下此毒手!”

    我得意洋洋地回击道:“多日不见,你竟敢行刺本少,还不速速跪下求饶!”

    怒发冲冠的宋平泽气呼呼地走上前来:“哼,我不过是让着你罢了。几天没见,力气倒是大了不少,看来在方修手下没少吃好的吧?”

    我给了他第二掌:“你就知道吃!我自从拜他为师以来,功力大增,拳打宋平泽,脚踏小怪兽,岂是你这凡夫俗子所能比的?”

    “行了行了,不跟你贫嘴了。”宋平泽大喇喇地坐在我的床上,抱起胳膊,“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次能跟墨氏达成和解,真的是最好的结果了。”

    “嗯,是啊。”我随口说道,“当初在地宫里的时候,我差点被他们干死,现在我们却要‘一致对外’。”

    说到这儿,以前在地宫里那尴尬的一幕不由地钻入了我的脑海。我想宋平泽也是一样。一时间,我们俩各自有些窘迫。一时无话。

    我埋头整理,感觉到宋平泽不安的目光在房间里来回扫动。我突然开口说道:“你和我们一起去找宝物吧。”

    他愣了一会儿,道:“你……真的信任我吗?”

    我抿了抿嘴,“你只说你愿不愿意来?”

    他忙点头:“我愿意啊!”末了,他慢慢低下头,“对不起……我……”

    “我已经忘了。”我答道,“你也忘了吧。我知道你傻乎乎的,不是会在背地里对我捅刀子的那种人。”

    他看上去分外愧疚。

    我回过头,对他说道:“宋平泽,你要是想对我弥补一下你的过错,就在接下来的行动里好好表现。我的衣食住行还有背行李、打扫卫生,统统都交给你负责了,从即刻起,你就是我们复仇小分队的一员,我作为队长正式宣布,命令你为小分队后勤部部长。现在上岗。好了,我的东西你帮我收拾吧,本少要睡觉了。”

    宋平泽惊呆了:“不会吧?我刚刚加入小分队,你就给我提这么变态的要求?”

    我严肃地说道:“那可不,考验你真心的时刻到了。宋平泽宋部长,一切后勤事务就交给你来打理了。”说罢,我就倒在床上装睡。

    “宋濯你这个……”宋平泽欲哭无泪地叫喊着,“你给我起来,我要跟你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