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雪影迷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0本章字数:3050字

    这一幕把我们看呆了。顷刻间,那个小孩的身子软化崩塌,化成了一堆雪……

    方修拔出刀,回头看着我们。

    而我,早已忘记了自己几秒钟前还在责怪他下手太狠,此时只觉得分外瘆人,指着那堆雪颤声道:“这是什么东西?雪妖吗?”

    方修不说话,只是看着我们的向导大叔。

    大叔走过来,看了看那堆雪,生硬地说道:“这是雪山的守卫者,他的出现说明了,这里不欢迎你们。”

    “嗯。”方修漫不经心地收起了武器,对我们一招手:“走。”

    有了这一次的教训,我对于雪山上的东西有了几分畏惧。要说上面冲下来一群怪物我还好想点,可是这一堆雪变的小孩子是什么情况?难道真的是千年雪山上的妖怪吗?

    又联想到那个大叔说的“雪山不欢迎你们”,心里有点发虚。不过这里好歹是段氏的地盘,也许当先祖的守卫者们发现了我们的身份后,他们就不会不欢迎我们了。

    又走了大概半个钟头,忽然顾安说道:“前面有人!”

    又有人?我暗想,这一次不会是什么老头之类的吧?

    出乎我意料的是,那再度出现的“人”,竟然是先前被方修一刀杀掉的小孩子……

    看着那小孩子哭哭啼啼地朝我跑了过来,我心里恼火极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小孩”到底是第二个“雪人”,还是先前那个被砍掉的“复活”了?

    那小孩跑到我身边,“呜呜……”抱住了我的腿,抬起脸,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我想伸出手来把他推开,这时一个身影光速闪到我的身前,一脚把那个小孩给踹飞了。

    不等我说话,方修飞身跃到小孩身边,手起刀落。

    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似曾相识的感觉……

    明明是一样的剧情。

    大叔走了过来,对我们说道:“那是雪山的守卫者。雪山不欢迎你们。”

    我憋着一肚子的疑问跟着队伍往前走着。又过了一会儿,顾安说道:“前面有人!”

    “不会还是那个小孩子吧?”我失声叫道,为什么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别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

    果不其然,小孩子从风雪中朝我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在他距离我一两米的时候,我突然冲上前去,一脚把他踩到了雪里。

    但是,那孩子猛地挣扎了起来,趁我不备的时候一骨碌爬起来,就要逃跑。

    一个身影闪过,方修的刀稳稳地将他钉在了雪里。

    为什么?

    我失神地望着这一幕。为什么,我的同伴们都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却没有一个人觉得有问题?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同样的动作、语言、结局?他们在刻意无视着什么?

    我走到离我最近的顾苏身边:“顾苏,你就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她不理我,径自走着。

    我不服气,这家伙不会是被那个雪人给吓傻了吧?居然一声不吭。算了,女孩子怕我也就不再吓唬她了。我快步上前,走到墨羽身边:“墨羽,你有没有觉得这件事情有点问题?”

    让我吃惊的是,墨羽埋头走着,居然也不理睬我!我拍了他几下,他都没有反应。

    我一时恼火,也看出了一些蹊跷。索性拉住墨羽,使劲一推,把他整个人都推到了雪地里。

    “拜托你们听我说句话好不好!”我忍无可忍地喊了起来。我眼见墨羽从地上慢慢地起身,然后,看也不看我一眼,或者说压根就没觉得自己被人推过,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又继续向前走着。

    这下我可真要崩溃了。我边走边拼命地思考着,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们看上去好像……根本就感觉不到我这个人的存在。

    所以说……

    他们也有问题。

    我猛然惊醒过来。这种诡异的状况自那个“小孩子”出现后就开始了,历史一遍遍地循环,而我虽然能对这里的一切产生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却改变不了什么,就好像一个不被看见的隐形人一样。

    所以,问题就开始于那个“小孩”出现的时候。他远不是方修一刀就能够解决的。

    不过到了现在,我得想办法把这个诡异的“怪圈”给打破。在我第五次看见方修将小孩刺中时,我快速地凝聚气血。右眼已开。

    当我用右眼看向前方的环境时,我大吃一惊,我的那些“同伴”,没有一个是有着神经或灵魂的,有的只是一个外表的空壳。

    那些我所眼见的“同伴”,根本就不是活人。没有神经,没有意识,只是一个个影子。

    那真人在哪里呢?

    我左眼还是普通的状态,而右眼则调到三阶。左右一对比,我便看到了,那些在我附近的、宛如悬浮在空中的一套套复杂的人的神经,以及心脏部位的一团被称为“灵魂”的东西。

    没错!我的心狂跳起来,看来那些“没有轮廓”的才是我看不见的真正的同伴!

    我急忙走到一团“神经”旁边,看样子应该是宋平泽,因为他是我们之中个头最高的。我朝着他应该有的地方拍了拍。

    没想到,我的手径直穿过了我右眼里本该是人的灵魂所在的地方。我立时呆住了:我不会把他现实里的心脏给戳穿了吧?

    又或者说,我在这个幻境的世界里做出的动作,并不能直接影响到现实生活里的人?

    那就试试“心灵交流”的方法吧。我做了个深呼吸,右眼的焦点对准了那一团蓝色的“灵魂”,努力地汇集力量。

    让我欣喜的是,在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宋平泽的那团“灵魂”忽明忽暗地闪烁了起来。然后,从他的姿势来看,他应该是中了招,昏睡了过去。

    对,肉体的感知可以被麻痹,但精神的“交流”却能够无视这个奇幻的“梦境”,直接对他人产生影响。

    接下来,我如法炮制,对剩下来的几个人一一施术,只剩下……

    “方修去哪儿了?”我环顾四周,却没发现他的踪影。难不成他已经破解了这个幻境?还是说……

    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方修的声音。回头一看,他正站在我的身后,眼神疲惫地望着我。

    “我们得快点走。”他道,“我们先去找到那个小孩子,再来破解这个幻境。”

    我有点不确定,面前这个到底是真的方修呢,还是梦境里幻化出来的“人”?

    他有些着急,道:“你还愣着做什么?他们在这样低的温度里睡去是非常危险的。不想要他们出事,就快点跟过来。”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他的轮廓和我右眼看到的状况还真的是吻合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就算你能看见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左眼里呢?”

    他的答案出乎我的意料:“你现在看到的我,相当于‘幻境中的幻境’,为了方便,我就将自己在现实里的影像投影在了你的视线里。”

    我这才信了他。实际上,就算我不信他,脑袋里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点子,还确实把那睡了一地的同伴们没办法。跟上前去走了一会儿,我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他顿了一下,反问我:“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我思索了一会,道:“我倒是有一个猜想。问题是从那个小孩子开始的,不管他是什么东西,只要他能‘作法’,就至少说明了他应该是有思想的活物,而不是什么影子之类的东西。我们把眼睛开到三阶,找一找他的‘魂魄’所在就好了。你觉得对吗?”

    他道:“理论上也行得通,只不过要找到他可并非易事呢。我们分头去找,把视网联通,发现的人就立刻通知对方。”

    “视网怎么联通?”

    “将我的左眼联到你的左眼,右眼也是同样,就可以共享视野了。”说着,他伸出手来,按住我的左眼,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左眼。虽然我没感觉到他的触碰,但效果却是实实在在的。很快,我就在左眼的视线中看到了一片迥然不同的区域。

    “好了,保持联络。”他说完便离开了。我也慢慢地朝前进发。

    这种感觉真奇怪,左右眼分别看到一块不同的区域,就好像在监控室里看到不同的屏幕一样。过了几分钟,我一无所获,但方修显然比我幸运一些。

    只见在我左眼的视线里,赫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随着方修的追赶,离那个小东西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我急忙回想了一下他所经过的路线,朝着他追击的方向赶了过去。

    就在我加速奔跑的时候,地面突然猛烈地震颤起来。随即,我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雷声。我暗叫不好,难道是地震了?还是……

    “雪崩!”我惊恐地看见,那声音的来源处正是我前方的山顶!而正在这个时候,我的左眼突然一阵模糊。我心里咯噔一下,明白自己已经与方修断了联系。

    感受着脚下越来越强烈的震动,我也顾不上什么小孩雪人了,向着与雪崩袭来相反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