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出行前的试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0本章字数:3066字

    几天后,我们的寻宝小分队正式成立了。

    “我宣布!”我威风凛凛地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大声地宣读着前一天晚上熬夜写好的纸条:“从今天开始,我,宋濯,成为队长,负责运筹帷幄、掌管大局;宋平泽为后勤部长,负责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顾苏为医疗卫生站站长;剩下的人自便。”

    宋平泽首先吼了起来:“我才不会做饭呢!你要是硬要我做饭的话,你可要把我做的东西一点不剩地都吃下去哦!”

    “知道知道,一边去!”我一把推开他,走到方修身边,问道:“怎么样?就这些人可以吗?”

    方修面无表情地扫过我“挑选”来的三名新队员:墨羽、顾苏、宋平泽,对我道:“随便你。”

    “什么叫随便我?”我不满地说道,“到时候要打群架,你难道得全部一个人摆平吗?”

    他闷闷地不说话,我也就不再理他了,对三位新同学笑眯眯地说道:“好啦,就这么决定了。接下来我们要到第四个目的地,大家都打起精神来!”

    墨羽一脸灿烂的微笑,顾苏翻翻白眼,宋平泽一脸苦相,还在嘟哝着:“我才不要当后勤部长。”

    不过到了出发的时候,依旧是我、方修、顾安一车,剩下的三个人坐在另外一车。上车前,方修对我们的新同伴说道:“路上保持警惕。如果你们出了什么事,墨羽,及时联系我。”他看着墨羽,后者点了点头。

    在墨氏族人们的注视下,我们开车离去。我向窗外挥挥手,再见面的时候,应该是我们已经打败了段玖宁,回来摆庆功宴的那天吧。

    接下来是漫长的车程。我望着阴沉沉的窗外,整日里昏昏欲睡,只有在下车吃饭的时候才变得生龙活虎。随着小车的前行,我感觉自己又在逐渐往国内走,见到的国人面孔也多了起来。

    过了几天,当我在路上看到了不少穿着僧侣衣服的人时,我才知道,我们已经回到了亲爱的祖国,而这里就是神秘的西藏。

    我以前曾经到过西藏,但只是跟着旅行团玩了几天,那高海拔的地势让我这个平原人有些吃不消。没想到这一次我们来到了西藏,不知道是仅仅需要经过这里呢?还是真的有宝物藏在这里?

    要说宝物就在西藏,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这片地方自古以来就是一块神秘的宝地,段氏先祖来这里沾沾仙气也是不错的想法。话说这里的空气还真是不错呢。

    我们住进了当地的一家酒店。由于是旅游景区,这里的条件还行,但是方修却说刚来这里是不能洗澡的。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不过看他没洗澡的那一天忍得很辛苦的样子,我也知道他不是在骗我玩。

    次日我们没有再前进。我们在酒店里住了下来,顾安和宋平泽外出采购装备,我则在方修的要求下进行“体能训练”。自从我上次打算拜墨羽为师被方修甩了一斧头以来,我几乎是受到了他的严格监管,接受各式各样奇怪的训练。这其中包括每天早上顾苏执教的医学常识课,墨羽负责的形体训练课,以及方修亲自担任技术顾问的段氏独门秘技课。

    不过,在日复一日的学习中,我虽然尝到了艰苦,但也更清楚地看到了摆在我眼前的道路。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的进步已经很快了,也因为段氏嫡系的血脉占了很大的优势。但是,我目前的这点成绩跟找段玖宁复仇的标准之间还有着很大的差距。方修曾对我说道:“不用指望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最后在你找到他的时候,那条路你只能一个人走下去。在你踏上那条路之前,你最起码要能够达到墨羽那样的水平;然而,段玖宁,作为得到了段氏族传力量的人,他比我更强。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当然明白。要实现我们的目标,至少我要超越方修。但是我每当回想起他作战时的模样,我都觉得未来的那一刻遥遥无期。也许,他要是早十年当我师父的话,这一天会到来得更早一些。

    但是,事已至此,就算再艰难,我也不能够放弃。我拿出了当年高考刷题的决心,一天天地完成他们布置给我的练习任务,愣是坚持了下来。于是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他们决心检验一番我的学习成果。测验的考官,一个是我的老对手顾安,另一个则是我亲自任命的后勤部长宋平泽。

    “谁先来?”我活动着身体,摩拳擦掌,目光轮流落在对面的两个表情迥然不同的“考官”身上:顾安认真地做着准备活动,但宋平泽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他漫不经心地扭扭腰伸伸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我先来吧。”宋平泽抢着说道,“你别怕,念在昔日的同学情上,我不会下重手的。不过,”他嘿嘿地笑了两声,“你要是输了的话,后勤部长的职位就由你来接班了,OK?”

    我在心里冷笑两声,好你个宋平泽,既然你不把我放在眼里的话,我就让你尝尝苦头,让你知道段氏一族的实力!

    我们俩像电视剧里打擂台一样,站在方修划好的一个“考场”(酒店外的一片空地)里。由于面对面的时候,我俩的身高差让我非常不舒服,有种“输在了起跑线上”的感觉,于是我嘴巴一张,对他说道:“你以前当过兵,是陆军海军还是空军呢?”

    “你懂什么?我可是狙击手。”他胸脯一挺,对我不屑地晃动他的一根手指,“千米之内弹无虚发。要不是怕把你一枪打坏了,要是跟我真刀真枪地干,你可是没有一点胜算的哦。”

    我见他把话说到这份上,开口道:“以你的能力,当狙击手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见他有些飘飘然,我紧接着说道:“因为狙击手只用做一件事:对准目标物开枪,压根用不上什么脑子。”

    他顿时气得鼻孔冒烟。一边顾苏看不下去了,她道:“我说宋濯,你就不能快点进入主题吗?还搞什么开战宣言。”

    我一笑,“哈哈,这叫心理战术,意在战前瓦解敌人的心理防线以达到不攻自破的效果。现在看来,我已经成功了一半。”

    “随你说。”他冷哼一声,拿出一把匕首。“刀剑无眼,你看着办吧。”

    我立刻拉开架势,暗自运气,将自己身体里蕴藏着的能量集中在双手、双腿,一来增加力量,二来提高速度。接着是双眼,左眼二阶看清对方神经系统,右眼三阶直接看透对方的精神。待我的一切准备在几秒钟内完成之后,宋平泽脸上的表情也有了些许的变化。他一改方才的嬉皮笑脸,严肃地观察着我的举动,同时及时地避开了我的眼睛。

    不用谁发号施令,我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向对方出手了。他速度很快,旋风般地向我冲了过来,一拳就朝我的面门打来,我及时躲过。然后是一招一式地你来我往。不得不说,他的力气真的很大,反应也相当敏捷,我几次都差点击中他,可都被他闪了过去。

    几招过后,他大概觉得我也就这两下子,一挥胳膊,我便生生地挨了他一下子,只觉得头晕目眩。他趁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拿着匕首,朝我的脖子袭来,可能是准备以此将我禁锢住,以取得胜利。

    这种方式既能够让他自保,又能够抓住我,可谓两全其美。但是他忽略了一点。

    我那只被他紧紧抓住的胳膊轻轻地一动弹,瞬间通过神经向外释放大量的能量。就感觉他握住我的力道陡然一松,我立时抓住机会,将他的手臂甩开来;另一只手快速地反应,正推在他的肋骨部位。

    他被我击中的那只胳膊上,小臂的肌肉以及肱二头肌应该已经完全麻痹了;而腹部要害处的那一招如果再厉害一点,足以让他短时间内休克过去。但我没用全力,一方面是被他挡了一下,位置偏离了一些,另一方面我还是对兄弟手下留情啦!

    看着他有些难受地垂下僵直的胳膊喘着气,我走过去想看看。谁知那家伙突然暴起,一个扫堂腿把我踢得四脚朝天,还挥动着没有僵硬的另一只拳头,朝我打了过来。

    我一时气不过,好心饶他一次他居然还偷袭我。不过看着他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我倒也不紧张,因为他偷袭心切之时,居然把他瞪得如铜铃一样的眼睛恶狠狠地看向我,而结果自然是……

    “你给我起来宋平泽……”我欲哭无泪地喊道,一面努力推开身上那堆肉,一面在心里骂了无数遍,“简直重得像头熊……”

    在顾苏的狂笑声中,方修和顾安将呼呼大睡的宋平泽抬走到了屋里。我赢得不爽快,气呼呼地看着拼命忍住笑的墨羽和笑得毫不收敛的顾苏,哀叹着自己遇人不淑的悲催命运。

    等他们把宋平泽摆放好,方修拍拍巴掌,顾安微微笑着走上前来:“你的下一个对手是我哦,宋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