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致命杀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0本章字数:3165字

    我和方修摔作一团。但是那始作俑者可不会因为我们的狼狈而放慢进攻的脚步。在我手忙脚乱地拿出那件器物时,我只顾着把它像拿枪一样地对准黑影,却没有在它上面发现可以击发的机关。

    “这个该怎么用啊!”我懊恼地摆弄着那件奇怪的宝物,翻来覆去就是摸不着窍门。

    正在紧急关头,那个黑影有如鬼魅,瞬间就飘到了我们的前方,手里拿着的那一件器物,与我手中的倒是很相似。

    我一愣,难道说这两个器物是一对?

    “砰!”

    我再次被巨大的力量掀起,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之后,才砸在了地上。这一回,我明显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看来嘴巴里面被磕破了。

    “呸”,我吐掉嘴里的血腥,艰难地起身。前方的黑影还没来得及再一次冲过来,方修就跳到了我们中间。

    “快闪开,宋濯!”他厉声喝道,一把拿过我手里的那件筒状器物。

    我知道他要放大招了,急忙一骨碌起身,踉踉跄跄地跑到了一边。

    只见方修快速地将自己刚刚被划伤后流出的血液涂抹在那器物上,将之对准了那道黑影。

    紧接着,点点火星似乎是从他身上渗出的那般,一瞬间占据了他身边的全部空间。

    “引锏,开!”

    只见他所瞄准的那个黑影就像是被某种力量猛地拽住了一样,突然摇晃了一下,紧接着就如同被吸住了一样,朝着方修身前的火焰不自觉地“飞”去……

    就如同被无形的手“抓”过去了一样……

    然而,就在方修将要成功将那人“吸”入黑炎的时候,我的头部却意外地感觉到了一阵剧痛。刹那间我只觉天旋地转,腿一软,整个人跪到了地上。

    我剧烈地喘了起来,再望向那围绕着黑炎的方修,那团黑炎已经完全吞噬了被名为“引锏”的器物拖入火焰的人体,然而……

    我的胳膊颤抖着,伸向了身后的背包。

    从中拿出了一把短刀……

    “不!”我在心中拼命地叫着,手却不自觉地拿着刀,移向自己。

    我的肢体在违背我自身意志的情况下,自己做出了行动。不,不是“自己”做出的行动。

    我心里一阵恐慌,尽管我现在还有一些清醒的意识,但肢体已经不怎么听使唤了。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握着刀向自己逼近,心中充满了绝望。

    那个段玖宁,居然在被方修吸入黑炎的那一刻之前,逃离了原有的“躯体”,抢占了我的意识……

    方修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急速冲过来,但是我的手忽然一横,将刀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我张嘴,想要呼救,可是嘴里说出的话却是:“把引锏放在地上,不然就杀了他。”

    挟持我?

    我拼命地挣动身体,但那刀刃抖了一下,反而刺进了我的脖子。

    “呃。”我的脸扭曲起来,感觉有血从火辣辣的伤口处流下。

    方修的眼神闪烁了几下。我要是他,就一刀把我,连带着这个困在我身体里的段玖宁的意识给解决掉了。希望他不要做什么缴械投降的傻事啊……

    出人意料地,他把引锏扔到了我的脚边。

    “别……不……”我勉强断断续续地说了几个字,但是身体又动了:我弯下腰,把引锏捡了起来。

    我把刀尖上沾着的我的血抹在了引锏之上。

    “方……你这个……”我想要他快跑。可这时候他听了段玖宁的话扔下了宝物,我俩都得死在这里啊!

    “段玖宁,你怎么不直接杀死我?”我在心里问那个意识,道,“我一完蛋,就没有人来找你报仇了……”

    我听见脑海里的另一个声音讥讽道:“呵,我还得留着你为我找剩下的宝物呢。先把这个叛徒收拾了再说吧!”

    我手里的引锏瞬间对准了方修。

    “引锏,开!”

    我呆滞地看着前方。已经无力阻止了。

    在那无止尽的一秒钟里,我愣愣地望着眼前陡然被放大了的方修的脸,他的长睫毛不住地颤抖着,眼睛垂下,无神地看向地面。一丝血水从他的嘴角缓缓地流了下来。

    “啪嗒”一声,我左手里的引锏掉在地上。我生硬地低下头,看着自己右手上拿着的短刀,还没在他的身体里,并由于身体冲击的余震而微微震颤着。

    时间就宛如停止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看见他嘴角的血丝接连不断地流下来时,我才发觉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

    我震了一下。随即,我就不可抑制地全身颤抖了起来,身体一下子恢复了自由。我的手剧烈地颤动着离开了刀柄——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更让我手足无措的,是他越来越惨白的脸色,与越来越虚弱的呼吸。

    他艰难地抬起头,喘息起来。眼神既痛苦,又无助。

    接着,他倒了下去。

    我一把扶住他。晚了,什么都晚了——插在他胸腹部的短刀已经带来了难以挽回的后果。我的身上,他的身上,都是他的血。

    刚才我手里拿着的,那个被称为“引锏”的器物,在“开”的那一刻爆发出了极强的引力,直接将方修从离我数米外的地方吸了过来。他毫无阻挡地,撞在了我手里的刀刃上。

    全部,全部都是血……

    我软绵绵地摊在了地上。

    血,全都是血。我……我要怎么做?

    手忙脚乱地按住他的伤口,我呼吸混乱,不出须臾,我的手上就沾满了鲜血。强烈的血腥气以及恐慌感几乎让我呕吐。

    “方修,怎么才能……我怎么救你……不,别……”

    我软弱地,身体几乎要痉挛起来。勉强扶住他的身子,看着他的汗珠一滴一滴滑下来,听着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我感觉心口被刺中了一刀的,还有我自己……

    “你不必心急。”脑海里段玖宁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来,“不是致命伤。对于叛徒,我可不打算让他这么轻易地死掉。给你七天时间,找到最后一件宝物,然后把所有的宝物带来找我。”

    语毕,那种被人缠住的感觉就渐渐消失了。

    这时,靠在我身上的方修忽然抬起头来,红通通的左眼直视着我的眼睛。

    “看着我。”他气若游丝。

    我望着他的眼睛。

    他缓慢地抬起胳膊,将手指按在我右眼的眼皮上。

    霎那间,无数的记忆与意识涌入了我的脑海。

    再睁眼时,他的手已垂下。脸上赫然已变换了一副神情。

    “伤得不轻啊。”他低头看着身上的血迹,又把目光移向我,冷笑一声,道:“记住,七天内找到宝物来见我。说不定我会让他活到那个时候呢。”

    说罢,他在我憎恨的目光中操纵着方修的身体,推开我站起身来。

    丝毫没有顾及行动可能造成的伤害,段玖宁的意识侵入了方修的大脑,控制着方修一步步离去。末了,他回过头来,顶着方修那张毫无颜色的面孔,对我轻笑一声。

    “那么再见了,嫡系的小子。”

    说罢,他,连带着方修的身体,都消失在了原地。

    我怔怔地坐在地上。

    时间过了很久。我神情恍惚地慢慢爬了起来。周围一片漆黑,除了空空的烛台上发出的微光。我在这光线不明的环境里迷茫了一阵。恍然间,我看到了地上拖出的长长的一行血迹。在那血迹的尽头,是方修血肉模糊的身体……

    “别……”我努力地爬了几步,再睁眼时,那血迹的终点却是空无一物。

    我瘫痪了一般地仰躺在地面上。黑暗,微光,我摊在冰冷的石地上,只觉得世界只剩下了这一片空间……

    我扶着墙壁,在暗黑的小道上行走。慢慢推开石墙,外部稍微明亮的光线照在我的脸上。

    有光的地方真好,没有黑暗中的那般压抑与窒息的感觉。

    “宋濯!”

    我听到有人喊着我的名字,向我快速地跑过来。在我看清楚眼前状况之前,有人稳住了我。

    “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我听见有人说道,“你受伤了吗?”

    他们七手八脚地把我扶到地上坐着。我看着面前一堆晃动的面孔,却一时没有什么反应。想不起他们是谁。

    “等等!”一个女声传来,她制止了人们的提问,坐在我面前。她仔细地看了看我,道:“他没受太重的伤,身上的血迹不是他的。只是他的表情怎么这么呆?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他们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所以然。我望着他们,脑子里一片空白。

    “对了。”有人叫道,“方修呢?怎么没看到他出来?”

    听到那两个字,我禁不住震了一下。

    “方……修……”

    “对呀。”一人焦急地凑近来,问我:“方先生去哪里了?”

    突然,他脸色一紧,嗅了嗅我的衣服:“这好像……是方先生的血……”

    他急迫地望向我:“方先生他受伤了吗?他现在在哪里?”

    他吗?

    我应该告诉他们,是我亲手将刀刺入他的胸腔,还是说,我把他扔给了段玖宁?

    “宋濯你怎么了?”其他人都围了上来,他们或是不安、或是关切地看着我。在这样的情形下,我越发心慌,惊恐地看着他们围了上来。

    女孩示意他们退后。过了很久,我才逐渐恢复了记忆,一个个想起他们的面容来。顾安、墨羽、顾苏、宋平泽,唯独没有……

    “方……修……”我勉强挤出几个字,接着,“哇”地一口血吐了出来,不省人事地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