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天空之城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0本章字数:3075字

    走了不久,我的右眼的视野中就出现了连接“鬼城”与地面的“天路”。不过问题来了:我的同伴们看不到路。万一他们出现了失误,一脚踏空从天上摔落下去,这个责任我是无论如何也担不起的。

    我把情况向同伴们解释了一番:前方是较窄的阶梯,一次只容一个人安全地行走。因此,我们必须想到一个“万全之策”,保证每一个人都能够安稳地到达天上的城池。

    墨羽的话很好办。我能跟他进行视网联通,帮他看清路的难度不大。木偶老头可以自己上去,也不必担心。但是,顾安、顾苏和宋平泽怎么办呢?

    “要不这样。”墨羽提议,“我、宋濯和老人家每个人背一个。”

    这样一来,就正好是一个带一个。只不过这个分配嘛……

    我还没想好,墨羽已经给出了答案。

    “我来背顾安。宋濯背顾苏。老人家,宋平泽就交给你了。”

    “不是吧?”几乎一半的人都叫了起来,七嘴八舌的抗议蜂拥而至。墨羽示意大家冷静,道:“宋濯,你也背不动其他人,就背顾苏;我背顾安没有问题;木偶大爷材质优良,身体结实,背宋平泽难度不大。趁那条路还在的时候,大家赶快行动吧!”

    我和墨羽都很快完成了动作,但宋平泽就有些吃力了。那个木偶老头倒没有因为宋平泽先前揍过他而产生什么怨言,把体型比他大一倍的宋平泽给驮到了背上。然而,或许是宋平泽刚刚的那一招实在太狠,在老头背好他的时候,我们很清楚地看见那老头危险地颤抖了起来,身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仿佛随时都会散架。

    “老爷子,你没事吧?”宋平泽惴惴不安地趴在老头背上。他正问着的时候,那老头猛然抖了几下,他一个不稳,吓得大叫:“我的大爷啊,您可别开玩笑……”

    见他那副受了惊吓的模样,我忍不住吃吃笑了。

    等大家都准备完毕,我们就踏着那条“天路”向“天空之城”正式进军了。刚开始我还不习惯身上背着人,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吓得顾苏死死地掐紧了我的脖子,任凭我怎么“哀求”她都不肯撒手。

    不过好歹,我们还是顺着那狭窄的“天梯”一步步地向上走去。走到一半,后面的老头催促了:“这条路是有时间限制的,要是晚了的话,指不定我们没到鬼城,路就会消失!”

    我一听,这还得了,要是爬一半路没了,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后果。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向上快速地跑去。

    终于,我们赶在那“天路”消失之前全部到达了鬼城。宋平泽刚一到就从木偶老头背上跳了下来,一边擦着汗一边回头向下望去:“妈呀,吓死我了!”

    我也向地上望去。不看不知道,我刚才只顾着爬梯,没发觉自己到底走了多高的距离,这会儿向下看,也不禁咋舌:就像是从十几楼向下看一样,数十米的高度令我头晕目眩。要是在半路上回头看一眼,我说不定会直接掉下去。

    “行了,我们走。”暗自庆幸全员成功到达,我招呼那些同样惊奇地看着下方的同伴们。木偶老头在前方带路,我们向着那“城”走去。

    到了现在,我才得以仔细地观察那“鬼城”的模样。那城现在还只有一座高大的城门能够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城门高数十米,一看就具有浓厚的古风,看来是很久以前便存在的一座古城。

    只见那老头慢腾腾地走到了城门口,他伸出手,“咚!”敲了一下,又敲一下。那城门被敲击的声音听上去分外雄浑厚重,带着无尽的回响,回荡在荒漠上方的整个天际。

    两声敲门声过后,那城门徐徐打开。木偶老头很快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平常得就像是回到自己的家里一样。我们有些紧张,互相看看对方。

    最后,我勇敢地做了这个“出头鸟”,毕竟这里也是段家的地盘。跟在老头身后,我第一个走进了城门。

    在进城之前,我对于城内的景象也有很多的猜测与想象,但是,当我真正进入到城内之后,我立刻就完全推翻了之前的一切猜想:这里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

    严格说来,这确实是一座城:城的上空被一种类似盖子的穹顶所包围,整座城就笼罩在巨大的白色穹顶之下。上方星罗棋布的光源如同夜空里的星星,为这座城提供光明。

    而地面上的“城”,则带有着异域风情。与故宫等传统中国建筑不同的是,城里的建筑与西方的城堡颇为相似,高的有五六层高,尖顶、圆柱体。我的眼前都是那样子精致的建筑。

    而宽敞的街道上,此时却空无一人。我疑惑地看向身边的老头:“老人家,您这城里为什么没有别的人呢?”

    他道:“因为现在是大晚上的呀。再过上一两个钟头,就到了白天了。”

    我记得我们上来的时候正是黄昏,难道说,这里的昼夜与地面上的是颠倒的?

    见四周无恙,我把同伴们也一个个地叫进城来。他们看到这副情景时,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你们最好快点,后生们。”老头打断了大家欣赏的兴致,“待到白日,这城里的路可就不好走了。”

    “知道了。”我赶紧招呼他们,“待会儿要是出来了满大街的人,我们可就要耽搁了。”

    “说的是。”他们立刻振作了精神:“开路吧!”

    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我们行走得很快。走了一会儿,我才想起来问那个老头:“对了,我们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老头一愣:“不是要去把你的魂魄移入人偶之中吗?不是要去找永生的秘密吗?”

    我一听简直要晕菜了:“我可不去什么移魂……我要找的是宝物,不是什么长生的秘密啊!”

    “是‘永生’。”老头认真地纠正我道,“宝物?这里最大的宝物就是移魂永生的秘术了。你作为段氏的后裔,才能享受到这样的特权。至于你的随从们,带他们来也是长长见识。这才是段氏最大的宝藏呀!”

    不会吧?我皱紧了眉头,难道这个什么秘术就是段氏的最后一件宝物?可是,我要这样的“秘术”做什么呢?为了“永生”?可是变成一具人偶活下去既没有意思,也不能帮我打败段玖宁啊!

    这时,顾苏走到我的身边,对我道:“你不妨跟着他去看看。既然段氏有这么奇特的秘术,那么与之相关肯定也有一些秘密,说不准能帮上你的忙。”

    一想也是,段氏不可能平白无故地搞什么“灵魂移植”,这样可以说违逆了人有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的“禁术”自然是有些古怪的。至于它是什么样的古怪,也许只有自己亲自去看看才能够知晓。

    我一边走着,一边问老头:“这座城存在了多久?是如何出现的?城里的人是谁?”

    老头见我连珠炮似的发问,咯咯地笑了:“当然是段家的人。只有段氏族裔,才有资格住在这座城。”

    “那么说,您也是段氏的族人了?”我猛地一惊。

    老头颤巍巍地笑了两声:“我嘛,可以说与段氏有些血缘关系吧……虽然只是旁系,但也服侍过嫡系的长老们很长的时间。”

    我一愣。

    他接着说道:“你不知道,许多段氏的族人在生命将尽的时候都会来到这座城。只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人偶,就能在这里完成灵魂的转生,开始自己的第二段人生。”

    “这么说,这里的居民都是段氏的族裔咯?”

    “没错。”他点了点头。

    我的心,忽然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这里的居民,都是段氏的族人……

    那么……

    我转过头,问道:“那么……所有段氏的族人都会进入到这里吗?在……作为‘人’逝去之前,都会进入这里,成为人偶?”

    那老头忽然抬起头,无生命的眼睛里却闪动着精明的光。他目光炯炯地看向我,道:“你想问什么?”

    我想……

    他忽而低下头,有些忧伤地说道:“其实……这也不是……总之,你跟我来看看就会知道了。想要知道你的答案,就过来吧。”

    闷闷地走了几步,他忽然问道:“段氏现在……是就剩你一个人了吗?”

    我一怔,随即问道:“您难道不知道段氏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道:“我已经在这里不知道住了多少年了……这还是我进城之后,第一次出城,就是来接你,结果啊,我这腰到现在都……我还是要修理一番……”

    正说着,他身上的某些零件又吱吱呀呀地响了起来。看来宋平泽刚才那几下子把他伤得不轻;饶是木头人,散了架也不能再行动。不知道这里是否还有供“修理”人偶的“店铺”?

    “您不会有事吧?”我担忧地听着他越来越响的咔嗒声,“要不我们先去找地方修理一下?”

    “没事。”他摆摆手,“我要领你去的地方,也能够帮我修好……唉,你去了就知道了。你要的答案,都会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