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出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0本章字数:4940字

    临近傍晚,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手上拿着一个大红色的信封,里面有我的录取通知书,没错,我被灵海科技大学录取了。

    “爸,通知书到了。”我对着正在院子里忙着农活的父亲说道。

    “小秋,快拿来我看看。”父亲看到我手上大红的通知书,兴奋的搓了搓手,脸上全是喜悦。

    这十八年来,我一直和父亲两人相依为命,他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满足我,而我只有拿着高分的成绩单来回报他微白的头发和脸上深深的皱纹。

    “爸,我去老头那里啊。”我说道,石不负的木屋可以算得上我另一个住所了。

    “对了,二狗好像中邪了,你快去找你师傅下来救他。”父亲放下手中的通知书,焦急的说道。二狗是我隔壁家的孩子,我儿时的玩伴,比我小一岁。

    我看着父亲脸上的焦急之色,我决定还是先上山,转身就向村子后面的山上跑去。石不负就住在山上。

    “老头,快快,快和我去救人。”我一脚踹开木门,对着里面大声叫道。石不负正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拿着一本蓝色外壳的书在看。

    听到我的呼叫,老头慢悠悠的站起来了,走到我面前,我正弯着腰喘着气,从家里到这里至少也有五里路,我是一路跑过来的。

    “李秋,今天你收到了通知书了吧?”老头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在我这里也要出师了,你也算学有所成了。”老头慢悠悠的说道。听到这话,我翻了翻白眼,什么叫学有所成。我从六岁就拜石不负为师了,原本我以为会教我捉鬼,谁知道这十二年来除了叫我用手搅拌朱砂就是用手搅拌朱砂。

    “快点,别说了,你快去救二狗,二狗中邪了。”我打断了老头。

    “别打断,你要出师就要证明你有能力出师。现在这个机会就在眼前,二狗的事算是我对你的考验,解决不了就别来见我。”老头说道,说完就回到了椅子上。

    我擦,我能解决?你有教过我捉鬼吗?我无语了。

    “老头,别扯淡,你根本没教过我,我怎么解决啊。”我怒道。

    “二狗的情况我知道,大概还能坚持三个小时吧,如果你三小时解决不了,就准备棺材吧。”老头翘着二郎腿,气定神闲的说道。

    看着老头的架势,是肯定不会去的了,老头的犟脾气我是了解的。

    “那你总得给我一些符咒吧。”我无奈的说道。我爸说二狗中邪了,中邪的问题应该不大,我看老头不知道解决过多少次了,都是几张符咒解决的。

    “喏,三张驱邪符,一把桃木剑。”老头听完,指了指桌子上的两样东西。

    看到这个,我狠狠地瞪了老头一眼,敢情他早就准备好了。

    我急忙抓起桌子上的符咒和桃木剑就往山下跑去了,谁知道老头说二狗还有三小时是真的还是假的。

    没过了一会儿,我就跑到了村子里,急忙敲开了二狗家的门,是二狗妈开的门。

    “二狗在哪?我师父叫我来救他的。”我气喘吁吁的说道。二狗妈的脸上带着深深的担忧。

    “他在屋里,你快跟我来。”二狗妈急忙和我说道。看来二狗的情况很不乐观啊。

    二狗妈带我来到了二狗的卧室。一进门我就感受到一股腥臊气味向我扑鼻而来。我捂着鼻子进来了,看见二狗正蜷缩在自己的床上,背对着我,全身在剧烈的颤抖着,盖着厚厚的被子。

    “二狗从中午回来就一直昏迷了,请医生来说是发高烧,可哪有发高烧这么严重的情况啊,挂了吊水也不行,呜呜,我就这一个孩子,到底怎么了。他爸现在还在外面找医生。我准备等孩子他爸回来就送去你师父那里。”二狗妈哽咽的说道。

    “二狗妈,你先出去吧,二狗交给我了。”我沉声道,二狗的样子让我心惊胆战。

    看着我坚决的目光,二狗妈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了。我将门关紧,然后就向床边走去。

    “啪,啪,啪。”

    我低头看向脚下,地上竟有一滩滩的积水,我踩到了上面。不应该啊,屋里怎么可能会有积水呢?

    “滴答,滴答。”突然有几滴水滴到了我的脸上。我吓得一跳,急忙向上看去,屋顶上正有水珠不断的滴落下来。我一想不对啊,现在是晴天啊,怎么可能雨水呢,而且二狗家的平房肯定不会漏水的啊。

    我心惊胆战的环顾四周,紧紧地握住桃木剑。看着二狗蜷缩的、颤抖的身体,我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我来到了床边,一只手拿着桃木剑,另一只手想要把二狗翻过来。当我碰到二狗的时候,我手一缩,二狗的身体太冷了,而且很潮湿,就像我把手伸到了冬天的湖水里一样,刺骨的冰。

    没办法,我压住心中的恐惧,强行将二狗翻了一个身。让他面对着我。一看我吓了一跳。二狗消瘦的脸庞呈现黑紫色,眼睛紧闭着,乌紫的嘴唇微微发抖,最恐怖的是他的脸上不断的流出水来,用水洗脸还没得及擦的样子,水顺着他的脸流下去,浸湿了床单。我敢肯定这不是汗。我摸了一下二狗脸上的水,差点没把我的手冻僵。

    我小心的看了一下屋里的四周,生怕这昏暗的屋子里藏着什么鬼怪。我哆嗦着手从怀里掏出了石不负给我的三张驱邪符。我将一张淡黄色的符咒贴在二狗的额头,然后再将一张符咒揉成团,小心的塞到二狗的嘴里,最后一张符咒我紧紧地握在手里,和桃木剑一起。

    二狗现在好多了,脸上不再流水了,身体也不再颤抖了。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老头的符咒还是很有用的。

    “啊!!!”我大声尖叫起来。

    我再次看向二狗的时候,二狗的脸突然变成了一张女人的脸,极度苍白的皮肤,乌黑的长发,紧闭着眼睛,整个脸浮肿起来。

    我颤抖的向后退去,我的心跳到嗓子眼了。我解决不了了,我要跑。我决定马上就走。

    就当我拔腿要跑的时候,那张惨白的女人脸突然睁开了眼睛。太恐怖了,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眼珠膨胀着,马上就要冲出眼眶了。

    “啊啊啊!!!”我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了。

    没命的跑向门口。可是还没等我打开门,我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周围一片黑暗。

    很快,我再次清醒了。我睁开眼睛看清周围,发现我竟然在水里,手上的符咒和桃木剑都不见了,周围都是清澈的水,什么都没有。我一张嘴就有水跑了进来,水十分的腥臭。我屏住呼吸,向上游去,我还不想死。

    我没命的游,想要浮上水面,可是我却怎么也到达不了水面。渐渐的我体力不支了,氧气也不够了。我好想张口呼吸,可是我一张口大量腥臭的水就冲了进来。

    我意识开始模糊了,我拼命的蹬着四肢。突然我的手好像碰到了水草,很柔软,一簇簇的,我抓住水草就向上面爬,这样可以节省很大的力气。

    很快,水草好像到头了,我抓住了一个圆圆的东西。我抬起头看,我的心一抖,急忙放开了手,我骨碌碌的向下沉去。

    那圆圆的东西是那女人的头,那一双恐怖的眼珠正死死地盯着我。而这时我也知道了,刚才的水草根本就是她的头发。

    “呜呜。”我再也坚持不住了,腥臭的水向瀑布一样拼命的朝我嘴里涌来,而那恐怖的女人也正向我游来。

    我的脖子被她紧紧地掐住了,水拼命的向我嘴里涌来,却进不去我的肚子里。我胡乱的蹬着四肢,拼命地挣扎着。

    我要死了,四肢没有力气了,慢慢的沉了下去,眼皮好重啊,支持不住了。。。

    “李秋,李秋。”耳边传来了老头的呼叫声。

    我艰难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老头焦急的面孔。哈哈,老头你也着急了吧,我有气无力的笑了。当我听到老头的呼唤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没有死。

    “还笑,笑个屁啊,给劳资起来。”

    “咳咳。”我又咳嗽起来,吐出了几口水,当水经过我的舌头的时候,我恶心的干呕起来,“呕,呕。”

    “不就是喝了几口尸水嘛,没事。”老头幸灾乐祸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艰难的坐起来,看了一下四周,这是我自己的房间,这么说我现在是在家里了。

    “老头,你差点害死我了。”我怒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是水鬼上岸,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撞邪。”老头竟然有点不好意思说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

    原来老头以为二狗只是下河游泳的时候撞邪了,没想到是水鬼跟着二狗上岸了,否则他也不会让我独自一人去解决的。等我下去之后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妥,就下山来看了,他看到我的时候我差点都要死了。老头急忙将我救下,杀死了水鬼,老头的厉害我是知道的。不过听老头说,二狗还是我治好的,这让我有点高兴。

    “你爸在外面做好了饭等我们呢。”老头说道。

    现在都已经九点多了,我应该昏迷了两个多小时。我走到了客厅,发现我爸正焦急的坐在椅子上,桌上摆满了饭菜。

    “爸,我没事了。”我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来来,我们吃饭吧。”我爸看到我好了,没有问什么,脸上充满了喜悦之色。

    我们三个就坐上了饭桌,我的肚子早就饿扁了,看着可口的饭菜,我是一顿狂吃。吃饱了之后,我们三个都靠在椅子上休息。我爸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看着弥漫的烟雾,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秋,你明天就要去报道了,在我这里也出师了,我送你一样东西吧。”老头说道,我疑惑的看着他。我爸这时已经去厨房收拾碗筷了,本来我是要去帮忙的,可是我爸说我要休息,就没有让我去了。

    说着从老头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本蓝色外壳的书递给了我,我接过了书。

    “我去,金瓶梅,你个老不正经的。”我看着书名大叫,翻开一看里面有很多穿着裸露的女子。

    “咳咳,拿错了,拿错了。”老头眼疾手快的将我手中的金瓶梅给抢走了。

    我翻了翻白眼,接过了另一本书,看到书的样子,我想哭的心都有了,老头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给我一个练习本,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符咒大全”。

    “老头,这就是符咒大全啊,你在逗我吗?”

    “对啊,这可是我找隔壁王寡妇家的小孩借的本子,然后连夜给你画的呢?还不快感谢我。”老头煞有其事的和我说道。

    “我感谢你一脸,给我个练习本,就和我说是符咒大全。”我恶狠狠的瞪着老头。

    “小子你还不信了?你翻到第一页,然后在后面撕一张白纸,用手指在上面照样子画。”老头把胡子吹得老高。

    我怀疑的看着他。不过还是照着他说的,翻开了练习本。第一页是火符咒的画法,也是最基本的符咒,我从练习本后面撕了一页白纸,然后用手指在上面照葫芦画瓢。

    “你看这张纸上什么都没有,就知道说瞎话。”我拿着白纸递到老头的眼前,理直气壮。这张白纸上面当然没有了,我的手指又不是笔,怎么可能会有字。

    “你把它扔出去,然后在说后面的口令。”老头不屑的看着我,信心满满的说道。

    看着老头不屑的表情,我气得真想把他嘴上的长胡子全部给拔掉。不过最后我忍住了,照着老头的说法去做,到时候要是不灵,看我怎么收拾你。

    “燃!”我将白纸丢到了空中,嘴里嘟囔的说着。

    “呼!”我的话音刚落,空中的那张白纸真的燃烧了起来。

    我张大着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空中燃烧的白纸,很快,白纸就变成了灰烬,落了下来。

    “看到没?我的符咒大全可是很牛叉的。”老头看着我惊讶的表情,嚣张的说道。

    “呃,这不科学啊,不对啊,这只是一张普通的白纸啊,我画了几笔怎么就变成了符咒了呢?”我依旧沉浸在惊讶之中。

    “哼,平时叫你好好学,你还不听。符咒的重中之重是在于它上面的朱砂,你现在也练成了朱砂手,你的手就可以代替朱砂笔了,所以你只要会画符咒就行了。”老头解释道,胡子吹得老高。

    “哈?这么说,我想要什么符咒自己画就行了。”我瞬间明白了老头的意思,兴奋的看着自己修长的双手,“怪不得,你每天都要我用手搅拌朱砂呢?”

    从六岁开始,我每天除了学校的功课就是用手搅拌朱砂了,一开始我拼命的拒绝,谁想要接触那坚硬的朱砂,割得手生疼,可是在老头的淫威下却不得不去做。十二年啊,我的双手浸泡在装满朱砂的盆里,从六岁到十八岁。不过今天好像得到了回报。

    “哈哈。”想到这,我笑了。

    “现在知道我的用苦良心了吧?”老头哼了一声。

    “哈哈,知道了。”我笑着点了点头,“那老头,明天我就要走了,还有没有什么法宝送我啊?”

    我笑着看着老头,期待老头的法宝。

    “没了,没了,我就一本符咒大全。”老头听到我的话,急忙挥了挥手。

    “嗯?怎么可能没有呢?你的金铜剑呢,还有十八罗汉铜像,还有那锁魂绳,镇魂旗,再不济你的那个道袍啊?”我急了,我跟随老头一起去捉鬼,可是看了他不少的法宝的。

    “没有,没有,那些不可能给你的。”老头听到我说出了他的法宝,立马就急了。

    “我还是不是你的徒弟了,我现在要下山了,你也知道我天生就吸引鬼怪,你不给我几件法宝防身。”看到老头小气的模样,我立马义正言辞的说道。

    “不要你这个徒弟也罢。”

    我擦,听到老头这话,我心中无数个草泥马奔跑着。

    “老头,你给不给,再不给我硬抢了。”我生气的说道。这个小气鬼。

    “你能打过我吗?”老头气定神闲的说话,丝毫不在意我一米八的身高。

    因为他也是一米八的身高,而且每次都能把我教训的服服帖帖的。这我就怂了,来软的不行,硬的更不行。

    “一本符咒大全就够了,你小子好好的参悟上面的符咒吧。对了,那把桃木剑你也带上吧。”老头站起身,捋了捋自己长长的白胡,说完就转身走了。

    我坐在椅子上气呼呼的瞪着他,太小气了。

    “最后一句,我们是阴阳引路人啊,出去别丢了我的脸啊!”老头站在我家门口大声说道,然后头也没回的走了。